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295章 谁与争锋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要说王浩这小子还真是颇有手段,短短的时期之内,不但盖过了盘踞在xj地区长达十年之久的哈拉汗,还运用其独特的手段一举拿下了哈萨克、买买提。

    真是初生的牛犊不怕虎,并且虎虎生威,怎一个‘了得’可以形容。

    有这样的人去槐花市,其境况可想而知,还就非他莫属。虽说年纪是个问题,从资料上看区区三十一岁。

    但是三十一的副省级干部,也不是说不过去。这在地方上觉得非常突兀,但是要是在京城各部委,在团委来说,三十一岁的副省级多了去了。

    看明白了,也猜透了,不想熊满飞竟然第一个开始发言。

    这丫的双手拿起桌子上的资料,出声念到

    “王浩,男,1977年2月11日出生,s省y市人。

    1995年考入s省医学院,主修西医临床专业,本硕连读,于2002年毕业。

    在校第二年,1996年入选学生会主席,当年选为预备党员,毕业后历次参加z国党的哲学社会科学大学在各地举办的各种培训班。

    与2003年函授学习了党的哲学社会科学大学,举办的四年制研究生函授班,并以优异的成绩取得毕业,获得双硕士学历。

    现任xj省自治区沙哈拉市市委常委,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

    主要工作与履历如下

    2002年—2003年 s省y市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市长秘书。

    2003—2004年 s省y市市委办公室副主任市委书记秘书,市招商引资团副团长。市安置办公室主任,

    2004—2005年 s省y市招商引资办公室主任,市外宾接待与建设领导小组小组长。

    同年带领省招商引资团去y国,做出巨大的引资成就,成功的引来了世界上排行前五的国际财团——国际财团对z国的重磅投资。

    投资额达到上千亿人民币,取得历史上以来,z国党政官员引来外资最多的一个人。

    2005年—2008获得s省特殊提拔,担任s省牡丹市市长,在任职短短的三年时期中,创造出了经天纬地的业绩,使原本一穷二白的牡丹市,在第二年就在经济上取得了巨大的腾飞。

    与多个国家的多个地市结为友好城市不说,还引进外企多达上百家,引进与利用外资六百多亿美元。

    致使牡丹市那个贫困的四线城市一跃而成为s省西南一颗璀璨的明星,迅速成为发达的三线城市,名列s省经济发达大市第五位,整整比原先提升了十个进阶。

    由于王浩的特殊能力与政绩,国务院自成立沙哈拉市以来,由前总理亲自点名晋升为沙哈拉市的常务副市长至今

    一份份简明扼要的政绩,沉甸甸的读出来,即使大家事先已经看过,早已深深地感受到了一次震惊。

    但是实实在在的听到熊满飞再次的读出来,还是为这一份份恍如一颗颗重磅炸弹般的成绩真心喝彩。

    由不得你不喝彩,一个如此年轻的人,一个如此平凡的官员竟能做出如此经天纬地般的成绩。

    现在任谁听到这一份份振奋人心、一份份让人咋舌的成绩,都会发自内心的感到震惊,感到惊叹,感到折服,继而是深深地钦佩。

    在座的虽然都是共和国最为尊贵的大佬,但是没有一个人敢小窥这一份份惊天的成绩。

    这样的成绩,单单是其中的一份要是拿出来,交给他们去办的话,他们也不可能轻易的办到,更不要说还是这么多份!

    就连一直都低着头沉默不语的‘一弄’此刻也抬起了他那沉重的脑袋。

    说实话,今天的会议对他来说太沉重了,压得他一丝气都喘不出来。这是一次对于他入阁来说最为沉重的一次打击,歇斯底里的质压。

    可是此时的他却是认真的抬起了头,忽然强势的大手一拍自己面前的桌子,表情严肃而又振奋的说道

    “好,好,好!好一个引资小财神,好一个后起之秀!看到这样的官员,我们z国后继有人了!

    我支持,就是他了!

    槐花市啊!我出自那里,但是今天,我却为我出自槐花市而感到深深的悲痛,感到深深的耻辱。

    若是能行,我想自请降职,亲自到槐花市再任一届市委书记!对槐花市,我有责任啊!

    在这里,我请组织,请许书记批评我,对我做出处罚决定。是我没有指导好,没有教育好他们,一致使这帮小子们无法无天,竟然达到了如此的地步,我失职啊!

    但是在组织处罚我之前,我还是想说,想认真的赞同让王浩市长担任hb省省委常委,槐花市市委书记一职。

    因为这是我们z国最杰出的年轻干部,最有能力最有魄力的俊朗之秀。

    而槐花市,相信只有这样的干部,只有这样有能力的领导前去,才会唤醒槐花那早就沉寂已久的春天。

    才会让槐花市的人民看到希望,看到未来,看到我们国家,我们党,我们政府对于他们的关怀!”

    ‘一弄’说完,站起来的身子对所有在座的委员们各鞠一躬,这才感到无比歉意的看向许向东,继而对着许向东深深的弯下了腰,一个长鞠,一躬到底。

    许向东眼角威芒一闪即逝,心中十分不屑于‘一弄’故意做出的如此姿态。这算是什么,博取同情吗,打悲情牌吗?

    还是说给我面子,向我靠拢,一看是我的女婿,你就立刻站起来坚挺!难道你不想自立为王了,你不想发出自己的声音了?

    难道说你放弃了,放弃了自己的争斗之心,放弃了一些本想争取到手的权力?

    权利,真是个人人都想掌握的好东西啊!

    许向东感叹不已!

    无怪乎都说君王难做,其实难做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大事小事凡事琐事都要关心,还要时时刻刻提防着他人的虎视眈眈。

    许向东不承认‘一弄’是真心的低头了,他不承认现在的‘一弄’是实实在在的心服了。

    因为许向东有一种感觉,更有一种强烈的直觉,这种直觉,是身为一个上位者最敏锐的感知力。

    他冷冷的感觉到了一股探视,甚至是想要伸手的危险。而这种危险的发出源,正是现在对自己一鞠到底的‘一弄’本身!

    他是聪明的,他太聪明了。

    自请责罚,自请处置。

    我责罚他什么,处置他什么?

    难道就因为他出身槐花市!

    这算是连坐呢还是株九族!

    靠你妈的,玩我呢!

    我现在要是责罚了你,岂不是横遭天下人指责。

    就因为你出身于槐花市,我就要在毫无任何根据的,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槐花市这些官员的所作所为,与你有什么关系的前提下就责罚你?

    那我岂不是自找不自在,明着让人乱嚼舌头根子,说我打击异己?

    “哎呀,一x委员,你看你,你这是干什么。要说责任,我想我们在座的大伙都有责任。

    槐花大案,警钟长鸣啊x委员!我不能因为你出身槐花市就对你横加指责,组织上也不能因为这个原因就随便给你处罚!

    我们的政策是严肃的,我们的纪律是钢铁一般铸就的,是全国人民制定的。现在可不是封建社会,我们更不能搞什么一言堂吗!

    x委员,你快坐,快坐。大家都说说,都议议吧!对于王浩,我就不发表什么意见了,大家也都明白。”

    听许向东说完,本来还提着一颗心有些忐忑的‘一弄’,此刻方深深地呼了一口闷气。

    今个这张老脸是丢尽了,想要再在这里找回来可就难了。

    都见识到了,都见到了,自己就这么向他弯下了腰,弯的是这么的彻底,这么的不带一丝犹豫。

    可是这腰能不弯吗,敢不弯吗?说实话,不能,此刻更不敢

    时机还是未到啊!

    “哈哈哈,好吗!很好!x委员也看好王浩,还有熊老弟你!

    不错!这个推荐相当的不错!

    让王浩去hb省槐花市任职,这简直就是人心所向,简直就是人尽其才吗!

    如此一位先锋,谁与争锋!”平常不苟言笑的纪委书记竟然今天在这种严肃的会议上笑了出来,还笑出了声,开怀大笑。

    他真心的认同王浩这个家伙,记得这小家伙当市长秘书的时候,自己就和他有过神交,那还是在处理y市的一桩大案中从资料上看到了这家伙有些暂露头脚。

    不想到了今天,自己是听说过有关于他的事情越来越多,而有些事,往往是由不得你不去听,由不得你不去震惊,为他感到深深的喝彩。

    看到一弄和熊满飞都同意让王浩担任槐花市的市委书记,此刻身为纪委书记的他是发自内心的怅然。

    物尽其用,人尽其才,其实说的就是这种道理啊!

    钱沐槿也连连点头,看了看大家,仿佛有些避嫌的说道“我也同意,这小子是个先锋官的料。

    他出自s省y市,按理说我还是他的老领导呢,我对他是很了解的。敢打敢冲,一些手段甚至可以说是惊世骇俗了一些。

    不过嘛,还真能起到as事半功倍的效果。这家伙啊,我现在看出来了,就是官场中的一个奇芭,完全异于平常吗!”

    一听钱沐槿这么说,马上有人接话说到“能力是有,我也听说过,但是此人好像好大喜功,总喜欢出风头。

    但是能力确实出众,我认为这样的干部,当个市委书记还是可以的,毕竟是槐花市的市委书记吗,但是高配常委,这个,我暂时保留意见。

    因为从公平的角度上考虑,我认为王浩对大局观的掌控能力还是不足的,还是有待于继续考察的,省委常委,这么重的担子,我怕他挑不起来啊!

    而hb省情况复杂,槐花市本身就政务繁多,槐花大案带出的多个泥坑现在都需要他去填满,哪还有什么精力处理省级事物。

    这样一来就怕两头不能兼顾,到时候要是再出了什么乱子,那槐花市可是伤不起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