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298章 你爷爷是谁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魏建虎紧紧地握着手中的电话,定了定心神,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衬衣领口,这才打开了奥迪车门,气势无比轩昂的向拘留所走去。

    等待在拘留所大门口处的周峰急忙快速的迎了上去“哎呀,魏秘书长,您看您还亲自赶过来了。

    这事,这事是这样的。市里面知道马建国对槐花奶厂的问题处理不当,并且槐花奶厂出了重大的经济问题,所以才请马建国到市局进行调查。

    不过马建国只是个分管厂长,问题不大,与他好像也没有什么牵扯。既然魏大秘愿意作保,市局已经决定可以保释。

    也是情况特殊吗,毕竟与外商的谈判都是马建国一直在参与经手的,而现在日方又要和我们签署合同。

    这是个好事吗,招商引资,毕竟是市里的重点工作。

    我已经安排好了,请魏大秘在这份保释材料上面签个字,人就可以带走。实际上也不是什么大事,治安拘留吗,又不是刑事拘留,用不了那么麻烦。”

    周峰一边说着话,一边将魏建虎迎到拘留所的小会议室中。从自己秘书手中接过一份材料,双手认真的向魏建虎递了过去。

    魏建虎点了点头,扶了一下自己的金边眼镜,这才接过材料笑着说“周市长,还真是麻烦你了。我也是奉命行事,没办法,日方刚打来电话,想签署合同,并邀请我们去看人家的生产线和生产设备。

    这帮家伙,鬼着呢,无怪乎被称为小鬼子。我想他们的前提条件就是必须使用他们的设备。

    他们以设备和技术为股份,我看实际上投入的资金就会大大的减少。看情况吧,看看到时候怎么样再说。

    周市长,你是不知道啊,对这份引资就连我的大老板也非常的重视,毕竟是关系到我们槐花奶厂前途与未来的一次关键合资啊!

    这不,日方的要求大老板十分看重,指示我陪同省招商办的同志们,一起与马建国立刻飞赴过去。

    哎!没办法,那就只好麻烦你周大市长了!

    周峰赶紧点头,并且亲自给魏建虎斟了一杯茶。魏建虎伸手客气的点着,表示谢意的时候,会议室的门被轻轻的敲响了,槐花市常务副局长朱鹏飞,与拘留所所长亲自带着满脸不屑的马建国走了进来。

    马建国一进门就直奔沙发大咧咧的坐了下来,看也不看面前的周峰与魏建虎一眼,自顾自的抓起茶几上的一盒烟,抽出来一根,刚想点上。

    不料魏建虎动作更快,在谁也没能看清是怎么回事的情况之下,魏建虎已经打着了打火机,双手伸出帮马建国把烟给点上了。

    这一动作不仅仅是让旁边的周峰愣了一下,感觉到自己的全身都哆嗦了一下。

    至于吗,一个马建国,据说这就是马吉昌替彪德刚养的孙子。可现在彪马二人均已落马,那么魏大秘书何至于对一个过了气,流落在民间的太子如此的客气。

    邪乎了,这事处处之中透着一股邪气!

    而点上了烟,本还想拿捏一番的马建国也是心中一愣。

    对于魏建虎,他也接触过几次,但人家毕竟是省委书记大秘,平常的几次接触中,魏大秘可从没有表现出这么的对自己热情。

    自己的身世背景,as马建国心中明白。那就是彪德刚的孙子,自己其实姓彪,彪姓其实才是自己真正的根。

    也就是说,他在hb省,其实才是真正的太子爷。

    可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马吉昌被捕,而彪德刚被双规双开,这是现在传的沸沸扬扬的一件事情。

    而魏建虎毕竟是省委书记的大秘,他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对自己如此的小心侍奉,那无非就是一个目的,力捧自己。

    难道外面传说自己爷爷下马的事情是假的?还有什么出入不成?

    可即使这样,以魏建虎省委大秘的身份,也不应该在这种地方,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如此的贬低他自己,抬高我的身份吧。

    传说中书记和自己的爷爷之间,那关系可是一直都是不怎么融洽的。难不成这个魏建虎会是爷爷的人。

    我肋了个去的,官场真奇妙!

    老子看来还有翻身的余地?

    看来那个彪老东西也未必就是下去了就从此没有了一点威望吧。

    马建国这样想着,心中也就乐开了花。

    奶奶的,大象毕竟是大象,就算是倒下了,那也要比一个廋驴来的架势威猛啊!爷爷毕竟是在槐花市起来的,在hb省经营了这么多年。

    提拔起来,运用的干部,厉害的多了去了。人啊,都是讲情份的!再说倒就倒了,有什么大不了的,老子这么多年以来弄了那么多的钱,试想槐花奶厂的钱基本上都被自己装进腰包里面来了。

    那说句不好听的,诺大一个槐花奶厂,说白了其实和自己的私营企业已经没有什么大的区别了。

    别看自己就是一个小小的分管厂长,但是上面那几个傀儡般的厂长无非也就是挂个名头而已,都是半老不死的家伙了,为得还不是一个待遇与级别。

    钱是个好东西啊,哼,都说当大官的不贪,这句话简直就是放屁!老子现在如果不是手中掌握着整个槐花奶厂,还掌握着日方合资这件事,你们还能想起我来。

    恐怕在自己爷爷被抓的当天,你们想到的就是怎么收拾我吧!

    收拾!

    哄!

    一个非常不好的预感立刻出现在了马建国的脑海之中。平白无故的,并无多大的交情,魏建虎何至于如此的抬高自己。

    难不成这其中有什么圈套?他们是要在自己身上套出点什么东西吗?

    会不会是看上自己的钱了,那可是一大笔钱啊,多的就连马建国自己究竟拥有多少钱,他自己也搞不明白。

    马建国不是个傻子,心中冷汗直冒。槐花奶厂的那些钱可是全在自己的手中。难道说他们是为了钱而来的。

    也就是是说,自己现在竟然成了焦点,他们是想通过掌控自己,然后掌握自己爷爷重要的犯罪证据,继而

    马建国不敢再往下想去,他也没时间想了。看着身前魏建虎那一脸低魅奉承的模样,他甚至已经听不清了此时的魏建虎在和自己,和周峰说些什么。

    昏昏噩噩的随着魏建虎怎么走出的拘留所,直到上车之后的马建国,心中还是混混噩噩的。

    他搞不明白,此时也真搞不明白!

    看着奥迪离开,周峰的眉头越皱越紧。省委一号专车,魏建国亲自开车。难道事情就如此的重要,难道在这么紧要的关头老板会想不明白,还能滑天下之大稽,做出如此愚蠢的决定?

    可这其中究竟隐藏着什么呢?究竟会有些什么呢?

    周峰没有再回拘留所的会议室中,而是在门口与槐花市的常务副局长朱鹏飞点了点头,大有深意的拍了拍朱鹏飞的肩膀说道

    “有些事情,看到了就当没看到,有些问题,当你去解决的时候就去。抓好治安工作吧,槐花现在伤不起!”

    周峰也走了,走的莫名其妙。莫名其妙的不是走的路不对,也不是回市政府的那条路,而是奔着与槐花市政府相反的方向驶去。

    朱鹏飞也傻了,傻得莫名其妙。抓好槐花市的治安工作。我一主持工作的大局长,现在槐花市局上上下下正是紧密配合中纪委主抓彪马大案的时候,你让我搞治安。

    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上面雷声大雨点小。彪马还有翻盘的机会不成?

    如若不是,马建国怎么会被魏建虎保释出去呢?

    这开的什么玩笑,乱了简直是乱的不能再乱了!

    理不清任何头绪,也根本就分析不透!

    罢了,罢了,毕竟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常务副局长而已。现在虽然是主持工作,但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王月生成为市局一把手的风声越传越烈,听说不久就会来市局上任。一个市武警大队的大队长,摇身一变转眼就爬到了自己的头上。

    朱鹏飞现在心中有的不仅仅是郁闷,有的还有无比的失望与落寞。

    与先前那刚接到了让他暂时主持市局工作的电话之时的劲头比起来,此时的朱鹏飞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了一丝干劲,好像突然之间人一下子衰老了很多,一股无端的颓废感油然而生。

    自己究竟该干点什么呢?是就这么放手呢,还是从此放弃?我才四十多岁啊!我的人生,难道以后只有止步于这个常务副局长的位置之上吗?

    我难道就没有希望了吗?四十的年华,正是不惑之际。可这不惑也来得太让人跌宕起伏了吧,来的太颠簸不堪了吧!

    既然有决定曾经让我主持工作,那么就是说上面有领导是对我非常看好的吗,有人看好,就代表着希望。

    可是这个希望在随着周峰在自己肩膀上的那重重的一拍,仿佛顷刻间把朱鹏飞的一切幻想,一切很有想法的想法,都拍得一去再去,没有了一丝可以再重新耸动起来的痕迹。

    “这是机票,今晚八点一刻,飞日,你拿好了。里面有护照与各种证件,现在你必须要和我在一起,不要想着离开。

    我会带你走,安排你离开z国。”

    马建国一把抓住魏建虎递过来的一个文件袋,急急忙忙的打开,认真的查看着里面的各种证件“这,这,这是为什么,我怎么叫刘涛?

    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这个时候要让我去日?你究竟是谁的人,你和我爷爷之间是什么关系?”

    “刘涛,你是日商代表,日籍华人,你不姓马,更不姓彪,我相信你也不是个彪呼呼的傻子。

    到现在你还不明白你自己的处境吗?对了,你爷爷是谁我不知道,但是你的亲爷爷是谁,等下了飞机以后我会和你解释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