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299章 潜逃的路上 1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我的亲爷爷?魏大秘书,都这个时候了,不要和我打什么哑谜了。我的底细你知道,我的处境又怎么了,难道他们还敢动我不成?

    我实话和你说,我不怕,我手中掌握着大量的材料,想动我,那我就来个鱼死网破!”

    魏建虎没有说话,只是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然后一脚油门到底,车子便飞一般的向天槐高速驶去。

    槐花市距离天源市300公里,如果全速行驶的话,两个小时就可以抵达天源机场。至于洗澡换衣服是来不及了,只能等下了飞机以后了。

    一看魏建虎要带自己去天源,马建国有些急了。自己很多东西都藏在槐花市一处秘密的别墅中。

    就这么走了,说实话他很不甘心。再说大量的银行卡与秘密银行的开户,这个是到了国外没法补办的。

    难道说自己就这么离开,这样到了国外岂不成了一个穷光蛋!

    可他更不明白魏建虎究竟是谁的人,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送自己出国,还要隐姓埋名,难不成自己已被官方盯上了。

    可也不对啊,自己是从拘留所里走出来的,要是被官方顶上了,相信即使是魏建虎,也不可能轻易地把自己给弄出来吧。

    槐花大案是中央下来的人亲自办理的,这点马建国很清楚。而面前的魏建虎难道敢于和上面下来的人作对?

    他仅仅就是个小秘书吗,这绝不可能,就连自己的爷爷都被双规了,他一个小秘书难道还会比自己的爷爷更厉害。

    马建国想得很多,不过更舍不得的是自己那巨大的财富,那别墅中堆成小山的美元、金条与古董。

    那可是他这么多年来大部分的积蓄啊,是他为之拼的一切。其实还有他最宝贵的,那就是记录着和存有在地下室保险柜中的一个小小的笔记本,那上面记录着很多证据,很多单据,还有很多光盘。

    那其实是他笃信可以保自己一命的东西。

    “魏秘书,你等一下,我爷爷曾告诉我。不管我遇到了天大的事,只要我拨打一个号码我就会没事。

    魏秘书,我不知道你是谁的人,为什么非要我在这个时候出国。但是我知道,只要我出去了,我的命就保住了。

    但是我还想打个电话,你让我打个电话可以吗?”

    魏建国本来不想和这个家伙过多的解释什么,因为他实在不想就这么的轻易让他走了。

    这是一个大蛀虫,国家蛀虫生出的一个小蛀虫。可现在蛀虫长大了,已将变得比生他的那个大蛀虫还要大的许多。

    国家就是被这些人给败散坏了,假如没有他们,相信z国能建设得更好,走的更远。

    很小的时候魏建虎就对自己的祖国有着一种别样的情怀。他出身于一个小山村,山村很小,以至于他上学都要走十几里远的山路到大山外的小镇上去。

    小镇也很小,是十几个自然村自然靠拢的唯一开阔地。那里在半山中有一处学校,学校贫瘠的山坡处立着一根长长的竹竿,上面是高高飘扬的伟大国旗

    我宣誓我自愿加入团!坚决服从党的领导

    学校虽小,爱国思想教育却是一点也不拉。就这样,在幼小的魏建虎心中,那时候便种下了一颗让他想改变山村的梦。

    还记得宣誓完,校长殷切的注视着自己,对他说建虎,你长大了,已经是名团员了。

    你学习这么好,是虎啸岭最有出息的孩子。等你们长大了,考上了大学,一定要回来建设我们的家乡,不要留在大城市。

    你们要记住,我们虎啸岭走出去的孩子,见识的越多,对于我们的家乡建设就会越有希望。

    我和你的老师都会慢慢的变老,你看看我们的学校,再看看我们的教室,我们的操场。

    建虎,这个重任,这个希望,我坚信会在你的身上实现的。

    虎啸岭贫穷了几个世纪了,是该走向辉煌了。我看人很准,你的心很高很大,你是一只展翅的雄鹰,一定会带着我们虎啸岭的民众们走向更广的蓝天!

    今天你成为了一个团员,肩负的责任是起着全校同学的带头作用,以后你还会成为一名党员,那起到的就会是整个虎啸岭的带头作用!

    “校长!我会当官,当大官,回来建设虎啸岭,建设我们的家乡,带领着我的同学,我们家乡的人民走向富强,一定会!”

    “你是个好孩子,我信!”

    魏建虎换挡,松油门,慢慢的转头看了一眼满脸急切地马建国,长叹一声,悠悠的说道“要抽烟吗,抽就行,把车窗打开一条缝。

    你是要给他打电话吧,我知道,没用的,如果有用,你爷爷就不会被抓起来。

    我知道你要干什么,现在求任何人都没用,只有求你自己。

    马建国!你们贪得太多了,你只是一个正处级的企业干部,你就能掏空槐花奶厂这么大的一个国有企业。

    你想过吗,你给我们的国家,给我们hb省,给槐花市造成了多大的损失。

    我不是要救你,我只是在执行命令。这是因为你的命好,你一出生就是含着金钥匙长大的太子爷,你不同于我们!

    假如今天你能跑得了,那是你的命,要是跑不了,不仅仅是我,就是他也救不了你。拿了不属于你的东西,总是需要还回去的,吃了不该吃的,还是要吐出来的!

    人就是这样,风风光光也是一辈子,碌碌无为也是一辈子,怎么过,都得过。不过,也许你会连碌碌无为的机会也没有了”

    “你放屁!魏建虎,收起你的这一套吧。你比我又好的了多少,别以为我不知道。外面风传你不能人道,但是我知道你只是不屑与那些风月场中的女人罢了。

    在你的心中,你只是不喜欢那些臭皮囊吧!呵呵,不过你和我一样,喜欢的都是金钱,要不你也不会帮我。

    魏建虎,虽然我和你没什么深交,但是也合作过几次事情吗。这样吧,你让我回趟槐花市,就一个小时。

    我给你一百万,不,五百万,你看怎么样?”

    五百万,他是要回去卷款吗?

    魏建虎心中砰砰直跳,他知道,关键的时刻到了,这小子急了。狗急了还能跳墙,人要是急了,做的只会更多!

    郭晓成在被中纪委带走的第三天傍晚就被放了回来,据说是证据不足,很多东西他与马吉昌之间都没有什么有效地证明有什么重要的关联。

    只不过郭晓成暂时被停止了一切职务,等待彪马大案的进一步落实。

    走出宾馆的郭晓成抬头认真地看了看那天边火一般的红烧云,狠狠地啐了一口,然后习惯的掏兜,却是发现自己竟然没有烟!

    他不相信他们就会这样放了自己,可是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有真的被放了出来。

    自己做过什么,他很明白。难道说,放自己出来只是个引子as,他们还想要钓到更大的鱼?

    可是马吉昌和彪德刚不是都被逮起来了吗,他们还想钓谁?

    既然没烟,郭晓成只能放弃暂时上来的烟瘾,快速的向一旁的出租车招了招手“桃园小区,快!对了师傅,你有烟吗,给我来一根!”

    “没有!你是逃出来的吧?车中不能吸烟!你有钱吗?没钱不要做我的车!”

    郭晓成愣了,这人是谁啊!麻痹的,怎么这么说话?

    “怎么,郭大局长,啊,据说你被抓起来了,不过我知道呢,你是真的被抓起来了。这宾馆就是办槐花大案的具体地点,你看看外面,看看那些老百姓们自己花钱做的标语!

    可是我就不明白,你这样的王八蛋怎么还能被放出来!

    你也别看我,你太出名了。怎么,受不了我说的话,我不怕你,我就是一名开车的司机,你还能弄死我!

    还有,奉劝你一句,打车吗,不要把释放证拿在手里,我们这些开出租的,经常在南郊监狱门口拉客,对你们这些人见得多了!”

    出租车一脚油门走了,气的郭晓成傻傻的站在门口。

    是啊,自己手中已经习惯了拿着重要的文件,因为这样是一种权力的象征。

    挥舞着文件时的姿势,甚至是把文件摔在比自己级别小的官员们的桌子上的动作太他妈拉风了!

    可现在拿在手中的,的确不是文件!

    一把撕碎了还一直被他拿在手中的释放证。

    他是忍无可忍,现在已经没有了任何风度的站在宾馆的回廊下跳脚大骂。

    几位迎宾使劲的忍着笑,她们想笑又不敢笑。郭晓成,她们这里的常客,以前经常来,不,可以说是天天来。

    她们怎么会不认识他!

    只是让她们这些迎宾们没有想到的是,这样的,这么大的大局长,也会有今天!

    一个十八九的小迎宾快步的跑了上来,手中握着一盒中华,小心的递给了郭晓成,声音怯懦的说

    “你是郭局长?给你,你快走吧,一会就上客了。喏,这还有火柴!”

    郭晓成愣了,机械的接过女孩递过来的烟和酒店自备的长柄火柴,嘴角使劲的挪动了几下,继而大有深意的向宾馆内的服务台望去,而后愤恨无比的转身,毅然的迈开大步向前走去。

    身后服务台内,大堂经理陈芸轻轻地叹了一声,声音无比幽怨地说

    “欺人不能太甚,就算他一无所有了,什么也不是了,毕竟他曾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我们做的是服务工作,对我们来说,消费者,永远都是上帝!”

    陈芸的话刚刚说完,腰间灵巧的小手机就响了,陈芸伸出臂藕一样葱嫩的胳膊,慢慢的在自己的细腰之间摸出来一个小小的电话。

    电话是粉红色的,一个可爱的跑车模样。这是他那次送给自己的礼物,像这样的礼物,他送过自己很多很多,可是陈芸最喜欢的还是这个跑车形状的小手机。

    因为这是一辆卡宴,新式的,最新款的卡宴。她还记得他说过,我会给你买一辆卡宴,像这个手机一样,最新款的!

    只要你侍奉的老子我更舒服,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