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308章 力捧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谁也没有想到王浩的讲话会遭遇到冷场,就连王浩自己事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一种境遇。

    面对冷场,王浩并没有做出更多的反映,而是在心中仔细的滤了一遍自己刚才的讲话。

    是的,自己这是即兴发挥,发挥的有些过火了。但真就是过火了吗?不,而是他们害怕了!

    王浩释然了,干工作,最怕比较,有了比较,什么都一目了然。

    自己强势的出场,势必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显现出了一部分人的尸位素餐,坐在他们的位置上碌碌无为,甚至是不作为。

    他怅然的笑了笑,伸出自己带着百达翡丽名表强有力的胳膊,向大家挥了挥手,很不客气的继续说道

    “怎么,大家沉默了,是不是因为我的比喻不好,我的话说的有些偏激。

    我不否认这些,但是我还是要这么说。那是因为我王浩来槐花市,来hb省就是要来发展我们槐花市经济的,改变我们hb省经济格局的”

    “好!这句话说得好,我支持!”王浩还想说什么,但是话没讲完,就被主席台上的马德江,以一种强烈支持的叫好声给打断了。

    “王浩啊,你说的很好,非常正确。发展经济,振兴hb省,这是目前我们hb省的头等大事!

    因为我们hb省等不得了,更伤不起了啊同志们!

    看看今年上半年的工作总结,我不知道在座的同志们心中是一个什么样的想法,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

    但是我想说,我的心中非常的沉痛,很不舒服!

    s省与我们hb省仅仅只有一河之隔!可这却是一条天堑吗?一河之隔,经济发展竟相差二十多名!

    s省是全国经济排行前五的大省强省,而我们呢?

    在这里,我说一句很不中听的话,让我来hb省,其实我的心中是非常的沉重的。沉重在哪里,就在这里!

    我身在s省,但是我的祖籍却是hb省啊同志们!其实我对我们省,一直都坏有着深深的感情,这是心连着心,根的由来!

    我在来hb省的路上,我一边看材料,一边就在想。我要回家了,我是hb省的儿子,今个这个阔别家乡已久的孩子要回来了。

    但是我回来干什么呢,现在我郑重的告诉大家,我回来的目的,就是要坚决支持中央的决定,在以我们靳华伦书记为班长的省委班子里,努力地发挥出自己的作用。

    发挥出领导干部们的模范带头作用,发挥出我们最大的能动性与积极性,带领着hb省各地的人民走向富裕,走向富足,走向更加辉煌与灿烂的明天!

    而王副省长说得好啊,他没有玩够,要带着我们大家一起玩!

    一个玩字,诙谐而幽默,生动而不生僻。活泼而又很好的打破了我们hb省、目前这非常严峻的现状!

    严肃纲纪,整顿干部,打嘿除饿,社会维稳,正是目前我们的首要任务。可是不要忘记了,我们同时还要发展经济。

    这一切的一切,一切的前提,都是要为经济发展修桥铺路!

    而王浩同志是一位非常有能力,有魄力,能引来巨大资金的一位在经济发展方面很有建树的非常有经济能力的领导。

    中央之所以派王浩同志到我们hb省来协助靳书记与我来一起工作,这是由其非常重要的意义的,也是有着强势的目的性的。

    那就是,我们hb省的经济发展,一定要走上去,走到其他省份的前段,缩短与其他省份之间的差距。

    同志们,任重而道远啊!”

    新任省长大力叫好!虽然是官话套话说了一大堆,但是言词恳切,意思非常的明显。

    我就是支持王浩的,并且是受上面的意思力挺的!人家是上面直接派来的干部,我就是要挺他!

    省长的力挺,开什么玩笑,而本身王浩又是他们的上级,也是一名副省长的存在,还是省委常委!

    很多人顿时明白了,这个时候决不能犯傻。这是自己政治生涯中一次举足轻重的重要决定。

    那就是随声附和,坚决支持!

    再看主席台中间位置上正威凛坐着,不时听着马德江的话直点头的靳华伦,并且还时不时的与中组部宁继业很是肯定的小声交谈着。

    下面的很多同志的脑门上说实话,此刻已经开始虚汗冒出。

    今天的会议,这可是关系到整个hb省发展前景的一个风向会议,更是新任省委书记与省长的欢迎会。

    这次会议,直接就彰显着hb省以后发展的大方向,hb省以后省委乃至于省政府工作的走向!

    一省的长治久安,一省的安定团结,一省的政治稳定与经济格局,和他们现场几乎每个人的政治前途都息息相关啊!

    很多人不自然地低下了头,自己有什么好与人叫板对阵的,有什么好瞧不起人,甚至是不想待见的。

    想想自己刚才的态度,他们无奈的低下了头。这些人中,不凡有很多都是原本紧紧追随着苗书记与彪德刚的一些肱骨之臣。

    可是现在彪倒了,并且倒得非常的彻底。自己现在还好,没有与他有过太多的瓜葛与纠结。

    在这个时候,其实能明哲保身,已经是一个非常不错,非常理智的决定了,还有什么资格去妄为他人?

    真就没有什么瓜葛吗?不是吧,这要是细细的追究下来,自己心中的失落还有恐慌,恐怕现在只有自己知道吧。

    傻了,还不随风转舵,马上向新任省长靠拢,更待何时!

    爆豆般的掌声,顿时如潮般的响起。很多人热烈的一边鼓着掌,一边大声的支持着!

    是的,他们需要马上适应现在的形势,必须把自己的支持流漏在表面,以激烈的掌声传达出去,希望会让那个人看到吧!

    而至于靳书记,很多人还在观望,他们还需要等待。老书记不是去了人代了吗,还是先看看再说吧。

    政治,就是这么的玄妙。说不定时局一转,老书记还有回马枪的余地。

    不过存在这样想法的同志们,转头便立刻否定了他们这幼稚可笑的想法。下去了,绝不会再上来了,一个是因为苗书记的错误,另一个就是因为苗书记的年龄。

    他们哑然失笑的低着头,自己安慰着自己这个可笑的想法,在心中认真的否定着说道

    也许是身不由己,要给苗留一点面子吧!

    没有哪一位省委书记在下台后,又被重新启用了的。这是政治失败的必然结果,也是不可逆转的。

    大家都心知肚明,所以在鼓掌的时候,眼睛就让自己尽量的不去看苗书记,不想与他的目光在这个时候触及

    热烈的掌声,带给了大家无比热烈的动力。虽然鼓掌是存在私心与目的的。但是很多人不难看出,hb省改天换地了,这是上层领导们最英明的决定!

    hb省获得新生了,他终于回到了应该正常行驶的轨道。彪德刚的倒台,苗的被边缘化,已经很好地证明了上面的决心与坚决。

    下面如同潮涌般的掌声,无不声声的刺激着颓废如一头老黄牛般的苗书记。

    他心中早已如同一团轰然倒塌的泥墙,是无论自己横着砌,还是竖着垒,这道泥墙是怎么也垒不起来了。

    还好,上面没有彻底的把自己一免到底,还留着情面。还是老政委的脸面大啊,或许是上面多多少少也在为hb省的稳定作考虑吧!

    勉强的抬起了头,看着下面的碌碌众生,看着他们面上此刻变化多端的表情,与那非常不想与自己目光对视的无奈隐晦的躲避。

    苗的心中五味乏陈!

    大难来时各自飞,墙倒众人推!

    看来自己以后也就退出了hb省历史的舞台了,做一个明白人,安心养老吧!

    不追究自己的责任,不让自己离开,而就这样让自己在hb省、看着人家的所作所为,看着人家带领着曾是自己的兵,一往直前!

    忒狠了!

    硬性的折磨啊!

    说是可以行驶监督的权利,监督什么,有什么是自己可以监督的?这其实就是不想让自己远离这个轰轰烈烈的权利中心,还要自己看着这帮人是怎么做的要比自己更好!

    他知道经过了这一系列的动作之后hb省只会向前大步的迈进,只会发展得更好。这个世界上无时无刻不是在前进的,只是前进的多少而已。

    历史不可能倒退,总是向前发展的,没有哪一个国家或者地区,会在新时代内,一下退落到原始社会中去。

    所以他稍微露出了一点苗头,甚至是希望hb省在靳华伦与马德江的手中一下子败得更加不堪的想法,只是在自己现在这颗非常不堪,万般凌乱的心中一闪即逝。

    算了,自己都这样了,就不争什么了。老政委能把自己保到这个地步,看来是下了大本钱的。

    自己还有什么好争的,还有什么能力和资本去和人家争!退就退了吧,最起码马建国那里还留着很多资本。

    只不过这小子竟然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会是他的亲爷爷啊!

    想想,苗无奈的摇了摇头。

    平平淡淡才是真啊!其实能享受到天伦之乐,其是非常容易的一件事情。每天都要忙,不是这事就是那事。

    每天都要变脸,不是这么变就是那么变,做人要不要这么累,要不要来的这么虚伪。

    算了,退一步,海阔天空!更有时间,能想想怎么养老的路,怎么给子孙后代谋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