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316章 你能持否?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又是常务副?我这跟常务难道是离不开了,我上辈子就是干常务得命啊我!再说马叔叔,我这才刚升,我不急,真不急。”

    “得,你算了吧,得了便宜还卖乖!常务副省,你以为这么好当,等你这个抓管经济的副省长干上两天,你就会明白什么叫常务副省了。”

    马德江看着王浩的怪模样就想笑,不过还是忍住了。这家伙,自己是一直看着他成长起来得,想不到这么快已经是副省级的干部了。

    哎,如果王镇山泉下有知,真不知道自己那个老领导会做如何感想。

    “什么常务副省,马叔这其实就是个名头罢了,我可不怎么看得上。你知道我,其实我就喜欢当个老大,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嘿嘿,这是伟人的气魄!

    我可不想来省里经常像个小媳妇般的伺候着你们。我还是一个人在下面好,挥手就是千军万马,哪怕我挠挠头,他们都需要赶紧揣摩一下我的意思。

    这个,市委书记吗,好,就是好。说实话,我早就想做个市委书记了。你看宫芳,再看龙江,他们在那动动嘴,我们这些二把手就得跑断腿。

    俺可不想再当跑腿的了,跑累了,也该歇歇了。

    你还说呢,许薇告状,要不是这些年我就一跑腿的,我能连家都不顾得回。说句良心话,我儿子长这么大了,我才见了几次面啊!”

    王浩皱着眉头数落着,完全不去看现在马德江的脸色。

    马德江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大班台上,语气无比威严的说道“呵,你小子,给你个棒槌,你还练起来了。

    你知道你是怎么当上这个市委书记的吗,按上面的意思,你小子是犯了大错误的。不知悔改,还敢这么张狂。

    无视领导,凡事不汇报,自作主张。

    也就是槐花市你赶得点好,可就是这样,上面也是强势的压下来才堵住了悠悠众口。

    你呀,要是干不出点成绩来,你怎么对得起你那个老丈人。他甚至是与人家做了个交换,交换知道吗?

    政治,有时候也是必须要交换的!

    也就是苗实在是错误巨大,本来是要就地免职的,弄不好还要严肃处理。但是很多东西,不是你我可以想象得到啊。

    姚老爷子也不容易,他老人家的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了。你肖伯伯刚刚上位,军中有很多东西,还要依靠一帮老人说话的!

    这个你不懂!

    我们现在看起来完全掌握了hb省,其实你不知道的是hb省绝对没有我们表面看起来这么的简单!

    梅花三弄,你以为就这样就退出来了,可能吗,给你,你愿意吗?

    这是你那老岳父强拿着有关条文做宝剑,才给我们砍出来了一条血路。这也就是这次抓住了别人的三寸。

    可惜啊,不能一把掐死。打蛇不死必留后患啊!”

    王浩眉头皱得更深,疑惑的出声问道“难道反对的声音太多?怎么会这样,这槐花市都被他们搞成了这个样子,难道他们还有脸再继续争?”

    “这和脸面没什么关系,因为牵扯到的是利益,是一个哌系甚至是小级团。你啊,有些东西还是看不到那么远。

    不过没关系,随着你的历练越来越深,自然而然的以后你自己就会明白了。

    没有反对,哪里来的交换!这就是各为各的利益,各铺各的路。海东有海东的打算,金长浩,他每走的一步棋都是意义深远的。

    在我们眼中看的只是一个交换,扶宁继业去天北市任市委书记,难道你看不出来,现在金长浩的呼声多高。

    这其实是金在于你肖伯伯打擂台,我们看是捡了个芝麻,但其实丢的是天北整个一系啊!

    你想,人家不会看着每出一位都是你姚爷爷的兵,天下不是你姚爷爷自己的,是广大民众的,是所有百姓的。

    其实这也是姚老的一个失误啊!”

    马德江摇了摇头,站起身来走到窗前,抬头仰望这外面一望无垠的天空,久久的思考着,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王浩真不知道上面的交锋这么的惨烈,为了自己和马德江的上位,难道说姚爷爷最终放弃了天北?

    这可是对姚系的一大损失,更是对下面即将领军的肖振国,造成了一个很大的麻烦。

    知道得更多,压力也就更大。王浩一瞬间感觉到了自己肩上的责任。

    有的时候,你并不是身为自己的,有的时候,你只能身不由己。

    坐在崭新的省委书记办公室中,新任hb省省委书记靳华伦沉思了良久。他拒绝了一些别有用心同志们的拜访。

    本来今天是个很好的机会,是一个很好的与自己下属们谈心的日子。新上任吗,下属来拜访,怎么都说得过去。

    但是送别了宁继业以后,靳华伦就回到了办公室。可以说现在他这位省委书记几乎是手头没有任何工作可做,因为还没有与苗进行交接。

    苗的突然晕倒,耽误了最佳的交接时机。

    这是故意的还是一个意外呢?

    靳华伦其实很想给王浩打一个电话,他想问问具体的情况。来之前总就和他提过,王浩是一个很不错的兵。

    但是这家伙很傲,用得好,会助你飞黄腾达,可是要是用不好,或许就能连带着直接把你也连根给拔了。

    对于总对王浩这样的评价,说实话,靳华伦心中哭笑不得。自己的兵,自己还的这么仔细的考虑一下怎么用,这问题看起来怎么都让他感到有些头大。

    说实话,他不喜欢用太有能力的兵。常年呆在中办使靳华伦养成了非常稳重的性格。

    z国的政治形势就是这样,不希望太出格,也不希望太低调。平淡发展才是最好。可是发展,哪来的平淡一说?

    按理说靳华伦的心性已经很稳了,在中办呆了那么久,早就已经练就了无比坚定的心性。

    但是看着桌子上的电话,他还是拿了起来,拿起来了又放下去,最终刚要再次拿起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轻轻的敲响了。

    “请进!”

    “靳书记好,靳书记,你这都没有个把门的啊!我就这么自己进来了,我来给领导汇报情况了!”

    王浩大大咧咧的走了进来,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没有一点拘束的走到了靳华伦的办公桌前。

    靳华伦一看到进来的是王浩,顿时心头莫名的一喜。情不自禁的站起身,转出了自己的大班台,迎着王浩,请王浩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

    “来得正好,我正想找你!”

    王浩四下看了一眼,走到了茶柜处,帮自己和靳华伦各冲了一杯茶,小心的双手递给了靳华伦一杯,这才说道

    “靳书记,喝杯茶!您听我慢慢说!

    苗主任的身体暂时无恙,已经稳定了。是省人民医院夏明涛亲自做的检查。只是靳书记,我把夏明涛给骂了。

    我发现他是个负心汉,他是我医学导师徐蕊的未婚夫,只是也太气人了,他这个未婚夫,一当就是二十多年,我忍不住了,骂了!”

    “呃,还有这事?”靳华伦手一颤,差点弄洒了王浩刚递过来的茶水,心中不禁连连感叹。

    还真是个惹祸精,这才来一天,就能惹出事来!无怪乎刚才天源市的市委书记葛继虎说有急事向自己汇报,本来自己是没打算要见葛继虎的,却是不想葛竟然把电话打到了自己办公室。

    “我知道了,葛书记已经向我汇报了。这个事情我想那个夏明涛也没什么理可说。他暂时还没闹出什么动静,只不过一开始我听说你竟然出口骂他,还真就给了我一个震惊啊!

    王浩啊!

    你可知道,我来之前,总x是对我特别的提起过你的啊!

    你肩上的责任巨大,肩负的不仅仅是槐花市,还有整个hb省的经济腾飞。hb省经济发展实在是太缓慢了,尤其是东西差距的不断加大,我刚才看了一些资料,形势很恶劣啊!

    槐花市的大案,影响特别恶劣,也带动引起了全国对我们hb省的一些很不好的看法。

    要不是许书记一锤定音,严肃的下令双规彪德刚,拿出了重大的决心,要给全国各省一个警示的作用,现在真不知道彪马大案会是怎么一个结局。

    苗主任本来上面是考虑让他引咎辞职的,可是有些事情,哎!这个最终苗还是去了人代。

    王浩啊,你懂的其中的关键之处吗?

    这也是总x想让我问你的,他说要我考考你!不过我想,我现在也用不着考你了,想必你一定是刚从马德江那里过来的吧。

    不过现在一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hb省的班子已经得到了调解,hb省大局已定。

    对我来说,你我也见过几次。你给我的印象很不错,特别是总对你很有信心。

    但是王浩啊,其现在想要你一句话,一年之内,你给我把槐花市稳定下来,你能做的到吗?

    不过槐花市的谜底,彪马大案的尾声就需要你去处理了。我们国家就是这样,上面一有什么,立刻回传达到下面。

    我对你很是期待,槐花市,你要弄好,发展好,办好!而hb省,你要参与,并且是重点参与!

    你要明白你身上的双重责任,那就是一点,在两年时间内,就如你在大会上讲的一样。

    我不需要hb省的整体经济发展有多大的进步,我要求的是,你能搞到持平,全省经济格局的持平发展。

    这是我对你的要求,也是我给你制定的任务,你能完成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