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317章 俯仰之间,无愧于天地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靳书记,我不知道怎么来回答你。但是我想说的一点就是,我喜欢到下面去,一线是我施展手脚的天地。

    有人说我凡事不汇报,自作主张,是一个很自以为是的家伙。我知道,我的性格有些自傲,现在还有待历练,很不适合某些方面的发展。

    但是我只想说一句,有的时候,我不想等待,因为等待下去,会遗失很多的机会。

    引资也好,拉项目也罢。一个投资,等报到省里立项,再到国家。需要层层的‘关卡’,说实话,我等不及。

    不过现在,我很感谢靳书记,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您对我的要求,我明白。而现在我这个副省是怎么当上的,我也清楚。

    做一任书记,还有机会接触到下面的老百姓,我可以听到他们心中最真诚的呼声。这其实是我最喜欢的生活。

    我出生一位农民,从小就在山里长大。对大山,对大河,自小就有着很深的情感。

    hb省,一河之隔,一衣带水,真可以说和s省比起来,这里也是我的家乡。为了家乡,我无所畏惧。

    发展hb省,其实对s省也算一个减负。靳书记,我和您这也是第二次见面了,我想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也知道。

    但是请靳书记您放心,我就是您手下的一个兵,您指哪我打哪,绝不给您惹麻烦。

    不过hb省东西持平这个,这个,靳书记,我只能说尽力而为!”

    王浩由于受总x的器重,也多次去过总的办公室,所以与靳华伦也见过几次面。靳华伦对王浩的印象很好,两人之间说话还比较随意。

    但现在形势变了,靳成了hb省的书记,而王浩则是担任着槐花市的市委书记。

    一下成了上下级的关系,从以前印象还可以的初识之交,一下成为了领导与被领导,这其中的深意,王浩立刻就体会出来了。

    自己的根底人家一清二楚,自己与马德江之间的关系,不必说,靳华伦知道得更为透彻。

    但是正因为如此,靳华伦才没有与他摆领导的架子,而是当面就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这就是知人善用,采用的是一种打开天窗说亮话的手段。也就是人家明着告诉你,对于你,我就是这个要求。

    你既然在这个位置上,就要发挥出你的责任。我也不必要求你和我站在一起还是不站在一起,只要把你的工作干好就行。

    “哈哈哈哈,你小子,我指哪你打哪?我可指挥不动你。你也用不着谁指挥,在y市,牡丹市,甚至是jn市,乃至沙哈拉市,你跟我说说,谁指挥你干什么了。

    你个王浩啊,叫我怎么说,记得我刚来之时,总x和我说过一句话,对于你,那是要放开缰绳要你跑。

    你是一匹绝对不服从管教的野马,根本来不得半点束缚。我也不拘束你,但是你要记住,只要不是违背党性原则的,只要是不违背群众利益的。

    就这两点!”

    王浩刚端起茶杯想喝水,一听这话,楞的差点没把水给洒了。

    不违背党性原则,不违背群众利益,那不是说自己想怎么干都可以了,只要保持原则就行?

    这可是给了自己一个广阔的天地,等待的就是大有作为了!

    见王浩愣神,靳华伦突然一摆手,语气正色的说道“hb省等不得了,关系复杂,盘根错节。想要发展hb省,首先必须要肃清槐花市的一切。

    你到槐花市主政一方,这其实是对你的一次严肃的考验。也是对你以后经验和目光的积累。

    你现在已经是副省级的干部了,想没想过以后会有更大的机会、发挥你自己更大的作用!

    主持一个市其实看的是局限,眼光总定在那一小片地方,所以让你兼任个副省,并且高配常委。王浩啊,这是你爷爷,更是总x对你的一片苦心啊!”

    “嗯!靳书记,我懂!”王浩默默的点了点头,再也不敢随意的坐在靳华伦的身旁,而是双腿并拢,抬起头来,认真的看着面前这位靳书记。

    “王浩啊,我说句你不爱听的,比如你今天的冲动。夏明涛不是你不可以辱骂,只是时机不对,更不应该在葛继虎面前对夏明涛做出这样的表现。

    你的年龄缺憾在这里摆着,你这样做,只会让更多的老同志们加深在他们心中对你的不服。

    这是大局观,全局观的考虑。到地方,操控全局,更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你已经是槐花市的市委书记了,更是hb省的省长,省委常委。

    所以你要明白你的一言一行,有时候代表的就是省委,省政府。这一点,你应该回去好好想想。”

    王浩深深的点头,靳华伦说得对,在辱骂夏明涛的时间,王浩的确没有想这么多。夏明涛是可恨,但是自己完全有其他方式收拾这个家伙。

    而当时在五十多岁的葛继虎面前表现出来的张狂,现在想起来,自己还是太不够沉稳了,这不是一个身为副省级干部应有的表现。

    “靳书记,我明白了,以后我会记住,一定会三思而后行!”

    “怎么,能叫你马德江叔叔为叔叔,就不能称呼我一声叔叔?我可是比你马叔叔要大一岁啊!”

    呃,王浩心中顿时暗叹失误,于是急忙改口说道“靳叔,这不是您在教育我吗,和我谈公事,我这不是不敢在这时候称呼您为叔叔吗!”

    “哈哈哈,你小子,就你会说话。关起门,就是自己谈话,凡事对我们这些人来说,哪有那么具体地公私之分。

    一辈子当了党员,就把一辈子献给了党,献给了人民,公私是分不开的。自古就有句老话说得好,一朝为臣,世居庙堂,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我们啊,哪还谈得那么多的其他!”

    王浩深深地体会着靳华伦的话,有些话,靳华伦说的意义太深了,王浩不得不用心的想一想。

    看似靳华伦在不着边际的与自己谈心般得讲话,但是每说的一句,王浩都能从中体会出不少的深意。

    这丫的正想再表一番决心,表示一定用心干好工作的时候,不想靳华伦竟然站起了身,缓缓的走到了自己的大班台前,凝神片刻,转身在早已铺好的宣纸上写下了七个大字

    俯仰无愧于天地

    写完,靳华伦把还粘着墨的毛笔慢慢的搁在了自己的大班台边缘,这才对王浩招手说道

    “送给你!不过夏明涛这种人,你骂的好。但是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夏可不仅仅是一个夏啊!”

    “夏不是一个夏?”王浩认真的看着面前的七个大字俯仰无愧于天地

    这七个字笔势委婉含蓄,遒美健秀,飘若浮云,矫若惊龙。看起来大气磅礴、浑然一体,顿时使王浩不仅有心生一股怦然的敬佩之感。

    “俯仰无愧于天地!好,好,真好!

    靳书记,不知道您?”

    “王羲之是东晋时期的大书法家,你们s省临县人。书写的《兰亭集序》为书家所敬仰,被称作“天下第一行书”。

    我自小酷爱书法,一直被他书法中的龙跳天门,虎卧凤阙之精美的唯感而感动。

    他的书圆转凝重,易翻为曲,用笔内厌,全然突破了隶书的笔意,创立了妍美流便的今体书风,被后代尊为“书圣”。

    只是可惜了,我只是临帖了其形,而始终不得其风!

    我知道你也喜欢书法,你上次见总x的时候,带去的正是《兰亭序》明代时的摹本。当时那个摹本我就借来研究了许久,这才悟出了一些形似的东西啊!

    不过我练习隶书,也只有总x一个人知晓,这个你是第二个人!

    其实我想告诉你,做官与做人,有时候其实和练习书法有很大的关联,其中的意境,或许等你揣摩出来的时候,你早就有一番小成了吧!

    槐花市,攀逾之风盛行,奢靡之风普及,很多东西,你到了以后需要先细细的体会再出手。

    这七个字,你可以悬在你的办公室内,其中的奥妙,到时候你就自然而知了!”

    “嗯!”王浩似解非解的答应着,认真的看着面前的七个大字,良久才说“靳书记,我记得上面开展了一个干部交流班,这个级别听说是”

    靳华伦突然眉头紧皱,随即脸色沉了沉,语气非常严肃地说道“有关文件已经下达到了地方,其实这是因为彪马大案这才使上面做出了决定。

    不过这次上面的决心很大,交流的都是副厅级以上的干部,其深远的意义,想必你也明白。”

    王浩见靳华伦面色不善,干脆直接开口说道“靳书记,我知道,但是我想和你要一个人!牡丹市委宣传部的部长李勇!

    靳书记,槐花市想要在一年之内翻身,非常的难,而我需要一名非常重要的帮手,那就是一位好的市委副书记。

    周峰此人我现在看不透,所以我只需要两年时间,把李勇借过来两年!”

    靳华伦根本就不知道李勇是谁,说句实话,象李勇这样的干部,全国多如牛毛,更何况是在s省牡丹市的一名宣传部的部长。

    不过见王浩说的认真,靳华伦只能点了点头考虑了一下这才说道“s省,槐花市!王浩啊,你这是不是找错了人!你马叔叔可是从s省调过来的。

    再说你还没有去槐花市上任,这就先考虑到了怎么样为自己打底子。这个我不能不说你很有前瞻性的目光吗!

    但是你还有一层有没有想到!你出身s省y市,后来在牡丹市任职,而再把李勇借调过来,这个,就不怕别人对你有什么说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