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318章 八月槐花香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王浩一听靳华伦想推,顿时更加坚定了要人的心思说道

    “靳叔叔,这个我不怕,主要是因为李勇做过很多市委市政府方面的工作,他本身就是市委秘书出身,对市委这一块的工作是非常熟悉的。

    还有,李勇和我配合很默契,去槐花市,说句实话,正如您说的,那里盘根错节,关系网太复杂了。

    我这必须要为我自己打算,这下去了,我也得有自己的班底啊!

    要不然,整个市委,里面没一个支持我的,那我岂不是很惨。我这个班子还怎么带,这和你要求我一年的时间内稳定槐花市,几乎是我不可能做到的啊!

    借调李勇现在其实很简单,槐花市委,现在十三名常委就去了三个,市委副书记的位置本来就空着,还一直空了三年,难道说这不算个官场奇迹吗?

    还有政法委一职,原本我是想柳明生来着的,但是现在看来这个想法太不现实了。柳明生毕竟资质太浅,这才刚刚成为市局局长。

    想稳定槐花市,如果思想不被我抓在手中,又没兵,我看我这书记还是别干了!”

    王浩是赶紧解释着,他说得非常实在,就差没说自己要回家种红薯了。

    靳华伦实在无奈,只能伸手摆了摆,然后突然指了指王浩来的方向说道

    “你和他说了吗,这事最好他能支持!不过你也别太自信,我说过夏,并不是只有一个夏明涛!”

    王浩的确没和马德江提起过李勇的事情,而是王浩知道,无论是靳华伦也好,还是马德江也罢。

    两人都是hb省第一头号人物,一个是书记,一个是省长。到一个新地方任职,作为他们这样的领导来说,掌控官帽子的大权,是他们绝对必须想要抓在手里的东西。

    可偏偏,太为难了。说句实在话,两人都想手握大权,那势必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而自己,可以说现在几乎成了夹心饼干,被紧紧地夹在两人中间,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

    与马德江的关系自不必说,马德江本来就是姚系的中坚力量,并且还是自己父亲的老部下。

    而与靳华伦,这里有着总x的牵连,总x对自己的知遇之人,王浩可以说是永生难忘,那是自他还仅仅是赵誉刚的一个小秘书的时候,就引起了总x的注意。

    一边是恩,一边是情,恩情两相遇,顾此就得失彼,实在是使王浩相当的为难。

    一个李勇的借调,王浩其实不是不能与马德江说说。但是王浩知道,自己必须要先在靳华伦的面前探探口风。

    如果靳华伦同意了,那马德江那里自不必说,如果靳华伦不同意,王浩就没有再去找靳华伦的必要了。

    这是一步死棋,靳华伦只要不同意李勇的借调,王浩如果再去找马德江的话,只能无辜的提前引发起两位大佬对人事权的竞争。

    这几乎就是一个导火索,如若点燃,就有可能会突然引发起两个人为了权势威严的提前竞争。

    但现在看来靳华伦对自己是非常支持的,只是话中有话,几次三番的提起了夏明涛。

    说实话,王浩是真不知道靳华伦说的是什么意思,‘夏并不是只有一个夏’,难道一个人还能分成两个人不成?

    “靳叔,那您是同意了,我这就去找马省长说说,看看能不能得到他的支持。不过靳叔,我与马叔之间,这个我想”

    “哈哈哈,你小子,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没什么,你就去和你马叔说,总与姚老是近乎一个世纪的交情了,我们其实是在并肩前行!

    上辈子是,老一辈们是,现在更是!”

    王浩眼中一下子精光大盛,他没有想到,实在是没有想到靳华伦的心胸会这么的开阔。

    真可谓宰相肚中能撑船!靳华伦的形象一刹那间在王浩的眼中放大,乃至于伟岸,升华!

    走出省委办公大楼,王浩刚刚离开了回廊,将车驶向前方路口之时,就发现自己被七八辆不同款式的轿车给围堵了。

    正好前面红灯,一辆奥迪a6后门打开,先前探出了一个剃成标准小平头的脑袋,对着王浩的前挡风便嘿嘿直笑。

    笑完这家伙这才走下车来,拉开了王浩副驾驶的车门,很不客气的坐了进来。

    “哎哟!是桐市长,你这是?”

    王浩暗叹不好,本以为自己去了靳华伦的办公室,能躲开桐市长他们这一劫,抽时间去和许薇道个歉。

    但是真心想不到,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自己千算万算,在靳书记的办公室里磨蹭了半天,躲不过的,最终还是躲不过去。

    “呵呵,王省长,我们都在路口等你半天了,你也知道,我们成天都在地方,来省里一趟都急着赶回去,家里还有不少事情要忙。

    身为人民的公仆吗,很多时间身不由己啊!

    这不,大家伙听从马省长的建议,还是一致决定今晚我们几个做东,和你聚聚!

    王省长,你就入乡随俗吧,你要是肯答应,这不也给我们几个了一个可以随时靠近领导的机会?”

    虽然王浩非常的无奈,但是看来今天也的确是推辞不过去了。要知道这几个可全都是hb省下面地市的市长,本就是借今天上来开会的机会才会一起碰到这么多。

    要是在往常,哪会有这样的好事,一下子就能与这么多的市政府一把手搞好关系,那以后自己这个分管经济的副省长,在他们几个面前说的话岂不是政通令和,一马平川了。

    “这个,好吧,我也就入乡随俗一把吧,不过桐市长,你听我说,今个我的确是有急事,这个请客吃饭还是我来吧,你是不知道,我媳妇来了,大伙都跟我去,算是家宴怎么样!”

    “家、家宴!这,这个,你,你是说,王省长,你是说你夫人到了!哎呀,这个,这个,恐怕我们就有些不方便了吧!”

    桐友良半天才憋出了一句话,他千算万算也没算出,王浩刚才为什么非要推迟他们几个的邀请,感情是人家的夫人到了。

    这事闹的,与人家是第一次见面,就来了这么一出,这对他们这些身为下级的干部们来说,打扰领导的私事那可是相当不礼貌的。

    “怎么,和我一起吃饭就敢去,感情你以为我家那位是个母老虎啊。哈哈哈,你们要是不去,我就把你们的想法告诉我媳妇。

    不过我可提前和你们说一句,她的脾气可是比我的大,嘿嘿,恐怕她要是生气了,真想拿你们出出气,那我可就救不了你们了。”

    王浩没法解释什么,更不想因为自己一提自己的媳妇,就把这些属下给吓跑了。说起来面前这帮人是自己的下属,但是王浩心中知道,这是因为这些人给自己面子呢。

    自己初来乍到的,虽说是一届常委,副省级干部,比他们要高出两级。但是认真算起来,这几个家伙没几个真就比自己差的。

    都是地级市的市长,也算是封疆小吏。本事自不必说,没能力,没眼力,没点本事,谁能爬到市长一级。

    而自己又专管hb省的经济发展,以后自己有点什么想法,首先需要的就是这帮市长的支持。

    市长吗,就是发展经济的,自己要是和他们搞不好关系,那可以肯定地说,自己这个副省能不能再hb省从此以后站稳脚跟,那就两说了。

    “恩恩,领导,您看,我这就是一说,怎么敢不去,更何况马省长说一会我们定好了地方他也会到。

    这个可是我们与马省长接近的一次好机会啊!

    领导,也不怕您笑话,你刚来hb省,也知道,现在局势刚定,前几天我们几个那可就像没奶的孩子一样,日子过得苦啊,心中也七上八下的。

    能走到这一步,也说明了上面的决心,我们也看到了希望。既然领导你这么客气,那我就自作主张为他们做主了,你说去哪就去哪,您是领导不是!”

    桐友良的口气一下子就变了,也不知道是因为王浩最后那一句似有似无的变相玩笑恐吓,还是因为他们这几个真就到了想要大表决心的时刻,那是一刻也等不及了。

    反正语气与称呼一下子就突然之间变了,不仅尊称王浩为领导,还特别的在说话中使用了‘您’字。

    王浩一时间还很不适应,毕竟自己才三十来岁,而面前的桐友良怎么说也四五十岁的模样了。

    被一个年纪比自己大这么多的人这么尊敬的称呼着,王浩打心底里就产生了一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

    但是这种感觉,只是在王浩的心中晃了一下,随即在他抬头看向桐友良那一脸肯定的眼神中就恢复了往昔的平静神色。

    “这个,这样就对了嘛,桐市长,我这刚来,有很多东西都不了解,对hb省也不尽熟悉。

    这样吧,我有位朋友在解放路临河开了一家假日风情酒店,我看我们就去那里坐坐怎么样?”

    “行!领导说去哪就去哪,朋友开的,那我们就更应该去捧捧场子了。不说别的,以后来天源市办事,只要是我沧海市来的干部,那就除了假日风情的不报了!”

    王浩暗暗的摇了摇头,心说算了,也别劝了,还是以后让许文静注意一下吧,不要这么一搞,到是把hb省假日风情搞了个尽人皆知。

    当下无话,王浩打开导航,解放路也好走,本就在河边,还差一会才到下班的时间,来这里的车现在还没有多少,于是当前领路,直奔假日酒店而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