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320章 温馨浪漫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好一个温馨浪漫的场景,这是许薇自从在王浩办公室离开之后,就和许文静精心设计好了的场景。

    好久都没有见到他了,好久好久,可是为什么见到了,他竟然显得让自己这么的陌生,变得这么不解风情!

    “你,”许薇冲口而出,对着王浩只说了一个‘你’字,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想要生气对王浩进行斥责的话,硬是再也说不出口了。

    良久,许薇就这么气愤的看着王浩,一边的许文静轻叹一声,在后面稍微扯了一下许薇的衣角,许薇这才反应个过来。

    不是时候,又不是时候,又不是适合自己发脾气的时候。可是今个是七夕啊,他为什么竟然能带着这么多的属下回来和自己一起吃饭。

    不是说好了要向自己道歉的吗?难道这就是他的道歉!

    而道歉,为什么不给自己准备礼物!

    看着双手捧着一个锦缎的小礼盒递了过来的桐友良,许薇突然感觉到自己好委屈,于是语气莫名的一变,对着桐友良便说

    “你送我礼物?你凭什么要送给我礼物,我认识你吗,我和你有什么关系,值得你要送礼物给我!”

    哄!

    桐友良只觉得自己的脑门发麻,气血一个劲的上涌。

    这是怎么说话的呢!怎么这么一个口气和自己说话呀。你谁啊,不就一副省长的老婆吗。知道的你是副省长的媳妇,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个国母呢!

    这也太不给面子了。

    不仅仅是桐友良心中不爽,几名站在桐友良身后的其他地市的市长们此刻也顿时心中有了芥蒂!

    这什么啊!怎么说话呢,难道王浩就找了这么一个没素质的女人做媳妇,虽说长的是漂亮了点,但这也太没有水平了吧!

    身为一名副省级干部的内人,这一举一动,一行一站都是要经过特别礼仪培训的。这是由于很多时间接待工作的需要。

    并不是说她们要经常面对自己的同志,有时候是要出席重要的场合,并且与外宾打交道的。

    那有些话该说的能说,不该说的是千万不能说啊!

    就像此时,这一句话就堵了所有想要与王浩走近的同志们。

    大伙就是心中有想法想要与这名年轻的副省长攀上交情,可无奈你有这样的内人,这些人还就得三思而后行了。

    俗话说得好,很多事有时候都坏在女人的手里。他们可不想莫名其妙的在阴沟里翻了船,最终自己怎么摔下马的都来的莫名其妙。

    桐友良现在是憋了一脑门子的汗,太憋屈了。自己一个hb省还算发达的地级市的市长,那受过这么奚落的话语挑衅!

    你这也太瞧不起人了,就算自己以前去拜访苗书记的时候,人家家里的那个肥婆也没有你这种说话的态度与能呛死人的气势啊!

    “这,这,这个,这个,真是对不起,今天打扰了,我看我来的不是时候,王副省长,那我就告辞了,改天我请你,请你我们再坐坐!”

    王浩本想当面说许薇几句,但是又怕许薇当场挂不住脸面,会闹得更狠,可是一听桐友良这么说,顿时就知道了桐友良一伙们心中现在的想法。

    “哎呀,桐市长,你看,都怨我,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内人许薇,这位是我的小妹许文静,也是假日的董事长。

    许薇来,文静啊,这位是沧海市的桐友良,桐市长,这位是蔚山市的市长孔繁盛,还有他,你们可别看他长的清清瘦瘦的,他可是我们青阳市的常务副市长马善虎

    许薇啊,你刚才的态度太差劲了啊,玩笑也不能这么开不是。哈哈哈,大家是不知道啊,我和许薇我们两个下午的时候闹了点小矛盾。

    这是冲着我呢,唉!桐市长,你可是受了委屈了!”

    许文静急忙上前一步,很大方的与几名市长握手,非常有礼貌的与大伙打着招呼,并且也替许薇解释道

    “我替姐姐向大家道歉,其实不怨我姐姐,你们是不知道,你看看我这个哥哥,是成天忙,根本就把我姐姐和孩子给忘得无影无踪了,给谁谁不得生气啊。

    王浩哥,就你这样的,愣是把我许薇姐姐这么好脾气的人都给惹成这样了。你可真厉害,我现在不得不真心的佩服你啊!”

    几名市长此刻哪里听得进去什么解释,都在心中纷纷的感叹今个是不该来啊!

    其实现在这种情况,许文静是越解释越糟糕,第一印象最可怕,这帮家伙可是官场中的老油条了,识人看人拿捏的最准。

    许薇面上是个什么表情,还有现在微微上翘的嘴角里漏出来的,那么相当不屑的嘲讽般的微笑,都让他们打心底里相信。

    自己这几个,人家是压根就没把他们放在眼中,那是打心底里就瞧不上啊!

    傲啊,她太傲气了,简直是傲到了没边的地步了。

    这不就是长得漂亮点了吗,或许是当官太太当久了吧,这王浩刚刚又升了副省。妻凭夫贵吗,这心中的优越感那是没地方显摆了,现在拿起我们使开了脸子。

    什么东西呀这是,你们家这个副省,说得好,我们几个一起出力捧着,那他还就是个副省级的领导。

    呵呵,真要是惹怒了哥几个,那可别怪我们阴奉阳违不给面子,到时候政令不通,可怨不得别人!

    还是年轻啊,尽管身后背景不凡又能怎么样。我们哥几个不捧你,我看你这个副省长的老婆还能欢快到什么时候。

    他们这几位现在是真心不想在这里继续呆下去了,现实和理想的差距简直是太大了。

    又想到了王浩也就是一个年轻的后生而已,有什么啊,不就有点背景吗。像他们这样的,一心在仕途中发展的官员来说,谁背后没有几个帮忙说话的,否则哪会走到今天的地步啊!

    再说王浩或许只是靠着马德江吧,一个马德江,说白了,实在不行他们就投靳华伦去。

    本以为省长吗,毕竟是他们的直管领导,但是现在看来,也就这么回事,说不上改投了靳华伦书记的门下,从此还就顺风顺水的步步高升了呢!

    几个人正思量着如何找理由离开之时,就见大厅沙发处站起了一位后背无比宽阔的人。

    此人的背影是那么的伟岸,让人只看到了他的背影,便不由得心生出一种畏惧与无比的威严之感。

    没等看明白是谁,整个大厅在一刹那间突然间亮如白昼。

    不知道是谁打开了大厅内所有的灯,顿时漂亮豪华的灯饰,使这个本来就充满着无限浪漫气息的大厅,此刻更加显得富贵大气绚丽无比。

    “哈哈哈,小丫头,嘴倒是很厉害吗,说的老桐都下不来台了。年前我去你肖叔叔家的时候,你肖叔叔就和我说,小薇变了,变得嘴凌厉了起来,得理不饶人啊!

    你是不知道,你肖叔叔和我说了很多有关于你的趣事,当时我们两个都喝高了,愣是把身边跟着的警卫员给憋出了内伤啊。

    他们听到你那些骇人听闻的传说,是想笑又不敢笑,不敢笑还想笑。差点没憋出个肺气肿,最严重的就是魏长义,他后来推门走了进来,笑的一下没站稳,直接打翻了你肖叔叔给我们准备好的三十年的飞天啊!

    可惜了,可惜了啊!

    不过今个我算是有口福了,文静这里可是有很多好酒吧,听说文静你收购了李常山珍藏了将近四十多年的茅台足足一卡车,这你可得给我带走几箱,我可要留着偷偷喝!”

    “马,马,马省长好!”

    “领导,领导好,领导您也在啊!”

    几名老家伙一看,走上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新任省长马德江,那是一个个得赶紧出声问好。

    马德江笑着摆了摆手说道“薇儿,文静啊,还不去准备上菜,今个可不准和王浩给我怄气,否则我就打电话告诉你爸爸,实在不行,我告诉你姚爷爷!

    哼!王浩今个新官上任,你怎么的都得给他个面子不是,更何况你看看,他请的客人可是都来了,你要不给他这个面子,你让他以后还怎么能干的好工作!”

    这话说的太直接了,许薇与许文静只好借着话题就坡下驴急忙去准备去了。王浩尴尬的笑了笑,招呼大家在旁边的沙发处坐了下来。

    只是在就坐的时候,形式就突然的发生了变化。刚才几个还很想走的家伙,几个还满肚子闷气,感到自己来错了地方的家伙,现在看王浩时的脸色那可就不一样了。

    最先回过味来的,感觉到了一点什么的人,竟然是瘦子马善虎。马善虎这段时间折腾得不轻,总想着自己能往上爬一级。

    所以他是上串下跳,京城省里经常去,去的多了,认识的人也就多了,并且拉关系请客,经常在一起吃饭,那聊的事,知道的花边新闻也就多了。

    这家伙开始还没感觉出怎么回事,可是越听马德江说话,他心中就情不自禁的往下沉,再后来竟然出了一身冷汗,暗叹自己今个来对了,是走对了地方。

    首先听到的就是马德江和一个姓肖的喝酒,听起来身边还有警卫员,那级别肯定不低,可听着听着,他回过味来了。

    喝酒的时候谁来了,魏长义啊!那可是现在三军总参谋长啊!可就是这样,不小心打翻了一瓶飞天而已,这马德江看来还不算完了。

    那么说,与马德江先前在一起跟喝酒的,能是那个肖?传说中的那个肖振国!

    哎呀妈啊!越想越对,最后在z国政坛都退了十多年的祖宗都给马德江喊出来了,姚老爷子啊!

    这可是一个神话般的人物,那简直就是z国历史上传说中的神!

    难道马德江,还有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王浩竟然是姚系的,看来这个许薇,那就是是姚老爷子的孙女?

    可了不得了,自己成天想着怎么样才能攀龙附凤,不料今个赶上了!

    赶上了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