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326章 寂寞惹得祸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其实许文静发完了短信之后是很犹豫的,陪许薇进了房间之后,许薇莫名其妙的发了一通火。

    原因无怪其他,许文静知道,都是因为长期的分离与寂寞惹得祸。

    同为姐妹,并且如此亲密,许文静哪会不明白许薇的心思。但这种事没法子劝,人家是正房,而她只能说对外称为王浩的妹妹。

    可是妹妹,你为什么总是有那么多的好妹妹呢,除了自己和一大堆姐妹们来说,竟然又招惹起来了外国的妹妹,不仅如此,早有风声传出王浩在背后力挺四名来自俄罗斯的四胞胎!

    而许薇的这股无名之火,心急火燎的堪堪学会了开车,便一人独自驾车跑到了hb省,其意义自然是想追究王浩的劈腿嫌疑。

    但一见到了王浩的许薇顿时就像是泄了气的斗鸡一般,那股汹汹的怒火在一见到此刻被政务缠身的王浩之时,立刻便软了。

    虽然是她还余怒未消,但是看到王浩那被晒的像个铜锅子的脸和肩膀,原本白净的面皮与胳膊现在却像一对铁杵。

    许薇原本还想要大发雷霆的心,莫名其妙的一阵心酸,只是稍微的吼了几句,发了点小脾气,便跑到了假日找自己哭诉起来。

    “短信发了,他不会再敲门了。许薇姐,你真就让他在门外睡一晚上?许薇姐,你看他瘦的,我心疼!”

    “文静,你说他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竟然会包养俄罗斯的四胞胎吗?在外面睡,冻死活该!

    我说你就是心软,这都多久了,你见过他回京看过我们一次吗。

    我有多久没有见到过他了你知道吗,小浩都忘记了自己的爸爸长得什么样了,要不是有照片,我真不知道孩子会不会真的不认识他了。

    小浩现在是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看看他的照片,和照片说会话,然后亲亲照片再睡觉。

    文静,你说总这样下去,我们究竟该怎么办!”

    “小薇姐,有些事情我离得比你近,假日现在在各大城市都有分部,所以我知道的也多了一些。

    但是我知道的,绝不是像你听说的那样。我相信哥哥,他是色了一些,但还不足以到了发狂的地步。

    四胞胎我也打听过,确实很有实力,但身世也是相当可怜的。我想或许是哥哥一时心软,只是在帮助她们吧!”

    一听这话,本来就躺在床上生闷气的许薇突然就火了!

    “就你们一直在纵容着他,身世可怜,帮助都帮到床上去了,还有这么帮助的吗?这算什么,不是包养是什么?

    拿着我们辛辛苦苦赚到的钱,我们天天在这里帮他打理着一切,他倒好,还在外面养情妇!”

    许文静诧异的瞪大了双眼,十分不解的看着许薇,竟然有些语结的说道“薇薇姐,你,你,你怎么能这样说王浩哥!

    这,这要是,要是传了出去,王浩哥的一切可就完了!

    我已经和你说了,那四胞胎是想进入到我们z国的影视圈发展,并且她们自身的实力都很强,绝不是像你说的那样!

    这事我是知道的,王浩哥和他们没什么。也就是在一起吃了一次饭,然后便交给了经纪公司进行运作。

    薇薇姐,他现在已经是副省级的干部了。我们可不能在这个关键的时刻给他抹黑,更不能后院失火啊!”

    许薇说完了也感到后悔,说实话,刚听到四胞胎的事情许薇也是不相信的。但是风声在私下里传的很烈,都传到了她的耳中,她就知道,无风不起浪,事情绝不会这么简单。

    可现在一听许文静的话,许薇猛然惊醒!

    后院失火!

    是啊,这会不会是别有用心的人故意的中伤呢!

    王浩这个副省来的可不容易,就连姚爷爷都亲自出马了,精心的布局。这是姚系下的一盘大棋,棋路深远雄厚。

    虽然许薇一时看不懂,还揣摩不出来姚爷爷和自己父亲的意思。但是许薇知道,现在的一切对姚系的未来都很关键,那么对王浩也可以说是他人生中迎来的最为重大的一次挑战的到来。

    虽然姚爷爷对自己这次来hb省没有说过多的话,但是许薇能感觉得到爷爷对自己的目光中充满着劝解。

    难道姚爷爷也听到了什么不好的风声了吗?

    不对啊,以爷爷那正直的,简直眼中是容不得一点沙子的刚正秉直,怎么会容忍王浩如此的奢靡与霏乱呢?

    许薇的心一时凌乱了,她干脆不去想,也不想去想,不想让那些胡乱的想法总是稀奇古怪的折磨着自己的大脑。

    她只能无奈的趴在床上,呜咽不已

    许文静想劝,又感到非常的无奈,怎么劝,劝些什么!自己当时听说了这样的事情,又是何尝不是如此的愤怒。

    可是理智告诉自己,王浩哥不是那样的人。

    但真的不是吗?自己是经营酒店服务业的,并且现在是整个z国乃至于整个欧洲酒店业中的骁楚。

    她见得,知道的,懂得的,实在是太多了。

    还好,真实情况许文静是知道的。那四女有心,王浩却未必有意。但是花心是有的,逢场作乐,喝喝花酒也是有的。

    许文静不想去深究王浩什么,骨子里许文静就是一个非常依赖王浩的女性。这里我们可以理解为不是依赖,而是一种完完全全包容的爱。

    有人说十年修得同船度,百年修得共枕眠,若是千年的造化,白首同心在眼前!

    自己何尝不是等了千年,梦了千年,而今终于是圆了这个千年的梦幻!

    想起初识王浩时的那一切,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真就是早就相识了千年。而梦中,他就是那个跃马扬鞭,即将离自己远去要奔赴沙场的先锋小将!

    而自己就是梦中那个在家悉心照料年迈的公婆,苦苦痴等夫君回还的盈盈女子。但不想,等来的却是噩耗连连,只能是让自己悲噁不已,吞玉而去。

    却不想,一块家传的宝玉,竟然就是今生再相见时的凭证。冥冥中,一切自有定论,爱了千年,直到今天才注定了完美。

    可,真的是完美吗?

    许文静不想去想,也不想再去苦苦的证明什么。

    看着哭得累了,有些沉沉睡了过去的许薇,她默默地起身,用心冲好了一大杯醒酒汤,小心的端着,一步步的向门口走去。

    你是我的爱人,无论你做了什么,今生今世都是我最爱的人。我要用心的呵护你,用心的服侍你,直到永远!

    直到小心的走到门口之时,许文静才猛然间醒悟。原来自己爱的这么深,不只是在心中烙上了深深的爱印,而是已经深入脑海,甚至到了潜意识里那莫名的一举一动之中。

    王浩就是他的一切,更是她为之在这个世间值得珍惜与守候的一切。他是那样深深地、彻底的征服着自己。

    他是那么的有朝气,男子汉气概十足!

    甚至于是先前听说王浩要去沙哈拉市任常务副市长之时,许文静的心便猛地抽紧。

    上一世也是他要远征突厥,上一世也是唐王钦点!上一世也是与自己辞行,上一世却天人永隔!

    难道这一世又是一个轮回,沙哈拉,那个想来便让她无比惧怕的地方,上一世就是充满着杀戮不断的沙场,可这一世呢?

    许文静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服了自己,说服了自己浑浑噩噩的苦等了快两年的时光。

    两年来无一天不让她心惊胆寒,无一刻不令她翘首企盼。

    从听说到王浩的被绑,被恐怖份子袭击,再到通向沙哈拉的给养供给被暴力份子掐断。

    每一次电视中的新闻,每一次沙哈拉那传来的消息。都让她心中更加笃定了此生还愿和来生一样,只要他有恙,自己绝不独活。

    只可惜依旧还是妹妹的身份,总不能时刻陪在他的身边。可是今天他回来了,终于是不像前生一样被马革裹尸。

    他是风风光光回来的,并且官升一级!

    许文静的心安慰了下来,回来了就好,我不需要其他的,我需要的只是能长相厮守,能平静的过完这一生,安稳地走完这一世!

    所有的已不再重要,推开了门。许文静心态平和的走进了旁边的小屋,看到此刻的王浩竟然就那样穿着衣服倒在了床上,像个孩子似地蜷着个身子呼呼的睡去,她的脸上顿时溢出了一抹无限娇媚的笑容。

    “你这个笨蛋,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变得这么黑,这么瘦。哎!真是苦了你了!鞋袜也不脱,还是那么的邋遢”

    方下水杯,许文静轻轻地帮王浩脱下了鞋袜,走进卫生间,打来一盆水,兑好洗脚液弄湿毛巾,小心的帮王浩擦净了脚。

    许文静刚刚将王浩的双腿吃力的搬到了床上,不想王浩无意识的一个翻身,一只脚恰到好处的正好伸到了许文静的胸前。

    “冤家,睡觉也不老实,脚都伸到哪里了?讨厌!”

    再次搬开了他的腿,许文静羞涩的目光竟然不经意的瞥到了他腿间那向上高高的隆起。

    一刹那间,没任何来由的,许文静顿时被自己羞了个满脸通红。咣当一下放开了他的腿,许文静赶紧低下了头,努力压抑着自己不去向那个地方看。

    迷迷糊糊中王浩总感觉自己的脚有些痒,使劲动了动竟然被自己一下子撂倒了床上,砸的脚跟有些生疼。

    由于喝多了酒,嗓子里像冒烟了一般的难受。这些家伙,第一次见面就敢这么灌我,下次非把你们全都给整趴下了不可!

    咦!不对劲啊!粉衣罗袖,影影绰绰,那一耸一耸的胸前伟岸,难道是佳人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