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330章 紧急状况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窗外,好端端的天不知怎么就突然间阴了下来。此刻车已经过了尧塘境地,正驶向毗邻着槐花市的云麓山。

    云麓山是介于hb省天源市与槐花市之间的唯一一座高山。这山起得突兀,彷如平地中突然崛起。

    山势高俊陡峭,山峰似刀峭斧崖。山中花草繁茂,往往在冬季之时山谷中也四季如春。

    山中云雾缭绕,野生动物种类众多。

    甚至于早前,还有人在这里发现了早已灭绝了的野生麋麓。而据古典云麓山志记载,这里还真是野生麋鹿的特产之地,所以云麓山就以麋鹿为名。

    要去槐花市,必须要经过云麓山。省道从云麓山半山腰穿过,可以粗略的欣赏到半个云麓山的山貌。

    由于云麓山的地势险要,省道当年修建起来非常的费劲,也是经费不足,仅仅开了双向两车道。

    而作为槐花市通向省城的唯一一条省道。道路常年超负荷的运行,其道面早就坑坑洼洼,显得破败不堪。

    再加上此时盛夏刚过,由于雨季的大量冲刷,很多地方山体滑落,那落在道面上的碎石和泥土也就随处可见。

    又加上这里常年云雾缭绕,给过往的车辆带来了十分的不便。王浩他们乘坐的奥迪由于悬架低,走这样的路面就不可避免的时时触碰到车底。

    于是开车的司机师傅只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一不小心来了个大颠簸,惹怒了正在闭目养神的乔东升。

    “好一处仙山福地,这里常年都是这样吗?”王浩将头转回,问向了专心开车的司机师傅。

    “哎呀,王省长,您是不知道,这山好是好,可就是苦了我们这些司机了。常年大雾不说,道又不好走。

    这还是没赶上下雨天,要是真碰上了雨天,那可就有的哭了。这山说来奇怪,半山腰处有个圣女瀑。

    这圣女瀑水势非常的大,无论是春夏秋冬,从就没有断流过。这不下雨还好,只要是一下雨,水量增大,我们底下这条路那就成了山涧了。

    也不知道是谁设计的这条路,当时怎么就没有考虑到雨水的突然排放和护坡这一块呢。你看看前面,简直就成碎石道了。

    我们这车可怎么走啊!”

    “没有护路工吗?这是省道吧,省交通厅应该有安排专门的护路工作人员吗!”

    “哈哈哈,王省长,交通厅,可别提了。我们省交通厅可是最怕这条路。这条路是年年投钱,年年都是这个样。

    这里面”

    司机刚说到这里,不想乔东升好像突然之间睡醒了一样,及时的睁开了眼,并且咳嗽了几声。

    司机师傅是急忙闭上了嘴,继而感到不妥,又小心的解释道“这个我就是一个小司机,我说的也是现实情况。不过交通厅吗,人家对这条路可是尽心了!”

    王浩诧异的看向乔东升,乔东升自觉地自己故作咳嗽,阻拦的有些不地道,所以只能接话说到

    “交通啊,这是常务副省长刘启明分管的工作。老刘也苦啊,每次钱都拨不到位,可每次都得拨款。

    我们这条路还是好的,这还是我们hb省东部的情况,王浩啊,你以后要是去西部或是西北的蔚山与青阳,那就有的你受的了。

    这个云麓山现在已经划为国家地质公园,省里正准备考虑开发。其实在这以前,这里就自然的形成了一个风景区。

    上面还是有很多名胜可以游览的吗,不仅仅是圣女瀑,还有圣女湖,圣女溪。半山腰有盘丝洞,张大仙人洞。

    望月台,瑶池境,天街和点将台!这也不知道是哪些年修建的东西,很多都是历史名胜,也有本地大户自发捐修的一些道庙,有机会还是值得上去看一看的。”

    “咦,竟然有这么多东西?那为什么不早被列入开发项目!这样也可以引来些人气,赚些旅游收入填补一下我省的财政问题不是?”王浩莫名其妙的问着。

    乔东升哈哈大笑的摇了摇头说道“本来是早就想开发的。但是众说纷纭,究竟是省里直接开发,还是由你们槐花市开发这个事一直在扯皮。

    你也知道,彪德刚做了几十年的领导了,这样的事他还是向着槐花市的。可是以槐花市自身的能力,想要开发这座大山,那可不是仅仅一句话就能解决的了得事情。

    这里面,牵扯的东西多了去了。王浩啊,你到了槐花市以后,有关于这方面的问题还是要急早的研究一下。

    这样下来,不仅仅是我们hb省的经济损失,其实也是你们槐花市的一大损失啊!”

    王浩认真的点了点头,不假思索的说道“现在人民的条件好了,都喜欢小长假或是周末出去游玩,近郊游和邻省游一直都是热门选择。

    这个云麓山我看就很好嘛,很有发展前景!真要是建好了,我想不会比我在牡丹市的牡丹湖区风景区差多少,也是一处来钱的147好项目。”

    话刚说完,乔东升的电话就响了。坐在前排的秘书急忙接听起电话,可是没听两句脸色就变了,急忙慌张的转身对乔东升说道

    “乔部长,出大事了,省委办公室打来电话,槐花市奶制品厂数百名职工集体上访。

    现在正围堵在省委大院,他们说是马建国与马吉昌这对狗父子,联手侵吞国有资产,为了自己升官发财,把钱都给了狗杂碎彪德刚了。

    他们已经一年多没发工资了,每月只领了点生活费。这日子没法过了,很多人家里都有孩子,而正好又赶上部分职工家的孩子今年高正要上大学。

    这学费交不起,孩子们的一生就完了。不是说彪德刚已经被抓起来了吗,赃款已经被封存,这些职工要求省委领导做主,能不能补发他们的工资,让孩子早些上学!”

    “什么?”一听这话乔东升就急了,他身为组织部长,最忌讳什么群众堵大门一说。

    “这周峰干什么去了,啊?这么多人去了省委,他这个市长是吃屎的吗?简直是乱谈琴,这才几天的时间,这就安抚不住了,真是没有一点办事能力!

    掉头,回省委!”

    嘶

    王浩好像吃辣椒被辣着了一般的‘嘶’了一下嘴。

    群众堵大门,来的可真是时候啊!偏偏是在自己赶到半路上的时候发生的,这一切究竟有着什么目的呢?

    早不堵、晚不堵,偏偏在这个时候堵!

    “这个,乔部长,我们继续往前走,司机师傅,你加快速度,不用去市委了,直接拐到槐花奶厂吧!”

    王浩话说完心中已经有了算计,堵大门的群众,他们既然敢去堵大门,已经想好了应对的政策。

    老百姓就是这样,往往被逼急了,才会做出出格的事情来。而出格一说,还不是实在是无奈之举?

    既然去堵大门,那么王浩都可以想象到,此刻坐在省委大门口的一定是一些年老体弱,或是一些身体能力不行的中年妇女,以及一些没什么劳动力的老百姓。

    这些人,抓又不能抓,劝,呵呵,劝了也白劝。对他们来说,唯一的解决问题方式就是满足他们的合理要求。

    最怕的就是这些人可能是有目的有组织的!对于这样的人就更不好应付了。往往他们中有不少人对当下的政策非常了解。

    你想劝退这样的群众,说句真心话,往往还没等你开劝,人家就能把你问的哑口无言!

    “我打个电话,乔部长,这事我处理。我们直接赶到槐花奶厂,我相信等我到了,我就会找到处理的办法!”

    “嗯!这样吗,这个!王浩啊,这件事情可非同小可!你是省委领导,现在更是槐花市的主要领导。

    这个你没上任,一切责任自然不需要你可是你要是”

    王浩认真地对乔东升点了点头,出声打断了乔东升的话说道“乔部长,我知道您的意思,我没去槐花市,我就可以推卸责任吗?

    我不这样认为,因为我现在已经是槐花市的市委书记了,我就应该为这件事负责!

    不过您的意思我明白,我先打个电话!”

    王浩说完掏出了自己的电话,也没有避讳乔东升什么,直接找出了易晓敏的电话拨了起来。

    情况和省委办公室了解到的一样,还真是一部分职工在大家的推荐下直接赶赴到了省委请缘。

    原本这些人是去了市委市政府的,但是市委工作人员告知,现在槐花市领导都不在,新任市委书记还没上任,具体是谁来上任,什么时候来上任这还是个未知数。

    说实在的,槐花现在几乎是被hb省遗忘了的一个孩子。槐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省里哪还顾得这么多。

    一听这话,这帮老百姓们顿时急了,自己吃饭能等,好的吃不起,吃点粗粮杂饭总可以吧。

    好衣服穿不起,买些夜市上的地摊货应付一下总行吧。可现在到好,就连市委的工作人员也给了这么一个说词。

    这让他们本来以为国家抓住了马建国与马吉昌,查抄了他们的贪污所得,就会还给槐花奶厂,他们的工资就有了着落的盼头在顷刻之间就成了空。

    市里不管他们,那总有地方管吧,孩子们等不起啊,这都开学了,眼见着是没一点办法了。

    于是大家一研究,很干脆的扭头直接奔了省城!

    挂了易晓敏的电话,虽然王浩明白了事情的经过。但是说实话,王浩对市委那名工作人员的回答很闹心。

    哪有这么向群众们解释问题的,这不是变相的煽 动吗。而至始至终,身在槐花市的周峰却连面也没露。

    这里面究竟有着什么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