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340章 吼声一片,震天响!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哎呀呀,王书记啊,你这句话今个可算是问对了吆!

    槐花奶厂很大,前面就是槐花河,而槐花河岸往北大部分的河岸自垦区,那里可都是奶厂的牧草基地啊!

    槐花河在这里汇成了一个天然的回头弯,而冲起的河滩,那在三十年前就被我们槐花奶厂买下了。

    很大,很大的一片地。我们养了不少奶牛,不过现在奶牛都卖给了牧民,牧草基地也分割承包出去了。

    哎,说起来这还与彪马大案有牵连,在这里我就不详细的说了,不过现在已经是很难收回来了。

    厂子与人家牧民养殖户签署的合同,一签就是十年。其实啊,现在我们奶厂的牧草基地与自家的奶牛已经算是没有了。

    不过地还是我们的,地盘还是很大的。但,就是这地,其实也早就被抵押给了银行。这是马建国一手办理的。

    这事大家都知道,还开会研究过。不信你问问大伙,当时是征求过全厂职工干部们的意见的!

    只不过后来贷款批下来了,马建国在国外定的先进设备却是没有及时的运回到厂子里。

    这不,又出事了,恐怕这钱能不能拿回来还是个未知啊!”

    王浩听到这,不仅心中大呼一声不好,于是急忙打断了袁绍忠的讲话,开口对着刚刚想要骚动起来的奶厂职工们真诚的喊道

    “袁总的讲话大家也都听到了,这件事情吗,省委省政府也是了解的。并且在审理马吉昌的时候,马吉昌也交代了事情的经过。

    奶厂引进设备的问题大家不必担心,现在省里已经派人与那家国外的企业进行联系了。

    听说进展还是很不错的,人家不会因为马建国出了问题就不履行合同。

    而至于河滩的牧草基地与奶牛承包转让的问题吗,这个我还有待遇继续调查。省委靳华伦书记也非常重视我们槐花市奶厂的现状。

    决定派一个调查组进驻我们厂开展有关方面的调查。我希望在这期间,大家能够很好地与调查组的同志们配合,争取早日的弄清我们厂的一些问题。

    现在我也听明白了,就是说你们槐花奶厂,现在只剩下了这么一个生产车间与办公厂房了。

    所以有些人就急了,就想卖掉这仅有的一点厂房是吧!

    嗯,我可以肯定,你们现在的想法。要是我处在你们的位置上,我想我也会这么考虑问题的。

    主要的,值钱的,能卖的,能抵押的,不是被卖了就是被抵押了。就剩这点老房子本了,再不卖,还等着新任领导上台继续折腾成个空吗?

    所以能买一点是一点,早些把钱拿到手才算王道!

    好啊,好想法啊!

    但是我现在要告诉你们的是,不仅仅是这么一个破厂房你们没办法卖了,就连你们厂房里面的那点破机器设备,也早就被马建国给抵押到了典当公司!

    我真不知道作为一个主管生产的副厂长他哪来的这么大的权力。还好,这个典当公司我与人家很熟悉。

    人家愿意网开一面,容我们大伙集体商议一下。是看看我们直接被清身出户给人家腾地方呢,还是我们愿意还人家钱,再把我们自己的厂子给赎回来。

    当然,这种抵押在我们看来有些不合理性,人家担保公司也说了,可以少计利息,但绝不会不计利息。

    因为在法律上来说,抵押合同是完全有效合法的!

    也就是说,你们已经被马建国完全的出卖了!”

    王浩本想努力的压制下奶厂职工们的怒火,但现在看来,情形非常的糟糕。奶厂的工人们已经失去了斗志,没有谁愿意继续待在这个破烂的厂子里。

    按说槐花奶厂是个市有企业,厂子走到今天这一步那是绝不可能的。市政府必须要负主要的责任。

    无奈人家马建国身份特殊,把厂子抵押了这种事,在市政府里瞒天过海的就办了,所以办的密不透风。

    这是特殊原因造成的,并不是周峰的问题。

    可现在事情完全的见光了,一下就引起了惊天海浪般的潮涌。本来闹了很久,又在太阳底下站了半天的职工们已经没有多大精神头了。

    但是此刻真明白了自己厂子里的真实情况,这些人现在算是真的毛了。一开始他们是私下里在稀稀拉拉的互相讨论着。

    不过是越讨论越激动,很多人开始沉不住气了。

    尽管省委乔部长的名头在这,王浩又是新任副省与本市的市委书记。怎么说也算大官了,多少还把他们给震住了。

    但现在不一样了,棺材本都被马建国给折腾光了,谁还能继续的忍下去。

    呼啦呼啦啦

    我们要吃饭,我们要工作,我们要厂子,我们要供娃儿上学

    吼声一片,震天响!

    王浩不急,他默然的看这下面群情激奋的职工们,细细的打量着这个面积还算不错的槐花奶厂。

    大门两旁是一片大草坪,足足能有几个足球场那么大,还煞有介事的安放了几个足球网框。

    只可惜草坪虽大,但是上面的草却是高低不平,已经成了牧草场了,还真是与奶厂相得益彰。

    现如今要是在里面投放上百十来头奶牛,那绝对会起到现场广告的效益。

    草坪后面就是办公室与车间的大门。大门修的还是很气派的,一色的大理石贴面,墨色的理石在太阳的映耀下,闪着深幽的光芒。

    大门对面是槐花奶厂的旗杆所在,此刻国旗与厂旗,还有三面王浩不知名的旗帜正有气无力的高挂在旗杆的最顶端。

    不过看样子那旗帜已经有些破旧了,可能有些日子没换了,如此更显示出了槐花奶厂不景气、甚至濒临倒闭的模样。

    “我们要吃饭,我们要治病,我们的孩子要上学。政府不给我们解决,今个不管我们厂子是被抵押给谁了,我们这些人就不走了。

    你们这些当领导的就得给我们安排工作,就得给我们解决生活问题。否则你们去哪我们就跟着你们去哪,你们吃饭我们就跟着你们吃饭,你们睡觉我们就站你们家楼下”

    呼啦啦涌出七八十名身强力壮的奶厂职工,一下子就涌到了集装箱车体前。本来柳明生是安排了二十多个防暴警在下面站着的。

    但是突然被这些人一冲,也就给相继冲散了。

    警察毕竟是要保护人民的,而不是对付人民的。

    这也是王浩对柳明生的郑重交代!

    所以虽然站在车前的防暴警们都很强悍,但没有柳明生发话,上面省委领导又大声叫着不允许与群众们动手,打不还口骂不还手,所以他们瞬间竟然被群众们给包围了!

    “干什么,干什么,你为什么推我,警察了不起啊,瞪什么眼瞪眼,还想举枪,有枪我也不怕你,有本事你往这开!”

    一个愣头青转身推了一把刚刚扒拉了他一下的一名防暴警,级而一把又抓住了这名防暴警手中的防爆新式微冲,对向自己的胸口大声藐视的吼着。

    看样子完全不把这名防暴警当回事!

    “你要干什么,你想干什么,马上给我松手我告诉你,否者我告你袭警夺枪!”

    这名防暴警也是豁出去了,手中的防爆警用微冲再次一抖,保险就打开了!

    “给我松开手,否者我开枪了!”

    说实话,这名防暴警虽然是扯开了嗓子在大喊,但其实这种情形他是真没有经历过。也算是人生头一次拿枪面对着不是罪犯的群众。

    更何况上面省领导和市领导都在,并且再三指示,不能与群众们发生冲突,一再强调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但是专业的素养还是让他清醒的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面前的这名群众,他是怎么看怎也不像一名群众。

    难不成是混在群众里别有用心的家伙?

    尽管他出声大喊,一方面是为了震慑住这名群众,而另一方面他也希望自己的喊声能引来战友们以及领导们的注意。

    可无奈,现场中群众们的吼声比他大的多了!

    眼光一瞥,本能的察觉到了异情。一抹金属光泽的东西由面前这名群众的右手挥出,还没等他看清楚,他精神一紧。

    ‘哒、哒、哒’枪响三声,于是他面前的那名群众便应声倒地。

    “保护领导,有暴力份子趁机闹事!一定要保护啊!”

    这名防暴警话没喊完,便一个跟头栽到了地下。

    柳明生眼明腿快的一腿撩出,可是已经晚了,等柳明生再一次展开他从天而降的绝技之时,可叹这名防暴警的腰部已不知被谁连捅两刀,此刻血流不止的扑倒在了地上。

    “所有警员注意,严防暴力份子搞破坏,所有警员们注意,抓紧自己手中的枪,保护好省委领导,保护好群众,不许开枪!”

    “啪”

    又一声枪响,打破了本已经神经的气氛。一名防暴警担着自己手中的微冲,虎跃上前,一枪托砸在了一名身穿一件蓝色t恤衫小伙的肩头。

    随着一声惨叫的传来,小伙手中竟然掉出了一把精巧的仿六四自制手枪。

    枪做的很精细,甚至是烤漆的,黝黑黑的,掉在地上,枪口还冒着淡淡的白烟!

    “全体都有,立即戒严!疏散群众,保护领导!槐花奶厂的干部职工们,请有效地撤离到场外。

    党员干部们带领你们的厂职工,以班组为单位秩序的撤离!有陌生人,以及非本单位职工家属,立刻全部扣留!”

    哗!

    开始是一片纷乱,继而人群中突然爆发出了刺耳的尖叫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