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341章 一命换一命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尽管奶厂的职工们在请愿,可组织纪律性还是有的。在听到了柳明生理智的命令之后,厂党委迅速行动起来。

    党员干部们自觉带头,以班组为单位快速带领家属向奶厂大门口撤离。大伙毕竟都是一个厂的,或多或少都认识,面熟。

    所以除了本厂职工与家属以外,那多出来的陌生人,立刻就被不少人认了出来。

    一共有五个陌生的面孔,而这伙人正是随着先前百十来个怒气迸发的职工们,冲在最前面的那几人。

    这五个人也不是傻子,一见情形不好,是掉头就向人多的地方挤。有两人还随手掏出了藏在身上的刀,并且趁混乱之际掠夺了一名年轻的女员工为人质。

    “不要喊,都他妈给老子我闪开,闪开,否者我刮了她!”

    “保护领导,保护群众,放他们离开!”柳明生眼尖,一看情形失控,不可扭转,迅速发布了第二条命令!

    并且当机立断的指挥武警战士们,把群众与这五名劫匪进行了隔离。

    不过显然对方是早有准备的,由厂外突然冲进来一辆三菱吉普,车开的像飞一般的突开了武警的包围圈,直接靠近了五名劫匪。

    “想要她活就都给我让开,否者就陪着我们一起完蛋,车里面全是雷管,不信你就试试!”

    柳明生还没反应过来,就见车里面突然丢出了两个雷管,只不过是没点燃,没装引信的!

    “妈蛋!暴徒!抓着你们,老子我生吞活剥了你!”

    刘明胜气的牙根紧咬,犹豫再三地原地跺了跺脚,强打了一个暂停包围的手势,让战士们远距离围住吉普车,暂时不要靠近。

    而此刻那五名劫匪已经用刀逼着年轻的女工上了车。

    车上的一帮匪徒看来是信心满满,此刻并没有着急掉头就走,而是打开了车载扩音器,竟然嚣张的吼道

    “王浩,哈哈哈,好威风吗,你不是自命清官,高风亮节吗,有本事你过来,换回我们手上的女娃,否者我们不介意把她先尖后杀!

    你放心,一命换一命!你自己做过的事情自己清楚,违背底线就要以命偿命!断人后路就应该早就算到你也会有这么一天。

    我再说一遍,我们车上全是炸药,请那些个端着枪的兵哥哥们不要激动吗!老子和你们远无怨近无仇。

    俺们就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另外老子还负责对你传一句话,槐花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今个老子就送你去天堂!”

    嚣张,太嚣张了!

    柳明生当了这么多年的兵,从一开始进入特勤的时候,就接触与演习怎么对付爆匪。

    但像今个这种真情实弹的面对真正的爆匪的时候,说实话,这还真是他人生的第一次。

    “放肆!你们是跑不掉的!不是我柳明生自吹自擂!还没有能逃得出我手心的罪犯!

    睁开你们的狗眼看看吧,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这些人都是共和国的战士,他们是不会惧怕你们的威胁的!

    炸弹,炸弹又如何!

    炸死了我们,我们就是烈士!

    死了我一个,光荣我们全家!

    自从我们披上这身军装的那一天起,我们就已经把生命交给了党交给了人民,我们警察和武警战士是不会惧怕任何威胁的!”

    “啪”的一声枪响,子弹在柳明生的脚前蹦起,蹦出一片火花。

    “哈哈哈,再多话,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这里没你事,我们只要王浩!冤有头债有主!

    你们警察有你们警察的使命与责任,但是我们有我们的道义与信义!

    王大副省长,请吧,我们的耐心可是有限的!再不过来,可别怪哥哥们不给你留情面!”

    车副驾驶位上的爆匪打开了车窗,竟是一位满脸横肉,并且左面颊有一条长长刀疤的狰狞汉子。

    这家伙右手中拿着把六四,一看就是警用最新配置的。刚才打向柳明生的那一枪,正是这家伙开的。

    此刻他毫不在乎的,直接无视了柳明生的存在,而是眼神无比凶狠的盯着正大步向这边走来的王浩一伙。

    as

    “王浩,你不能过去,我以省委组织部长的名义命令你,不能过去!”乔东升死死的抓着王浩的手臂,拉着王浩,就是不让王浩再往前走一步。

    一边的周峰与刘乐槐,和众多槐花市的市委领导们也是赶到了王浩的前面,用身子堵着想要走上前的王浩,费解的劝着

    “王书记,不能去啊,这就是冲着您来的,太危险了!”

    “是啊,王书记,您不能过去,过去就没命了,他们这是想要你的命啊!坚决不能过去!”

    “我不能过去?我为什么就不能过去?”王浩一边挣扎着,一边大声的吼道“我是hb省的副省长,我是槐花市的市委书记!

    我不过去,我不过去难道就这么看着这群爆匪,在我们面前伤害我们槐花市的百姓?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我是名党员干部,我的责任与使命就是要带领人民,要帮助百姓们,使他们过上安定富裕的生活!”

    周峰双手一个环抱,抱住了继续挣扎的王浩,语气非常严肃的说道“不行,坚决不行。你是我们的领导,再说乔部长也说了,他命令你不准过去!”

    王浩拼命地挣开了一只手,手指着远处千万名槐花奶厂焦急的老百姓们说道

    “你们让他们怎么看?我的命就这么金贵?你们让天下的百姓怎么看?关键时刻我们为了自己的性命,就要制我们老百姓的生命于不顾吗?

    这不是谁命大小和谁命金贵的问题!周峰同志,刘书记,乔部长!我们会被人唾骂的!

    我不想担这个骂名!更不能让你们和我一起承受这种骂名!

    你看看女孩的妈妈,她已经哭得背过气去了!

    都是天下父母,为他们想想,就算是我死了,我相信国家也会把我定为烈士,国家给我的荣誉和奖励,已经够我子女们长大成人的了!

    这是名誉,更是使命。由天不由人!

    放开我,不要让我们成为历史的罪人!

    再说你们就是不放开我,你认为他们这伙亡命徒,就不敢把车开过来把我们一起炸死吗?

    乔部长,他们会这样做的,我看出来了,他们就是一伙亡命徒,就是一伙早就准备好了的,早已经拿到了卖命钱的亡命徒!

    并且我隐约的感觉到,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从奶厂职工们有组织的请愿活动,到这突发的暴力事件。

    难道里面就没有一点联系吗?

    他该站出来了,你们放心,就是我过去了,他们也不会马上杀了我,一定会将我带走,带到那个主谋的面前!

    哼!这种小人我见得多了,自认为自己很聪明,还想和我玩猫捉老鼠这一套,省省吧!

    彪马大案与槐花大案是由我一手揭发引起的,我不怕报复,早就有心理准备!

    但我不想更多的人陪着我一起受伤,陪着我一起送葬!

    该来的终须要来,是该面对的时候了!总不能天天提防吧!放开吧,松手吧,他们在加油门了,一定会冲过来的!”

    王浩分析的很透彻,果不其然,刀疤脸见王浩上前受阻,竟然又扬起了他手中的枪,狂妄的对天开了一枪,怒气冲冲的骂道

    “怎么的?想一块死是不是!我数到三,谁再敢阻拦,我就开车冲过去,让你们一起陪葬!

    我接到的活就是要弄死他!不管怎么死,死了就行!

    1

    2”

    刀疤脸喊完话就开始计数,乔东升与周峰不仅手劲相继本能的一松,而王浩便像箭一般的冲了过去!

    在跑到劫匪们的吉普车前还有几步距离的时候王浩突然停下了脚步。

    他认真的站好,面对四周的百姓、警察、武警们镇定的笑了一笑。漏出一排整齐的牙齿,他要把自己最完美的一刻留在人间,永远留在人民的心间。

    仔细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衬衣,用手拢了拢头上本就不长精致的短发,竟然神情自若,非常镇定的说到

    “我来了,放开那女孩!我上车!”

    “不要,王书记,不,王省长,您是省委领导,是我们槐花市的天!

    您不能死,我死就死了,我一个小女子,即使活下来,也不能带领槐花奶厂走向昌盛。

    而你能,你能救活我们奶厂上万名群众,帮他们解决衣食住行,让孩子有学上,让啊!”

    “草你妈的,懂得还挺多。活腻歪了是不是,谁让你说话的,啊,再胡乱说话,看老子不先刮了你!”后座传来了一名劫匪卑鄙的威胁声,并传出了姑娘痛苦的喊声。

    “你扎啊,再给我来一刀,我我死了更好但是,但是,但是你们不能伤害我们的好书记

    你们也有家,也有老婆孩子,也有孩子要上啊!上学”

    “草你妈的,五子,谁让你动刀的,去你妈的!把这妮子放了,这么有血性的妞,你也忍心下手!

    麻痹的,还真有血性!不错的妞,麻痹的,好白菜都被猪拱了!”

    “连歌,你咋打我呢,她乱叫,我不捅她捅谁?”

    被称作五子的家伙,一手摸着挨了刀疤脸一巴掌的右脸,一手打开了车门。只一脚就把被他捅了两刀的姑娘踹下了吉普车。

    王浩大跨一步上前,眼疾手快的抱起了将要落地的姑娘,并伸手按住了姑娘正呼呼向外冒血的大腿

    “柳明生,快,救生员!动脉大出血!”

    “慢着,丢地上,你上车,否者谁也别想过来,我们一起炸死在这里!”刀疤脸强势的阻止了王浩的喊话,并且扬起了手中的枪,枪口对上了正要冲过来的柳明生。

    王浩一双大眼死死地瞪着刀疤脸,一字一顿的说道“上车可以,你手里不是有枪吗,来,对着我的头!容我先给她止血。动脉被扎破,不止血,就又是一条人命!

    人无贵贱之分,死一个就是一个,下了地狱,又给你多了一条罪状!”

    王浩说完,不再理会刀疤脸,毫不犹豫的一把扯开了自己的衬衣。

    继而拽紧一条衣袖,用牙咬着撕成了一条布条,蹲在地上,就把姑娘的大腿根给紧紧地扎了起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