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352章 诡异的人防工程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现在的形式对王浩非常的不利,王浩本来运用得的是分化、拉拢、坚决打击的政策。

    他的目的就是要拉拢连奎一伙成为自己的助力,而后许出相当丰厚的条件,使连奎、五子一伙被己所用。

    这样就能收服他们,从而依靠他们找到幕后的郭晓成,以身涉险从而找到郭晓成重大不明财产的藏身之地。

    这是一笔巨大的资金,据初步估计和精确地核算,这笔资金占据槐花市纵多国有企业以及一些政企行局,不明资金遗失的一大部分。

    这对于彪马大案的定性,以及对彪马大案案子的具体走向起着至关严重的决定。虽然彪德刚与马吉昌早已落网,但是在他们身上找到的钱与赵誉刚收到的举报材料来看,那绝对是对不上的。

    不多说别的,仅仅一个槐花奶厂一年的生产资金和工人的工资加起来就是个天文数字,而他们在槐花市经营了二十多年,可想而知,二十年中他们拿了多少不义之财。

    这么一笔巨资,任谁都会好好的掩藏起来,尽管赵誉刚想到了多名头多账户,也想到了国外,乃至于瑞士账户。

    但可惜的是,赵誉刚使用了众多的手段,确实只追缴回来了一少部分的外流资金。

    而现在马建国的落网给案情带来了非常好的逆转。在马建国的身上又出现了不少国外户头,和很多珍贵的古玩珍品。

    但这一些使赵誉刚更加清醒地看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好像马建国就是整个案情的关键。

    他故意放出风声,并且在提审彪德刚与马吉昌的时候,故意让他们看到被预审员押赴着送进囚房,带着手铐绑着脚镣的马建国从外面监室的走廊经过的场景。

    果然,本来一直沉稳的彪德刚的情绪很快就烦躁了起来,而一直是闭口不言,一副已经这样了,我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马吉昌也眼中起了绝望的微澜。

    一个很好的,经典的案情突破。具外面侦查员报告,原本一直处于高度监视状况下的郭晓成突然在监控视线中消失了。

    有戏!

    但同时一个不好的预感,在赵誉刚的心头迅速的涌现。今个可是王浩上任的日子,也是抓捕了马建国的第二天,难道说郭晓成要破釜沉舟?

    于是经过对案情的详细分析和高度警觉,赵誉刚决定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当即与王浩设定了几个方案。

    那就是不管出现什么情况,今个也许是拨开彪马大案最后那点阴霾的关键时刻。

    但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赵誉刚和王浩都算到了郭晓成会铤而走险。但是他们确实没有算到郭晓成最终的地点选择竟然还是麋鹿山的麋鹿山地下人防工程中。

    说实话,赵誉刚对这个地下人防工程是很头疼的,当时抓捕马建国的时候几乎动用了槐花市所有的干警、武警,甚至民兵。带着详细的人防地图在麋鹿山地下人防通道内找了三天,愣是没见一点人影。

    而现在郭晓成又出现在这里,难道说这个人防工程内,真就如同赵玉刚收到的线报中所说的那样,在很多地方,里面的人防工程其实已经是被大力的改造过了的吗?

    神情无比犹豫的赵誉刚乘坐直升机亲自赶到了麋鹿山庄的地下室入口,看着一队队井然有序的干警们,他下达了严肃的搜索任务。

    此刻不同于以往,先进的仪器已经探测到下面有小型的爆破声和几段密集的枪声。

    王浩在下面,赵玉刚真的担不起这个责任,此刻他暗暗的后悔自己的鲁莽,怎么就能听这小子的,让他以身涉险!

    哎!看来自己还是摆脱不了对功、对名利的追求。官做得越大,想到的就是怎么出成绩,而莫名之中很多追求其实早已在潜移默化的方式中改变了!

    地位的稳固和威信的树立,都是建立在政绩的基础之上的。想要成功,走向更高的岗位,其实只能做的更多,和更不近人情。

    甚至很多时候都需要表演和去隐藏那个本质的自己,而哪个才是真正的自己,说实话,赵誉刚有时候很迷茫,他竟然对自己越来越看不得清楚了。

    “报告赵书记,下面又传来147了爆破声,具体位置已经勘探到,只是我们从这里无法达到爆破地点。

    地下室内的山洞已经塌陷,路已被封死,同志们正在进行清理工作。

    槐花市公安局柳明生局长带着武警和槐花市的干警们,已经封锁了人防的所有通道与出入口,并且亲自带人从各入口进入搜索,请指示!”

    赵誉刚眉头皱的更紧了,他扬起了头果断的看了看有些阴沉的天空,迅速的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你好,靳书记,事情和料想的一样,我需要你的帮助!”

    靳华伦一直都在等赵玉刚这个电话,此刻省委书记办公会正在进行。

    身为一省之书记的靳华伦,省长马德江,省委副书记刘长山,省委组织部长乔东升,省纪委书记夏博伦。

    这五名hb省的最高权利掌有者,此刻都放下了手中的一切事物,认真地关注着有关王浩的一切走向。

    这小子,不动则已,一动风雨随行啊!

    电话是免提方式打进来的,靳华伦对着可视电话认真的点了点头,眼神无比威严的扫视了一圈在座的五名党委成员。

    “同志们,这是对于我们hb省的挑衅!这是对我们省委省政府乃至于国家的蔑视!郭晓成已经疯了,完全丧失了人格,成为了一条疯狗!

    现在我决定启用最后方案,请求上级有关部门协助!同志们的意见呢?”

    靳华伦并没有挂掉赵誉刚的电话,指挥车中的赵誉刚可以说是清楚的看到了省小会议室内,党委成员们所有的面部表情!

    马德江也扫视了在座的同志们一眼,不过他只是端起了茶杯,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茶。

    身为纪委书记的夏博伦轻轻地摘下了自己的眼睛,从兜内掏出个布片,对着镜片呵了点气轻轻的擦了擦

    “靳书记的意思是说请上面擦手?这个,我认为不妥,这么一个案子就随意惊动上面,难道我们hb省连这么点事都办不好?

    我不是否认靳书记您的意思,我的意见是再等等。毕竟武装警察们已经全部到位了。

    而麋鹿地下人防工程又有详细的地图,就是翻,我想也能把郭晓成给翻出来不是。

    更何况郭晓成他们还就是几个人而已,我看实在不行,可以把省武警大队和省防暴大队也调过去吗,就两个小时的车程!”

    乔东升是在王浩跟着连奎一伙走了后立刻乘坐直升机赶赴到省委开会的,一听这话,乔东升顿时火了,他毫不客气的质问着夏博伦说道

    “夏书记,您这是什么意思,两个小时,我从槐花市赶回来的已经用了近一个小时!再过两个小时,你以为王浩在里面玩是不是!

    他面对的可是穷凶极恶的郭晓成,那个已经失去了人性的狼。你要知道郭晓成本就是搞侦破的行家里手。

    他在公安干线做了这么多年的工作了,对反侦察这一块可以说是干警们的爷爷辈的存在了。

    两个小时,两个小时过去后黄瓜菜都凉了!我看你这就是在拖延时间!”

    “拖延时间?我拖延什么时间,乔部长,请你说话注意一点,我们这是在进行党小组会议,不是闲谈说事!”

    “闲谈说事,哼,要是闲谈说事,说不定我乔东升还真没那个闲工夫陪你!”

    “你!”

    ‘砰’地一声,马德江把自己的茶杯放了下来,眼神严肃的看了一眼想要继续说下去的夏博伦。

    有一种感觉,马德江觉得夏博伦很有问题。身为一名纪委书记,而彪马大案与他有着说不清的关系,但偏偏他就能撇得一干二净。

    这对马德江或者是靳华伦来说,其实两人都有些看不透。彪德刚和马吉昌在hb省胡闹了这么多年,难道纪委就一点风声没有听到?

    而中纪委下来处理案情的时候,竟然是绕过省纪委的,这可真是让人费解,很多事情都有待解释!

    马德江很想敲打这小子一下,于是看着神色有些气愤,并且目光有些咄咄逼人的夏博伦,突然问道

    “夏书记,有件事情我很不明白,虽然我刚刚来hb省,但是我很想知道,对于我们省发生了这么多的案件,而全是与夏书记工作有关的,但为什么省纪委会介身事外呢?”

    介身事外?

    一听这话夏博伦顿时就坐不住了“我介身事外,我也得想啊!可是上面让我插手了吗,那是直接剥夺了省纪委想要插手的权利啊!

    彪马大案,这是省纪委的耻辱!我想不到在我们槐花市,在我们hb省还会出现”

    “好了好了,这话回头夏书记请专门向马省长做个汇报,有些事我也想听听。不过现在不是时候!

    现在我认为必须将此事报告上级,马省长你怎么看?”没等夏博伦说完话,靳华伦强势的打断了夏博伦的表演。

    是的,现在夏博伦给了靳华伦一个很不好的印象,那就是他在表演。

    而这一表演,会不会与王浩去人民医院与夏明涛起过冲突有关呢,如果真是这样,靳华伦甚至觉得他真有必要好好地换个角度审视一下这名纪委书记了。

    一个经济地位和地理位置如此重要的大省,没有一个好的纪委书记来肃清与监督行政干部们的风尚风气,这对靳华伦来说是决不允许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