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356章 威武之躯永不倒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五子的土雷管真不是盖的,在轰隆隆的直爆中,直接把对方炸了个人仰马翻。

    但后果也是让王浩不能接受的,五子以自己的生命为王浩赢得了时间,这个后果让王浩顿觉失败。

    由于通道现在一片雪亮,王浩现在才看清,水面上竟然是个橡皮筏子。而爆炸让橡皮筏子上的两人直接掉进了水里,受伤是肯定的,但看起来好像没什么生命的危险。

    嚣张的郭晓成竟然一点伤也没有受,这个家伙很狡猾,他并没有坐在橡皮筏子中,而是靠在橡皮筏子旁边,躲过了这危险的一爆。

    郭晓成岂是一般的人物,当他看清对面的王浩以后,便毫不留情的冒头,直接对王浩开了火。

    枪来枪往,已经是你死我活的时候了。并且以郭晓成对麓山地下人防的了解,现在里面的灯亮了,就说明情况已经相当的不妙了。

    麓山地下人防是槐花市非常重要的人防地下工程,对于槐花市有着不容忽视的作用。

    而麓山地下人防的很多秘密,身为槐花市公安局前局长的他,还是非常清楚的。

    看来事情已经得到了很多人的重视,前段时间听说不少人围在麓山缉捕马建国,把麓山人防围了三天三夜,可就是在那种情况之下,人防地下通道内的灯也没有全部被打开过。

    而现在竟然开了灯,并且看模样是全开了,连这段以前并不怎么重要的水路顶上的灯也打开了,郭晓成心中就和明镜似的,今天不成功则成仁,自己没有了任何的退路。

    所以在一声大吼之后,郭晓成后发制于人,端着自己手中的微冲,毫不留情的对王浩疯狂的扫射着。

    王浩本就剩一匣子子弹了,在这样的对射中,子弹消耗极快,即使王浩将扳机扣到了点射上,也是迅速的打完了自己枪中的子弹。

    没有了子弹的王浩,被郭晓成一顿疯狂扫射压制的只能往水中钻。

    可惜通道内的灯亮的真不是个时候,郭晓成在对面清晰的可以看到王浩钻进水中冒起的水花。

    他换了一个弹夹,大声地叫骂着身边还没被土雷管炸死的两个帮手,让他们马上射击。

    两个家伙现在惨不忍睹,身上被五子土雷管炸的东一块西一块的,衣服有不少地方都给炸烂了。

    不过还好,看起来状态很惨,但只是一些皮外伤。

    这两个家伙听到了郭晓成的叫骂,这才明白过来自己没死。在深及脖颈的水中使劲的扑腾了两下,小心的靠在了橡皮筏子的一侧,把脖子上挂的的微冲拿在了手中,就要对王浩开火。

    一直躲在墙角的连奎看得心焦,此刻的橡皮筏子已经被他打漏了,橡皮筏子正呼呼往外泄着气。

    不过这样更加速了郭晓成一伙远离他们的速度。漏了气的橡皮筏子竟然像个喷气式快艇一般的从弹孔中喷气,快速的催动水面向前自动的跑去。

    而对面两人的加入,顿时一排排子弹打的王浩连头都不敢冒。

    “草泥马的,老子和你们拼了!”连奎大叫一声,思想一转,五子已经死了,自己三个兄弟,薛六生死不明,现在只剩下自己了。

    如果王浩也死了,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再说任凭自己再解释,也是自己提议把王浩劫持到这里来的,后果不是他可以承担的。

    心意已决,勇者无敌!

    匹夫之怒,血溅五步!

    死士之勇,无人可挡!

    连奎就这么站了起来,手中端着微冲,大翅翅的站在了及腰的水中,依然就这么在水中向前大跨步的走着,同时大声吼着叩响了自己的扳机。

    连奎是不会吝啬自己的子弹的,因为他去意已决

    “草泥马的,来吧!你们这些叛徒!打死我一个还有后来人!我连奎身为预备役炮兵团的团长,誓死捍卫王省长的生命安危!

    王副省长,我去了,记得给我们兄弟三个评个烈士!兄弟们这辈子没干过什么好事!

    啊没,啊没做过,做过什么好人,记得伟人他老人家,家说的好!

    死有重于泰山,有有轻于鸿毛”

    连奎就这样向前扑去,毅然的扑去,手中得枪声一直没停,他高声叫着,叫着重于泰山轻于鸿毛。

    大无畏的形象让郭晓成身边的两人堪堪停止了射击。

    两人疑惑不已的相互对视了一眼,不是说对面的是迪特分子吗?郭晓成口口声声说他被迪特份子盯上了,现在的他身上揣有有关于国家的重要机密。

    这些人就是来抢这个机密的,所以无论是付出如何代价,都要一起帮他保护好国家的机密,不落入这伙迪特份子们的手中。

    而前段时间为了配合国家的迷惑行动,据说他被有关部门以特种方式秘密保护了起来。

    不仅这样,还故意暂时停了他槐花市公安局局长的工作,用以来迷惑敌人。

    可怎么现在看起来事情有些不对劲,对面这个彪形大汉竟然喊自己是个预备役的团长,而且身不惧死的冲了了过来,以自己的死,为水中的那人赢得缓口气的时间。

    开什么玩笑,以死换命,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忠诚!

    而他说的明白,看来水中的那人还是一个什么副省长!

    怎么会这样,有副省长会是迪特份子的吗?有身为一名预备役团长的人,会背叛自己的国家吗?

    不会,绝不会!

    那?

    两名身为槐花市公安局特别地下工作的人员顿时心生警惕!

    他们相互对视了一眼,尽管他们不经常去市公安局,可以说一年也不见得去一次市局,但是对于槐花市这些天发生的事情还是知道的。

    因为他们并没与与社会脱轨!

    槐花市这段时间风起云涌,彪马大案实实在在的振奋人心,百姓们疯传槐花换天了,党和政府是英明神武的,终于下定了决心,终于是做了一件让市民们拍手称快的决定!

    彪德刚都能拿下,绳之以法,足以可见党的决心和反腐倡廉的力度。

    马吉昌也被抓了,对于这个盘踞在槐花市长达二十多年的市委书记,老百姓们真心无语了。

    面对这个人间的蛀虫,老百姓们真心感觉槐花已经不是人民的了,而究竟是谁的,市民们早就无语了。

    可郭晓成究竟在其中有没有什么牵连,可是有牵连为什么他先前被抓了进去,又能完全无事的被放了出来,难道说真像郭晓成说的,这一切只是为了迷惑敌人吗?

    但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有些不对劲!可即使是不对劲,两人身为槐花市局的特别警员,对于他们来说执行命令才是宗旨,没有任何怀疑的余地。

    因为对他们来说,命令就是一切,服从就是忠诚!

    他们并没有接到郭晓成被罢免的消息,也没有接到上级的任何指示,没有人通知他们他们现在需要从新选择服从别人的命令。

    因为他们是特别警员,执行的都是秘密任务,而与市局的联系都是非常单一的。

    可怀疑,就像一颗稻草,既然在心中滋生了,所以他们此刻手中拿着的枪,打出去后方向已经有了偏移。

    王浩终于是换了一口气,可是当他露头的时候,已经是眼眶不自觉地湿润了。他也不明白自己现在脸上流下来的究竟是这甬道内冰冷的地下水还是自己的眼泪,他只知道,连奎不行了,一定是不行了。

    连奎就这样直直的向前扑去,而身子扑到了半腰中,又堪堪绷直,直挺挺的愣是坚强的站了起来,手中的枪毅然的对着郭晓成一方,坚毅射击着。

    威武之躯永不倒!

    坚定的信念稳如山!

    面对郭晓成狂泻不止的枪口,连奎后背已经被子弹击穿了,血水汩汩的向外冒出,沿着那伟岸的身躯,一直流淌。

    最终在这个冰冷的地下河道内清晰地在河水中汇成一条笔直的血线,向前一直延伸,延伸

    王浩来不及去喊,更来不及去做些什么了,本能的他再一次深吸一口气,借着连奎用生命为他赢得的机会,再一次的潜入到了水底。

    向前

    拼命的向前

    王浩只能选择向前,在水底拼命地向前潜去!

    他要一举质地,一命击中。

    枪早就被他扔了,没有了子弹的枪,现在已经成了一种束缚,他现在无比的相信自己,他相信自己即使是徒手,也要靠近那个橡皮筏子。

    他甚至幻想,在他从水中突然露头冒出的时候,会不会拥有天神般的力量,一拳击中那个可恶的橡皮筏子,而将这伙可恶的家伙给直接一拳轰飞。

    靠近了,真的靠近了,再近一些,再近一些就能到达橡皮筏子底下!

    此刻的他就像是一条隐藏在深海中的鲨鱼,用一种无比恶毒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头顶正前方那个黑漆漆的一团。

    轰隆轰隆

    突然间眼前的一切都不见了,王浩顿时被一种震耳欲聋排山倒海般的力量给震的在水中失去了方向。

    他晕乎乎的完全不知所以,身不由己的随着震荡不已的水四处的晃着。他此刻只感觉到了水的澎湃,感觉到了自己好像没有了一丝重量的在水中到处飘荡。

    他甚至感觉自己已经完全的失去了重量,好像随着水花的澎湃他被击上了天空,飘入了云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