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358章 新茶旧茶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郭晓成痴痴惶惶的向前跑着,直跑得汗流满面!只是源于在水路之中,想跑就俞发的困难。

    由于被榴弹的爆炸声轰的不轻,此刻又被虚空打了两枪,郭晓成真心已经魂不附体。

    脚步朗朗跄跄,觉得自己现在好像是魂飞了天外一般的难受。头晕眼花,耳鸣不已。双脚无力,噗通一声就跌进了水里。

    洞水深寒,正是夏末初秋之季,山洞中的水和地下水井中打出来的一般无二,冰冷刺骨。

    狠狠地打了个激灵,郭晓成颓然间便有了一些醒悟。圈套,一定是个圈套,骂人家是傻逼,傻逼的何尝不是自己!

    回想转来,人家对自己开两枪怎么就会打不中?一看这些兵就不是寻常的兵,从装备到穿戴,郭晓成糙好是见过一些世面的,更何况他一直工作在政法干线上。

    那可是全新的装备,最新的武器与配备啊。不说别的,单说那一身外衣,作训服就不是平常士兵可以拥有的。

    而这样的一群兵,怎么可能对自己闭着眼睛开枪!

    看来是自己不小心,落入了他们的圈套。

    在水中借着一口气,郭晓成隐晦的向后撇去,水中视线尽管模糊,但他也能看到不远处的水下貌是有人跟着自己。

    周瑜大意失荆州,我郭晓成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啊!

    罢了罢了,想那彪德刚都安心做了牢笼,想那马吉昌都能在铁囚中大唱我把党啊比母亲,我又能逃到哪里去!

    此刻的郭晓成心中是无比苦楚的,他不想跑了,感到自己浑身上下都是痛,这种痛被冰凉的地下水沁润,更是钻心般的痛彻骨髓。

    贪了这么多,比起彪马二人来说自己也就是个从犯,至始至终人家原来都在和自己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啊!

    把自己抓起来,又把自己放了,哪会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自己审了一辈子案子了,欲擒故纵的道理还不懂吗?

    现在来看,这个王浩还真有两下子,就一个常务副市长,愣是在短短十几天的工夫内搬倒了一名正省级的大员!

    呵!看来狂自有狂的道理,没有资格,你拿什么狂!

    这样的人也许就是国之栋梁吧,不贪,不拿,不卡,不要。有的只是肃清,有的就是绝不容忍,哪怕不该他管得,也要管上三分。

    就是豁出了性命不要,也见不得鱼肉百姓和贪桩枉法!

    想想,这不是年轻时候的自己吗?自己年轻的时候何尝不是这么的尽职尽责,何尝不是这样怀揣着理想一心为国。

    只恨自己不能坚持,只恨自己遇人不淑!

    可是想想,也是大势所趋,假如自己当时没有随流合污,哪会坚持到现在,恐怕早就被人拿了吧!

    郭晓成在水中艰难地站了起来,用手使劲的抹了一把脸,面带微笑的转身,向后目光一片祥和的望着。

    他想开了,一切都想开了

    hb省南郊宾馆,这是一处自建国前就是反动势力们修建的,用来专门羁押我党高级干部的一处监狱。

    由于它外表建设得像一处高档宾馆,所以一直被老百姓们戏称为南郊宾馆。

    此刻的二楼2119号套房羁押室内,彪德刚正满面愁容、忐忑不安的走来走去。外间的监视器对面,两名工作人员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彪德刚的一切动态。

    刚才有电话打进去,虽然经过允许,但是电话内容还是有些出格的。不过接到了上级命令,两名工作人员并没有掐断电话。

    就在两人觉得非常无聊的时刻,套间的门却是被人轻轻的敲响了,紧接着一个好听的声音传来

    “领导好,这是秦主任让给里面送的茶,说是今年的新茶,上面特意派人送来要他尝尝的,说这样有利于他的反省与交代问题!”

    “呃,进来吧,拿过来检查一下!”

    一名女服务员应声推门走了进来,刚想走到里面的套间,不想就被一名工作人员给拦住了。

    这名小服务员紧张的握着自己手中的茶盒子,刚想说话,不想旁边看起来一位有些岁数的老同志一摆手说道

    “秦主任看过了吗?上面送的,秦主任有看过了?算了吧,送进去吧!”

    小服务员一看有人替自己说话,紧张不安的心顿时缓了缓,于是赶紧的解释道“唉!看过了的,秦主任是看过了的!是上面送的,听说是京城的大领导送的!”

    那名年岁大了点的工作人员点了点头,年轻的那位工作人员一听是从京城送过来的茶,于是急忙说道

    “秦主任都看过了也不早说,还愣着干什么,送进去吧!京城来的,看来某些人还是忘不掉他这个三弟的。

    身靠大树好乘凉啊!哎,老子什么时候也能靠上颗大树,从此少了几十年的奋斗而一步成神呢?”

    “哼,呵呵呵,你啊你,还成神,你成虫吧!怎么,这检查工作干的是不是有些烦了,烦了你打报告申请调离,我可告诉你,没人拦着你!”

    年轻人不由得长叹一声,声音有些凄苦的说道“难啊!师父,我从进了这检查的门你就和我说,咱们检查的工作是凄苦的,不仅仅是苦,有时候那根本就是干瞪眼。

    你看,我都跟着您瞪眼瞪了好几年了,不要说我了,就是您老人家也不是还在这里瞪着眼盯着监视器。

    这日子过得,人家在外面忙得昏天暗地,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我们倒好,还不如当个和尚来得快活,做和尚最起码能看看风景,吹吹山风换口新鲜气不是!

    这日子,尼玛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老工作人员啪的一巴掌削在了年轻人的后脑门上,嘴里嘟噜了一声骂道“麻痹的,岁数不大心到不小。

    哪那么多好水轮到你去喝,干什么都是干革命工作,我看你是心野了。刚来时我见你人比较稳重,还有点耐性,所以点名要了你。现在看来你是不想跟着我了啊!

    你看看你身后,再看看隔壁!心野了不怕,就怕心出了贪念,这贪念一起,手一伸就必被抓啊!

    干了这么多年的检查工作,你经历过多少,见过多少看过多少,还用我在叮嘱你吗?”

    “哎呀师父,你老可千万别动气,我这不就是说说吗,我可没别的意思,这都盯了一天监视器了,还不让人发几句牢骚话吗!”

    老工作人员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起来自己走到茶几前冲了杯水,这徒弟一看也急忙起身,去帮师父端茶。

    屋内的彪德刚对敲门走了进来的女服务员严肃的摆了摆手,语气凌厉的说道

    “你转告他们,不要猫哭耗子假慈悲。新茶,哼!

    新茶好啊!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吗!

    新茶味道正好,旧茶已经淡了,是该倒掉的时候了!”

    小服务员并没有忌讳面前这位神色冷酷的老者的状态与语气,而是很平静的将自己手中精致的茶叶桶向他面前推了推,声音不缓不急,不骄不淡的说道

    “他说你一定能品出点味道的,这茶能送到这里不容易,是经过层层检查过了的。刚进门时外面的两人还想检查呢,不过我说秦主任刚刚已经检查过了他们才罢手。

    这才成了,送到了你的面前,你晓得嘛?”

    服务员再说‘成了’与‘晓得’的时候语气特别的重!声音特别的严肃,让彪德刚不禁一愣。

    不对劲啊!

    以自己的威势,竟然会镇不住一名小服务员,。奶奶的,老子虽然不是省长了,现在成了阶下囚,但也不是你一个小服务员可以随便大声吼骂的。

    彪德刚顿时恼了,手一挥‘砰’地一声,刚送来的茶叶桶应声而飞。茶叶被击散了,在半空中散落了一地!

    “放肆,什么东西,就凭你也敢对我大呼小叫的。

    啊!你算个什么东西!

    我彪德刚虽然犯了国法,但也是对国家曾经有过功劳的人,也不是你一个小丫头可以吆来喝去的!

    你给我滚,马上滚!滚滚滚!”

    小服务员暗叹一声,精致的高跟鞋在地板上一跺,眼泪就下来了。

    外面的两名工作人员一听里面的声音不对,赶紧慌张的推门跑了进来,一看新送来的茶叶撒了一地不说,女孩还在哭。

    顿时气就不打一处出!那个徒弟指着服务员便大声训斥道

    “说你呢,还不赶紧道歉,啊?就凭你也敢这么和彪老省长说话!

    没规矩!

    现在彪老省长的案子还没定呢,老省长究竟有没有违纪,有没有犯错误那还要等事情查清了才能说!

    简直是没大没小没规矩,还不赶紧拿笤帚给我打扫干净!”

    “嗯,老省长,是我的错,我说话声音高了,老省长对不起,您大人大量,不要生气,我这就帮您打扫,帮您打扫干净”

    “不必了,你们都出去吧,我想静一静!烦!简直是烦死了!我自己会扫的,我还没到了动不了胳膊腿了的时候,不必什么事情都要你们来干!

    出去,都出去,新茶,好一个新茶啊!告诉他们,茶叶喝剩了就倒掉,新的总比旧的好!

    过河拆桥,简直就是过河拆桥吗!”

    三人急忙退了出去,彪德刚的盛怒没人想去触他这个霉头。

    这家伙真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可偏偏你还对他做不得什么。就和刚才说的一样,人家级别在这,虽然开除了党籍公职,但是毕竟身份在这。

    就是做给外人看,也不能礼待不周完全当阶下囚去看待。

    这就是特权,人到了一定层次的特权,即使成了罪犯,待遇也是特别的!

    不过等三人刚一出门,在门刚刚被关上的一瞬间,彪德刚急忙走到了那个被他摔到了墙角的茶叶盒边。

    捡起了盒子,彪德刚快速的瞥了一眼屋顶的摄像头,慌忙向卫生间走去

    他一边走,心中一边禁不住念叨着成了,晓得,这两个词说的这么重,难道说郭晓成这个蠢才没听自己的话?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