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361章 走一步险棋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可最多还有一个半小时,彪德刚的威严不是徐正恩可以抗拒的,即使彪德刚此刻身为阶下囚,但是他多年养成的上位之气,依旧使此刻的徐正恩感到有些无奈。

    他知道这些大佬即使身陷囹圄之中也改不掉那多年来养成的臭毛病,as即使要死了,还要挺着脖子拉硬耿。

    这就是所谓的倒驴不倒架,死也不允许自己折了面子!

    所以徐正恩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朝自己的徒弟点了点头,意思是你看好了,看仔细了,我上前面回一声去!

    徒弟于师傅相知多年,自然明白自己师父的意思。见师父终于心动了,当然乐得应允。

    师父上去了还能忘了自己,怎么说自己也是他的得意门生不是。

    于是他也朝自己的师父点了点头,非常认真的说道“师父,我一定照顾好老领导,师父您放心吧!”

    见徒弟这么说,师父点了点头“那好,我去和秦主任商量一下,这个要求也不是个什么非份的要求,说不定对办案还有利,秦主任会答应的!”

    徐正恩说完话直接向门口走去,而阳台沙发上坐着的彪德刚,这才斜眼向门口处看了一眼,心中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彪德刚知道,徐正恩看起来说得容易,其实哪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

    自己所犯的罪行已经通天了,不要说自己想见夏博伦,此刻就是自己提出来想见新任省委书记靳华伦的话,恐怕也不会被办案主管领导同意的。

    因为他非常清楚的意识到了,自己走到了今天这种地步,关键问题不是因为自己的生活作风与究竟自己腐化到了何种地步的问题。

    而是因为有人要弄自己,并且摆明了,弄他不是目的,目的更深更远而已!

    今天一弄的来信说的很明白,自己就是个马前卒,必须要牺牲掉!往小了说自己算个马前卒,往大了说就是丢车保帅。

    所以说在这种时候自己提什么要求,根本就不是人家所关心的问题。而自己的案子也就是个引子,最后怎么定性,所犯罪行的大小,还不是要看某人的意思罢了!!!

    哎!

    可叹啊!

    有些人犹如不知,把个绣花针当棒槌!

    其实案子审不审,要怎么审,而又需要审到何种程度,其结果彪德刚早就想到了。

    所以这就是他想要见夏博伦一面的意思!

    因为王浩在第一人民医院中与夏明涛起了冲突的事情,早已传的众所周知了。

    彪德刚虽说已经被隔离审查了,但是有些消息对他来说还是不避讳的,他也自有途径知道一些。

    夏博伦可是自己线上的,到现在夏博伦之所以还置身在外,并没有被牵连,那是因为彪德刚知道。

    有些事情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其实牵连的越多对自己越不利,而白白便宜了对手。

    所以即使是破釜沉舟,在这关键的时刻,彪德刚也只能走一步险棋。举棋不定只会是输的越快,而兵行险招说不定就能乾坤倒转!

    徐正恩没有再犹豫,他快步走向了楼上秦主任的办公室,轻轻的敲了敲房门,在得到允许之后方才推门走了进去。

    秦主任是这次主抓彪马大案的主要主管人之一,受赵誉刚的直接领导。

    徐正恩推门进去之时,秦主任正埋头在书桌前看着厚厚的卷宗。

    彪马大案牵连甚广,仅下面一些带出泥的卷宗就达三十几尺厚,看的秦主任是两眼昏花,真是愈看愈烦,不堪其苦!

    见走进来的竟然是徐正恩,秦主任站起身,从书桌前走了出来开口说道“老徐啊!怎么,有进展?

    来,坐下说!喝点什么?茶还是咖啡?”

    徐正恩一见秦主任要为自己冲茶,赶紧快步走到了饮水机前,双手接过了秦主任手中的纸杯说道

    “领导,我自己来自己来,白开水就行,我习惯喝白开水!”

    “哈哈哈,老徐啊老徐,你啊你,还是那么简朴!你放心,咖啡和茶都是我自己的,又不要你钱,喝就是了!”

    秦主任太了解自己这位手下了,在检察部门干了这么多年,对于这位得力干将徐正恩的性子,他是再了解不过了。

    一见自己的主任这么说,徐正恩果然笑着说道“那敢情好,不花钱的我当然要沾点便宜了。

    我还是喝茶,你这的茶好喝,再说咖啡那东西我可喝不惯,又不解渴又不好喝,对我来说,喝那玩意简直和吃加了糖的中药没什么两样!”

    “你啊你,还是那德行,到了我这里就该随便一些。哪来的那么多的虚伪,这可不是你老徐的风格!

    喏,这就是刚才给彪德刚送过去的那种茶,好东西啊!

    我刚才冲了一点,我可告诉你,就是在赵书记家里,我才喝过一次,绝对正宗的好东西。

    我留了点,毕竟送给彪德刚的东西吗,我只有先尝尝了,要看看有毒没毒,也算当了一回白老鼠吗!

    至于你嘛,就算第二只小白好了!”

    呃!

    一听这话,徐正恩急忙说道“这是必须的吗!送给犯人的东西,我们是必须要检查的,领导以身作则,甘冒生命危险来第一个试茶,我可要紧随着领导的步伐,跟着领导您的脚步总是没错的!”

    一听徐正恩这么说,秦主任呵呵大笑,微微点头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哪个领导不喜欢被人捧,更何况是自己的得力干将在捧自己,这方才能显示得出自己的御下手段,方才能显得出自己身为领导的尊严。

    徐正恩可不傻,把第一杯茶的茶叶稍微洗了下,又续上水,恭敬地端在了秦主任身前的茶几上,这才为自己冲了一杯放在了秦主任的身下,自己也就借机在秦主任身下的位置坐下了。

    没等秦主任开口,深知自己领导性格的徐正恩,赶紧正色的向秦主任汇报说到“领导,这个,刚才彪德刚收到了茶叶很是恼火,看样子是心中有了什么决定。”

    “咦?是吗?什么决定?”秦主任一听这话,急忙坐正了身子看向了徐正恩,听到这个消息对于秦主任来说那可是一大惊喜。

    要是彪德刚真的想通了,能主动的交待一切问题,那么对专案小组来说,成果可是巨大的!

    “这个!这个!这个领导,这个我也是揣测,不过以我多年来的经验判断,彪德刚好像忍不住了,我想也就是这一时三刻了!

    不过他提出了一个要求,那就是要见一下hb省的省纪委书记夏博伦。

    我明白他的意思,他的意思无非就是想开脱一些本省的干部,希望我们不要把案子办得太那什么,有些案子,能交给hb省的,他希望交给hb省办理。

    我想这才是他交代问题和心中包袱的所在吧!毕竟他也是一省之长,他在位时提拔起来的干部,总不能在他倒下之后就跟着全倒了吧!”

    “见夏博伦?hb省的纪委书记!这个!”秦主任端起了茶几上的那杯茶,轻轻地送到了嘴边闻了一闻,刚想喝,继而又仔细的闻着。

    一阵清爽扑鼻的清香袭来,顿时让徐正恩情不自禁的心神一震。

    刚才茶离自己有些远,再说自己正在想着怎么措词向秦主任提这件事,哪还顾及到了茶究竟好还是坏,香与不香的。

    可现在不同了,自己把话说完了,也算是心放了一大半了。此事关系到自己的前途与未来,虽然直到现在徐正恩对彪德刚的话还似信非信,并不全信。

    但终究彪德刚的能力徐正恩还是不怀疑的,所以话说出口也算了了心事,而至于成与不成的。

    说句实话,这对于徐正恩来说,其实他还真没当成真!

    于是直到此刻他才意识到了茶香,也急忙端起了自己身前的纸杯,有样学样的放在自己的鼻子底下先闻了一闻!

    “哎呀!香,不,清香!嘶!淡香,嘶!不对,是,是,好像是,这个不对啊!怎么说呢,应该是”

    “是不是一种好像来自于悠远,又好像是就在眼前,却又像是身临百花之中,仿佛置身于百亩茶园中的一种自然的山木清香?”

    “啊!啊对对对,就是这种香,这种感觉。领导的形容真是太精妙了,太精秒了。一句就说到了点子上,哎呀,可惜我说了这么多,愣是说不出来这种感觉!

    领导就是领导,看来我就是个当兵的料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秦主任一听徐正恩这么说顿时心花怒放。这句话把他给捧得啊,简直让他心花怒放。

    “你啊你,也就是你老徐说话我愿听,这话要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我还真觉得那是一种奉承拍马!

    老徐啊,你说这个彪德刚所提的要求,我们是应该应允他呢,还是不应允!我也考虑过你说的这种意思在里面。

    假如彪德刚真的耐不住了,他今天想法的改变,看来就和刚才送进去的茶叶有很大的关系。

    要我考虑应该是啊(秦主任说到这里伸手指了指房顶,又继续说道)变了,嗯!所以呢他挨不住了!

    但是他挨不住,就想着给自己留点后路,所以呢想到了夏博伦。毕竟夏博伦也是我们彪马大案中关于hb省地方案子的抓管领导吗!

    所以我在想,你的想法是对的。但是只是这样一来,会不会偏离了我们办案的这个哎!

    其实我也为难!这彪马大案越牵越广,其实也不是上面的本义吗!毕竟我们现在全国的大环境是维稳吗,维稳才是前提,你说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