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372章 再见肖振国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此刻的夏博伦真心感到了自己的渺小,见到了石磊的指挥车,他犹如见到了亲爹一般的激动,嘴里哆哆嗦嗦的便出声喊道

    “石将军,快开门啊,我是夏博伦,我看到你在里面了,你这指挥车也不拉帷幕,可别躲着不见我啊!”

    此刻的石磊是一头暴汗,见过愣头青,但他真心没见过这种不知死的愣头青。

    愣闯大门,这在古代,特别是对军方系统来说,那可叫闯行辕啊,这是死罪,按律当斩的啊!

    而你丫的倒好,闯的还不是别人的行辕,而是当今刚上位的军中第一人——肖振国的行辕。

    军人就讲究个气势脸面,我肖振国下到地方,行辕被闯,还真拿我不当盘菜是怎么的?

    我的车没拉帷幕,我看是你的人生,你的官场仕途需要拉下帷幕了吧!

    这个时候你找我干什么啊,你以为我比你好过了啊!我这任务执行不力,一会是该死该活还两说呢!

    你就是死吗,也拜托你自己死,可不能拉我做个垫背的啊!

    石磊有心想避,但却是避无可避。无怪其他,是因为他们都是hb省的省委常委。而夏博伦这傻逼又虎的厉害,任你想装作看不见都不成。

    但是说句实话,石磊是真的不想在这个时候与他扯上什么关系。原因很简单,那名在回廊入口处阻止他的少将已经迈开了脚步,正一脸严肃,大步的走了上来!

    石磊暗叹一声,看来还是不算完啊!再说不就闯了个大门呢,何必这么较真抓着不放呢。

    如此较真,在这么多地方官员面前,是不是多少也会对肖振国,造成一些不好的影响呢?

    都说菩萨好见,小鬼难缠!

    想肖振国自己以前也是见过几次的,大佬是平易近人,对人无比热情的,怎么手下的将官却是如此的不依不饶!

    哎!有些人啊!一旦身居在某种位置上,便会完全的投入,而忘了真实的自我。其实认真的想想,不借助那层虎威,你自己算个什么!

    夏博伦真心感到糟了,那名少将大步的向自己走来,而石磊却是依旧坐在车中,看样子还不想开车门替自己打这个圆场。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这次也许是过不了这一关了。石磊的做法他不怨,原因是他无法怨恨人家。

    人家是兵,更是军界的将官,自己的司机这次冒失,得罪的不是别人,正是石磊的顶头上司,你让石磊怎么办!

    虽说自己于石磊都是hb省的省委常委,但人家石磊可不受hb省的节制,人家受肖振国直接领导。

    自己这可等于变相的得罪了人家的领导,到了他们这个层次,石磊如果现在把门打开,帮自己的话

    那岂不是明示,他石磊并不怎么拥护肖振国!

    所以夏博伦在一瞬间心死了,自己这次丢人是丢大了,还是在整个hb省官场中,在上上下下这么多人的面前丢人!

    现眼啊!

    但夏博伦毕竟还是拥有着一定的气度的,身为hb省的省纪委书记,也不是随便什么人就可以拿捏得。

    想到这夏博伦反而是镇定下来了,他一转身严肃的面对着向他走过来的那名少将。刚想开口,却不料那名少将对着指挥车的车门就是一个立正,口中吐字清晰的大声喊道

    “报告石将军,肖副z席有请石将军,请石将军立刻随我面见肖副z席!”

    石磊赶紧下车,对着这名少将回了一个严肃的军礼,这才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请!”

    在经过夏博伦的身边之时,石磊只能哀叹一声,他没法解释,也没时间解释。还好夏博伦竟对石磊抱之无奈的一笑,两人瞬间释怀,都感叹的长舒一口凉气!

    而这一状况却是被走在石磊身前的那名少将发现了,这丫的竟然回头狠狠地瞪了夏博伦一眼。

    那意思就是你等着,好事在后头呢!

    这一眼瞪得夏博伦顿时又是一阵心凉,心中不禁七上八下的揣测不已。难道说有些事肖振国已经知道了,那自己这次来岂不是自投罗网!

    夏博伦想到这吓得不轻,顿时便惊出了一身冷汗。他清晰的记得自己是怎么去见彪德刚的,而见过彪德刚之后自己下过什么样的命令。

    说句真心话,夏博伦做了这么多年的纪委书记,有些事情他是非常小心的,特别是对哪方面。

    不会啊,自己接手的可全是‘三弄’的人啊!梅花三弄,即使折了一人,可‘三弄’的威名还在啊!

    ‘三弄’经营了这么多年,哪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不说别的,单说自己见得和经手的,也仅仅就是冰山一角而已。

    如果说真就被他们发现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不是说没有留活口吗,没有一个人落入到他们的手中。

    想到这夏博伦方才镇定了一些,但他还是感到有些很不自在的伸手擦了擦头上溢出来的汗珠子。

    抬头看了看深邃的天空,夏博伦此刻方才意识到,已是深秋了,天是有些转凉的意思了。

    但他此刻只能无奈的在石磊的指挥车前站着,显得是那么的萧瑟与孤寂。是啊,野心大的人都是萧瑟与孤寂的,因为他们的心中隐藏有太多的秘密。

    而这种秘密,往往使他们不能与人分享

    此次麋鹿山地下人防事件,虽说王浩伤痕累累,并且以惨重的代价换来了逃生的机会,但毕竟是逃出来了。

    也可谓收获颇丰,不仅顺利逃出,还使王浩明白了很多东西。像五子、连奎、薛六一伙,其实也不是不能争取的人物。

    这些人骨子里并不坏,在关键时刻,他们都有着一颗明智的心!

    而对于郭晓成,说句实话,王浩到现在都有些不理解。说不理解吧又有些惘然,说理解吧,有非常的惆怅。

    身在官场,为官走到了这种地步,与其说是一种幸运与福气,其实在当时还真是如此。但是细细的想一想,何尝不是一种无奈的悲哀呢。

    想要上位,就需要有上位的资本,而一心为民,也并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上位的。很多时候,这些人只能选择无奈的依附。

    站错队,与站好队,甚至是站偏了队伍,所带来的境遇,何尝不是差之毫厘而谬之千里呢!

    可虽然是胜利的逃脱了,但是王浩知道,一条看不见的黑手,其实在这时才慢慢地现出了他的一点蛛丝马迹。

    那些身着迷彩的,而根本就不是军人,却拥有着先进装备的那伙人,究竟是个什么来路呢?

    这不能不说是一个谜,甚至是王浩现在所不能探到的迷。这个谜很深,势必会影响以后他对槐花市乃至于整个hb省发展,造成相当大程度的阻碍。

    有这么一个他现在无法探清的黑手,王浩深深地感到,以后自己在槐花市,乃至于hb省,甚至会因为这只黑手,而再起波澜。

    甚至是举步维艰!

    所以简单地处理了伤口,来不及缓解一下一身的疲惫,王浩便被肖振国叫到了槐花假日的顶层。

    肖振国来得很突然,致使王浩在见到他时是那么的震惊,而又隐隐有一种震惊后的释怀!

    再见到肖振国的那一刹那间,王浩突然就放轻松了,看着那伟岸的身躯,那高高宽阔的身形。

    一种无端的近,无端的温暖,一种久违了的感觉,顿时袭向心头

    “肖伯伯,您,您来了我好想你!”

    此刻的王浩突然感到自己现在就像个孩子,他有那么多的话想对肖振国说,又有那么多的感情,想对肖振国去表达。

    as  而肖振国看着一身是伤,被绷带里里外外缠了好多层的王浩,没有开口,脸上严肃的表情已经绷不住了。

    任谁见到此刻的肖振国也不会相信,这个三军的主帅,这个z国三军第一人也有这么柔情的一面。

    他竟然伸出了自己的手,轻轻地摸着王浩的头,继而肩膀,在那处沁血的绷带处停留,心疼的问道

    “疼吗?”

    “有些疼,不过打了麻药,子弹也取出来了,还好没伤到骨头,也就点皮外伤,过几天就好了!”

    “过几天就好了,皮外伤!再进一点,就能穿透肺脏,你这条小命就交代了!你是我们唯一的希望,我们这么多人,就你这么一个希望了啊!

    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啊?简直是混账!你知不知道你自己是谁,你知不知道你是干什么的?

    你已经是一名副省长了,槐花市的市委书记了,王浩啊,一名副省级的干部了!你不是一个警察,更不是行侠仗义的佐罗!

    你知道你的鲁莽牵动着多少人的心吗?姚老已经八十三的高龄了,你还想让他多活几天,啊?几天?

    而你的岳父,这一届就要退了,你以为我们能一直庇护你到什么时候!你也该想想了,也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了!

    不是我说你,许薇,你想过小薇吗,你想过宫芳吗?想过宫老爷子吗?你知道有多少人都在惦念着你,心系着你的安危!

    你自己冲动不要紧,但是你把我们放在什么地方?你把整个姚系摆在哪里?你难道现在还不明白吧?

    不是说姚系非要担在你的肩上,而是因为你的存在,整个姚系现在就得围着你转!你已经莫名的成为了一个中心,成为了以你王浩为中心的轴点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