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373章 给我洗十年衣服吧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肖振国语气严厉,眼神刚毅,说出的话句句如同重锤般的敲在王浩的身上。

    王浩是俞听俞觉得肖振国批评的很对,看来有些事情自己做的的确是太过了。习惯了一味的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完全不顾及大家的感受,让很多人担惊受怕。

    现在自己代表的已不是一个简单的自己了,身上肩负着无比重要的责任。有姚系、有宫家,还有紧随在自己身边的一干实心为民的,众多大有理想的年轻干部们。

    于是他真心收起了初始之时的不羁心态,低着头,实实在在默不作声的站在那里,接受着肖振国的敲打。

    肖振国说的有些累了,端起茶水喝了口茶。王浩急忙又走到饮水机旁为肖振国的杯子蓄满了水,小心地双手又放在了肖振国的茶几旁。

    肖振国斜眼看了一下,不禁冷哼一声,随即拿起茶机上的一份报纸装模做样的看了起来。

    王浩知道,肖振国这是真生气了。只能继续乖乖的站在原地,不敢有丝毫的动弹。

    借着报纸的掩护,肖振国的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王浩的小动作,在自己面前小心谨慎的模样只想让他笑。

    这小子,不敲打敲打还真不行。这闹出的乱子还小吗,一茬接一茬的。看着她满身绷带的模样,肖振国真心感到有些心疼。

    真是旧伤没好,新伤又起。这哪还像一名干部啊,简直与常在街头混的小霸王有的一比。

    但又看他眉清目秀,原本俊白朗利的脸庞,此刻经历过沙哈拉那严酷的环境的磨练,已经有了几许刚毅的颜色。

    顿时想到这小子刚与自己相识之时,还是个刚出校门青涩的学生模样,于是心中更生出一种莫名的哀叹。

    不知不觉这都十年了,十多年的光景下来,他也长大了。自己也算对得起自己的大哥了,可是离自己的要求还是很远啊。

    他什么时候才能学会不动而屈人之兵,能学会坐得中军帐,只靠威名就能镇敌与百里之外!

    “怎么?身上不疼了?总站在那里干什么,这是在家里,又不是在军部,是因为意识到自己错了,想要罚站在我面前认罪吗?”

    王浩一听这话,知道肖振国气消了,于是竟然半个屁股坐到了肖振国的身边,脸望着肖振国说道

    “肖伯伯,我这都是皮外伤,看来挺疼,不过忍忍就过去了。伯伯,我好久都没有见到你了,你看,你眼角的皱纹又多了。

    肖伯伯,我现在成天都能见到马伯伯,不过我还是很想你!”

    肖振国虎威一震,他身为z国军部第一人,成天都严肃的板着个脸。说句实话,连自己家婆娘,有时候见到他这驴脸都不愿意待见他,哪还有人敢凑到他的身边套近乎。

    肖振国就一个儿子,还在陆海战队,那是常年见不到面。从小就送到了战队中去,练得心坚如铁,见了自己的面就是说些部队的状况,从没有和自己这么亲近过。

    唯一有的也就是许薇了,不过许薇心细,是个女孩。做出这样的近乎动作肖振国还是可以接受的。

    而现在可是王浩,这家伙都这么大的人了,突然就坐到了自己身边,使肖振国没来由的就是心中一动,一股久违的温情瞬间在这位将军的心头萦绕。

    说句实话,这可是大哥的孩子,自己这个伯伯可是真实的。可怜啊,这小子打小就失去了父亲,还好有马德江随时在身边敲打着他。

    可是想想,老马何尝不是和自己一样,哪有时间管他太多。

    “王浩啊,不知不觉都快三十六了,真长大了!哎!岁月催人老啊,你伯伯我毕竟是要老的,哪能永远的年轻啊!”

    “伯伯,你在我心中永远都是年轻的,伯伯,我好久没见到你了,阿姨好吗?”

    “你小子,还知道你阿姨,恐怕现在你连家门朝哪开都不知道了吧!你阿姨早就说你这小东西把她忘了,你还记得你阿姨啊!”

    “哪能呢,我这不是刚从沙哈拉回来吗。你也知道,我前次进京匆忙,连象山都没来得及回去!”

    “好了好了,没事抽时间回家看看,我说过姚老都八十三了,七十四八十三,老人一大坎啊!

    你但凡有心,记得那是你爷爷就好,虽说不是亲爷爷,可何尝又不是亲的呢!就连我们这些叔叔伯伯的,想来也把姚老早当成父亲一般的存在了!”

    “嗯!我懂!”

    王浩不仅一声哽咽的答应着,想想姚老那脸上已是满面老人斑的模样,不仅就是心中一阵酸涩,苦苦的答应着。

    “好了好了,熊孩子,毛病还不少!怎么,想家了!你在外面,我们何尝不是天天惦记着你。

    坐好了,我给你介绍一位帮手!”

    听肖振国这么一说,王浩这才把身子躲到沙发的一角,调整了一下姿势与心态,认真的坐好了。

    正在这时,门被轻轻的敲了两下,肖振国低声的咳嗽了一声,这才说了声“进来!”

    来人一身将服,王浩对军衔还是认识的,竟然是名中将,这就使他不禁感到有些认真起来。

    在hb省还有中将的存在!

    王浩打量着这名年纪已经不小了的中将,此人国字脸,剑眉倒挂,一双深邃的眼神,看人时目光犹如一道利剑,顿时使人无迹可遁。

    王浩就知道,这一定是军功显赫,多年来建立过无数的功勋,见识过众多的大场面,久居上位自然而然养成的一种萧杀之气。

    “首长好!hb军区石磊向首长报道!”

    hb军区石磊!

    乖乖,真是威名远扬啊!

    王浩方才释然,无怪乎刚才单单看起来此人就非同一般,原来竟然是大名远扬的军区当家人。

    哎呀!军区当家人——石磊,那岂不是hb省的省委常委吗?

    由于王浩来hb省比较匆忙,只是开了一个例行的见面会与任职宣布会议,而会上石磊因为特殊原因还没能到,所以自然就没能见到这名排名在hb省最靠后的一位常委。

    此刻听明白了,见肖振国点头与石磊寒蝉过了,他于是赶紧站了起来,笑着走到旁边的饮水机旁,亲自为石磊冲了杯茶送到了茶几旁石磊的身边说道

    “石将军,请喝茶!”

    “哎呀!不敢当不敢当,这位是?”

    “哈哈哈,你们两个啊,真是一家人不识一家人,在我面前你们到成了陌生人。石磊啊,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小侄王浩,小外甥女许薇的丈夫。

    许薇你还记得吧,当时在军区大院,总尿你身上的那个小丫头!”

    “啥?许薇嫁给你了?”石磊说完,呼的一声就站了起来,手指着王浩突然间大声说道

    “你是王浩?新任hb省副省长,槐花市市委书记王浩?好你个小子,来来来,这衣服你给我洗了,别的不说,你先给我洗十年衣服吧!”

    呃!

    一听这话,王浩顿时额头一道黑线。老子大小也是个副省长,在hb省党内排名还在你这个军区司令之上,让我给你洗衣服,还洗十年,你没病吧!

    可是王浩看着石磊那严肃的模样,还真闹不懂这名中将是不是在开玩笑。这丫的表情太认真了,并且作势就要脱衣服扔给王浩,一时使王浩顿时感到有些语结。

    “怎么,那小丫头没和你一起来?就没说过我!

    哎呀,老肖啊。现在我不能称你为我的老领导了。你们这就是袒护啊!你说说,许薇小的时候,那时候我正一名政工干部,我都成了育儿园的阿叔了。

    你看看,现在倒好,他们结婚了,结婚不但不请我,还没我什么事了。这我哪能算完,算算吧,两年啊,那小丫头是在我身上尿了两年啊!

    这衣服说什么你王浩都得给我洗,还得洗到我满意为止!”

    王浩这才听出个大概,原来这家伙和肖振国年轻时住在一起,都一个大院的。许薇小时候一直都被肖振国养大的。

    想来自然就是被这叔叔帮忙带大的,哎呀,不对啊,这么说面前的石磊,岂不是已经五十多岁的人了!

    怎么看起来会这么的年轻!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看行,就这么着了,十年,行!就十年!

    不过吗,石磊啊,洗十年衣服可以,但是你这外甥女婿被人欺负了,你这当长辈的,怎么说也不能站在这干看着吧。

    你看看,啊,这才到你们地盘一天,这就满身伤,不但皮没了,肩膀上还挨了一枪,这帐你这当长辈的打算怎么算啊!”

    “哎呀,这个,这个!这帮兔崽子们!老肖啊!这事是我大意了,接到你的命令我就没敢怠慢啊。

    咱们别的不说,不说你让我救的是王浩,就说单单hb省副省长的名头,你说我石磊吃了天王豹子胆,敢怠慢吗?

    可是你是不知道啊,我的信息化指挥车,刚刚进入麋鹿山,还没等展开,就被人攻击了。

    这帮家伙来者不善啊,绝不是等闲之辈。我寻思着,是不是与那个有关。这东西”

    说到这,石磊突然转身,竟然走到了门边,小心的查看着,并在房间里转了一圈,这才又走回到沙发旁肖振国的身边坐好,小声的说道

    “老肖,我怀疑事情绝不是这么简单,恐怕身后必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