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375章 一番苦心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王浩的激怒让肖振国有些不满,他断然挥手打断了王浩的鲁莽,语气颇为感慨的说道

    “赵誉刚能这么做,必有他这么做的深意。你就不想想,赵誉刚为什么这么做?你是一名官员,他也是一名官员。

    你刚刚上任,他赵誉刚何尝不是。但还是可惜了老赵的一番苦心啊!

    不过你这脾气,我看赵誉刚早就算计在内,要不他应该提前和你说了,否则他就不会有这样的决定!

    嗯,不错,很有大将之风!”

    “什么?大将之风?”王浩有些不解的看了一眼肖振国,肖振国不再言语,而是微眯起双眼,故意吊起了王浩的性子。

    见肖振国这样,王浩知道自己再也问不出什么了,只好自己揣测。不过以王浩的聪明,稍加分析也就明白了。

    自己刚刚上任,而hb省正是风雨飘零人心不稳之际。hb省一下换了三员大将,槐花市更不需多说,大小官员一律沉戈。

    在此风雨飘摇之际,一个中纪委的名头的确把hb省压得满满的。而抓大放小,抓重放轻,正可以缓解当下紧张的局势。

    想到这里王浩释然了,不禁脸上一红,为自己刚才的激进有些感到不好意思。还想解释什么,不想肖振国借此机会对石磊说道

    “外面一定等了很多人吧,我看王浩的伤也不算太重。这样吧,正好到了吃饭的时间,就简简单单的几个菜,国标吧,请大家吃个便饭!

    毕竟我下来已经是事实,就无需掩饰什么了。只是现在啊,就不知道这些人从哪里得来的风声,一点秘密都不可言了!”

    石磊赶紧答应,想了想,转身告辞出去安排了。

    没想到一出小会客厅的门,刚走到楼道走廊的尽头石磊就愣住了。

    电梯间直接被内卫给封住了,并且酒店电梯停运。而楼梯间乌压压的全是人,一干肖振国的随员认真的在这里警戒着,不消说,后面挡着的竟全是hb省的官员。

    石磊根本就出不去,也下不去,只能高高的站在楼梯间,对着下面乌压压挤满了楼梯间的官员们说道

    “首长交代,都去宴会厅,首长将在宴会厅请大家一起吃饭”

    这帮人有认识石磊的,还有那不认识的。还好石磊穿着将服,那一身将军的虎威在这帮常服官员们的眼中,此刻却是端的威势无比。

    本有几个自认为官阶大的,还不想走,在知道了这就是hb省省委常委,hb军区司令石磊以后,顿时呼啦啦,楼道内的官员们全都感谢的转身快速的向楼下的宴会厅跑去。

    这帮家伙,此刻真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生怕自己去晚了好位置被别人占了,自此不得见天颜。

    对下面的一帮普通干部们来说,能见到肖振国一面那简直就是见天颜。肖振国虽然是军界大佬,但是很多人都知道,肖其实就是整个z国政界的人。

    因为肖振国出自姚系,而现在姚系掌权,掌权的又是许向东。所以若是能借此机会和这位大佬攀上交情,说不定入了大佬的法眼,那今后的上位,可就指日可待了。

    一直等在外面忐忑不安的夏博伦,脸色是无比凝重的。他自持身份,毕竟不能和下面一些市级官员们一样,在内卫们放开警戒之后,一窝蜂的闯进酒店中打探消息。

    但是得到了肖振国要在宴会厅内请大家吃饭的消息他还是有些激动的。一声轻叹,他连连自语

    “哎!菩萨好见,小鬼难缠啊!领导毕竟就是领导,哪是一些给个令箭就当鸡毛的小兵崽子可以比拟的!”

    司机不知何时被内卫放了回来,这丫的一手按着自己被拧得将近麻木了得肩膀,一边小跑的跑到夏博伦面前叫屈的说道

    “领导,领导,您说的是,给个鸡毛就当令箭。这帮兔崽子,拧死我了。

    您还别说,真不愧为中警内卫,手劲还很大,即使我打小就练得一身好本领,在他们手下愣是动弹不得分毫。”

    夏博伦蔑视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司机,无奈的叹了口气。

    猖狂,简直是太猖狂了,就你这三两三,还敢在中警内卫面前抖身板。这中警内卫,说白了哪一位不是在全国武术圈,尖子中的尖子里面寻出来的。

    这帮家伙各个眼高于天,哪一个没有点真本事。这可都是为了保卫国家领导人而选出来的精英中的精英,哪是你一个小小的司机可以比拟的。

    夏博伦真想借此次机会辞掉自己的这名司机。尼玛逼的,要不是你愣头愣脑的往前冲,使我丢这么大的人,我怎么会在这么多人面前掉价!

    想我堂堂的一名省纪委书记,愣是在这个大广场上站了半天,竟然没有一个人上来搭讪,这次可真是丢大人了。

    可想想,这丫的冲动还是冲动了点,毕竟对自己还是可以的。再说他也不是自己说开了就能开了的,因为他的来路可不是自己随便就能得罪的。

    他可是来自三弄介绍的人啊!

    也是自己唯一可以与那些人联系的一个凭介。

    想到这里夏博伦只得忍了,但是语气却是无比严肃的说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这下知道厉害了吧!

    中警内卫也是你敢与之冲突的!把车找个位置停了,我还是要进去的,最起码也要解释一番,虽说我们不属于他一系的,但是现在必须要做出这种姿态。

    我相信这也是我们家领导希望看到的事情吧!”

    司机一琢磨,急忙点头答应,听话的走到奥迪旁迫车去了。夏博伦这才快速的走向回廊,向宴会厅走去。

    见夏博伦进去了,这名司机这才将车停好,拉了手刹,从裤兜内摸出个电话,小心的拨了个号码。

    “领导,他进去了!我看没什么事,毕竟是肖振国吗,场面上的事情是要做的。

    是的,他也是这个意思!

    嗯,我知道错了,不是我想要楞冲,其实我就是想试试,在这种情况之下,探探hb省究竟有多少人敢在这种场面下还敢探出头!”

    “愚蠢!”电话对面一个声音愤怒地吼道“自以为是,不要自作聪明,我早就说过,夏博伦不是一般的聪明,他现在虽然没有看透你的打算,但未必不代表事后他想不明白。

    你一个小小的司机,你有什么本事有什么胆子,胆敢冲击肖振国的行辕。哼,我想要不是夏博伦忌讳你身后的我,现在你的应该早就被他辞退了吧!

    以这样的方式宣示夏博伦的独体特行,这是逆领导的意思。你看这世上有几个领导,愿意自己的手下违背自己的意愿,愿被手下牵着鼻子走!

    你啊你,我培养了你这么多年,你还是让我失望了!

    想收拢人心,现在正是时候,不必再做一些无谓的举措。中纪委已经把一些人交给了省纪委吗,这就是最大的契机,在这上面用点心,是你当前最应该努力的!”

    “是,是,请领导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办了,我错了,夏书记回来,我一定好好的向夏书记检讨!”

    “这就好,要明白你现在的身份,这是你想要取得夏博伦完全信任最基本的前提!”

    电话被挂断了,这名司机急忙小心的删除了电话号码。这才有些颓废的擦了一下脑门上沁出的汗水,动了动刚才一直保持一个姿势通话,竟有些僵了的身子。

    嘴唇喃喃的,也不知道在嘟噜着些什么

    147有随行机要秘书进来汇报,说酒宴已经准备完毕,肖振国这才点头,站起身来招呼王浩一同前往会客厅。

    王浩点头答应,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衬衫,将长袖放下,扣子系好,掩饰好了身上的伤口绷带,这才随着肖振国向电梯间走去。

    肖振国一路走,一路语重心长的对王浩说道“王浩啊,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也知道你在做什么。

    你做的其实都是身为一名官员应该做的。不过我还是要说你,一会也许会喝点酒,喝多了,就没机会说你了!

    为官,不能太强势,更不能太优秀,要留给别人一些表现的机会,特别是主政一方。

    你这个第一长官把事都干了,你要下面的人干什么。这样会让他们觉得自己很无用,反而起到相反的作用。

    身为一名上位者,首先要做到的就是怎么御下。

    御下之道看是简单,吆五喝六的下面‘喏’声一片。

    但真心想要‘喏’他们的心,要他们实心跟着你的脚步,其实还需要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啊!

    这就需要你放权,需要你给他们表现的机会。而不是事事你都干了,你都干完了,他们哪还有有机会,哪还有立功表现,对你表真心的机会!

    还有就是,对待相同的人,不能在他们面前表现的优势了,这会遭人嫉妒的。嫉妒就像一根刺,会刺到人的心中,而遭人永远的忌恨!

    一句老话说得好,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做人,有时候低调一些,收敛一些,未必就不是一件好事吗!”

    王浩认真的琢磨着肖振国的话,不禁连连点头。他小心的答应着,细心的体会着。

    说句实话,在这小子的字典里,还真不知道为官有这么多的道道。干事不行,不干事也不行。

    干好了不行,干不好更不行!

    怎么就这么不简单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