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378章 我自己解决了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肖振国笑得一脸严肃,不仅使靳华伦就是心中一沉。哎!也算自己刚才太唐突了,即使知道王浩与肖振国之间的关系,但也不能在此刻把他们两人相提并论。

    看来肖振国有些不快啊!

    或许肖还是不喜欢,也不想在明面上让别人太清楚王浩与他之间的关系。

    于是靳华伦急忙插话说到“肖副z席,对不起,刚才我心急了。一着急就把王浩的事情在这里宣布出来了。

    其实省委的决定,还是准备专门在下次的会议后进行宣布的。

    一听这话,肖振国本就严肃的脸突然间一板,于是更加严厉的说道

    “怎么,现在宣布不好吗,既然是做出了成绩,立下了这么大的功劳,就应当及时的表扬吗,并要加以肯定,给予奖励!

    我看刚才的时宜就正合适吗,怎么就突然道起歉来了呢。你啊你,老靳啊!把我想得也太什么了。”

    靳华伦一听肖振国这么说,顿时心中一片释然。有时候领导的口气越是严肃,说明领导越是不在乎。

    那就是领导跟本就没往心里去。

    靳华伦见的领导多了,原先在京城,身为总办公室的主任,那是什么样的领导没见过,时间长了,对大佬内心的揣摩程度,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了。

    他看出来了,此刻肖振国面是严肃的责怪,而未必就是他的真心话。肖振国也就是拿自己这话当引子,要引出他自己真实的目的。

    而肖副z席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靳华伦此刻只能姗姗的赔笑,决定并不打断肖振国的继续讲话,静听他下面的文章!

    果不其然,肖振国清了清嗓门,环视了在座的众人一眼,突然认真的说道

    “hb省,乃是全国重要的军事战略重地。众所周知,我们省,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更是扼守京畿之地的关键门户所在。

    可正是这样,大家都知道,hb省的地理位置使然,其实是坐落在秦山山脉的东北角。而知这一角,断是天堑之隔啊!

    记得伟人有句话说的好!

    ‘一桥通架南北,天堑变通途!’

    而对于我们来说,我们这hb省现在拥有的并不是山溪水涧,而是横在hb省正中的秦山。

    秦山,到了槐花市这一段,又被称为麋鹿山!也算hb省中段的一道天然屏障!

    我军hb部驻扎在这里,认真算算,已是几十年的风雨了。要是加上建国伊始之初,那历史就久远了。

    但是这么多年以来,为什么军事设施屡次跟不上去,其实就是因为麋鹿山这特殊的地理环境所造就的!

    前年我就看到过石磊打的报告,报告说要建设麋鹿山部队专用通道。但是报告上涉及到的方方面面的问题实在是太多了。

    有些地方与hb省当地的建设也相互冲突,相互重叠,所以当时军部没有批准。那是因为报告不具备完善性与可行性!

    但是今年,也就是前不久,我又接到了石磊给我再次打的报告,说这条军用物资专用路已经到了非修不可的地步了!

    所以在前几天,我为了此事,专门与一些专家交流了意见。今天,我就要在此宣布,这件事,我批了!

    但,在此我有点意见,什么意见呢,那就是我希望这条路如果修好以后,不但可以成为军事物资用路,其实完全是可以作为民用道路来使用的吗。

    因为现在我们是和平时期,祖国各地都在快速的加大脚步发展经济。因此,我建议这条路可以与hb省一起进行联合修建,在必要的时候,紧急的情况下可以进行军事管制,成为军用物资专用路。

    而如果与hb省合理修建的话,靳书记,你说我是不是等于送给了王浩同志一份大礼呢?”

    一听这话,靳华伦顿时心中一喜。天大的好事啊,这可不仅仅是送给王浩的大礼,而认真地说起来,何尝不是送给hb省的大礼呢?

    而在这个非常的时刻,在槐花市正待重整的时刻,在这个王浩刚刚上位的关键时刻。肖振国的这份礼,实在是太大了!

    交通项目,从立项到审批,哪来的那么容易的说。全国有多少条重点道路在等着审批,哪有这样送路上门的。

    这可不是棵大白菜,更不是说一瓶酒两条烟。这可是一条路啊,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可在肖副z席的嘴里,说送就送了!不少人顿时心里就有数了,恍然大悟。怪不得王浩这么年轻就能成为副省级的领导,原来人家背后这背景通天啊!

    一来就送一条路,这可是天大的政绩。这对在仕途上打拼的官员来说,不求别的,只这条路,就是一份天大的政绩,就可坐等升迁!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不禁纷纷的投到了王浩的脸上。那羡慕无比的目光,是让人想嫉妒都嫉妒不起来的!

    因为能坐在这里的,可都不是一般级别的官员。他们心中都清楚,这么大的背景,这么大的靠山,不是谁都可以有的,更不是他们羡慕就能羡慕的来的!

    那么只好一会多敬这小子几杯了,先讨好关系,攀上交情再说吧!

    不仅仅是下面普通干部们在羡慕,其实此刻夏博伦的内心也是相当不平静的。修建hb省麋鹿山一段的公路,这事省147委已经研究不下十几次了。

    在彪德刚在任的时候,这段路,几乎就成了彪德刚的心病!

    彪德刚曾不止一次在公开的场面上讲,谁有能力修好麋鹿山这段路,有能力说得动国家交通部。拿下国家对这段路的投资,使之成为国家重点建设的项目,彪德刚就会让他连升三级!

    但是谁有这能力,有这能力,还在hb省混个毛!

    想把一地级市与省城相通的一条路,拿到国家的级别上去说事。呵呵,其难度可想而知。

    但要不借助国家之手,仅仅是凭借hb省的一省之力,依靠槐花市自己的能力。呵呵,恐怕这条路就会永远成为hb省省委大佬们脑海中想象的一条天堑之路吧!

    麋鹿山山高水长,地形复杂多变。其施工难度,投资成本,技术要求,乃至于据说山下还有暗河之说。

    可想而知,要靠hb省和槐花市自己来建这条路,那需要花费多大的精力,人力和物力!

    只这一条路的建成,可以马上缩短hb军区、槐花市到省城乃至京城的距离。使原来需要六个小时的车程,会在短短的时间内,瞬间缩短为直线距离的三个半小时!

    如此一条路的建设,可以瞬间拉短京城与hb省乃至于槐花市的距离。将会大大的促进京城与hb省乃至于槐花市之间的各项交流,大大的促进各方面的投资建设!

    这条巨大的惊喜,一下就把王浩给震晕在当场。他真心没有想到肖振国会送给自己一份这样的大礼。

    这份大礼对他来说,真是太关键太重要了!

    在一路来槐花市之时,王浩就留心了,就在算计这条路况,看起来还算不错的省级三级路。

    他当时就在想,以这样的路况,想要获得外商的投资,想要把那些精明的,精于算计的外地客商吸引到槐花市来,让他们自愿的掏出钱来投资,恐怕首当其冲的第一大难题,就是运输难题吧!

    王浩在震惊过后,愣是猛地惊醒,突然大咧咧的出声问道

    “肖副z席,只是高速公路吗,可现在国家不是正在修高铁吗?如果把这条高速路改成高铁,那岂不是一个小时,就能达到京城?”

    呃!!!

    哄!!!

    一听这话,肖振国不仅狠狠地瞪了王浩一眼,此刻的肖振国真是心中暗自后悔。这小东西,完全不领情啊,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

    就算自己身为z国的军事副z席,要批准建设这么一条高速路,也只能打着军事建设的旗号,你小子倒好,一开口就是高铁。

    一看肖振国脸色不好,旁边的马德江也心中一愣。王浩这家伙的要求太高了,可以说太离谱了。

    他只能不得不开口佯装怒斥道

    “王浩啊,饭要一口口的吃,路要一步步的走!先有高速而后才能有高铁啊!

    高铁,哎!你啊你,还是太心急了。肖副z席送你这样的大礼,难道你还不满意?

    你知道建高速需要多少钱,特别是在麋鹿山这一段,恐怕这一公里的路段,需要的资金就不会小于五百万。

    高铁,高铁那简直就是在拿整个hb省的钱来铺路!”

    即使马德江与王浩之间的关系非同寻常,即使王浩与肖振国之间的关系绝不一般。但是此刻马德江也有些忍不住了!

    他心中不住的在腹诽着王浩,你丫的,就知道往你们槐花市搂钱,你也为我想想啊,你刚上任,我这也是刚上任啊!

    你主管槐花市,我呢,还主管整个hb省呢!你需要钱,你需要修路,整个hb省需要钱,需要修路的地方多了去了。

    钱都给了你了,你倒是美了,可你让我这个省长怎么办,难不成坐在墙头喝凉风啊!

    我找谁哭去!

    整个hb省都饿着,好酒好菜都你一人吃了,你让其他地市的人怎么看我这个新任省长,还不得晾死我啊!

    我没钱给人家,谁还搭理我啊!

    可是一听这话,王浩好像就和没睡醒似的,突然一抬头,认真的看着肖振国与坐在他面前的靳华伦,很不满意的说道

    “肖副z席,靳书记,马省长,我不是贪心,而是京城到省城的高铁不正在建设中吗。

    与其正在建,不如就延长一点,一直延长到槐花市来吗!

    你们要是能答应高铁延伸到槐花市来,那么别的我不敢说,一条高速路,槐花到省城的高速路我自己解决了,绝不用肖副z席、靳书记、马省长你们操一点心。

    我绝对按高标准,高规格,给你们建一条适合军政两用的现代化高速路出来,而这一切费用,我们槐花市自己解决!”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