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379章 口气大了惊死象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口气大了惊死象!

    自hb省提出新格局,大经济,甩包袱,全面向经济化社会迈进的口号以后,就把省城至京城的高铁建设项目设上日轨。

    项目经多方论证,终获国家支持,与去年才开始动工建设,明年五一前后通车。

    这也是彪德刚在位时一重大民心工程,不过也是导致彪德刚快速落马的一主要工程。

    彪马大案虽然主要发案地在槐花市,但后来引申开来,查出的问题,还是使中纪委的同志们大大的震惊了。

    实话说,一个槐花市,一个槐花奶厂,就是彪德刚与马吉昌想尽办法全贪回家,又能有多少。

    而天源市至京城的高铁却是不同,本在设想,还没有出设计图纸的时候,彪德刚与马吉昌就已经开始打这条高铁的注意了。

    两人把从槐花奶厂,乃至于槐花市各地收刮来的民脂民膏,全都用于了高铁周边土地的购买上。

    那是想尽办法,无所不用其极。致使最后高铁周边动迁的土地在一夜间价格聚变,由原来的一倍翻到两倍之多。

    王浩在这里又提高铁,不仅就使新任省委书记靳华伦心中一沉。

    可以说,由于彪德刚这个巨贪的伸手,最后带给hb省的,是沉痛的埋单教训!

    整个宴会厅静悄悄的,没人出声。高铁,现在在hb省已经成了一个很不好的名词。因为高铁,落马了多少官员,葬送了多少干部。

    他们虽然知道这是一块巨大的蛋糕,沉甸甸的政绩。但是彪马大案带给他们的影响是巨大的,更是沉重的。

    与政绩和升官相比,其实能安安稳稳的继续保持自己目前的官位。相比较来说,他们宁愿还在目前自己的位置上坐着。

    即使这样,也比被中纪委请去喝茶好得多!

    见无人说话,王浩不仅轻轻地展颜一笑,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继续说道

    “肖副z席,我不是危言耸听,更不是信口雌黄。槐花市是需要建一段高铁了。这个计划,这个项目本就有现成的项目企划书。

    在我来槐花市上任之时,这个计划我是了解过的。并且,我还知道,这个计划是由当初的槐花市原市委书记马吉昌提出来的!

    不过在这里马吉昌提出这个计划的原意,是要想利用高铁的建设,为自己多搂一些钱。

    不过不管他原来的打算是什么,我还是要说,这个计划提得好啊!

    为什么说好呢!

    因为只要高铁建成,可以明显的看到槐花到京城的距离,马上由原来的六个小时立刻缩短为一个多小时,而不要两个小时!

    这是一个什么概念?

    我们党人不信神佛之说。但是在这里我给大家讲个故事,那就叫缩地成寸!

    这个故事出自《白娘子传》。

    白娘子为助许仙,许仙当时被梁太师家将逼迫,锁拿进京。

    而白娘子因为担心许仙受不了委屈,为了使他少受一会罪,使用的法术就是缩地成寸。

    由原来需要走一天一夜的时间,变成了只消半日便可到达。

    这是神话故事!

    但是在这里我要说的是,神话故事有很多都是预言!

    为什么要这么说呢!

    还要讲个故事!

    许仙在三皇祖师会派任仪式上所展示的四件宝物,羊脂玉净瓶、神君天奏乐图、时辰八卦炉、烈火神珠。

    这里我要说的就是这个神君天奏乐图。

    大家不要疑惑,也不要笑,认真想一想,这个奏乐图与我们现在的电视有什么分别!

    当然,在这里我只是说个故事,也是个引子。也是正好想起了这么一出,在这个场合说起来显得不严肃了,对此我向各位道歉。

    147   但是大家认真的想一想,古代已经想出来了的东西,是不是在我们现在很多都已经实现了呢!

    而现在的我们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二十一世纪,连修建一处高铁都这么困难,我们怎比古人!

    修建高铁,联通槐花与京城之间的路程,这要经过多少个地市,惠及多少人。

    如果成京城下来,到我们槐花市,只需要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那么大家可以用心去想一想。

    京城给我们带来的是什么,我们远离南方,而只能凭籍京城这个经济与文化中心带给我们希望于未来。

    其他的我就不说了,单单说京城下来的客商会有多少,恐怕会络绎不绝吧!京城下来的投资商会有多少,恐怕会水漫金山吧!

    我们hb省离京城这么近,但是受及京城的投资却很少,相比之下,与津市比起来,原因就是因为我们到京城的道路不畅,不适应京城的快速节奏!

    虽说现在我们下面的地市有火车通往京城,可是想想,动辄六七个小时,坐的人屁股发麻,买个卧铺又不值当的。

    这就成了制约我们经济发展的最大制肘!

    我们就是提出再优惠的政策,我们就是再努力,再心急火燎,再有斗志与心气儿。

    相信我们的很多领导干部们的斗志,也会被这交通的制约而磨平,而丧失斗志,变得甚为遗憾,而无作为!

    身为地方官员,身为一省主管经济发展的副省长,在这里,我再一次的承诺

    我将全力以赴,即使背上再为沉重的负担,我也要改变这一现状。

    我甘愿自筹资金建设槐花市到省城的高速公路。

    在这里,我恳求肖副z席,恳求领导,能不能可怜一下我们边缘的山区政府,赐给我们革命老区一条金光大道!

    我们槐花市的经济发展是相对比其他地市是要好了不少,但正是因为这样,才需要更好。

    因为只有更好了以后,才能起到更大的带头与带动作用。深市好不好,好,可是他拉动了一个省,甚至是整个南部沿海地区。

    珠市好不好,好,但是珠市完全是在深市的带领下发展起来的后起新秀。相信没有深市的带领,哪有珠市的崛起。

    在这里,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说,给我一条高铁,我就可以把槐花变成深市,而带动周边的地市,使他们变成珠市!

    这就是我身为hb省副省长的打算,也是我上任的决心与责任,更是我履任槐花市市委书记的目标所在!”

    王浩的一段话,说的慷慨激昂。虽说,话语中有不尽的地方,但是却引起了再坐的所有官员们的共鸣!

    这些人沉寂太久了,这些人不是无所作为,而正如王浩所说,他们已不能作为了。

    原因就是,他们已被这无力的hb省交通状况磨平了性子!

    hb省虽说道路不至于坑坑洼洼,高低不平,但真心数数,各地市连接省城以及外省地市的高速路竟然没有几条,甚至少得可怜。

    仅仅有身为省城的天源,与邻近几个省的相近地市有几处高速公路相连。而高铁,就更不要说了。

    唯一的一条,天源到京城的高铁,还在建设当中。

    路不达,哪来的外商?外商来了,做什么?

    投资也好,生产也罢,总不能做出的东西自产自销吧!

    而由于现在政治气候的原因,实话说,hb省这独特的政治氛围,更使现在的他们如履薄冰,哪还有人还敢想到积极筹划什么。

    沉寂了这么久了,这么多颗心,几乎都冰冻了起来!

    但是王浩的一番话,在现在,就是现在,竟然使他们一个个热情高涨,仿佛在一瞬间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未来。

    不知何时,青阳市的市长马善虎突然站了起来,高声应和道

    “王副省长,您的建议我看行,要是您自筹资金建设槐花市高速路,能不能在途经我们青阳市的地方开个口子。

    呵呵,我想这要求设计的时候肯定会有。这样吧,我青阳市,就是勒紧了裤腰带,你们槐花要什么!

    别的没有,要人有人,要设备有设备,要钱吗,我帮你们几个亿!我还就不信,我们自己建不成一条高速路!”

    “说得好,兄弟联手,其利断金!青阳帮几个亿,我沧海市也能帮的。多了不敢说几个亿我们沧海还是能挤出来的!

    除了一条主要的口子以外,我们临近的几个镇可都在这条路上,都给我开几个口子。

    条件吗,我桐友良没条件,你王副省长看着提吧!”

    沧海市市长大拍着胸脯,对着王浩大发感慨,好像那高速已经建到了他们家门口似的,这家伙就像在这一刹那间看到了辉煌!

    凭籍着一条高速路,别的不说,以后沧海与青阳市可以沾光的地瓜多了去了。这笔账是个人都会算。

    自己投些资金,那么本市车辆的过路费自然就会少之再少。毕竟我也参与建设了吗,要不怎么有脸蹭人家的路走!

    而他说完之后,又故意很是不屑的看向了站在他身边的蔚山市市长孔繁盛。

    对于孔繁盛,说实话,无论是他这个沧海市的市长,还是青阳市的马善虎,他们两个对孔繁盛都是不服的。

    在他们心中,一直都有一个想法,我们两个地市之所以能被称为hb省的经济大市,被称为名列前茅的hb省经济强市。

    那是因为我们自己本身的能力在这,那是因为我与马善虎头脑灵活,发展经济有一套,我们完全是靠自己本身的能力在发展。

    而你们蔚山呢,呵呵,还不是因为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

    蔚山,整个华东的第一大铜矿所在啊,hb省富得流油的一大铜矿基地!

    谁都知道,现在什么最富,那就是资源。有了资源,你随便挖,在地上刨出来的都可以换成金疙瘩!

    这样的本身优势,我们怎么和你们比。你们完全不需要和我们比粮食产量,比经济发展,比外资的吸引以及使用量。

    仅仅一个铜矿,你们全都有了!

    可是这么多年以来,你们蔚山还没有发展起来,还和我们站在一条起跑线上,更何况你孔繁盛还是一名代理市长。

    呵呵,说句真心话,这就让桐友良与马善虎两人,对这位孔繁盛很是看不上眼!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