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382章 自来相会的人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所以周峰竟然快速的给自己定位,在这场官员级别堪称全面高档的欢迎宴会上。

    他此刻只能把自己定位在与青阳市市长马善虎,沧海市市长桐友良相同的位置之上。

    而对于蔚山市的代理市长,说实话,此刻周峰与马善虎和桐友良的看法一样,这家伙和自己不在一个档次上。

    为什么要这么说,上三个地市算起来都是hb省排名靠前的经济强市。而蔚山市由于得天独厚的铜矿储量,甚至在某些方面来说,还盛两市一筹。

    但原因就在蔚山市的孔繁盛这个代理市长都代理了一年多了,到现在为止楞是没去了自己头上这‘代理’两字的帽子。

    ‘代理’,毕竟不是正式的,也就是说,到现在为止,孔繁盛还是副厅级的身份。

    省里到现在为止,还没能考虑到147让这个曾经副厅级的常务副市长,正式的成为蔚山市的市长。

    而刚才在其他地市的市长们纷纷出声支持王浩的时间,孔繁盛却是与众不同的指出,要王浩在天槐高速经过蔚山段的时候,能在那里拐个弯,给蔚山修建一条一级路。

    虽然孔繁盛在后面表示,修路的资金他们蔚山市自己出了,人力物力方面还可以大力的帮扶槐花市进行高速路的建设。

    但此举在多数人的眼中还是看到了不同的声音。你孔繁盛凭什么啊,这话都能说出来。

    这可不是正式的会议,而是一个欢迎会上关于工作的小插曲。在这种欢迎会上是很有讲究的。

    第一,大家欢迎的是上面下来的领导,第二,今天是人家王浩履新。

    自古官场就有花花轿子众人抬得道理,你这不抬轿子,看来倒像是下绊脚石的。

    怎么话说呢,在这样的欢迎会上,即使谈工作,领导也不会真心把你的话全都算成是正式表态。

    毕竟不是正式场合,像王浩说了,修建槐花高速,资金他自行筹备。但这话领导也就是听听就是了,以后真要是王浩筹备不起来,相信领导也不会真的去追究什么。

    有的,无非就是感觉这家伙说话没底,考虑事情不完善。但更多的还是帮扶与扶持,绝不会真就拿王浩怎么样。

    毕竟这话王浩是说给肖振国听得,在这里王浩也是为了工作。揽下一条高速路,而换取一条高铁,这个帐谁都会算。

    也算一条激将法吧!

    真要是成功了,肖振国一下答应了下来,那王浩就算是无力筹备得出槐花市高速路的有关资金,省里也会睁只眼闭只眼的,甚至还会想尽办法帮王浩把资金筹办齐了。

    为什么呢,因为谁都知道,现在要劲往一块使,绳往一处拧。要的就是能在肖振国这个军中第一人的嘴里掏出点真家伙。

    这么大一个大佬在这里,随便洒洒水,可想而知,hb省就会有享不尽的恩泽!

    还好,有不少干部们都看明白了,也听明白了,大家都在捧王浩。可偏偏就你这一代理市长不上路,愣是出来一个叉子。

    多亏没引起连锁反应,没引得起来下面其他地市的跟风。

    修路谁不想要,但现在要就是不识时务,就有点拆台的意思了。

    所以周峰端着酒杯径直向马善虎与桐友良迎了上去,把本走在前面,想与自己喝一杯的孔繁盛直接忽略了。

    马善虎与桐友良本想上前敬王浩一杯酒,借机再拉近一下感情。但此时的王浩毕竟是与靳华伦、马德江这两名省委大佬共坐一桌,在认真地陪着肖振国。

    这两人即使想敬酒,可怜没机会,于是只能转道端着酒杯向周峰走来。周峰也不拿架子,也不摆自己副省级城市、市长的威风,一看两人走过来了,也端起杯子迎了上去。

    这就使端着杯子快要走近周峰这桌的孔繁盛,感到了一丝尴尬。

    但孔繁盛这家伙也会自嘲,一看周峰转身离开,只能自我安慰,或许人家没看到自己,于是斜着身侧了一步,也跟着周峰向马善虎与桐友良迎了上去。

    不仅如此,没等走近,孔繁盛竟然先开口招呼道“哎呀,周市长,马老兄,桐老弟,好些日子我们没聚到一起了,来,今天借个光,我敬大家一杯!”

    周峰一愣,只能转头,目光迎向孔繁盛,微微举起了自己手中的酒杯。在官场上,什么样的情况都能遇到。

    对于这样的,自来相会的人,表面事情还是要做到位的。

    所以周峰此时虽然内心诧异,但是面色却是非常的沉静自然,友好的出声应和道

    “呵呵,孔市长,一起来,马市长,桐市长,来,我们几个走一个!”

    周峰说完,孔繁盛就要举杯干了,不料一个很不和谐的声音立刻传来“慢!这杯酒可以喝,但是孔大市长可是要给个说法啊!”

    孔繁盛一听这话,只能干愣了一下,把刚举到了嘴边的酒杯撤回,神态有些微皱的看着说话的人。

    出声制止的不是别人,正是沧海市的市长桐友良。

    “桐老弟,怎么,还的要说法,什么说法,说来听听。”

    桐友良见孔繁盛不上路,根本就听不出他话中的意思,于是只能干笑着摇了摇头,直接了当的说道

    “说法,难道你不明白?孔兄,我的孔大市长啊,难怪到现在你这‘代理’二字还没能去掉,你要真想听,我们几个坐过去我和你认真说说如何?

    一听这话孔繁盛顿时火冒三丈,代理二字都一年多了,说句实话,都快成了他孔繁盛的心病了。

    好不好的,你哪壶不开提哪壶,也不能在这种场合直接的揭我的短啊!

    不要说在官场,就是寻常老百姓,就是哥们弟兄们没事聚个会,吃顿饭,喝点小酒,也不能在酒场上揭人短不是。

    孔繁盛这脸当时就红了,还好这家伙没有完全的失去理智,只是冷哼一声,带头端着自己的酒杯,看到宴会厅角落的一张桌子,直接就奔着去了。

    桐友良无奈的摇了摇头,马善虎一看这形势,打着哈哈端着酒杯指着桐友良说道

    “走吧,也没你这么直接的,看你怎么圆回来。周市长,走,一起过去喝几杯!看来你的春天也快要过去了!

    这夏天不好过啊!”

    周峰讪笑的点了点头,以他的聪明,立刻明白了桐友良的意思。看来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啊,只是自己真的要过夏天嘛?

    王浩分别敬了肖振国与靳华伦以及马德江和在座的常委们几杯水酒后,只能先行离开。

    他必须要先行离开,今个不是适合喝酒的日子,一是因为满身疲惫,身上还有伤。

    二是因为从旁边赶过来敬酒的干部越来越多,再不走,王浩相信,今个自己绝对会被撂翻在这张酒桌上。

    可是王浩失算了,失算的原因很实在。

    那就是级别!

    官场上最讲究的就是级别。

    你坐在主桌上,比你级别小的,根本就不敢到主桌上敬酒。可是你离开了,那就不同了。

    原本一桌子都是大佬,级别小的谁敢过来。即使想套近乎,拉关系,也得有那个逾越上级的胆子不说。

    有靳华伦和马德江坐在主桌上,hb省下面的官员谁敢到那桌上冒个头。

    这头要是冒得不好,呵呵,恐怕给肖振国留下来的印象还是其次,那在自己本省两位主要领导人心中留下了印象,恐怕以后的日子绝对就会不好过了吧!

    所以不但是这些本省的官员,就连桌子上在座的一干hb省其他常委们,此刻说话也是小心翼翼的,唯恐一句话说得不好,此刻就会有越俎的嫌疑。

    王浩是借故打了个招呼离开主席位的,毕竟是酒宴吗,所以人有三急,也就是很好的离开理由。

    他对自己今天的表现是很满意的,虽然属于临时起意,想法多现场发挥了点,但是实话说,王浩并不感到自己做的有些过了。

    所以在靳华伦看自己的眼神多有不解还稍微有些不满的状态下,王浩却并不在意。

    他在来槐花市上任的时候心中已经做好了打算。以他的打算,就是要主掌大权,主抓人事和大决策大方面。

    而对于政府事务,与槐花当地的经济发展,他只制定一个大方向,指导一下,为他们指一条路。

    至于具体的工作,王浩研究过,甚至是仔细的打听过周峰的为人,有些事,他并不想插手。

    也就是放手让周峰去做。

    对周峰,王浩说不好,毕竟履历上的东西和别人的简绍都是有限的。所以王浩想的就是不干涉政府事务,至于槐花市的市政建设和经济发展,先放权让周峰去试试看。

    自己只要是将人事大权牢牢地掌控在手中,就不愁对具体事物没有影响力,到时候起不到牵制的作用。

    这就是对姚老话语的精神领会,身为一名领导,在无形中就可以治敌于千里之外,而不是直接到现场指手画脚!

    由于连干了几杯酒,身子又极度的疲惫,王浩怅然的向洗手间走去。

    他需要清醒一下,就算离开,也不能借尿循离开,毕竟这是个欢迎宴会。

    这样的离开,多少会给自己的形象,第一次就在这些同僚的心中,留下了一点不好的一面,这可不是王浩愿意看到的。

    但是走出宴会大厅的王浩,在随手推开一处洗手间的门之后,顿时便呆住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