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390章 领会意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城建局局长李永昌在这帮人中是级别最低的一位,也是最没话语权的一位。不过今个他能坐在这里,也是因为他手握实权。

    槐花市连年来城市建设工作可没少抓,不仅是城建这一块,房管这一块据说也在李永昌的一手操纵之下。

    那是因为现房管局的局长本就是从城建口出去的,原来就是城建局的一名常务副局长。

    管的多,自然权利大,而权力大,自然腰包就鼓。

    而李永昌这家伙又打着贯彻执行国家对省、市城市以及村镇规划、城乡建设、环境保护、建筑业、勘察设计业、房地产业、市政公用事业以及城建监察管理业的便利,往往是利用职权之便,大搂其财。

    新近几个月以前更是花巨资从一私有企业,订购了一大批城管监察专用车。崭新的新车刚刚交付,他便指示下面把新车全部喷涂成行政执法专车的模样分发下去。

    只是这新车的分发,其中就有不少猫腻。只有那成绩好的,工作特别突出的,认真关切执行上级领导命令的单位和个人才能领到新执法车的使用权。

    手握重拳,又掌管着三千城市执法大军,可以说李永昌在槐花市是要权有权,要人有人。

    知道的认识他是槐花市城建局的局长,有那不知道的,往往道听途说的。一听别人提起李永昌的名字顿时便咂舌不已。

    因为这家伙素来被传为黑白通吃,那声望,那威名,简直不亚于刚刚被捕的马吉昌!

    李永昌今个是被徐正恩给拖着来的,他原先是不想来的。但是一听徐正恩说他的姐夫夏博伦在这里,于是赶紧屁颠屁颠的就来了。

    他和徐正恩可是老交情了,一直就想通过徐正恩这条线搭上夏博伦的路子。怎奈人家的身份太高级了。

    省委常委啊,还不是市委常委,这对仅仅身为正处级干部的徐正恩来说,要真是与夏博伦搭上了交情,那可等于一步登天了。

    本来一听说打麻将,李永昌那原先还非常忐忑的心便是一松。这么大的领导,能下来打麻将。

    身在官场,还是一名省纪委书记,难道闲的没事干了,特意跑到槐花市来开一局。

    非也非也!

    今个槐花滨河假日酒店那么大的场面李永昌可是在外面见识过的,只不过这家伙先前关机,得到的消息晚了,等他赶过去的时候,人家宴会基本都散场了。

    正在他哀叹不已,连呼失误的时候,不想得到了徐正恩的召唤。于是知道了徐正恩的真实目的,李永昌是二话没说,当场就开车从外面拎着一条编织袋就赶到了麋鹿山宾馆。

    这编织袋里是什么我们暂且不说,单说一看场面冷了下来。而孟凡仁与徐正恩两名市委常委都这么说,李永昌就知道自己表现的机会到了,于是急忙接话说道

    “两位领导说的是啊,咱们今天可全都看在眼里呢。不说别的,单说周市长,我看今个周市长就有些特别吗。

    按本说这个位置就应该由周市长来坐的。而王浩他一官 二代,依仗着军部大佬的威风。

    哎,我们是没话说,但是槐花市的百姓们可不一定没话说。

    我听说今个他刚上任,槐花奶厂就闹起来了,还发生了流血事件。只是被他们遮掩的很好嘛,什么不顾个人安危,什么带头立下了大功劳。

    夏书记,我这人心比较直,我这么说您可别生气。他这不就是以为身靠大树好乘凉吗,还把首长拉来给他做了这么一出戏,我看就这样想获得我们槐花市民众的人心那可就难了。

    不说我们这些基层干部,单说周市长人家就不能忍他多久,太强势了,太做作了。简直就没把我们槐花市的干部群众给放在眼里吗!

    经济他也管,治安他也抓,干部思想他还要管,呵呵,真不知道他究竟想要管什么,真能管得了多少。

    要真就像他这样一盘抓,我看没等他抓起来,自己就被累死了!槐花市那是这么容易说抓就抓的。

    马书记原来那么深的根,原来那么强势的手腕,还不是有些地方睁一只眼放一只眼。

    我们又不违反原则,又不违反党纪国法,看他又能抓我们什么。真要是惹恼了,我还就不信下面的都是吃素的,哪怕一人向上面反应一句,他这个书记就得挪窝,乖乖的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李永昌气愤填膺的讲了一大堆,话里话外无不透漏着他自己强势的手腕和绝对的底气。

    本来孟凡仁是想出声打断李永昌的胡说的,毕竟这可是原则问题。在私底下诋毁首长级别的领导,自己还没活够呢。

    但是孟凡仁在出声之前,及时的看了一眼他面前冷冷站着的夏博伦。只这一眼,孟凡人顿时打掉了自己想要阻止李永昌的念头。

    因为此刻的夏博伦,面上已经一扫刚才的微怒之色。而是轻绽笑容,正煞有介事的打量着滔滔不绝的李永昌。

    有戏!

    李永昌这家伙挠到了领导的心窝子上啊!

    正如孟凡仁的所料,见李永昌说完,夏博伦竟然身子一转,继续走到了麻将桌前,竟然作势要从新开局。

    乖乖!

    成了!

    有时候身为大领导,往往不需要说什么。对于有些事情,他只需要做出一点暗示就可,并没有必要做出首肯或者认同的答复。

    领导吗,没必要凡事都要向你讲得那么细,更没有必要对你作出肯定。

    而那些聪明的人,往往一看领导的意思就知道领导需要什么。那他就会领会到领导的意图,并且以后全心全意的照着领导的意图去办事。

    这样,即使以后他们把事办错了,或者是办砸了。也牵扯不到领导不是!

    就算他们咬出了领导,说是受领导的指示去办的事情。可是领导当时和你说过什么吗,怎么说的,人家明确目的了吗。

    恐怕只是你自己的领会吧!

    而领会,领会领导的意图,毕竟有失误的时候,这时候失误了,往往你就成为炮灰了,成为了领导的弃子!

    又推了几圈,时间已经不早了。在夏博伦连连啊欠不断的情形之下。孟凡仁见桌上的筹码已经堆得很多了,于是及时的提出了请领导早些休息的话题。

    夏博伦这才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的挥了挥手说道“算啦,这人老了,身体就有些受不了了。

    就这样吧,明个一早还要回省城!

    正恩啊,你今个就在这外间住下吧,也别回去了,都快两点了,回去还要惊动你媳妇,小心她给你姐打电话,我就又有的受得了!”

    一听这话,孟凡仁与李永昌急忙识趣的告辞离去,只不过在离开之时,徐正恩早就清点明白了桌子上的那一大堆筹码。

    虽说筹码的数量很多,但人家徐正恩对此可是轻车熟路。啪啪几下叠的整齐,大小厚薄一对正,数数几层就知道了具体的数字。

    “大家也就玩玩,这筹码都带走吧!留在这明早要是给工作人员看见也不好!还以为我们这些领导带头赌博呢!

    我说孟老哥,你也是,玩就玩吧,非要把审案子没收得筹码带到这里来!”

    “哈哈哈,你啊你,徐老弟。我这不是掌管着纪委的工作吗。这玩麻将,不带点彩头没兴致,要真带点什么,我们还真就不能够那么做。

    所以只能找点道具来充点乐子。好啦,那我可拿走了,你看这是我的,我拿走!”孟凡仁说着,便呼啦一下拉开了自己随身带着的公文包,将一大堆筹码给划到了自己的包中。

    没等徐正恩说话,李永昌赶紧有样学样的说道“我帮你拿,你这包也太小了,我这包还空着,这些算我的,我帮你拿着,到门口上车还你!”

    “好好好,你不帮我拿谁帮我拿,这些你都拿着”

    两人刚装好筹码走了出去,本来还一脸微笑,啊欠不断地夏博伦立刻就把脸色沉了下来,非常严肃的看着面前的徐正恩,由嗓子底里对他冷冷的哼了一声!

    “乱弹琴!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吗?啊?你还敢给我闹这么一出!这都是些什么?什么?啊?”

    徐正恩急急忙忙的从桌子底下抽出了一个编织袋,小心的打开,不由得立刻满面微笑的讨好着递到了夏博伦的面前,小声地说道

    “姐夫,不一样,真心不一样啊,竟然全是绿叶子!”

    “什么,绿叶子?”夏博伦刚才真心没能瞧得起那小半编织袋东西,此刻一听这话,也是凑头一看,只一眼,夏博伦的心莫名其妙的就颤了一下!

    “好大的手笔!这就是身为城建局的李永昌?

    哎!都什么时候了,真就让我不好说话啊!

    你回去还给他吧,东西是不能收人家的,更何况这来的不明不白。这么多的绿叶子,这可是要出大事的啊!

    你们这些人啊!真以为手中有了点权利,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我可是听说王浩这家伙最讨厌那些狐假虎威的城市执法人员。你让他千万要注意一下,千万要文明执法,一定不要与百姓们起了冲突!

    我们是人民的干部,还是要依靠群众来搞建设、搞发展、搞进步的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