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398章 我还是需要强势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李永昌强势的顶牛,顿时令不少人心惊。王浩的名头,很多人都是有些害怕的,能把彪德刚整下马的人,不是他们所能惹得起的。

    一见李永昌如此讲话,身为槐花市市委副书记的刘乐槐,顿时就脸色阴沉的吼了一声

    “狂妄,没大没小!怎么和领导说话的,党的纪律哪去了,你身为下属的素质哪去了?

    正好,大家今天都在这里,我建议对李永昌同志宣布停职,希望他能认真的反省自己的问题。

    直到哪一天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再到市委报到!”

    一听刘乐槐这么说周峰心中就是一顿,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刘乐槐,只能在心中郁闷的摇头。

    马吉昌的突然下马,其实这个刘乐槐是很有潜质能被提上来的。但凭空下来一位王浩,明显的堵着了刘乐槐的路。

    但是现在来看,不对啊,这老家伙不但不生气,反而表现的很积极。

    难道说他和自己一样,都认识到了王浩强势的能力?要蓄势待发,现在奉承,留着底气待王浩一走,再放手一搏?

    可是等到王浩走的那一天,岂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今个人家才刚刚到任。想要接他的班,绝不会是一年半载就能等到的那么简单。

    刘乐槐好像完全没有注视到周峰那瞥向自己的眼神,他的建议说完,便径直的看向了身为组织部部长的张源。

    张源此刻很低调,他有柳明生这条线牵着,又有李彦东这层关系在维护着。所以现在的他不着急。

    他不想马上表态,更不想提前暴漏出来点什么。他想观察,想认真的看看马吉昌落马后的槐花,究竟会不会还和以前一样。

    所以张源即使见到了看向他的刘乐槐,此刻也故装不明其意,而是下意识的转身向旁边正忙乎着指挥摄像的花小颖看去。

    那姿势,那形象,就好像面前的问题与他无关一般。

    此刻的他,好像从没见过电视台拍新闻,注意力已经完全被旁边紧张的拍摄工作,给完全的吸引了过去。

    一见张源并不配合自己,刘乐槐脸色顿时就是一晃。在马吉昌时代,自己和张源之间还是有过不少次亲密的配合的。

    今天他之所以有此一说,第一个站出来斥责刘永昌。目的就是为了给王浩留下一个自己身为一名很负责任的副书记形象。

    不仅如此,自己协助王浩掌管党群工作,主抓干部的思想教育与纪律教育工作。李永昌在如此大庭广众之下顶撞领导,这就说明他以前对干部的教育工作没有抓好。

    见张源没反应,本来心中一沉,暗叫不好的市纪委书记孟凡仁顿时心中就是一片释然,马上接话说道

    “刘书记,可不能大话吓人啊!这帽子可带不得!

    王副省长、王书记,这个李局长话说得不好听,他也是心急了。这个,哎!这都是他脾气不好。

    我在槐花市这么多年,我是知道他这个臭脾气的,他就是个急脾气,急性子。上来一阵有什么说什么。

    刘永昌,你怎么和领导说话呢,有你这么说话的吗。谁都知道你尽心了,为了这条中心街,你是跑了省里跑市里,跑了市里,跑各大局。

    你成绩是没做出来,你以为修补点路面,暂时填补点坑坑洼洼的工作就能行了!

    身为下面的基层同志,你就要时时刻刻的为领导分忧,没条件就应该自己创造条件,没钱就去想办法吗!

    怎么能这样无组织无纪律,哼!不要说刘书记不高兴,听不下去,我这个主管纪委工作的纪委书记,也想和你说道说道!

    不要以为有了功绩,就可以翘尾巴自以为是,不要以为不贪污不吃不拿就是好同志。要把工作干好吗,要把自身的能力提上去!

    王副省长、王书记,您说我说的是不是,是不是!”

    王浩话里话外都听着孟凡仁这不是在批评李永昌,这完全就是假借批评之说,其实还是在为他开脱吗。

    不过今天自己的首要任务不是要拿下哪个不听话的干部,而是要解决中心街拥堵的问题。

    “嗯,这个,孟书记,同志们有脾气是正常的。在这里我要说,不要因为我是领导,有些话你们就不敢说。

    关于刘乐槐书记的建议,我看我们先放一个放吧!不过李局长,这个道路的修缮和改造问题,你既然承诺,既然敢和我比一比,那我还是很愿意和你比下去的!

    拆迁问题吗,我相信群众们会理解的,我们为大家修路,方便的是群众们出行,这个问题,是大义,大家都明白这个道理。

    周市长,你看呢?市财政难道就一点钱也挤不出来?我想前期的开工建设,这么一点款子还是应该能挤得出来的吧!”

    周峰早就在担心自己的钱袋子,马吉昌倒台之后,连带着原财政局的局长都海涛被一并拿下。

    好不容易看到了点眉目,周峰可是把财政局掌控在了自己的手中。不想王浩一来就开始打上了他钱袋子的注意。

    一想到这,周峰立刻认为,决不能让他得逞。即使我现在靠近你,但也不是说我就完全的依附你。

    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连钱袋子都归你支配了,槐花市还要我这么个市长干什么,那岂不又成了摆设,又回到了马吉昌时代?

    “呃,这个,王副省长,王书记,这个我们槐花市的问题,您,您是知道的!远了不说,就说昨天,昨天才刚到了些款子,不过这钱是人家槐花奶厂的。

    槐花奶厂那么多的同志,还等着这钱救急,您看?这!”

    周峰话刚说完,不料远处急冲冲的赶来一人,这家伙由于跑得急了,又要分开不少群众,所以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挤到了周峰面前。

    他气喘嘘嘘的,刚等周峰说完话,就看着王浩面色小心的说到“您是王副省长,王书记。领导您好,我来晚了,来晚了。

    我是常务副市长周长胜,还请领导原谅!我这几天一直身体不太好,所以就没上班,我向领导道歉!

    哎呀,这血压上来,头疼得要命,昏昏噩噩的,不要说工作,就是坐着都发晕!

    不过领导,我听说您要修路,修路好啊,这可是件大好事,并且是有利于我们槐花市形象,槐花市发展的大好事!

    但是领导,这修路可不能动用追缴回来的,那被马吉昌退回来的那些款子啊!您是不知道,我们市还有一件大事没有解决呢。

    教师的工资啊,哎!这事,这可是我们当前的头等大事,我们市都拖欠他们的工资大半年了。

    这事说起来话长,那还得追到马吉昌的时候,这个,这个我回来会向领导您详细汇报的,领导你看?”

    周长胜上气不接下气的,断断续续并且急促的,好不容易是讲完了话。这才意识到自己还紧紧地握着王浩的手。

    这家伙之所以现在赶到这里,说是血压高其实完全是假的,其真实目的,他这几天就是不想来工作。

    目的自然是为了避免与王浩正式见面。

    话说一名常务副市长,不想见新任的市委书记。呵呵,其背后的原因,就不得不认真的说说了。

    周长胜也是市委常委,并且是排名靠后的市委常委。但是这是在王浩到来的时候,而来之前,那就不同了。

    可以说周长胜这个常务副市长的权力,甚至是要大过周峰这名市长的。

    原因很简单,很多时候,周峰批条子到财政局不好使,而这名常务副市长的批条,到了财政局签字提钱,却是一提一个准。

    那就是因为,人家周长胜是马吉昌的人,是原来马吉昌时代的铁定跟班!

    马吉昌是市委书记,自然凌驾于市长周峰之上。但是马吉昌这个人很讲究个大面,那就是在大面上,群众面前,我一定给你市长脸面。

    毕竟书记是书记,市长市市长吗。我不能太强势,处处伸手,处处压你市长一头。这样很不好,自然会让很多人看不下去。

    可是心里面又想压着你,又想所有大权独揽,但是又不想闹在表面上。这样一来,我怎么掌控市政府工作呢,自然而然的,马吉昌就想到了周长胜。

    控制了周长胜,就等于控制了是市政府党委会。周长胜是hb省本土干部,相比周峰来说,显然优势要大得多。

    而槐花市市政府的几名市长与党组成员,也多是hb省本土人士。

    本土干部自然自成一系,虽说各有各的小算盘,但是他们一直对外的方面,还是很团结的。

    周峰对他们来说就是空降下来的干部,你这一名空降下来的市长,既然马吉昌不拿你当盘菜,我们就更不必把你怎么看了。

    所以很多时候,周峰这个市长,其实在市政府的工作做得是相当困难的,以至于他来槐花市两年了,却依旧是没能打开市政府工作的局面。

    这不能说是与马吉昌与面前的周长胜有着莫大的关系。

    不过原本以为周峰会卖个面子给自己,毕竟自己是第一天到任,并且第一天向市民们做出了承诺。

    多少的,王浩一开口也没多要,这市中心街的启动资金你给点吧!

    但却没想到,这家伙也太不给脸了。不仅一张口就把自己给堵在这了,怎么还突然就来了个周长胜。

    更有甚者,槐花市竟然拖欠教职工的工资达半年之久!一个副省级城市,竟然拖欠教职工工资,这听起来,就是147天方夜谭吗!

    “胡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教职工的工资国家三令五申专款专用,教育拨款,不能挪用!

    你们简直是胡闹!回市委,你们给我好好解释解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