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399章 恶毒心计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周峰淡淡的看了周长胜一眼,也没有解释,跟在气汹汹的王浩后面轻叹一声,迈步就向旁边的轿车走去。

    而此刻的李永昌 却是更加不屑一顾,在他看来,王浩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吗。自己顶了也就顶了!

    这小子此刻不但不醒悟,还煞有介事的看了刘乐槐一眼。那眼神无疑是说,有什么了不起的,一个副职罢了,真以为你煽点风点把火,这新官就会听你的。

    这一眼看的刘乐槐顿时就是胸中闷气上涌,一个城建局的小局长,正处级的家伙,哪来这么嚣张的脾气。

    这简直就是蔑视,赤 裸 裸的挑衅!

    他哪来的底气,哪来的本钱。

    自己怎么说也是个市委副,我伸伸手以后下点绊子,我整不死你!

    正所谓一句老话说得好直了棍子我打不着你,歪歪棍子看我能不能打死你!

    不过心中的恶想刚冒出了头,刘乐槐的眼神一瞥,顿时便惊得心中一片煞凉。

    不知何时身为市委常委、麋鹿区的区委书记徐正恩,此刻正走到了李永昌的身前。两人一边跟在众多常委身后往前走着,一边好像在煞有介事的谈论着什么东西。

    不过看状态,一看就是故意所为。那场面就是做出来给大家看的。两人相互恭维,相互奉承。

    话题虽说在谈中心街区的改造工作,不过却尽是互相鼓励的赞美之词!

    难道这个徐正恩傻了不成?

    在李永昌刚刚当面顶撞了王浩之后,他竟然上去表示理解与支持李永昌以前对中心街区改造所做的工作。

    这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明摆着告诉大家,王浩又怎么样,他批评错了,我就要反对。

    同志顶撞过领导又怎么样,我认为有能力的同志,我就要支持!

    而,好像潜移默化般的,又好像有意无意的。身为纪委书记的孟凡仁,此刻正走在徐正恩的左侧。

    他一边走,还一边听着徐正恩与李永昌的谈话,竟神乎其神的不住点头。

    他三人的这一非凡举动,顿时在一时间惹得槐花市的一帮党政干部们顿时大跌眼球,纷纷惊诧不已。

    难道说李永昌竟然靠上了徐正恩,而徐正恩与孟凡仁之间,真就像传说中的那样,两人有着莫名其妙的关系?

    王浩走得急,因为实在是感到气愤不已。看来槐花的问题很深啊,不仅仅是马吉昌的一个贪污腐化的问题,也许整个槐花的官场,已经有了很大的垢质!

    他走到车前之时,李龙已经非常细心地为王浩打开了车门。王浩刚想迈步上车,不想突然间就从车后面传来了一声吼

    “等一下!哎,我说这就要走,这是什么作风!难道这就是首长的作风吗?

    今个这事,你得和我说个明白,和广大的人民群众说个明白!

    我老刘头见过的领导不少。别以为你官大我就怕你。我就问你,问问你,你答应修路这事还算不算数!”

    王浩闻声向后望去,正见吓得已经有些双腿发颤,脸色晕白的陈雅歌,正出手拉着从她的吉利金刚中钻出来了的老刘头,使劲的往后拖着。

    甚至是雅歌漂亮的脸上已经微微的渗出了一层细汗。被慢慢爬升,此刻已经到了九点方向的太阳一映,连脸上那细小的绒毛都闪着金光,煞是好看!

    “放肆!你是干什么的,冲撞领导执行公务,还不让开!”

    王浩正看得痴了,不想突然自身后冲出来几名身着白衬衣的精壮小伙。这几个人上前就想驾着老刘头往旁边的市政执法车上拖。

    “嘿!跟我玩,动你大爷我一个试试!我这老身子骨可是好久没活动了,就要生锈了,正好拿你们练练手!”

    不想老刘头说着话,也不知是怎么的,就见他手中的拐杖轻轻地一挥,就把跑在最前面,已经伸手抓住了他手腕的,一个精干的白衬衣小伙给撂倒了。

    “嘿,老头,有两下子,不过,你耍的地方不对,也认错人了!”一见同伴被老头撂倒了。后面赶上去的几名白衬衣就不干了,一个二十七八的壮小伙张嘴就往上冲。

    “李师傅,快让他们住手!简直就是瞎胡闹!哼,还当我是个领导吗?”王浩一见这个情况,顿时是气的两眼发青。

    大庭广众之下,这么多的工作人员欺负一老人家。王浩情急之下叫了一声给他开车的司机,自己也随着跟了上去。

    不能犯错误,更不能在这种时候犯错误!

    王浩一下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一边是里里外外围了几层的人民群众,一边是晚新闻的花小颖。

    这开的什么玩笑,这事要是闹大了。工作人员集体围殴老人家,自己这个副省也别干了!

    不管你是什么理由,也不管是你对还是你错。只怕到时候这舆论一传出去,全国人民的口水就能把自己给活活的淹死!

    好一条恶毒心计啊!

    王浩此刻终于意识到了对方的用毒之深,不过他此刻已经不需回头,刚才的那声吼,他已经听出来了是谁吩咐下去的。

    在王浩喊了一声以后,李龙立刻从旁边闪身转了过去,速度之快,还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就在几名小伙刚要靠近老刘头之时,便见李龙已经站在了他们面前“住手,王副省长吩咐,要善待老人家!”

    “李师傅,你搞清楚,他欲图不轨,我们也是为了领导的安全着想!”

    王浩及时地走了过去,非常认可的对李龙点了点头。他真没有看错,李龙看来的确是个人才。

    “让开,你们是干什么的!他怎么就欲图不轨了?

    老大爷,是我不对,是我疏忽,刚才也是气急了,我一听说还有很多教师的工资没能发下去,我就急了,就想赶回去先解决这个问题!

    老大爷,对不起啊!不过您放心,路,我一定想办法修。

    不管市里有没有钱,没钱要修,有钱更要修,这路,已经到了非修不可的地步了!现在已经无法满足我们槐花市日益增长的需要了!”

    几名白衬衣相互看了一眼,急忙退后很好的分散开来,站在了王浩的身后。不过他们却是没有回答王浩的问话。

    老大爷一听王浩这么说,本来已经摆开的架势也放下了。那根槐花树根子做的龙头拐很好的就垂在了手中,不过翘起的胡茬却是一抖一抖的,貌是非常的气愤!

    “怎么,王副省长,你还想打我这把老骨头不是!来、来、来,今个就让大家开开眼。

    我老刘头走过南、闯过北,跟着开国大将打天下。今个天下打下来了,你们坐上去了,转回头就开始欺负我个老头了!

    能耐啊!本事啊!英雄啊!官大压人啊!”

    “啊,不、不、不,老人家,老英雄,您误会了,误会了!这帮小子,可能是误以为您要动气,所以,所以唐突了!

    老人家,不管他们想要干什么,在这里我向老人家您赔罪了!

    老人家,您看,我这也是第一天到市委上班,其实我还没到任呢!老人家,这些小伙子是谁,说句实话,我还真不知道。

    不过您放心,对他们,我一定要严肃处理,一定要严肃的问一问,他们究竟是干什么的!”

    王浩说完,转身就看向了那名身着白衬衣的二十六七岁的壮小伙,眉毛一凛,顿时满脸严肃的问道

    “我再问一遍,你们是干什么的,上来什么意思?难道要打我们的老英雄,老人家不成?”

    一身雪白衬衣的小伙一听这活,顿时就是心中暗叹倒霉。不过他倒也干脆,急忙一个立正,目光有些不敢与王浩对视的说道

    “报告王书记,我们是工作人员!负责领导出行时,随行与维护现场秩序和处理现场突发事故的!”

    “工作人员!维护秩序!胡闹,简直就是瞎胡闹!乱弹琴!

    你们属于什么部门,是哪个给你们这样的权利!

    槐花市是我们槐花市民的天下,有什么秩序需要维护,难道你们怀疑我们槐花市老百姓们的整体素质吗!”

    “报告领导,我们属于市委秘书处,属于行政安保部门!

    我们不敢怀疑槐花市市民的素质,只是恐怕担心,担心个别,个别心怀不轨企图的个别,个别”

    这名大个白衬衣的话还没说完,周峰此刻忍不住了,急忙上前小声的与王浩耳语了几句

    “王书记,这是马吉昌时候特别、特别挑选出来的市委安保部的几名同志。他们就是负责领导们的出行安全,这个,这个您看?”

    “哈哈哈哈,王浩一听这话,顿时哈哈大笑。只是笑的时候,自己的肩膀与前胸隐隐作痛!”

    自己很受伤,昨日的伤还在痛!

    安保部们的同志,这与古代的护卫有何不同!可惜,真正在领导们深受其险的时候,这帮家伙真就能保得了领导的安危吗?

    领导身前身后有几个安全人员没错,但也要看是什么样的领导,什么级别的领导。而像市委这样的基层干部们身前,真就需要有这样的人吗。

    恐怕还是别有用途吧,恐怕还是用来起到威慑与一种心理上的满足吧!

    一人出行,百人跟随,其前前后后一大群。有秘书,有执事,有下属,有开路鸣锣的,骑马开道的。

    王浩不仅向前看了看,看了看那几辆此刻依旧警灯闪烁的警车!

    威武啊,霸道啊!简直就是身份的彰显啊!

    你们是什么,是官员,官员吗,出门,必须要有开道车!想来,这槐花,还真是别出一格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