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405章 惹得周峰气愤不已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周峰对孟凡仁狠狠地冷哼一声,随着跟在王浩后面的张源便走了出去。不过更有那比他脚快的。

    还没等周峰走到门口,就见身后一人如同一个兔子般的串到了自己的前面,出溜一下竟然先自己一步迈向了大门口。

    这家伙毫无规矩的一边大步的跑着,嘴里还叫嚷着“王副省长,领导。等等我,您等等我啊!”可是由于走得急了,又正赶上于周峰前后脚。

    这家伙是赶紧来了个急刹车,却是不想,一下没能刹住自己的脚跟。那是楞生生的一肩膀就撞到了会议室那豪华典雅的实木大门上。

    “放肆!简直是越来越不象话了,一点规矩也不懂!”刘乐槐看清了跑上去的竟然是市委秘书长张大林,不由的毫不客气的就在后面添上了一把火!

    这一句可算是点上了周峰的实火,周峰此刻奈何不了人家孟凡仁什么,那是因为孟凡仁虽说是槐花市的市委常委,纪委书记。

    但纪委完全是个独立的存在,自己虽然说是槐花市的第一副书记,市长。但是对孟凡仁所形成的制约相对来说那就少得多了。

    纪委,毕竟上面还有省纪委,得罪了孟凡仁,那多多少少的就是不给省纪委面子。而有心人分析,继任省纪委的夏博伦,本来就是个非常强势,铁面无私的家伙。

    而hb省,即原省委书记受彪马大案的连带责任被发配去人代养老以后。可以说,不少原先紧跟着彪德刚与老省委书记脚步的同志。

    听说现在已经纷纷的转变了方向,已有不少人选择向这位被称为雷打不动的老纪委书记夏博伦的身边靠拢。

    由此一来,夏博伦竟然成为了新晋崛起的,在hb省呼声最高的老领导!

    所以孟凡仁虽然刚才是于王浩针锋相对的顶牛,惹得周峰气愤不已。但他也只是相当恼怒的冷哼了一声,打算先离开会议现场再说。

    但是不想,一个排行最末位的市委秘书长,都要抢到自己的前头,这还有什么规矩可言,这还把不把自己当做领导看待。

    槐花市,自古以来就形成的潜意识,那就是,在槐花,只有书记一说,而无市长一论。

    我去你奶奶的,今个新书记都到任了,马吉昌已经被拿到大狱里了,不久的将来就是要赶赴刑场挨枪子的人了。

    在槐花,你们还这么无视我,底线何在!我周峰什么时候才能被你们重视,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成为一市之长,发出我自己的声音!

    想到这,周峰是气的励吼一声,手指着慌慌张张,根本就没想理会自己。连个道歉都不说,就想继续向前追的张大林大吼一声

    “你给我站住,党的组织性和纪律性哪去了,原则呢?

    张源,张部长!王书记不是说了要召开书记办公会吗?刘副书记,我看我们势必要马上召开了!

    槐花市真是到了实在需要整顿的地步了,如此的风气风尚,简直就是瞎胡闹!王书记说的不错,这根本就是无组织无纪律,无原则!

    我看很有必要建立一个党组纪律的培训班,在全党,全市干部中严格组织纪律,严格自身素质教育的明确性。

    不仅仅是下面的基层同志,就连我们这些领导,也是很有必要时刻尽行学习与再学习的!”

    一听周峰这话,市委副刘乐槐竟然突如其常的没有表示反对,而是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

    “有必要,很有必要吗!”

    组织部长张源是转回头远远地说了一句“你们定,你们定,张大林,你还不快走几步!

    盲撞,你就是再着急,就是尿裤子了,也不能抢在周市长前面不是,还不赶紧向周市长道歉。

    王副省长刚到,这办公室的门朝哪开他还不知道,你这个市委秘书长再要是跟不上去,我看你就小心你那官帽子吧!”

    张大林感激的看了一眼张源,非常认真地对张源点了点头,转身竟然对周峰一低腰,诚恳的鞠了个躬,紧张的说道

    “周市长,您原谅个!我急啊,急,这是发着脾气走的!新任领导什么性子,我是两眼一抹黑,不知三二五啊!

    您看,我要是再跟不上去,要是王书记一气之下坐车回了省委,那我们槐花市的笑话可就闹大了!

    第一天就把副省长、新任市委书记气回了省委,恐怕我们槐花市就又要出名了!

    人家是省委常委,那可是不仅在省委有自己办公室,而且也是主管全省经济发展的副省长,那在省政府也有自己单独的办公室。

    可是您说说,却偏偏在我们槐花市,不知道自己的办公室在哪。这要是被有心人加以传说,恐怕我们槐花市就要倒大霉了!”

    周峰本想认真的借着这个由头,好好的训斥这个张大林一顿!什么玩意,就会溜须拍马的家伙。

    可一听张大林如此一说,是立刻醒悟了过来。自古以来这市委秘书长的角色,可不就是等于为书记专门配备的高级秘书吗?

    人家掌管的就是市委的基本工作,全市的吃喝拉啥睡。自己何必和他较什么劲,那岂不是显得自己小气了不是。

    更有甚者,要真是因为自己的一番训斥。现在强把这个张大林留在这里听自己的训斥,而耽误了王浩找不到自己的办公室回了省委。

    那下场,可想而知,恐怕就不是整个槐花所能承受的。

    想到这,周峰竟然佯装怒容满面,但是却假装震怒的骂道“老张啊,你这话说的可是不对啊。要尿也是他张大林先尿,我周峰可不跟他抢这个风头。

    我说你这个张源同志,你说话还有没有点领导同志的模范!啊,你别走,你跟我说道说道!”

    周峰竟然不理紧张的张大林,迈开脚步就向张源追去。不过出了走廊,却是方向一拐,背道而去。

    空留下呆呆发愣的张大林手足无措,就听身边一声笑“就是再急,也不能和周市长抢尿裤子这事啊,你啊你啊,还不快走!再晚了,我看你这个市委秘书长怎么向新书记交代!”

    “啊!刘书记,我这就去,这就去!”张大林这才抬头愣过神来,看了一眼走到了自己身边的刘乐槐,刚迈开脚步,又回头说了一句“刘书记,我就先走了啊!”

    “走你!嘿,你这家伙,这才反过神来!”

    王浩的恼怒离去,市委常委们主席台侧门口的闹剧方才收场。剩下一大礼堂的市委委员与各大行局的负责人是纷纷摇头不已。

    他们实在想不到今天这是闹的哪一出,完全就是叛经离道,一次别开生面的上任就职会议!

    这对这帮已经在仕途上打拼了多年的官场老油子来说,只震得是大跌眼球!

    不过那对很多他们这些自认为老资格的,自认为自己已经是油水不进了的官场老油条们来说。

    此刻的他们在震惊之后,顿时纷纷的意识到风向变了。槐花,或许即将迎来又一场的疾风骤雨。

    看似孟凡仁不把王浩放在眼里,当场就敢与这名新上任的省委常委、副省长、槐花市市委老大顶牛。

    其实和多人都知道,人家王浩,根本就没把这个家伙放在眼中。

    临走的那句话讲得很清楚,我是省委常委,那意思很明确,玩你,你和我顶牛,对你有什么好处吗?

    是啊,一名省委常委,还是hb省新晋新贵!被新任省委书记与省长纷纷看好的,实力强进,后台挺妥的大佬级人物,哪是你一名小小的市委常委能与之抗衡的人物!

    话又说回来了,人家市委常委都没看在眼中,更可想而知,自己这些下面各行局的小领导了!

    于是这帮家伙,竟然出奇不料的没有及时离开,而是一群,两五一伙的轰然聚到了一起,莫名其妙的组成了一个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小圈子。

    而这些圈子,不凡是以公安局新任局长柳明生与槐花奶厂的总经理袁绍忠所组成的圈子最大。

    城建局局长李永昌本是槐花市出了名的名人,但是今个却是莫名其妙的身边仅有几人站在他的旁边。

    而不时的竟听到这家伙一声声的怨吼,倒是惹得不少人眼球的注意。

    柳明生一边和大家在旁边说笑着,一边时不时的查看着刘永昌那愤怒的模样,终于是忍不住笑意盈盈的对大家摆了摆手说道

    “散了散了,都回去,都回去,该干什么干什么,工作要紧,把工作做好,就是现下最紧要的任务!”

    讲完,柳明生带头大步的向会议大礼堂外面走去,不过这家伙故意在经过城建局李永昌的面前之时,很有风趣的说道

    “李大局长,看来前途是一片光明啊!都与我们的新任书记比起了工作进程。你主管市中心区的道路工程建设,省长主管拆迁!

    这以后要是飞黄腾达了,可别忘了你老弟我啊!”

    “我去你丫的柳明生,少在这里和我说风凉话!还有那什么,我的执法车你什么时候给我配备些你们的警用装备。

    我跟你说,别的不要,把你那些没用的橡胶棒什么玩意的给我整点就成。

    还有那警灯喊话器什么的也给我弄点,城管多次和我打过招呼,没喊话器,他们根本就干不了活!”

    柳明生一瞪眼,非常不理解的看了一眼这位根本就没听出自己是嘲笑他的李永昌。于是口气非常不爽的说道

    “城管就是城管,不是警察,还配备警用设施,你这脑袋我看就是生锈了!李大局长,我明着告诉你,不作死就不会死,否则,谁都救不了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