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410章 我的西装没有低下过一万元的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闲谈时,我记得马吉昌曾说过,他的西装没有低下过一万元的,一双皮鞋,动一动就要几千块。而吃顿饭,开一瓶酒,不是好酒,那是绝不会喝的。

    他养的情妇,不花一分钱,不仅如此,每年还要孝敬他成百上千万。还都不是普通人,可以说各个都是他精挑细选,精心培养出来的女中精英!

    我不能想象,这样的话,出自一位副省级书记之口,出自为一名有着三十多年党员干部资历的领导之口。

    他是怎么说出来的!

    我自认为我不是一个好干部,但是相比之下,我也吃也喝,但是我不贪,对女人,我更不能沾!

    马吉昌曾经怀疑过我,于是我就到处寻访老中医,专门找些大补的方子。以至于很多干部到了我的住处,总是常年闻着满屋子的中药味!

    这帮家伙,背地里还给我起了个外号,叫什么小张子!

    我呸,小张子说的是宦官,那是太监!

    可我张大林,还就不能不做个太监!

    做官做到了这一步,不仅是上升无望,不仅是满腔的抱负不能实现,就连最起码的尊严和人性都泯灭怠尽了啊!

    王书记,我苦,但是我向谁说!

    你来了,我知道得不到您的信任。因为我是前朝的旧臣,有哪一任得新主会大度的启用旧臣!

    更何况,明面上大家都知道,马吉昌是为什么下马的!

    所以大家都在看,很多人都在看我的笑话,看我这个曾经叱咤风云,跟在马吉昌屁股后面风光无数的市委秘书长,还能做到几时。

    说实话,做也好,不做也罢!我竟是厌恶的。

    今个我来,原本是没有打算拿出这个规划的,也没有想要说这么多。领导,我本是打算来向您递交辞呈的!

    因为我不配作为一名槐花市的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我不配作为一名党员、人民的干部。

    不配啊!

    还不如专心回家,等着儿子给我生个大孙子,享受一下天伦之乐!”

    张大林的声音越说越悲凉,如果说有天生的演员存在,王浩相信,此刻那金马奖的得主,也就非他莫属了,因为在此刻,自己早就被他深深地打动了。

    可这小子分明就是来打悲情牌的,难道他真就想回家抱孙子?就算是有这个打算,可他的孙子不是还没生出来不是吗?

    王浩心中无奈的怅然失笑,于是决定进一步的试探一下这个家伙。

    “老张啊,这是怎么话说的。好好地,怎么就要辞职呢!我虽说是省委常委,是市委书记,但是即使你要辞职,我也是要交给省委决定的啊!

    不过话说起来,我们做官,做到了这样的地步,其实还真不如回家抱孙子来得实在,最起码,心里是安逸与享受的!”

    张大林心中猛然一凛,他有些困惑的眼神,不经意的一闪。不过就是这不经意的一闪,其实早已被王浩假装看不到的捕捉到了。

    “不要说你,就说我。在沙哈拉市搞油田建设这些年,不要说在沙哈拉市,就是在牡丹市,我也是很少有机会能回家看看的。

    牡丹,到现在还让我记忆犹新啊!还记得那年的一场大雨,是连接下了三天三夜,到最后和抗洪抢险,我自己是怎么坚持下来的,我都记不住了。

    那时候人的思想是空旷的,整个身子都是打颤的。但是还是一包包沙,机械而一如既往的往肩膀上扛着就跑,那就是完全下意识的的在跑啊!

    不过在那时候我就想,要是我不是一名党员,我不是一名市长,我还能坚持下去吗。要是我真的倒下了,真的就不再起来。

    我的儿子,他还会不会记得我的模样!我可以很羞愧的说,从他出生到现在,我与他在一起的时间,还不足两个月啊!

    老张啊!你要是真的愿意,那我就批了!至于省委那头,我去和他们解释!其实我们就算是辞职了,下去过的也未必就没有现在风光吗!

    我就不信,以你槐花市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的名头,辞职后就没有一个好活法!”

    王浩说完,竟然莫名的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张大林的肩膀。不过在这一拍之下,王浩清晰地感觉到了张大林那身子是颤抖的,心是惶恐的。

    张大林傻了,他真心没有想到,本想以退为进,打个悲情牌,从而还想获取新任领导的信任。

    从而一举获取自己展开抱负,成就一番大业的理想。可是想不到就这样在半途中就被扼杀了。

    好一个心毒狠辣之人,好一个杀伐果断之辈!

    张大林是没有看得上王浩的,原因很简单,太年轻了。

    如此年轻的市委当家人,槐花以后的发展,槐花以后的走向,究竟何去何从,说句良心话,对这个土生土长的张大林来说,他的心里是犹豫的。

    他虽然说不是槐花市本市的人,但却是槐花市下属利泰县人。所以对于自己的城市,张大林是怀有着无比憧憬,希望槐花能一举腾飞的。

    就是在七大姑八大姨,就是在乡亲们的眼中,也能有个交代。

    身为市委常委,市里的主要领导,槐花发展到今天这种程度,走到了这一步,与其说是主要领导的失职与贪污犯罪有关,其实自己的名声也是臭的。

    人的名,树的影,他要为自己的名声负责!

    就连我们寻常的百姓都有尊严,都讲究一个面子和荣誉问题,更何况他身为一个厅级干部的尊严,和对外自己名声的重视。

    可说实话,对于自己的家乡,利泰县,张大林几乎是不敢回的。

    被人称为一个忠实的狗腿子,身上担负着宦官的名声,就算你官做得再高,也是无颜见家乡父老的。

    因为你的成就,你所有的一切,自认为高高在上,可以藐视一切存在的权威,都是建立在,骑在人民头上的而获取的。

    由此一来,那骂名,自得而知。147

    正如一句老话说得好,他想了很多,但真心就没有想过结局。

    看着一脸认真的王浩,好像这家伙还要劝自己。张大林无奈的怅然失笑。人一旦绝望了,真的看清了,想明白了,也就放下了!

    良久,良久!

    张大林起身站起,那笔挺的身姿,此刻竟然有些松懈。他清了清喉咙,看了一眼王浩,认真的看着,竟审视了良久,而后犹然的叹息一声,怅然的说道

    “罢了!那就这样,王书记,我告辞了!我张大林能坚持到今天也不错了。今个我离开了,虽说不怎么风光,但我也可以说问心无愧!”

    张大林说完,转身默默而去。在身子靠近门口的那一刹那间,他伸出的手,在拧向门把手的时候,还是颤抖的。

    王浩看得仔细,心中也笑的开心。想要收复一份真心,就需要在他最低沉的时刻。想要一个人实实在在的永远跟着自己的,就要给他最需要的帮助,还要让他看明白自己的实力!

    张大林走了,走的很沉重。王浩没有出声劝阻,也没有挽留。现在挽留,王浩知道时机不对。

    想想自己这大半天过得,先是被堵在路上,而后撞车,再然后市委的见面会。他怅然的摇头,竟然有些惶惶然的感觉!

    这个槐花,看来还真是复杂无比啊!

    办公室是没必要待在这里了,恐怕自己大会上那刚提出的五项议题,已经惹怒了不少人吧。

    虽然说自己是书记,可是已经触碰到了众人底线的他,可以想象不会再有人来敲自己办公室的门,从而想要向自己这名新任书记表表忠心的了。

    看了一眼宽大气派的大班台与舒适无比的老板椅,王浩一屁股就坐了上去。享受的转了一圈,这才抓起桌子上的电话拨了个号码。

    “查到了没有,什么情况?”

    “报告领导,查清楚了,嘿嘿,情况吗,很复杂,我惹不起。不过你能不能惹得起,那我可就不知道了。”

    “你小子,还卖关子,小心一会我扒了你的皮!刚才的会议有什么反响,这些人是怎么议论我的?”

    哎呀我的乖乖!对面电话中的柳明生一屁股做到了自己的办公椅上,抓起自己的水杯猛地喝了一大口,缓了口气这才说道。

    “也就那样吧,说你是新官上任三把火。这火一烧就是火烧连营啊,但是小心了,不要连自己的中军帐都烧没了才好!”

    哈哈哈,哈哈哈哈

    王浩一阵大笑,感叹的长舒了一口气,就又听柳明生那头继续说道

    “领导,其实您还是有些心急了。这五项议题提的,把人心都给提没了。其实你是不知道,我们槐花市以前那条件,根本就别提了。

    要说是腐败,这新办公大楼建了才不到两年多点,就说是享受,也才享受了不到一年。而关于下面干部们的住房与其他待遇,那就更别提了。

    这南方城建能有这么大的手笔,其实完全是在堵大家伙的嘴。

    您想啊,他们不花一分钱的在我们槐花市拿了那么一大块地皮,盖了那么多的楼,赚了那么多的钱,这钱他们拿着就不烫手?”

    “堵大家伙的嘴,这话怎么说,难道说南方城建背后还有什么猫腻不成?这钱是人家辛辛苦苦做生意赚的,怎么就烫手了。

    就算地皮来得简单,不是也是经过市委市政府批准的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