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418章 难道我不正经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两人就这么走着,无心风景,其实心中都在思考着,只是想的东西却是各不一样。

    孟雪晴的思绪大变,情绪也变得起伏不定,她现在整个人都有些荡了起来。他的手,怎么握起来这么的稳健有力,手掌宽厚,人又威武。

    被他握着,自己完全没有了一丝害怕的感觉,也没有了一点先前还在担心失足的危险。

    山风徐徐,而他的手却是暖暖的,暖的,没有一丝汗迹。

    在他身后,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心与舒心,一种完全可以放下一切的感觉,让自己可以尽情地去享受,去领略这麋鹿山中真正的风采。

    “哎!”

    “嗯?”

    “你真不会做领导?”

    “嗷?怎么说?”

    “你真笨,第一天就把人得罪光了,你的工作还怎么开展!身为领导,新上任,不是应该先拉拢人心吗?”

    “我在拉拢啊,你看,你不是被我拉着吗?我的手段高明着呢,还是你自己主动被我拉拢的,你说是不是!”

    “我呸,你能不能不知羞啊!我,我是个意外!”

    “呃,意外,千万可不要这么说,意外是一种很痛苦的事情,特别是对女人来说!”

    “王浩,你要死啊!你能不能正经一点!”

    “我在正经啊,难道我不正经!你看,这大好的风光,我要是不正经,怎么会有你这样如同仙子般的美人,心甘情愿的与我共游此山呢?”

    “哎,服了你了!我说不过你,你再这样,我就不和你说话了!”

    王浩回头看了一眼孟雪晴此刻无比娇羞的小脸,赞叹的撇了撇嘴继续说道

    “没有紧张的情绪,就没有动力。槐花现在本来就不稳,如其不稳,就不如添一把火使他彻底的崩溃!

    溃不成军,才能借机收兵!我党,我军,我们的武装,一开始不都是这样组建起来属于我们自己的队伍吗!

    当然,想要收拢残兵很简单,但是收拢回来以后,想要改造他们,完全的让他们成为有用的人才。

    这就需要一个过程和足够可以诱惑他们、使他们看到足以让他们实心踏地的为人民工作的利益!

    人无利而不起早,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我第一时间就提出了五项议题,这就是利益。谁早一点看出了名头,看出来这里面的利益,那才是真正可以使用的干部!

    而反对的,很简单,不但是脑子笨,更没有把人民的需要看在眼里。这样的干部,我们槐花是不需要的!”

    孟雪晴没有再说什么,她在细细的体味着王浩的每一句话。越想她的心情禁不住就越激动!

    原本以为这是个傻瓜来着,哪有这样的领导。但是此刻细细的体会,她竟然真心明白了王浩的良苦用心。

    与其说是一开始的得罪,对于王浩来说,这根本就不在乎!他是什么级别的领导啊,省委常委,我得罪你又怎么样!

    这就是权力的运用,绝对权利的彰显!

    孟雪晴相信,没人真的不想靠上王浩这样的大佬。在槐花市这些基层干部的眼中,王浩的级别,那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人家来槐花,做得好,做出了成绩,那是应该的,更是领导的能力。作不出成绩,那是因为领导吗,哪能面面俱到。

    掌管着全省的经济发展,我给你们制定一个纲领就行了。

    而至于你们槐花市落实的不好,落实不下去,正说明你们槐花市的干部们对领导的命令执行不力,责任是完全不在领导的!

    这五项议题,其实就是王浩的五项诱惑,充满着无限利益、无限政绩和功绩的五个大成绩啊!

    他们要是真看明白了,孟雪晴不相信谁还会想要去反对。就如同在会议上突然就出声支持王浩的刘乐槐,难道这家伙竟然提前品出了什么味道嘛?

    一开始就得罪了大家伙,这不正是一举分化,各个击破,使他们原形毕露吗?

    刚来槐花市,什么都不了解,那就由得你们反对,由得你们蹦跶。我看清了,看明白了,我才会反过来知道我该修理谁,我该打压谁!

    好一个恶毒的手腕,好一个凌厉的招式!

    不知不觉已经拐过了一个弯,不想入眼处却是豁然开朗。王浩张大着嘴,非常不相信的看着面前的一切,竟然结结巴巴的说道

    “这,这就是麋鹿山水库!我的天啊,这哪是什么水库,我看这就是个三峡大坝吧!”

    “山峡大坝,哈哈哈哈,亏你想得出来,王浩,我真让你逗死了!这就是我们麋鹿山的水库,怎么样,大吧,这里方圆足足能有三十里地。

    要是加上后面的河流的话,其实一直延伸到我们的母亲河,那距离可就远了去了!”

    孟雪晴开心的大笑,此刻早就忘记了一路的艰辛。

    原来一路走来,累得有些晕白的脸色也得到了缓解,此刻新增了些红晕,使人愈发觉得好看。

    那鼻尖上轻微渗出的汗珠儿还没有退去,就更加显得娇媚动人。

    “说得好,山峡大坝!举世闻名!说得好啊,麋鹿山大坝,自是鬼斧神工,浑然天成!

    小友,可是到此游玩的?”

    不曾想王浩没有接孟雪晴的话,却从身后传来一个无比浑厚,捎带一点南方口音的老者声音。

    老人一身布衣,布鞋,草编帽。显得无比平凡,手持一杆光威钓鱼竿。俗话说得好,‘工欲利其事,必先利其器’,一把好的钓鱼竿,用其钓起鱼来,势必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果不其然,王浩探头看去,老人放在水库边缘水中的鱼网兜内,竟然早就扑溯着几条红色的大鲤鱼。

    这家伙一见如此巨大的野生大鲤鱼,还是纯红色的珍品,不自觉地就向老人的渔网兜走了过去,委身蹲下赞叹起来。

    “好功夫,好功夫,看来老先生绝对是一名钓鱼的资深爱好者。厉害,这么大的鱼都能钓的上来,真是令人钦佩啊!”

    王浩说完,还煞有介事的打量了一眼这位满面红光,但却衣衫凡俗的老者。

    老者看起来能有六十开外,身子硬朗,腿脚灵活。不过却是一脸严肃的模样,好像给人一种不苟言笑的状态。

    其实不然,王浩只稍微一打量,就知道这是一位常年处于上位之中的老者。他其实很健谈,也很喜欢和人交谈。

    就从这刚一见面就主动和自己打招呼就能看出来,老人是个性格外向的主。只不过多年身处领导职位的境地,使他养成了故作一脸严肃的模样而已。

    “老人家,我们是来玩的,这里风景真不错啊。不过想不到这里竟然有这么大的水库,还有鱼,要是早知道,我早就带着钓鱼杆跑过来了!”

    “哈哈哈,钓鱼?来这里?不不不,你不行,这里的鱼可不能随便钓!”

    “哦?这个,不会吧,老人家,难道只许你钓,不许我钓,天下哪有这翻道理!”

    “呵呵呵,道理不道理的,这个我不和你说。因为说来无趣,到搅了我一番钓鱼的兴趣。

    你们来玩玩也罢,今个我心情好,我就送你们一尾大红锦鲤!

    小伙子,我告诉你说,为了这麋鹿山中的红金鳞,我可是一大早就从岭南飞了过来,今个算是你有口福,拿去吧!”

    孟雪晴突然睁大了眼睛,吃惊不已的问道

    “岭南飞过来!哇,老人家,难道刚才我们在半山腰看到的那架飞过来的直升机,就是专门送你到这里来钓鱼的?”

    “嘿嘿,也不是专程来钓鱼,也是来处理一些其他的事物。你这姑娘倒长得不错,配这后生到是相得益彰。

    哎,人老了,很多东西要么留下,要么带走。正如同赤 条条得来,赤 条条的去。可是心性与梦想却是永远也带不走的!”

    老人家说完,从身后的钓箱中掏出了个塑料兜,先是抓了一条金鳞放放了进去,而后又半握着口子,往里面灌了大半塑料兜的水,这才伸手递给了王浩,继续说道

    “拿着吧,也不算白来此山一趟。算起来这金鳞,也堪称麋鹿山一宝,是可遇而不可求啊。

    正好你们两位新人有缘,就送你们一条。不过你们要记住,金鳞 岂是 池中物,一遇 风云 变 化龙!

    人这一生,就要抓住机遇,要看准你人生中出现的转折性机会,才会从此改变你们不俗的命运!

    罢了,罢了,人老多话,你们也就当听一位老人的多言了。不过这麋鹿山,你们在这里玩玩也就罢了。

    这山封了多年,山高林密,特别是那麋鹿山主峰,我还是劝你们不要爬了。想不到你这个小女娃,竟然是如此高位的一名警员了,呵呵呵,老朽我还是奉告你们一句,玩玩就回去吧。”

    孟雪晴情不自禁的就多看了一眼这位老爷子,她十分不解。自己肩扛着二级警监的肩章,单从这肩章上看,怎么说起来也应该算是一名享受副厅级别待遇的干部了。

    而他偏偏说自己是名警员不说,话里话外还无不透漏着另一种意思,这就令孟雪晴更加不解的转头看向了王浩。

    而此刻的王浩握着老爷子送给自己的金鳞,正随着老爷子的话看向那岸边高高耸立的麋鹿山主峰。

    但见山上壁直峰挺,青石奇松,那昂然的峰头直插云端,半个身子隐在仿佛氤氲着青烟一般的水气、雾气和云气当中。

    犹如仙境一般飘渺虚幻,只叫他看的云里雾里,堪堪称奇!

    眼光所到之处,是一片郁郁葱葱的葱翠,一股股好闻的清新山中气息,更加的浓郁质感,就像故意要引诱王浩一般,让他一定要爬上去。

    而山峰绝壁上的一处宽大的水帘瀑布,水势揣急。从突兀出来的怪石上崩落下来,幻化出无数美丽晶莹的五彩水光,端的是一个霞光万丈,气势恢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