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420章 前生劫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嗯,你以为这是旅游呢,我这是陪你工作。哎,其实想想也算不错了,我来槐花市这么久,其实还真没有上过这麋鹿山主峰。

    不过下面的麋鹿山水库我到是来过几次,瀑布吗,以前可没有这么大。那是在岭南省那个大老板来之后把上面的水堵住了才变成这样的。

    对了,王书记,你说刚才的那个老人是不是很奇怪。说话一口岭南腔,会不会与那个岭南来的老板有关系?”

    “呵呵呵,我也在想。不过你们从来没有见这个老大爷吗?这人给我的感觉可不是那么的简单,我总有一种预感,或许今天我们在这麋鹿山主峰上能遇到点什么。

    不过也没什么,雪晴,一会你记住了,不管遇到了什么情况,你只要站在我身后就好,一切有我和明生呢,你可千万不要给我们添乱!”

    孟雪晴初听这话,感到有些不愿意,给他添乱,这算什么话!

    自己好心好意,宁愿遭这么大的罪也要陪他来爬这仿如登天一般的麋鹿山,他不领情不说,还说自己要给他添乱,简直就是莫名其妙吗!

    “不会吧,我看没什么呀,那老人态度很和蔼,看样子也很健谈。不过人老了,上了岁数难免就会啰嗦一点。

    我想着也是他看出来了我们要爬麋鹿山主峰这一点吧。他劝我们几句也是应该的,你看我们一路走来,竟然一个人都没有遇到。

    想必这麋鹿山封山这么久,乱石杂草俱多,又没有一条像样的路,危险,自然是存在的啊!

    还有就是这里也不是专门的景点,我们就这样爬上来,可是属于探险之游。不过也不错,总比在节假日的时候去其他景点游玩要好得多。

    那样的话可就是活受罪了,不但风景会看不到,还会变成人挤人受一身的苦罪!”

    说着话,柳明生已经爬到了麋鹿山的主峰之上,他转回头欣喜地说道“上来、上来,快上来,上面竟然是一个平台。

    好大的平石啊,想不到这麋鹿山峰顶竟然是一个平台!”

    柳明生伸手拉着孟雪晴,王浩在后面托着孟雪晴的脚踝,终于是将孟雪晴托到了峰顶。

    不过孟雪晴在刚刚露头,爬上峰顶的一刹那间就失声尖叫起来“我的神啊!难道我幻觉了!”

    王浩在后面急忙探头赶上,果不其然,这麋鹿山顶的平台真可称之为大气磅礴,竟然与东岳天街有的一比。

    可是这里的宽广与宏大却又不像天街那样是一条宽广的长街,而是足足有足球场那么大的一个青石平台。

    青石平台中间居然是一洼清泉,泉水汩汩,还冒着蒸蒸雾气。看起来清澈见底,偶尔还能见到尺大的金鳞在里面游来游去,样子颇为怡然自得。

    孟雪晴大胆的向前走了几步,刚想靠近那洼清泉,还好就被王浩及时的伸手一抓,堪堪抓住了她的衣襟,将她拉回!

    “小心,这水洼深不见底,你所见到的,只不过是水底折射出来的倒影。我的天哪,竟然这么清,简直没有一丝杂质!”

    “倒影?你唬谁呢,王浩,我出了一身的汗,你让我洗把脸啊!”孟雪晴有些有些不依的嘟着嘴,转头狠狠地瞪了王浩一眼。

    ‘噗通’一声巨响传来,把刚想发怒的孟雪晴吓了一跳,她瞪眼看去,这才惊得大嘴直接变成了o型。

    王浩抱着一块足足能有枕头大小的花岗岩就那么抛入了水中,顿时溅起高达四五米的一股水花。

    可是石头落入到水洼当中,却是清晰可见,以一种肉眼能看的清清楚楚的动作向水洼底下落去。

    只是良久,良久,直到石头一直慢慢的下落,落得孟雪晴竟然疑惑的揉了揉眼的时候,直到石头都看不见了的时候,却是依旧没有传来石头落入到水底的声音。

    “怎么样,信了吧!如果我猜想的不错的话,这个水洼,很可能直通山脚的麋鹿山水库。

    只是却是奇怪了,既然是联通的,那为什么还会保持这样高度的水面,难道竟然某一处是‘u’字形的,地下相通?”

    孟雪晴一听王浩这么说,竟然夸张的张大了嘴,很是不解的问道“不会吧,这也太神奇了。不过这个麋鹿山顶峰上面竟然是一个天池,我的天哪,怎么以前就没听别人说过呢”

    孟雪晴正疑惑不已的问着王浩的时候,突然就听到水面上传来人的声音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贵客到访,实属鄙人三生有幸。呵呵呵,欢迎欢迎,真是荣幸之至啊!

    不过这位姑娘问得好,为什么就没有人知道这麋鹿山主峰上面的传奇,那是因为这本就是我们家族的私人领地。

    如不是在新社会,要是在以前的旧社会,我们的私人领地可是有一条古训,那就是私闯圣地者,杀无赦!

    槐花市自有人居住贻史,我胆敢毫不客气地说,你们可以问问,有谁到过我这麋鹿山主峰,恐怕是没人来吧!”

    王浩与孟雪晴柳明生三人循声望去,顿时诧然不已。这一番惊惑,简直是使人心惊胆颤!

    眼前的水洼天池当中,竟然冒出来一人,此人就那么平静的傲立水中。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王浩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因为清澈无比的水面上竟没有一物,不要说是舟船筏几,就连一截枯树枝或者是木头桩子也没有。

    但是他却是实实在在的见到,此人就那样的站在水中。只是小腿以下淹没在水里,但是却不见任何滑动,以及踩水与摆水的姿势。

    难道真是有什么气功不成,或是此人真就是在此隐居的高人,自有一身高深莫测的神秘武功?

    如若不然,这样里在水中,打死王浩王浩也不会相信,他这是在游泳。假如说是游泳,凭王浩绝好的水性,他自信也可以站立在水中。

    但是绝不会像他这样除了小腿以下,整个上身都在水外,更不会坚持这么久,还风轻云淡的看着自己一伙。

    再看此人的衣装,古朴淡雅,竟然是一袭白袍。那袍子薄如蚕翼,一看就知绝非凡品,轻漂漂的裹在身上。山风徐来,吹起衣襟迎风飘展。

    而上面竟然没有一丝水珠,也就是说,此人,绝对不是从水里钻出来的。

    但是若要说他不是从水里钻出来的,却又是从什么地方过来的呢?难道是山崖的对面。

    我的天啊,更不会,这峰顶方圆这么大,而这麋鹿山顶上的平台又无一物遮挡之物,假如说要是一个人从对面走过来的话,他们三个是绝对不会看不到的。

    如此,那就只有一个解释,此人,来自这水洼天池的深处,也就是水底深处!

    巨大的震惊,让几人在一刹那间失去了想要说话的能力。此刻的水洼周围已经开始渐渐地有雾气散漫。

    孟雪晴身不由己的抓紧了王浩的左手,王浩本能的将她拉到了身后。脚下的花岗岩也开始变得渐渐湿滑起来。

    雾气竟然越聚越多,慢慢地在地上凝集成水珠,就像小雨点一样的开始聚集,轻轻地汇成细流,又回归到了水洼当中。

    孟雪晴的手掌细软柔嫩,彷如一块温软的白玉,冰凉沁骨。可是王浩此刻已无心去感觉。

    柳明生下意识的伸手入怀,竟然掏出来一把精致的警用手枪。但是湖面上那一身白袍之人却仿如未觉,竟然依旧像陶醉了一般的眼望向天,好像在等待着什么一般。

    王浩在一刹那间灵台视乎有些清明,他不禁回想起了自己在象山龙潭瀑布时的遭遇。

    难道说,这是天注定,前翻不解的孽债?难道这和上官灵儿有关,势必是如同灵儿说的,她上官家归复了自己,自己就必须要承受一番与上官家对立面的责难?

    “哈哈哈,哈哈哈哈,灵儿说我自有一天还会遇到你,想不到竟是这儿。看来你修养的很不错啊,怎么,是不是还心有不甘,没被上官瑾赐死,还要来寻死?”

    不想湖中之人一听这话,顿时心中一惊,他莫名的看向王浩,竟咬牙切齿的说到“上官灵儿,哼,可惜纵使她上官家拥有千年的道行又如何,还不是算不出我的行踪,算不到我在这里等着你的到来吧!

    哈哈哈哈,王浩,我劝你还是不要自以为事了。你身上有我吕明真所需要的最重要的东西,那就是你的精 髓。

    只要你甘心放弃,我可以答应你,决不伤害与你有关的任何人,并且还可以赐你的姚爷爷多几年的寿命。

    否则,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王浩沉着的看着对面的吕明真,样子无不潇洒从容的摇了摇头,转而声音竟然悠悠的说道

    “你不怕上官?”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威胁我吗?上官,上官瑾那个老东西早已不在凡世,他已经先一步替你去守你的金銮宝殿了。

    区区一名丫头,一个上官灵儿,又有什么修为,我会怕她!

    王浩,你就不要说笑了,与其在尘世间受苦受罪,与其你天天这样处处受险,提心吊胆的活着,还不如早回你的金銮宝殿,享受你舒适的生活去吧!

    你若是不肯,那就休怪老夫心狠,老夫也不怕烦劳,会亲自送你一程的!毕竟你身子华贵,送你一程,也不会污了我吕明真清心仙人的威名!”

    王浩默然的摇了摇头,他突然就想明白了,原来一切的一切,在冥冥中自有天意。看来自己来这槐花,也必是前生就注定了的吧!

    “那好,吕明真,你要是不怕麻烦,我倒想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想必这槐花市的一切,还有这麋鹿山,就是你早就给我安排的一处必经之地吧!”

    “这个,你想多了。我也只是算出你命中该有这么一出而已。至于是不是我的安排,我可以很认真的告诉你,我也只是借助了别人之手而已!

    好吧,今个你既然这么痛快,那我就可以完全的让你死个明白!

    否则,也亏了我清心仙人的威名不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