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421章 一剑飚血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仙人,什么狗屁仙人,装神弄鬼的,你以为这是神话小说、武林外传不成。

    哼!你要是再在这里满嘴喷粪的放狗屁,小心我抓你回局里吃牢饭!”

    不想吕明真大大洋洋,口吐狂言的样子终于是惹恼了在一旁端着枪的柳明生。他张嘴便骂,王浩还没来得及阻止,就见柳明生咔嚓一声搬开了枪机,枪口准确无误的对准了水中的吕明真。

    “猖狂小儿,一个殿下侍卫而已,竟敢对老夫逞威,今个不给你点教训,你就不知道我清心仙人究竟是谁!

    想那千年之前,你也就是一牵马坠镫之人,还敢在吾面前撒野!”

    随着话音落下,就见吕明真挥手一洒,顿时就见水面中突兀的起了一层涟漪,紧接着竟聚起来无数的水滴。

    水滴竟然随着他的手掌在飞速的旋转,慢慢的聚成一个拳头般大小的水球。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急。

    就在将要转到了极至之时,就见吕明真突然挥手向刘明生一指,口中大呼一声“疾!”

    便见水球仿佛像长了眼睛的炸弹一般,箭一样的便向柳明生飞来。

    “快躲开!”

    王浩情急之下,顿时一声惊呼,随手一推,便将身前的柳明生给推向了一边。

    可即使王浩的速度快,仿佛那水球的速度更快。那箭一般的速度,在王浩喊出躲147开的时候,便已经到了眼前。

    不过还好,随着王浩的顺手一推,就见这飞速的水球堪堪正擦着柳明生的肩膀斜飞了出去。

    不过尽管是这样,刘明生也只觉得肩膀突然就是一凉,回头望去,还是大吃一惊。

    自己的警服已经被水球撕裂,不仅如此,连里面的内衣也被撕裂开来,漏出了一个巴掌大的口子。

    只是此时那口子中漏出的肩膀,却不是他古铜色的肌肤,而是一片鲜红,还往外一个劲汩汩流淌着鲜血。

    “我叉你丫的,你竟然袭警。你个老妖怪,看我今个不玩死你!”

    柳明生身子堪堪的一弯,抬手就是两枪凌空打去。那清脆的枪响之声,直震得王浩耳边发麻。

    “哈哈哈,哈哈哈哈,无知小儿,你的枪怎么会伤到我,真是螳臂挡车自不量力。好,既然我给你教训你还不知足的话,那就休怪本仙人不客气了!”

    “客气,客气又怎么样,不客气又怎么样!我孟雪晴的义弟怎么也容不到你来欺负!

    你这个狗屁仙人,在这里装神弄鬼的!”

    邪不邪门的,就在王浩想要开口说话之刻,就见一抹血光突的就从王浩身后飞起,神乎其神的,竟然‘叭’的一声砸在了吕明真的双眉正中!

    “臭道士,装神弄鬼的,还自称什么仙人,我先让你尝尝你姨奶奶我大姨妈的味道!”

    “噗!”王浩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身后的一抹血光不是别人,竟然是来自孟雪晴的大姨妈。

    奶奶的熊啊!真可谓一剑飚血啊!

    就见这一‘飞剑’郑出,效果立显,简直是比柳明生的真枪实弹还要管用。

    修旁门左道之人,无论你功法多么高深,自是最怕一样东西,那便是污秽之物。

    看是孟雪晴手中的七度空间夜用型,就那么巧妙地丢了出去。不过对于吕明真来说,这一带有着极度污秽血光之物的东西,却正是克制他功力的强势法宝。

    在王浩们哈哈大笑之际,但是对于此刻的吕明真来说,这一七度空间,简直不亚于七只闪着无限光芒耀眼无比的太阳之剑!

    那是剑剑带着凛冽无比的光茫,剑剑带着无比凌厉的威势,剑剑正中眉心!

    而修道之人,最重眉心。他周身所有的精气神,可以说全都聚集在这里。这眉心受损,被‘飞剑’击中,顿时便打乱了他一身的精气。

    这一剑看是毫无力气,就那么砸了出去,实际上产生的威力却是让人大跌眼球。只见吕明真就像被一炮弹击中一般,身子横着就从水面中飞出。

    那就像是谁顺手在水面上扔了一颗小石子,顿时打起了几个水漂。吕明真的身子此刻就像那打水漂的小石子,是在水面上几沉几浮,最终还是没能提起他那一口反抗的力气,噗通一声就跌进了水里!

    “王哥,他那衣服很有古怪,你看他入水还是不沉,看来全是凭借着他那薄如蝉翼的袍子的效果。

    乖乖,这袍子一定不是寻常之物,大有古怪!我们一定要想办法弄到手!这个老妖怪,哼,看来还真是个老怪物!”

    “雪晴,砸的好!真想不到,你还有这一手!”王浩回头就对孟雪晴是一通表扬。只不过在回头之际,王浩却是一眼没有找到此刻的孟雪晴在哪。

    “雪晴,孟雪晴,孟部长,你怎么样了,你在哪?”

    王浩焦急的就吼开了,只不过刚吼了一声,便听一个微弱的声音自他身后的地上传来。

    王浩急忙向后走了几步,这才见到蹲在地上的孟雪晴此刻正捂着她的肚子疼的死去活来的说道“疼,疼死我了,我,我那个来了!

    怎么样,他是不是个妖怪。你也别看我,我砸了,怎么了!我们东北自古就有这样的传说,见到不正常的,超出了正常的东西,那一定非妖即盗。

    对待这些东西,是不能采取正常的手段的。你也别笑,你这是什么表情啊,我讨厌死你了!”

    孟雪晴一开始还说得很正经,不过在见到王浩那邪邪怪笑的眼神之后,立刻就是一片红晕满堂,愣是羞涩的低下了头,强捂着自己的肚子,是再也不愿多说一句。

    “我没笑,没笑,真没笑!雪晴,你这大姨妈来的可真及时,真是起了大作用了。你看,那老道士已经被你砸晕了,正晕在水面上起不来呢!

    唉?人呢,奇怪,不是刚才还在这里吗?坏了,明生哪去了?雪晴,你在这千万别动,我上前看看,记住,无论发生了什么事请,你也别动!

    还有,握住这个,一定要紧紧地握住她,关键时刻,她就是你的护身符!”

    王浩顺手就把一个精致的玉件递到了孟雪晴的手中。不过就在这一刻,奇怪的事情突然发生了。

    恍惚间王浩突然就分不清自己面前的一切,他朦朦胧胧的,只看见自己的手拉着蹲在地下的孟雪晴。

    一团白雾自脚底突然就快速的腾起,迅速的将他与孟雪晴给包裹住了。不仅如此,白雾还带着丝丝的暖气,仿佛使人感觉,就像沐浴在温柔的温泉之中。

    举目望去,眼前一片混沌之状,朦胧中,只可见眼前三尺之地。

    而孟雪晴好像也感觉到了这种诧异的状态,她下意识的便紧紧地握住了王浩的大手。

    女人天生的柔弱,让她情不自禁的就想得到一种依靠。她竟然不顾自己剧烈的腹疼,缓缓的站起,一歪身子,便偎在了王浩的怀中。

    “我怕,抱紧我!”

    “小主休怕,只是一个魑魅魍魉而已,这魑也就是一个人面兽身,单手单脚依附着老山林生存的一个怪物而已。

    不过也有人说啊,他们自称为龙的一种,只是可惜了,你看他找的这个修炼之地,本就是麋鹿的生存之地。

    麋鹿山独处麋鹿,而麋鹿,本就是无角之物。还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本无角,自当没有自信,只能找一处这无头的所在。

    既然非龙,但却堪把自己当做龙,有些东西啊,还真是鬽老成精的怪物!

    而魍魉,本就是一层淡淡的影子,那就是他要把自己伪装成龙的样子。只是可惜了,没有真龙精华,他怎堪成龙!”

    一个声音由远及近,初闻之,好像远隔千里之外,但却是字字清晰,闻在耳中又却是那么的朦胧而神秘。

    仿佛近咫尺,可睁眼看时,又是朦朦胧胧的,生出一种让人望不见,只有一种遥不可及的感觉。

    “是谁,谁在说话?”

    “小主误怕,你在他的怀中,自在我的身边。你可以问问他啊,他要是心情好,一定会告诉你我是谁的!”

    “小主,你是在和我说话吗?你叫我小主,这是什么意思?”

    孟雪晴睁开了眼睛,不过尽管她的眼睛此刻睁的大大的,却是依然一无所见。所能看到的,只有身前无比安详,一脸微笑的看着自己的王浩 。

    而耳边的那个声音却是不再说话,能听到的,只是她好像无比哀怨的一声长长的叹息。

    “哎!你真是不心疼我,我耗费了这么多的功力赶过来,你竟一句话也不说!这么久没见到我,你想过我吗?

    亏你还是我的干爹,可是有你这么疼女儿的吗?”

    “灵儿,我就知道你会来,我就知道你时时刻刻都在我的身边。灵儿,你终于是回来了,这次回来,就陪在爸爸身边好吗,不要再走了好吗?”

    “噢!诶在你身边,可是,可是,算了,先等我办完正事再说吧!不过这大学可不是那么容易说逃课就逃课的,我还是个研究生呢,研究生啊,你倒是忍心,让我一走就是八年!”

    王浩有些理亏的闭住了嘴,他无话可说。自从听了许薇的劝告,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他还是信了上官瑾的话,对上官瑾的遗言强求性的守着。

    上官瑾就那么走了,听说为救自己,竟然甘心化为灰烬,了自己的性命!不过对于这点,王浩却是一直都不相信的。

    说句实话,他真的不信明湖岸边的那位老者,那个一脸仁慈,一脸高深莫测的老家伙有着这么强的实力和能力。

    还非要说与自己有着不解的渊源!王浩有时候甚至在想,这也许就是一个梦吧,对于上官瑾,也许这就是个永恒不解的梦。

    但是他却无法去解释上官灵儿的存在,只是这一位精灵古怪的丫头,给他或者是许薇,又或者是自己的爷爷姚为民,所带来的惊喜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