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 28章 我和你说道说道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哈哈哈,说得好,符合大多数人的利益。这是我党的宗旨!

    不过你要搞旅游开发真就符合大多数人的利益吗?据我所知,这麋鹿山在此闲置了多年了,他真就像你考虑的那样,会给你们槐花市带来旅游收益?

    想开发就需要投资,想投资就需要拉资金。可是你想过没有,你的资金真的拉来了,或者是说投入进来了,到时候实际的收益和你想象之中的收益会不会成正比呢?

    槐花是一个近乎于内陆的城市,相对来说地理位置并不显著。仅仅是在你们hb省来说,属于比较先进的地市。

    如此一来会不会有外来人口大批量的进入,会不会吸引大批量的旅游者的光顾,这都是你要考虑的问题。

    我倚老卖老了,还记得我在岭南的时候,那里有个南仓市,嗯,是个县级市。

    岭南也许你们都听说过,不要说一个南仓,就是整个岭南都处在高山峻古之中。所以美丽的风景,奇异的山峰基本上说,随地可见。

    原南仓市的市长常楚军是一个比较积极地先进份子。他有着一腔积极向上,力求想尽一切办法发展与改善南仓,使南仓脱贫致富的想法。

    可惜的是,光有空想,却苦于被地理位置所限。别无他法,他一人独自爬上了市委东南方向的一座山。

    那山,也可以说是风景秀丽,景色别致。

    其实,天下景色别致的山峰多了去了。

    也就是这样,他竟然突发奇想,莫名的跟风。想起别的城市搞旅游火了,于是他也发动全市的群众大搞特稿旅游产业。

    不仅如此,他还亲自赶赴省委找我批了几千万元的资金,又自己想办法拉了将近五个亿的资金全都投进去了!

    刚开始的时间,还真吸引了一些人,可是后来,随着本地人的兴趣淡去以后,那山基本就成了个摆当了!

    原因就是本省,或者说邻近的地市,像这样的山多了去了。与其去你们那辛辛苦苦的爬你们的山,还要舟车劳顿的,还不如在家门口爬爬自家的山。

    现在的人,旅游找的就是一个新奇和热闹,再就是一个名气。所以我说,与其开发一个无名气的山,其实还不如把这笔钱用来做其他的投资来的划算!”

    何孔琪说完看着王浩,王浩认真的看着面前的何孔琪。

    他不知道何孔琪这么说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就因为此山是他的儿子承包的,所以他才会说这些话?

    他要阻止我对麋鹿山进行开发吗?

    如若不然,他这么说又是什么意思呢?是怕槐花市委收回麋鹿山的承包权,还是因为他害怕得不到应有的赔偿?

    这么大面积的一座麋鹿山,想要征回来,王浩深知很不容易,光这赔偿的钱数,恐怕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而让人想不到的是,承包人的背景还这么深,自己还未有所动作,人家已经说出了意思。

    何孔琪,这人不好相与!

    记得冯岳泽去岭南上任的时候,正是接的此人的班!

    那时候就有风声传出,何孔琪竟然自己辞去了多项职务,甘心退休回家养病。

    不过关于何孔琪这人的背景,王浩还是知之甚少。只是偶尔的从姚为民的口中听说,何是一个非常不适宜做岭南省领导的人。

    不适宜做领导,还有不适宜做领导的?

    想起了姚爷爷的话,王浩煞有介事的认真看了看面前的何孔琪。

    此人私心太重,虽然看起来一脸和蔼的模样,但是在眼角的深处,隐隐的让人感觉到一丝很难缠的孤寂与不逊。

    他在岭南做了两届省委书记,不想最终退下来却生活得这么好。出有直升机,带着警卫不说,儿子还是整个z国著名的华美集团的首席执行官。

    呵呵,王浩笑了,他的心笑了,他笑面前的何孔琪心小了!

    “老领导,无论您是不是我的老领导,终须有一天曾在领导的岗位上,那就永远都是我们这些小辈的老领导。

    在这里,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您,老领导!麋鹿山的开发,我是事先就做过调查和研究的,并且已经有着一套非常不错的预案!

    不过开发引资与投资建设,这不是我一句话就可以定夺的事情,必须要经过研讨讨论和实际的估算才能做出正确的决定。

    但是如果决定出来了,那么我要说,无论是谁,无论是何许人,最好都能给槐花市的经济发展让路。

    槐花,已经停步了这么多年,现在是要奋起直追的时刻了!槐花不能等,更不能为某些私利和特权让路。

    在此我要说,我来槐花,就是来建设和发展槐花市的。不管是谁,只要阻挡槐花市发展的脚步,那就是与槐花市近八百万的市民做对。

    不仅仅是我王浩,就是槐花市的市民,也是绝不答应的!”

    “哼!狂妄!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王浩,不要忘记了你的身份,你不是一个大街上的匹夫,而是堂堂hb省的副省长,槐花市的市委书记!

    你是在威胁我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一个年轻的副省,好一个青年儿郎啊!

    有本事,有胆气。这么和我说话,你家老人知道吗?姚为民知道吗?那我倒是要看看,如果没有华美的让路,你这麋鹿山什么时候能开发的起来,你怎么开发,拿什么来开发!”

    王浩一句话就惹怒了面前的何孔琪,何孔琪愤恨不已。自己好好的和他谈谈,他竟然如此的强势,也太自信,太拿我不当回事了吧!

    你身后站着姚系又如何,你身为姚为民的螟蛉义孙又如何,你是许向东的女婿又如何。

    我何孔琪已经不受你们的节制与管辖了,我已经退出你们的队伍很多年了!

    何孔琪真想大话告诉面前的小子,你要是这么说,我还是就不让了,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但是这样撕破脸并不是何孔琪的作风,何孔琪此人善谋,并且凡事都讲究深谋熟虑而后动。

    在听完王浩的话后,在突然怒气上涌之时,何孔琪现在竟然有些小小的后悔。看来自己的修炼还是不到时候啊,怎么就这么急着要和这个小儿摊牌呢!

    但是想想自己也没说什么啊,突然间何孔琪眉目一睁,他别有新意的看了王浩一眼,心中腹诽不已的感叹道,好一个聪明灵智的家伙,还真是个难缠的主!

    “何伯伯,您别生气,我话可不是对着您来的。这麋鹿山是您的,我当然知道。

    啊,不,应该说是你儿子华美集团的!

    不过我这么说话是从不用问问我爷爷的。这您就不用担心了,我长这么大,该说什么话,我爷爷对我很放心!”

    噗!

    一听这话,何孔琪真是气上加气,一刹那间差一点就气得吐血。王浩这是拼了,意思很明白,那就是如果今个自己不答应,他就会拼上整个姚系!

    面前这人,初到槐花的风声一出,何孔琪就对他做过详细的了解。真是不了解不知道,一了解吓一跳。

    这小子岁数轻轻的,竟然已经成为了姚系的代言人。现在虽然在外面看起来,姚系的当家人依旧还是姚为民这个不死的老家伙,但是谁都知道,姚为民其实很多事情已经是放手了。

    而身为总的许向东,究竟是事务缠身,在他的位置上对于他出身的姚系也好,李家也罢,再或者是任家,都必须是一视同仁的,这就固定了他不能明着支持姚系的说法。

    而同为姚系出身的肖振国,现在明摆着来年换届大选,就要接替许的位置,那此刻更不能站出来说话。

    所以说,面对王浩,也只有王浩这位年轻的小子,这个年轻的家伙所做的一切,才是姚系动向的最好代表!

    可是既然他代表着姚系,为什么说话竟然这么不加考虑呢。难道说他真的就有恃无恐,刚刚与一弄闹翻,就想来搞我何孔琪!

    哼!真是个自大而无知的家伙!

    何孔琪不仅在心中感叹,他很是替屹立在z国永不倒的姚系担心。姚系要真是掌在此人之手的话,四面树敌,看来不久的将来,定会是被群起而攻的主要对象啊!

    姚系讲的是什么,讲的就是一个发展为民,创新出胜!

    可是这么多年以来,风风雨雨的半个多世纪了,说句实心话,现在的社会,实际上已经由不得姚系继续他的最真理想了。

    继续走他以前的路,势必会越走越窄,势必会阻挡大多数人的脚步。你自己可以守着清规戒条,可以打着一心为民的旗号,做着一心为民的事情。

    你可以两袖清风,但是别人呢,难道也跟着你清风!

    现在可不是喝风的年代了!

    “好,说得好!不愧为年轻才俊!不过敢说不一定就敢为!王浩啊,今天一见,看来我何孔琪还真是不虚此行!

    哈哈哈,那就此别过了,人老了,就是容易疲劳,我还是回去休息一下吧!”

    王浩毫不退让的拱了拱手,竟然口气依旧毫不客气的说道“何伯伯,山顶风大,您既然累了,那就好好休息休息。

    不过很多事情,我想应该是我们年轻人的事情。至于何阿彪,我想有时间的话,我一定会亲自去拜访的。

    不过何总毕竟比我年长,还是劳烦何伯伯有时间的话能替我捎个话,就说我王浩向阿哥问好!”

    “问好,好着呢,我看不必了吧,你要去就去,不过他倒是很忙,有没有时间见你,那我可就不知道了!”

    何孔琪人说着话,已经摆着手向不远处的宽阔地走去,话音落处,王浩竟奇怪的看到了一面滑翔伞。

    就见平地里突兀的出现了两名劲朗的年轻人,他们帮何孔琪熟练地带好了滑翔伞,何孔琪竟然一个助跑就向山崖下跃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