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 2 9章 这是示威吗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这么大年纪还玩滑翔伞?

    就在孟雪晴的嘴巴张成了q型,柳明生瞪着大眼,继而使劲的揉着的时候。就见那两名劲装的小伙竟然也是终身一跃,就那样凭空的从悬崖上跃了下去!

    “我卡!自杀啊!”

    柳明生快一步的向前跑去,几步就跑到了悬岩边上。而孟雪晴毫不犹豫的抓紧了王浩的胳膊,不禁惊声的尖叫起来!

    “叫什么,没看到他们背着伞包吗,哼,小小把戏,真是可笑!”

    王浩不缓不急的摇了摇头,这才拉着梦雪晴走到了悬崖边上。果不其然,此刻空中已经升起了两朵美丽的炫彩伞花,正是刚才那两名劲装小伙子的作为。

    而一架滑翔伞却是悠闲不已的、慢慢向山下的水库中心小岛上飘去。

    孟雪晴这才吐了吐舌头,手拍胸口,长舒一口气的说道“为什么要这样,这是向你示威吗?

    王浩,你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不应该与何孔琪闹翻。他毕竟是何阿彪的父亲,不仅如此,他还是原岭南省的省委书记,想必他身后的背景一定不俗。

    与他闹的这么僵,我们还怎么开发麋鹿山?”

    “示威,呵呵,我看像,这老家伙。一开始在水库边上我就警觉起来了。不过我倒是没想到他竟然是原委员岭南省的书记。

    在你们还没到水库的时候,我就有一种直觉。那是充满着特别警惕性的直觉,也许是我的敏感吧!

    但是不想,果不其然。只是现在看来,我还是退步了很多,连两名警卫偷偷地跟来潜在山顶,我竟然只感觉到了一个人。

    厉害,想不到他们连呼吸的频率都调节的这么好,呼吸的时候你呼他吸,这无形之中就隐藏了自己方面的实力!

    王哥,我看他们这些警卫绝不是普通人,也不是复原的特种兵,在我看来,很有可能是参加过精密训练的其他人士!”

    “其他人士?”听柳明生这么一说,王浩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在z国,除了退伍的特种兵,或者是专业的机构退下来的人士,难道还有其他不一样的人存在吗?

    王浩突然就想到了自己在麋鹿山地下通道之内的遭遇。他清楚的记起了当时hb军区石磊的话

    “我怀疑有一股与我军特勤部队实力不相上下的一伙不明武装分子在于我们对抗。对这件事情,我一定要亲自调查,并且绝对调查到底!”

    难道是他们?

    或者说,何孔琪的到来不仅仅是明面上对自己的试探,也是在暗中警告自己什么呢?

    “不会,绝不会,这个老东西绝不会这么傻。”王浩继而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自己刚出事不久,凭何孔琪的老谋深算,他是绝不会轻易的在自己面前表漏出他的实力来的。

    这样,反而只会引起自己的怀疑不说,还提前漏了底细。

    现在石磊正在全面追查那伙不名人的下落。他们纵使胆子再大,也不能冒天下之大不韪,而自行暴漏!

    可不是如此,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说何孔琪在向自己警示,或者是示威,意思很明显

    明着来怎么都可以,我接着。但是要想玩其他的,也许我比你们还厉害!

    想到这里,王浩终于是明白了。不过王浩继而又很无奈的笑了笑,随手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您好石伯伯,我是王浩。对于麋鹿山地下通道之内出现的那伙不明人士,我现在有了怀疑的对象,只是不知道您感不感兴趣!”

    “什么,有目标了,你小子,我找这帮兔崽子已经找了小半个月了。不过还真是惭愧,以我的能力愣是没有寻到他们的一点蛛丝马迹。

    什么叫我敢不感兴趣,王浩啊,话可不能这么说啊。这你可是知道的,对于这件事情,我可是在你肖伯伯面前立了军令状的。

    这事我要是不调查清楚了,要是逮不着他们,我恐怕就要离开这个美丽的hb省了,弄不好还会被降一级,直接调去守雪山!

    你小子,就忍心看我这么大岁数了,还要去雪山吃苦受罪的?你快说,你发现了什么,快点告诉我!”

    石磊一听王浩这话顿时就兴奋起来,对于在麋鹿山的抓捕一战,可说让这个军区司令丢了大人了。

    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人家都能摸到他的信息化指挥车里去,足可见这帮人根本就没把他石磊这名中将放在眼中。

    这事一时间就在军界传开了,并且传的是神乎其神的。还好是那帮家伙并没有使什么坏,做出点什么事。

    可是越是这样,石磊却是越感觉自己丢人丢的越大!

    人家摸到了眼皮子底下你都看不见,这要是把你脑袋抹去了,你还玩什么?

    对于军人来说,不战而胜,是最能说明问题的。

    人家不和你打,那是因为人家知道你正面的身份,不能和你死磕!

    但是我的技能却是比你高了无数级。我不打你,和你捣乱你就受不了了。这要是真摸到了你面前,对着你搂头就是一枪,你们还说什么自己是最强壮的威武之师?

    无形中,一个个大嘴巴子,那是狠狠的扇在了石磊的脸上。弄的石磊是丢人丢大了不说,现在是成天待在司令部,连门都不敢出。

    为啥,丢大人了!

    出门会被人笑死!

    你说丢了这么大的人,他石磊能不着急,能不怀恨在心。说句很不客气的话,以石磊的火爆子脾气,现在要是真抓住了这伙人,他能直接拿枪全突突了这帮家伙。

    不过王浩一听石磊的话,顿时不紧不慢的说道“哎,石伯伯,不是我不说,而是我不敢说,这个,哎!我这个发现,其实也只是个揣测,究竟怎么回事,还两说呢!”

    “两说,哼!你是怕弄错了?”石磊一巴掌狠狠地拍在了自己的办公桌上,顿时就吓了王浩一跳。

    王浩在这面听得明白,感情电话那面连那办公桌子上的水杯也滚落在了地上,噼里啪啦的是一阵乱响!

    “我告诉你小子,就是错了也不怕!我就是调查,正常的调查。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吗,宁可错杀一千,也不能放过一个!

    你真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你小子可知道这几天你伯伯我是怎么过的吗,我是躲在办公室里连门也不敢出啊!

    这口恶气,我算是憋屈够了,没说的,你告诉我,我绝对不说是你说的,实在不行我先暗地里对他们展开调查。

    不过你放心,绝不会打草惊蛇,我对我手下的那帮兔崽子可还是算了解的。

    真要是谁把这事搞砸了,到时看我怎么收拾他们。我能扒了他们的皮把他们的骨头剁碎了熬汤喝!”

    石磊咬牙切齿的说着,那心中滔滔的恨意,王浩是在电话这头都能感觉得到。

    这小子顿时暗叹自己好运,真是找对了人。你何孔琪不是厉害吗,不是向我示威吗,那么我就把战火转移,让你先被老虎惦记上再说!

    不名武装,不明势力份子,这对于z国来说那可是绝对不允许的事情,搞不好,就这一点,就够你个老东西好好喝一壶的!

    你不是看不上我的姚爷爷,看不上我身后人的能力吗,那好,那我就不用他们。我就启用我刚刚认识的同事,我就能玩你个七荤八素一时辨不清南北!

    “好,那我可要说了,只是不过,不过石伯伯,这个,这个我发现的这个”

    “你还行不行了,亏你还是hb省的副省长,怎么说话这么婆婆妈妈的,一点男子汉气概都没有。

    怎么,怕报复,不会吧,以你小子的个性,可不要说你害怕了!单身一人你就敢进麋鹿山底下通道,还有什么你不敢玩的。

    说吧,脑袋掉了大不了碗大个疤,怎么,别让我石磊瞧不起你!我告诉你说,你要是再不说,我就让槐花警备区的郭忠义直接把你请到我办公室来当面和我说!”

    石磊看来是真急了,一听王浩支支吾吾的不愿说,顿时就火大了,激将法都使出来了。

    王浩一听这话就乐了,感情自己还漏了这一茬,一个很好的助力嘛,市警备区的郭忠义!

    呵呵呵,看来自己这个方面的实力又大增了一层!

    “说,我当然要说,不说我干嘛要给你打电话。不过石伯伯,这事要是我说出来的话,恐怕牵扯就大了,对方可是一个很有实力和能力的大家伙。”

    王浩吱吱呜呜的,还在吊着石磊的性子。他知道,如果不是彻底的激起了石磊的脾气,恐怕只要自己把何孔琪三个字说出来。

    再一联想到现在风头正盛的华美集团,恐怕就是身为中将的石磊,在面对这件事情的时候,也会慎之又慎吧!

    “放屁!牵扯大了!哪个牵扯大了,牵扯的再大,还能大过国家,大过国法不成!

    私有武装,其他势力,这简直就是反歌 命,这是与我们整个z国人民作对,与 国 家作对。

    但凡有点心,有点脑子的,谁会干这事!

    你给我说,赶紧给我说,你小子要是再吊我胃口,小心我立刻乘直升飞机赶到槐花亲自拿你是问!”

    “直升机,对,石伯伯,我想直升机飞到我们hb省,一定会有航行记录吧!这在你们军方来说,也有对航空感知方面的管制吧!

    好了,我现在正在麋鹿山顶呢,我可没时间和你吵架,这里的风将真是一个美啊!要是石伯伯您真有兴趣的话,不凡就到我们槐花市一游吗。

    不过您放心,吃喝拉撒睡,整套我全包了,决不会让石伯伯您自己花一分钱!”

    王浩说完很礼貌地说了声那就这样,跟石磊客气了一句就挂了电话。他的意思很明白,我继续玩我的,你石磊既然想查,那就查你的。

    反正我可都告诉你了,直升机吗!槐花市,乃至于整个hb省,今天能动用直升机的,能有几人,一查不是全清楚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