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44章 没有枪的战斗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徐正恩无法不打算破釜沉舟了,他做这个麋鹿区的区委书记其实完全是费劲的。以他的水平主管一个镇子或者是做为某镇的镇党委书记还凑合着。

    因为一个人的官位级别大小,其实是与他的智商和能力紧密相关的。

    但是身后有人,后台强大的个别现象总是存在的。要不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有人喊出他爸是李刚这样的话。

    徐正恩此刻坚定地认为,这帮人的矛头完全是针对自己的,不为别的,就是因为王浩会议上的五个议题,而自己这方是持反对意见的。

    目的很显然,他新任槐花市市委书记,要的就是清除异己,而自己,就是那个异己的带头人。

    所以徐正恩打算放手一搏,他现在决定来个破釜沉舟。你一个新来的,与我斗,你可知道槐花,147究竟是谁的地盘。

    看着来人,徐正恩下了死命令。一个柳明生而已,不入常的市局局长。搬掉你,其实就是打掉了王浩在槐花的唯一爪牙。

    来人犹豫了一下,但是在徐正恩的眼神逼视下不能考虑太多,于是坚决执行了徐正恩的命令。

    他指挥着众多不明真相的干警们,将他的主管领导柳明生直接围了起来。他甚至还有些小兴奋。

    柳明生,你太嫩了。也许现在把你除了,那么槐花市市局局长的位置,是不是就该我莫属了呢。

    他不是别人,正是槐花市市局的副局长,兼任着麋鹿区警察局的局长。

    强势的围捕开始了,场面一度令柳明生震惊。这家伙还真有两下子,颠倒黑白的本事张口就来,指挥手下的手段也是让人不容忽视的。

    电视台的一伙人立刻就在围捕中就范了,继而是一直围在自己身边,董庆勇的四名手下和自己原先带来的两名警察。

    一伙人围攻一个人,一群人抓捕一个人,不要来的太费力地说。董庆勇正想决力反抗的时候,柳明生对他默然的摇了摇头。

    远处,一辆奥迪a6和一辆军用勇士快速的靠近了事发地带,急匆匆的下来一行人。王浩走在最前面,后面竟然是市警备区司令郭忠义。

    再后面,呼拉拉的来了不少军车,一对对衣着鲜明的士兵各个手持新式装备,顿时便将现场的给围了个水泄不通。

    刘明生看着董庆勇笑了,他想不到王浩的后手竟然是市警备区!看着一直勇猛无敌,拿着个大马勺紧跟在自己和董庆勇身边的那个厨子,柳明生突然严肃的说道

    “王二愣子,能救你的人来了,你还不赶紧上去告状!”

    王二愣子又是一马勺挥了出去,阻止了离他最近的一名想要伸手来抓他的人。眼神紧盯的身边一伙虎视眈眈的人员,顿时猛的点头,将马勺不要命的轮了起来。

    “闪开了,闪开了,马勺不长眼,真要是被磕着了碰着了,你们可千万别怨我!”这家伙挥舞着他的大马勺,直接就向王浩奔去

    “求大老爷您给小民做主啊!”噗通一声,王二愣子朝着一脸严肃带着精干的士兵们赶过来的王浩就跪了下来

    “大老爷啊,我是王二宽,人家都叫我王二愣子。我原本是在京城八大胡同给任家做饭的一个厨子。

    我是刚回到槐花市的啊,我听说我叔被人欺负,被打成了重伤。我妹自己一人在家照料着这君贤山庄,我这才急急忙忙赶回来的啊。

    其实我回来的时候,是和任首长请过假的,但是我的假期有限,我还得赶回去啊。

    可是大人,您看就是这些人。他们这些人自以为自己是大官,到我们这里来吃饭不给钱不说,还把我叔给打成了重伤吐血,直到现在都昏迷不醒啊!

    现在不仅仅是打人了,连前来帮着处理问题的警察和电视台的同志都打啊。您看看,这把人给打的,这几名警察同志牙都被他们给打掉了啊!

    您说这样我还怎么安心的给任首长做饭,还怎么回的去啊!”

    “任首长,八大胡同,王二宽,你在说什么,哪里的任首长,什么地方的八大胡同!说清楚一点!”

    王二愣子可不傻,虽然他被人称作是二愣子,但是看着眼目前的形势,他知道,君贤山庄此刻得罪的就是徐正恩,麋鹿区的区委书记。

    这小子在京城待得久了,人早就练得圆滑世故起来。本来他是在京城辞职回来找媳妇,听他爹的话,这些年钱也赚够了,准备回家娶个媳妇传宗接代的。

    却不想好不容易看上个饭店,又看上个自己喜欢的妹子,却不想竟出了这种事。

    要说起来王二愣子的手艺真不是盖得,他还真就颇得任家大孙子的赏识。那做的一手好饭菜,经常被任家大孙子请回家孝敬任老爷子。

    任老爷子这些年的身体是一年不如一年了,人老了,在吃饭面前更是挑挑拣拣。而偏偏这王二愣子做的饭菜,又很得任康年的胃口。

    本来听说王二愣子辞职要离开他原先从业的饭店。任家大孙子就是颇为遗憾的,但是深受爷爷的管束,这小子也是无可奈何。

    他身为京城名门望族的大公子,是绝不会为难一名厨子的,所以也就放王二宽回来了。

    本来为了挽留王二宽,任家大孙子还是想买下原来那个位于八大胡同的饭店交予王二宽打理的。

    但就是这样,也没能留下这小子。

    有了这层关系,在君贤山庄出事的时候,王二宽就想着到京城去找任家大少爷帮忙处理一下。

    我们小老百姓惹不起你们,但是我就不相信连任大少也惹不起你们?

    他这种思想这几天就一直没停下来,而今个一看这种情况,顿时是再也忍不住了。再加上柳明生稍一指点,于是直接就扯起了虎皮做大旗。

    他还就不信,一个京城的首长,真就吓不住一名地方的官员?

    因为王二愣子看得明白,无论是董庆勇也好,还是眼前的柳明生,这次因为这件事情,可算是把这两名大官都得罪透了。

    连柳明生这个大局长都称呼人家为领导,想必也只有自己抛出更大的领导才能镇住场子了。

    他们这些人可都是好人,好人为自己这样的小老百姓出头,却闹到了这番地步,自己也不需要再顾忌什么了!

    “任首长,就是仁康年,我们国家我就是给他做饭的厨子!”

    “啥?你是说任首长?”王浩问完了这句话,没有再问什么,而是直接回头,看向了一个满脸气呼呼,一身雍容华贵的贵妇打扮的一名妇人。

    次日下午,槐花市发出官方通报

    槐花市市委常委,麋鹿区区委书记徐正恩在自己的办公室从十九楼跳楼身亡。

    而槐花市众多官员对此事都咸口不提,但是他们脸上那复杂的表情,给人的理解是事情绝不像你们想的那么简单!

    而紧接着,槐花市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孟凡仁,在自己的家中被检察院的同志带走。

    随后槐花市城建局的局长李永昌和麋鹿区警察局的局长,被先后移送到了司法部门。

    身为麋鹿区人代代表,市政协委员的徐德刚被转押到了槐花市第一看守所。次日传送出消息说,徐德刚竟趁晚上干警执勤不力,用一个床单自缢于监室的床头。

    槐花,一时风起云涌。在新任市委书记王浩的大力整顿下,反腐反贪强势的手腕下,一时众多官员纷纷落马,自杀。

    自此,槐花市官场,再度的陷入了一场无比异常的形象危机中去。

    而就在这时,有消息强力的指出,在麋鹿区区委书记徐正恩自杀的前一个小时之内,是接到过一个神秘的电话的。

    随后他的办公室内迎来了一个神秘的客人,也就是在这个神秘的客人走后,徐正恩才毅然的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这个传言一时被传得更为神秘,而又有人向记者透漏

    当天去徐正恩办公室的,正是徐正恩的堂姐徐红。

    只是徐红去与自己的堂弟见面,也只是规劝自己弟弟的一些不良行为,因为她的丈夫是身为hb省纪委的纪委书记夏博伦。

    就是徐红走后不到一个小时,徐正恩毅然的从十九楼跳了下去。当时围观的群众几乎把麋鹿区区委大楼给围了个水泄不通。

    随后120赶到现场,连抢救都没有进行,直接宣布人已经完全没有了生命体征,随后拉到了冷库将尸体冰存起来。

    因为人已经摔得严重变形了,脑袋的一半都没了,根本就没有了任何抢救的必要。

    于是事件的矛头直指省纪委的夏博伦。

    而与此同时,hb省省委常委会议正在进行,会议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新任hb省省委书记的靳华伦面色冷冷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手中紧紧地握着一份提议。

    他的对面是省长马德江,马德江的表情同样严肃的要命,一脸阴沉,沉得几乎能滴下水来。

    而身为纪委书记的夏博伦正死死的低着头,他在强迫的逼着自己聆听着省委组织部长乔东升的发言。

    此刻的乔东升正拿着手中的资料,开始严肃的对槐花市近期出现的问题对省委在坐的同事们进行着严肃的汇报。

    他的语气是无比沉痛的,也是无比认真与严厉的。不过他说出的话,在很多人听来,隐隐的,都能感觉到在这严肃的话语中,似乎还透漏着一种小有的兴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