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443章 局势的变动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槐花市的糟乱已经引起了省委乃至于上层的强烈关注。甚至是离休已久的仁康年——任老爷子都在发布的内参上作了重要的批示,并指示专人交予了中组部

    识人不明,任人唯亲,为老百姓做些实事吧!

    所以身为hb省组织部长的乔东升,此刻的发言是沉重而略带振奋的。

    排除了他儿子受伤的环节不说,某些人也确实到了应该警醒的地步了。

    槐花市本来就空缺三名常委,现在徐正恩自杀、纪委的孟凡仁又被检察院的同志带走了。

    于是对槐花市新的补仓运动正式的拉开了帷幕。

    出人意料也合乎逻辑的是夏博伦在此次对槐花市干部的任命安排上没有多发一言。

    他平静的表决,几乎让任何人都意识到了他类似于将要淡出hb省舞台的意思。

    可随后省委副书记刘长山的提议,却是让在座的人大跌眼镜。

    关于槐花市纪委书记的人选,竟然是省纪委办公厅第一监察室主任、任海泉同志。

    任海泉,任家的嫡系子弟。省纪委与省监察厅合署办公,内设18个部门和离退休干部处。

    十八个部门中纪检监察室8个,综合部门10个。

    这么多部门中任海泉脱颖而出,于是使很多人都眼前一亮。突兀的认识到了hb省已经在慢慢的分裂三弄的权利组合。

    而任家的涉入,其实已经使hb省以后的发展走向,趋向了一个相对于平衡的态势。

    这是权力平衡分配的必然结果,而果不其然。随后有关于槐花市经济开发区区委书记的人选也出来了,竟然是s省牡丹市的李勇同志。

    根据槐花市市委的推荐和省组织部的推荐人选,槐花市政法委书记原地提拔。自然是柳明生胜出。

    而统战部部长由省委统战部常务副部长刘旭江担任,并且兼任槐花市政协主席。

    随后又根据槐花市的推荐,槐花市市委秘书长、市委办主任张大林,不再担任槐花市市委秘书长、市委办主任一职,而一举高升为麋鹿区的区委书记,不过依旧是市委常委。

    而市委秘书长竟从京城杀入一匹黑马,由来自总理办公室的一名,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蒋旭恒担任。

    明眼人都能看出,虽说是一名市委秘书长,但是却出身于总理办公室的一名文字秘书。

    其来路和省委靳书记同出一辙,无不看出,这其实就是靳华伦伸手地方的一次强势的插手!

    由此,槐花市十三名常委,不但补齐了原来差的三位同志,并且一举又换了五名新面孔。

    槐花,有史以来真正的踏上了正规之路。完全的摆脱了先前三弄时代的阴影,而真真正正的迈步到了一个新的发展平衡时期。

    而真正的赢家,看上去是王浩这位新任的市委书记,其实不然。很多人都莫名的感觉到了槐花的新颖和迎来了一个崭新的发展时期。

    槐花市举行了有史以来第一次别开生面的欢迎晚宴。一举欢迎五名新任市委常委的到来。

    其宴会的隆重程度,其背后隐身的意义,一时使槐花市万众瞩目,大大的刷新了槐花市的历史舞台。

    而有关槐花市以后的发展,乃及槐花市众多事物提向日程的安排,也由此拉开了崭新的一幕。

    既日,槐花市召开了第一次槐花市市委常委会议。

    会议既定了槐花市的发展走向目标,首要任务是落实与即刻动工对槐花市中心街道路改善的情况安排。

    而后是对槐花与省城之间高速路的详细筹划与准备工作的既定。槐花高铁也突破了槐花市所有常委的统一意见,将有关可行性报告,派专人上交省委进行跟踪公关。

    会议进行得很顺利,没有人提出反对的意见。王浩在会议上作了重要的讲话,并且指明了槐花市以后经济立市的发展方向。

    那就是大力招商,以商业经济促进槐花市的大力发展。对槐花市以后的发展规划进行商业结构布局,铺平道路,打好基础,为大力招商引资做好最首要的先期工作。

    会议结束后王浩便离开了自己的顶层办公室,他心情沉重的自驾车又一次的来到了麋鹿山口。

    遥看着辽阔的麋鹿山巅,王浩不仅深深地幽叹。

    看是会议顺利地通过了对槐花高速项目的落实工作。但是仅仅是一个麋鹿山的回征工作,其实就已经足够让王浩焦头乱额了!

    张大林紧密的跟在王浩的身后,他一时还接受不了这个突如其来的振奋。自己竟摇身一变,成为了麋鹿区的区委书记。

    而眼前的一切,都来自这个人对自己的提拔。

    身为市委秘书长,想要再进一步,没有在下面基层任书记的经历,那是完全也几乎不可能获取重大的政治资历的。

    但现在不一样了,他的一个破釜沉舟,甚至是以退为进的手段,真的发挥了作用。

    不想竟然成为了主掌一方的常委区委书记,这番胜利使他如一刻间跌入到了云里雾里,直到现在还没有回过神来。

    “老板,会议上都说了,麋鹿山位于麋鹿区,你放心,对于麋鹿山的征收工作,我一定会谨慎的安排。

    这是大局,我相信电业公司会审时度势的做出明智的选择。我就不信胳膊能扭得过大腿,让他们搬迁是一定的,谁也阻止不了!”

    “呵呵”王浩笑了笑,回头看了一眼信心十足地张大林。他知道,张大林已经被自己完全的收复了。

    对于这个小子来说,自己,就是他最强有力地直接后台。

    可是面对麋鹿山,面对着那个神秘的老者何孔琪,王浩深知,回征,哪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大林啊,都说知己知彼方可百战百胜,麋鹿山的征收,其是一句话来得那么简单。

    早在数年前他们就准备好了这一出,为的就是现在的征收。水电被他们经营到如此的地步,你难道认为,他们真就是不善经营吗?”

    “数年前就准备好了?”张大林非常不解的看着王浩,他甚至有些不相信王浩的反问。

    不过也仅仅就是一瞬间,张大林好像突然回味过来了一般的,竟然张大了嘴,夸张的反问道

    “老板,难道说,他们早就算计好了,对于水电发电不加以继续投入,而是仅仅使用原来那些老掉牙的设备,为的就是等待着我们今天的拆迁工作?”

    没有回答张大林的问话,王浩放眼看着绵延百里的麋鹿山,心情无不郁闷的看着面前的清翠山峦,语气颇为感叹的说道

    “吃掉它,并不容易啊。其实吃掉不是目的,目的还是运用。你看这连绵百里的麋鹿山,我们就是回收过来,难道仅仅是为了打开他的一条路吗?”

    张大林顺着王浩的目光看去,麋鹿山的确是风景秀丽,而坐落在麋鹿水库正中央的小岛发电站,又显得那么的璀璨夺目。

    一时之间张大林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诺诺唯声的说道“老板,要是真的征收回来,你说这个电站,我们市是要还是不要呢?

    要是要,那岂不是又是一个沉重的负担。可要是不要,槐花目前的电力供应,根本就是来自这个电站”

    张大林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但是他清醒的认识到了目前形势的严峻性。

    貌似于电站的商讨一定会得不到好处,征收人家的地皮山峰以及水电站,这可等于直接断了人家百年的财路。

    对于这种事情来说,不要说是别人,就是自己掌握着这么一笔巨大的财富,也绝不会轻易地就会拱手的承让出去。

    “你说得对,槐花市的电力供应,来自他们。而我们要征回来,可以说是难上加难。

    再加上高速路的建设,对他们来说就是一笔赤手可得的财富。任谁也不会把这么一笔庞大的富贵拱手的相让。

    这就要看我们的手段和智慧了!

    大林啊,知道我为什要力荐你来做这个区委书记吗?”

    张大林不解的看着王浩,这句话是他本想问王浩的。是啊,王浩为什么要力荐自己做这个区委书记呢?

    这一直都是他存在心中的疑惑。

    张大林甚至在想,以自己的资历和能力,主掌一个地区还是可以的。但是主掌高出其他区半格的麋鹿区来说。

    这在槐花市,对他这个原秘书长来说。其实无论是从人脉还是能力来说,都有点被推到了风口浪尖的意思。

    可是这句话,不是他应该问的。他知道自己和王浩并没有达到无话不谈的地步,虽然说自己是完全的投靠,也可以说现在的自己,已经完全地依附在了王浩的门下。

    但是他知道,面前的自己,还达不到让王浩真心相信的地步,相比较柳明生和s省牡丹市来的李勇来说,人家才是王浩真正的嫡系部队。

    而充其量,自己只能算是一个王浩刚刚收缴上来的散兵游勇。

    “老板,您放心,无论多难,我都会去啃一啃。就算啃掉了我的老牙,我也得要咬下这块硬骨头!

    这是您在槐花市打的第一枪,而我愿意当你这第一枪的子弹。我就不信,不管他势力再大,还能大的过政策法规,大的过槐花改革引资的大好局面。

    哼!槐花市的建设,是任何人都不能阻挡的,这是方针政策。我不管他们是谁,但敢于政策作对,那就是以卵击石,我一定会让他们明白,什么叫审时度势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