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454章 究竟谁是谁老子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薛功曹姿态放得很低很低,事到如今他没办法不低。虽然他身为局办主任很牛气,但是那是以前的事情了。

    而今天不一样了,变天了,自己要是再不低头的话,可能就要引来轰隆隆的雷声,紧接着更可能的是漫天的暴雨,直接将自己给淹死在雨中。

    办公室的装修以及局里的采购,说起来都是薛功曹的一条来钱之路。这种事情,在领导的眼中,那其实就是心知肚明的事。

    但心知肚明,就要看是谁的领导了。与其一来就在这事上抓自己一个典型,还不如顺着董庆勇的心思,忍忍过了这一关再说。

    忍,一定要忍。其实不忍,又能如何?

    如今董庆勇一来就针对着这个问题,自己要是再不低头的话,恐怕董庆勇绝对就会拿自己开刀了。

    所以薛功曹姿态放的很低,甚至是不惜表明自己的决心。我以后都会紧跟着领导的脚步,领导指哪我打那!

    见薛功曹如此表态,董庆勇也只能作罢。毕竟人家都表态了,是不是真心暂且不论,但人家的话可是到位了。

    常务副局长的办公室不仅仅是个办公的地方,其实也是麋鹿区公安局的门面。仅这一句话,就让董庆勇不得不暂时用着。

    不过也就是这句话,董庆勇知道薛功曹对自己的话基本上还是没认真的听进去。话说回来,其实凡事,也不是一句两句话,一次两次的教育就能改得过来的。

    这人,毕竟要给他一个适应的过程。

    算了,还是不在这件小事上较真了,等自己以后打开了局面再说。

    董庆勇想到这,随身就在大半圆形的红木大班台前坐了下去。刚伸手打开了电脑,就听到外面一阵急促的紧急集合声尖锐的响起。

    “出了什么事?”董庆勇说着,人就向窗口走了过去。

    外面一溜警车全部启动,就连平时摆在一旁做样子的电瓶巡逻车也不住的闪着警灯,拉响了警笛,威风凛凛的等候着公安干警们的出动!

    “我马上问问,董局,您,您稍等,是不是麋鹿山派出所那真出了什么状况?这可糟了,没事净添乱!”

    董庆勇一听这话,眉头顿时便皱了起来“下楼,电话可以在路上打。问问他们究竟是怎么个情况!”

    as  薛功曹口中答应着,董庆勇人却已经走到了门口。刚打开门,就见一名女警员急匆匆的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挥手招呼着说道

    “董局长,不好了,大乱子,出大乱子了!我刚才去找肖局,肖局说让我马上来向你汇报一下情况!”

    “慌慌张张的,像个什么样子,见到领导,连敬礼都不会了吗?”

    “啊,对不起,董局,我一时着急,这个”

    董庆勇回头狠狠地瞅了薛功曹一眼,非常不满意的说道“说,什么事情,说事情重要,敬礼就不必了,薛主任,我们不讲那些虚头!”

    女警员一听这话,顿时就是心头一松。不过还是马上立正,向董庆勇敬了一个标准的警察礼,然后才认真的说道

    “董局,麋鹿山派出所被人给包围了,听说足足能有三四百口子。外面的电动伸缩自动大门都给推倒了。

    很多干警都被堵在所里出不来,听说还有不少警员受伤,不过究竟伤到什么程度这个我们还不知道。”

    “什么,三四百口子堵了麋鹿山派出所的大门?为什么?他们为什么要堵大门还袭警?”

    “这个,这个董局,我,我接到的求援电话是、是说,麋鹿山派出所所长在君贤山庄吃饭,因为和人争包间而打了起来。

    一不小心就动抢了,结果、结”

    “结果怎么样?动枪?你话都不会说了吗?赶紧说?”薛功曹又不失时机的吼了一嗓子,一嗓子只吓得小女警心中蹦蹦乱跳。

    “是,局长!结果是打死一人。不过究竟死没死还不确定!”

    “什么?开枪打死一人?混蛋!胡闹,简直就是混蛋!这他妈的还算什么派出所的所长,简直就是一土匪!

    给我备车!快!”

    董庆勇火了,他再次厌恶的瞪了一眼薛功曹。

    刚上任就摊上了这种事情!底下的干警动抢伤人,还是因为争夺一个什么包间而开的枪。

    这事要是自己不摸清楚了,不赶紧想办法处理了。说不定王浩和柳明生苦苦为自己寻觅来的这个常务副局的帽子,转眼就飞了!

    要知道自己接任这个常务副局长,那反对的意见可真是不小啊!

    上任了,就是已经接管了。出了事,自己首当其冲的要顶上。不顶也要顶,领导责任是无论如何也免不了的!

    哪怕是自己刚刚上任这才不到两个小时!

    薛功曹也有些傻眼了,警察开枪,还伤及群众,这是大事!不管董庆勇这位常务副好或者是不好,但是现在总需是自己摸着了这家伙的一点脾气。

    这家伙干什么都是雷厉风行,并且一看就是个暴脾气,怕是一点就着的急性子。这样的人,看着是严厉无比,其实却是最好交往。

    因为往往这样的人不喜欢玩心眼,有什么就说什么。即使是耍手段,也喜欢耍在明面上。而不是向别人一样,表面一套背后一套。

    阴里暗里的招数层出不穷,整的你防不胜防!

    备车,给领导备车!薛功曹来不及多想,暂时压下了自己心头那一抹还有些小兴奋的劲头。

    能给领导备车,那可是自己莫大的荣幸!

    尽管刚才董庆勇狠狠地瞅了自己两眼,但此刻的薛功曹也顾不上了,更不讲究什么领导次序了。

    是一扭身子就蹿到了董庆勇的身前,接过董庆勇的车钥匙,一溜烟的向楼下跑去!

    董庆勇也是快速的跟上,身后女警员愣了一下,一跺脚,也是一溜小跑的跟了上来。

    董庆勇跑下楼的时候,那辆崭新的兰德酷路泽已经被薛功曹给启动开了。车顶上一溜警灯也打开了,给人以无比霸气威武的姿态,正等候着董庆勇的临 幸。

    而董庆勇急速的跑到车前的那一刻间,后排车门也恰到好处的被薛功曹在里面给打开了。

    董庆勇一步迈上了后座,刚想关门,就感觉一个柔软的女身,噌的一下就蹿入到了自己的怀中。

    要说兰德酷路泽的空间也的确是够霸道的了。几乎是两人同时进了后排座椅之中,但却像一前一后先后进入的样子。

    虽说女警的身姿小巧玲珑,但也几乎是两个人同时进入,足见兰德酷路泽后排空间的豁达性。

    董庆勇上下左右看了一眼,一摆手,兰德酷路泽澎湃的动力便咆哮着驶出了区局大院。

    这后排的空间还真是够宽敞的,车都行驶了起来,那名小女警还依然东摇西晃的坐在董庆勇的腿上。

    不过也是因为疾驶出门拐道的原因,离心力使然,小女警现在根本就容不得挪动位置。

    有前面几十辆警车打头,兰德酷路泽的速度马上就提了起来。车进入了行车道,这才稍微平稳下来。

    小女警羞涩不已的挪动了下身子,与董庆勇并排坐好,脸上红晕升腾的解释道

    “董局,啊,领导,我,我焦急了,对,对不起,我也想去现场,我,我,我怕你们走了,把我给扔下了!”

    董庆勇的眉头此刻都皱成了一道直线了,他心中是无比郁闷的想到

    焦急,再焦急也不能坐我腿上啊!你不知道俺还是个哥吗?

    还扭来扭去的,你要是再扭,俺那个天吖,想必不需要再扭多少下,恐怕我的第三条腿就得折了!

    “啊,不急,没事,对工作充满了热情,这样才是一名合格的公安干警正常的表现!

    打电话,问一问麋鹿山派出所现在的状况,还有,我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区局离麋鹿山派出所还是有一段距离的,不过驶出麋鹿区区中心地段,再往下,路面的状况就非常的差劲了。

    女警员感激的直点头,立刻伸手在自己的警裙中掏出一个无比灵巧的红色直板小手机,马上就拨打了起来。

    不过说起来这辆兰德酷路泽的舒适程度还真不是盖的!

    这辆车不是承载款式的,悬挂更是出奇的高。看前面那些颠簸的如同行驶在暴风雨海面上的扁舟一般桑塔纳,兰德酷路泽根本就不需要费劲的、逐个便超了过去。

    他应付坑洼的路况,过滤得非常好,宽大的轮胎和厚实的减震,即使在山路越野也能如履平地,就别说这坑坑洼洼的乱路了。

    电话接通了,是麋鹿山派出所指导员的手机。了解到的情况竟然是麋鹿山派出所的所长带着几名同事去君贤山庄喝酒。

    不巧他们平常喜欢去的那个包间今天被人占了。所长顿时就不愿意了,要求酒店经理马上给自己安排,让那些人赶紧腾地方,把包间给自己倒出来。

    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吃个饭连个包间都不给自己腾,面子就过不去了。

    果不其然,酒店经理进去好像没有协商通,并且里面还大声的吆喝着

    “不管是谁,老子先来的,就不能腾这个包间。怎么滴,警察就了不起啊!老子还是电老虎呢,真要是惹得老子不开心了,我马上就把你们整个麋鹿区的电给掐了。

    麻痹的,喝个酒都喝得不痛快!拿警察吓唬人!你当我是个三岁孩子呢,你一亮大 奶 子,老子就怕了!”

    不想麋鹿山派出所的所长此刻已经走到了包间外,一听这话,这所长顿时就血气上涌,一脚就踹开了包间的门,大声的呵斥道

    “你麻痹的,威胁谁呢?

    还电老虎,还掐电!麋鹿区的电是你们几个小兔崽子说掐就掐的啊,你当你是谁呢。

    说大话也不怕闪了门牙!

    你知道麋鹿区有多少厂子吗,掐电一天的损失多少钱。

    兔崽子,就凭你这句话,老子就能逮捕你,告你个故意扰乱麋鹿区经济发展,办你个意图不轨,扰乱社会良好的经济秩序,破坏经济发展的罪名!

    来呀,都给老子抓起来,在我面前也敢称老子,我今个就让他们看看,究竟谁是谁老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