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463章 精英对精英何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孔琪从没有过这么焦虑,海子的死不仅让他焦虑更让他无法交代。

    拿起电话,何孔琪想了半天,终于是拨通了那个号码“老领导,我,我对不起您,我?”

    “呵呵呵,孔琪啊!怎么这样说话,都六十多岁的人了,怎么,到现在还不能释怀?”

    电话对面是静静地山脚军区疗养院,这是一处安静并且秘密的疗养院。疗养院占地很大,环境也特别优雅。

    在京城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像这样不出名的疗养院只有这一处。

    接电话的人是一个两鬓斑白的老者,他身边一名秘书模样的男子穿着一身威严的大校制服,手中端着一个玻璃杯,轻轻地递到老者身旁,小心的说到“首长,您刚才休息的很好,现在该吃药了!”

    老者点了点头,嗔怪的瞪了一眼大校,语气有些不愿意的说道“孔琪的电话,我和他聊会再吃!”

    大校心中惊慌失措,何孔琪几个小时之前就把电话打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是自己瞒着一切什么也没有说,这事,首长暂时不能也真的不能知道。

    “首长,我知道,先吃药,这是医生的嘱咐,掐着点呢!”

    首长有些不高兴“志明啊,你就是太认真,一丝一毫也不能差池!”

    但还是无奈的接过水杯,拿起盛放药片的玻璃器皿,一扬脖,药片倒入嘴中,然后象征性的喝了点水送服。

    as   电话那头的何孔琪听得明白,他心中焦急如焚,更是揣揣不安。

    他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向老领导开口,越过张志明把电话直接打给老领导,他知道这对张志明来说是非常生气的,只是他没有办法,现在一点办法也没有。

    海子得死,不能隐瞒。

    虽然张志明几次嘱咐自己,一定不能现在让老领导知道。但是他还是决定要说,因为,现在不说,接下来的境况谁也掌控不了。

    “老领导,我,我对不起您啊老领导,海子,海子被他们开枪打死了?”

    老者没听清楚,不过还是神情一愣,将水杯放下后,这才问道“孔琪啊,你说什么?”

    海上将,z国军中赫赫有名的几人之一。肖振国上位之后,军中说话最有分量的人物之一。

    但海上将和肖振国不是一个阵营的,他们虽然抱着一个目的,但是思路不同。

    在军界,是绝对不许传出不同声音的,有的是对命令和领导的绝对服从,但海上将却是个列外。

    他不仅和肖振国意见不同,并且理念也不一样。

    不过海上将对国家的忠诚,无人怀疑。

    所以军中其实分为两派,一派就是以围绕在肖振国周边的,靠近姚系,并且绝对服从的,姚老的嫡系。

    而另一派便是以海上将为中心,和姚系针锋相对,牵强制约的海系。

    老上将真的老了,惊闻噩耗,他嘴唇颤抖的倒在了自己的老藤椅上,手指着对面惊慌失措的张志明,只说了一句话“我要见见见姚姚,不,你给我亲自去槐花!”

    槐花市麋鹿山派出所,山鹰小队和董庆勇指挥的防暴警们坚决的对持着。

    董庆勇面色沉稳严肃,势态虽然他已经不能掌控,但是命令是要绝对服从的。所以他身先士卒的端着枪,枪口高高的抬起,没有一丝一毫的动摇。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快速流逝,山鹰小队的指挥官有些沉不住气了,甚至他敏感的已经听到了远处对方增援的警笛声。

    时不我待,机不可失。他接到的命令就是一定要带走被麋鹿山派出所无辜羁押起来的七人。

    这七个人的身份他不了解,也不敢问。上面只是对他说,这七人的身份特殊,与一起军方大案紧密相连。

    是重要的证人,要不惜一切代价将其带离槐花市。

    但是面前的一切,是个傻子都能看明白。这七个人,绝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而是上面想要掩盖什么。

    对面担架上抬着一个重要的死者,死者的身份很特殊,姓海。

    一刹那间带队的指挥官突然明白了过来。自己已经卷入到了一场,他只能服从的漩涡中来。

    他一直都是受海上将直接领导的特殊小分队,对此次的任务的真实状况,他其实早就明白。

    “所有队员注意,听我命令,冲出去!”

    指挥官收起了他最先进的微冲,伸手抓起了一个高爆手雷。竟然面色严峻的站起,胆气豪天的向对面扬了扬,大踏步的迎着董庆勇的枪口向外走来。

    小分队的队员们有样学样,也都纷纷的收起了自己的微冲,人手一个高爆手雷,神情肃穆,甚至撤掉了拉环,紧跟在指挥官身后向前跟进。

    董庆勇有些慌,而防暴支队的队员们更是慌乱。

    狠角色他们见过,但见过的只是穷凶极恶的罪犯。可对面,分明不是一伙罪犯,而是不明身份的特殊人员。

    先前两方端着枪,防暴队员们就在想。能调动武直并且是严肃涂装的武直,想必这些人的身份绝对不简单。

    国家培养一个精英不容易,各方面的花费都是一笔巨大的开销。

    但从对方的武器配备和身手来看,就是比他们高出了不知多少倍的精英人员。

    自己这些防暴警可以说是警察中的精英,而对方,不用想,当然是那特殊方面的精英。

    精英对精英,自己这些精英,或许根本就上不了层次。

    紧急的刹车声,还有沉重的警用大皮鞋踩在水泥地上的哐哐声,没来由的就让本有些惶惶然的防暴警们心头一震。

    董庆勇神情紧张无比的转头,他的心头一松,柳明生已经快速的来到了跟前。

    “放下武器,你们这是犯罪!谁是指挥官?我不管你们接到的命令是什么,但是在我的地盘非法持枪、袭击国家执法机关就是犯罪,我决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在我的面前发生。

    想要冲出去,就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柳明生虎虎生威,完全无视对方已经拔掉了拉环的高爆手雷的威胁。他昂首挺胸,竟然毫不犹豫的向对面的山鹰小分队迎了上去。

    “柳局!不要!”

    董庆勇一愣,伸手想扯住柳明生的胳膊,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柳明生一摆身已经上去了!

    “妈的!算我一个!”

    董庆勇虎了!

    顺手就把自己手中的微冲向龙啸虎的怀中一放,也挺身迎了上去。

    有样学样,后面顿时跟上了一群人。

    有徐德明、唐继虎,而后竟然是薛功曹、甚至小女警王晓丽。

    “跟随局长,誓死捍卫法律的尊严!”

    随着一声怒吼,龙啸虎将枪插入枪套,大踏步的跟了上去。

    防爆队员们猛然醒悟,纷纷收起枪,有样学样的跟了上去。

    后面,李彦东严肃的摆手,市防暴大队用盾牌形成了厚厚的隔离圈。再后面是武装特警与反恐大队,没人后退一步,而是神情无比肃穆的紧紧地盯着场中的局势。

    山鹰小队的指挥官骑虎难下,手中的高爆手雷紧紧的捏在手心,满手都是汗。他从没有这么被动过,更没有执行过这么憋屈的任务。

    对面不是敌人,而是和自己一样执行命令不怕死的警察。

    他们维护的是法律的尊严!

    一步,两步,三步,步步惊心

    他们看准了自己不敢抛出手雷,这是严肃的干预地方事务的事件。因为没有人愿意出来与这些警察进行交涉。

    一刹那间,山鹰小队的指挥官明白了,自己,被抛弃了!

    耳麦中的联系竟然中断,这是一个很不好的兆头。队员们都是神情为之一愣,眼神中的焦虑,一刹那间出卖了他们所有的恐慌。

    这是从没有过的事情!

    但是就这么放弃吗,这对山鹰小队来说,是致命的打击,毁灭性的的侮辱。

    没有人能够让山鹰小队放下武器,放下,现在,就意味着全体覆灭!

    这是山鹰小队集体的耻辱,并且意味着,山鹰小队,从此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我不管你是谁,不要试图再靠近一步,山鹰小队,国之利器。就是全队泯灭,也不会放下武器!”

    柳明生脚步一懈,对方竟然报出了名号。

    这是妥协的。

    对于这样的国之精英小队,往往有时候宁愿誓死,他们也不会随意的报出名号。

    但此时,他们妥协了。

    柳明生一刹那间从这名坚毅的脸孔中读懂了一些什么。这个指挥官是优秀的,并且绝对是英明的!

    他不想让自己队员们的身上,背负起无辜的名头。

    所以他宁愿是违纪,也甘心自己承担。

    他报出了名号,就要付所有的责任。

    而背负,就能保全身后二十多名精英战士们的前程!

    “所有人注意,警务演习到此结束!大家鼓掌!”

    柳明生带头鼓起了掌,令非常不解的董庆勇感到极度的莫名其妙。

    后面,李彦东已经收队。井然有序的脚步声、稍息立正的口号声利落的传来,此起彼伏。

    再看后看去,不知何时,工装的群众已经没了踪迹。而那些哭天喊地的老娘们也上了一辆不知名的社会大巴,车子向前徐徐的开去。

    “龙啸虎,请协助我们这次演习的朋友们上车,目的地——市排爆大队!”

    山鹰小队的队员们依次上了蓝白涂装的警用大巴。柳明生很是自然地拍了拍指挥官的肩膀,趁这小子上车之时,在他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什么。

    指挥官愣了一下,没回头,最后一个登上了这辆大巴车。

    空地上的武直迎风起飞,旋起得沙硕吹得人眼模糊。谁也没有看清,董庆勇不知何时已经接管了那七名犯罪嫌疑人,收队离去。

    解释是多余的,因为掌声到现在还在一直的持续。警务演习,在槐花市,很有必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