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465章 操控全局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抛却了白天的喧嚣,夜色渐深,槐花河两岸灯火璀璨。

    王浩已经离开了武警大队,现在已无需再待在武警大队一保平安了。好消息一个接一个的传来,首先是上面来人接走了山鹰小队,后来又传出海家送张志明去了军部。

    槐花河绵远悠长,王浩站在自己顶层高高的办公室内心中惆怅不已。

    任何事情都不是一帆风顺的,想要征服槐花,看来仅仅是面前的麋鹿山,就是一道几乎让他不可逾越的天堑。

    而斗争无处不在,甚至是你死我活,非常的残酷。可又能够放弃吗?

    张大林唯唯诺诺的站在王浩的身前,新任麋鹿区区委书记,就出了这样的事件。这无论如何也是说不过去的。

    “老板,我无能,你还是撤了我吧,与其这件事让他们拿来在常委会议上攻击,不如我主动一些,向组织说明。”

    “向组织说明?说明什么?”王浩气势的摆了摆手,非常自信的说到“我不这么认为,不仅仅是你,而董庆勇做的也不错。

    警务演戏吗!

    第一时间就赶到了事发现场,调集有力力量现场维持秩序,冲突不但没有升级,还很好的证明了警察们的快速反应能力,以及对处理突发事故应对的打击能力。

    不错,是个好苗子,我没看错人!”

    张大林猛地心头一震,王浩的意思不仅仅没有责怪自己,看来还像是表扬?

    他顿时苦笑的摇了摇头,接着解释道“老板,我懂,可是我怕给您惹麻烦。现在局势这么不明朗,上面呼拉拉的又下来这么些人,我就是怕有人借机生事!”

    王浩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眼神镇定地看着张大林。自己上任槐花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出手拔了徐正恩,绊倒了纪委孟凡仁,给人的表现太强势了。可是不这么做,又能怎么做。

    槐花看起来一片糟乱,其实完全不是这样的。虽说马吉昌覆灭引起了一阵动荡,但是通过这段时间的了解,王浩清楚的看出了槐花更深问题的所在。

    其实,槐花除了马吉昌和徐正恩以外,底下的格局更不轻松,各部委办局基本被槐花本地势力经营的如同铁通一般。

    所以,把张大林提起来,并不是王浩任意为之,而是经过他深思熟虑以后才认真做出的决定。

    现在的槐花,就如同一个战败的国家,新任君主即位,是需要笼络和降服前任郡主旧部的时候了。

    而,张大林,就是王浩与这些前任郡主旧部之间的很好联系人。祭出张大林,就能收复更多的人。

    次日,槐花市迎来了继二徐落马之后补仓运动的第一次常委会议。

    会议的主要议题就是在维稳的大前提下,对槐花市以后的发展做出详细规划,并且制定槐花市委、市政府今年的工作计划。

    因为新任常委众多,槐花市委推翻了以前的工作方案,从新讨论槐花市发展的大方针。

    不想会议一开始,新任槐花市市委秘书长的对议题的宣布刚刚结束,一颗炮弹便打了过来。

    市委副书记刘乐槐神情肃穆,矛头直指张大林。

    “说道维稳,我很想问问!我听说昨天在麋鹿区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居然是董庆勇为自己上任麋鹿区公安局长举行了一次别开生面的警务演习活动。

    警务演习我不反对,但是闹得声势过大,人心惶惶,甚至是影响到了外来的投资商。

    并且投资商很郑重的向我提出,要求撤资的地步,那我就不得不问问,这件事情,难道是麋鹿区区委同意的吗?”

    王浩来槐花以后,刘乐槐一直在选择蛰伏。他是一个正厅级别的干部,但是一个正厅,做到市委副书记的位置上,总是让他感到自己屈才了。

    槐花是副省级城市,所以他这个副书记高配正厅。但不管高配不高配,他都是正厅。在马吉昌时代他忍了,那是因为他聪明的看到,他和马吉昌根本就无力撞横。

    可是王浩的到任,使他不得不改变打算。忍,不能一直忍下去,是要使他的这个正厅有一点话语权了。

    总是一味的忍让,难道说,就这样一直忍下去。

    这让上面怎么看自己,自己还有什么升迁的希望。

    与此同时,刘乐槐也一直在寻找着自己的政治同盟。他反对粗暴的家长式作风,更反对z国奇怪的二元制作风。

    一个市长,一个书记,把持着市委市政府,拥有着绝对的话语权。那么民主呢,人民集中制呢?

    刘乐槐想要的是一席之地,让自己心服口服。但同时,更有对于权利彰显的必要,因为自己毕竟是市委第三号人物,所以,就要明确出自己的地位和作用。

    但是这种同盟很不好找,排却市长周峰以外,刘乐槐第一个想拉拢的就是纪委的孟凡仁。

    只是可惜,他还没有伸手,也幸亏没有伸出手的时候,孟凡仁已经先他一步被调查了。

    这就使刘乐槐感到非常的悲哀,找不到同盟,就掌握不了话语权,于是他只能一味的忍下去。

    可现在不一样了,市委常委大换血,一来就换了五个。在这种时候,刘乐槐是必须要站出来的。

    站出来,其实就是一个风向,那就是要看一看,自己扯头做大旗的话,后面会不会有扶旗杆的人!

    “嗯,这个问题我也是想问一下张书记的!刚上任想打开局面不要紧,但是弄得人心惶惶就不好了。

    不仅仅是这个问题,我还听说,所谓的警务演习另有说法,不过这事还需要调查,在我没调查清楚以前,呵呵,我就先不说了!”

    新任纪委书记任海泉竟然伸手接棒,神情严肃的看了一眼坐在后尾的张大林。

    张大林还没开口,柳明生顿时就不愿意了,他乐呵呵的看了一眼说话的任海泉,不经意的把手中的茶杯往桌之上一顿,随即意识到有些响声过大,顿时有些尴尬的说道

    “呵呵,这杯子,咋这么大的动静,下次换个玻璃的,不锈钢的就是声音大,弄得和惊堂木似的。

    抱歉。

    不过任书记,你这话我就不愿意听了。公安内部搞个警务演习的权力都没有吗。演习当天我也在场,是不是我向您汇报一下我们公安口的工作啊!”

    此话一出,满坐皆惊,火药味太浓了!

    政法委书记向纪委书记汇报工作,开的什么玩笑。

    柳明生是王浩的人,这谁都知道,在槐花市,柳明生就是王浩的一位得力干将。这小子原先也仅仅就是一个武警大队长,他的发迹是与王浩密不可分的。

    并且现在的柳明生完全就是王浩手中的一杆枪,可以说是王浩指哪打哪,并且绝不开空枪!

    除了在座的四名新任常委以外,以前的老常委都知道柳明生现在的重要性。隐隐有在槐花市说一不二的强势。

    那就是人家底子硬,说出的话,做出的事,代表的可都是书记大人。

    任海泉本想借题发挥,在槐花发出自己的声音。自己身后代表的可是任家,任家的嫡系下到地方,不发出自己的声音,你让别人怎么看。

    但没想到,柳明生这么衬,根本就容不得别人说话。

    不过想想自己话语中还真是有语病,自己身为纪委书记,找公安的岔,也是管的太宽了。

    但真是管的宽了又如何,任家,从来就是这么的强势!想到这里,任海泉很是不屑一顾的反唇相讥

    “柳书记有不同意见可以说,我身为纪委书记对所有的党政干部都有着监督的权利,难道说是对下面同志的不合理做法,提点意见、问一下都不可以吗?”

    “任书记,这话还是我来回答你吧!董庆勇上任之时搞的那个警务演习,这是事先就向我汇报过了的事情。

    不过此事还牵扯到一些其他问题,与安全部门有联系,也是应安全部门的紧急要求所举行的。

    这个任书记要是实在需要了解的话也可以,你可以到安全部门去详细了解一下。相信以任书记纪委书记的身份,我们安全部的同志们一定会详细的向您解答的!”

    张大林没有一丝紧张,很轻松的回应着任海泉的问话,并且很好的避开了柳明生即将再次针对任海泉的冲突。

    会议上的气氛很不好,他不希望王浩的计划流产。所以马上转移方向,使出了踢皮球的推脱之计。

    任海泉心中一愣,他没有想到张大林会这么向自己解释这个问题。

    昨天其实他已经从侧面的了解到了一点麋鹿山派出所究竟发生了什么。并且凭借身为任家嫡系,他根本就是明白事情的真相。

    所以今天的打算,任海泉想的就是出出风头。身为槐花市排行第四的人物,这个风头他必须要出。

    “我看人家麋鹿山区局的问题,和我们目前讨论的事情一点关系也没有。任书记,你是不是离题了。

    还有张书记,你说有投资商想要撤资,并且电话都打给了你。那我就想问问,这是哪个投资商,为什么电话不打给我这个市长。

    对投资环境有意见,可以向市政府提吗,我会针对情况,加以解决!”

    周峰及时的出声,点头看着刘乐槐大有让刘乐槐继续发言,解释清楚的目的。

    “哼,周市长,难道电话打给我这个市委副书记就不是向市委市政府反映问题了吗?

    看看他们都干了什么!骚扰槐花电厂的正常工作,组织干警非法羁押和殴打电厂职工,简直是乱弹琴吗。

    我已经郑重地接到了麋鹿电厂的投诉,他们对我们槐花市的投资环境很失望。人家是全国著名的大公司,实力企业。并且我还知道他们身后的背景不俗。

    这样的企业,在麋鹿区遭到了不公正的待遇。我很想问一问在座的大伙,难道真的把人逼到了要撤资的地步,有些人才算完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