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1469章 服从大局观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不过任家这个嫡系代言人还真不含糊,他竟然非常镇定的说到

    “对于这条路的建设,我个人是持反对意见的。我们党的干部要务实,绝对不能务虚。

    我是从纪委的角度去看待问题和分析问题。

    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意见。不过作为一名市委常委,我对这两个项目是支持的!从大方面来说,我服从市委常委会的决定!”

    任海泉黑着脸,话刚说完,王浩便接话说道“好,服从大局观!那就是同意!对于这两个项目市委十三名常委全部同意。

    记录一下,不过任书记的个人意见也要记录上去。这是咱们槐花市常委会议的集体决定!

    我希望大家以后精诚协作,能够齐心协力,更好地发挥自己的作用。把我们槐花市建设的更好,更大,更强!

    现在大伙都同意了,那我就很不客气的自荐为这两个项目的总指挥了!周市长和刘书记就担任副总指挥。

    具体事务吗,周市长主抓招投标方面的问题。而刘书记还是依我们任书记的建议,主抓对麋鹿山征迁的问题吧。

    这些问题都很重要,我请大家一定要看清形势,不要有思想压力,更不能一遇到困难就逃避,首先想的就是要撂挑子!

    其他市委委员具体的事务分配,暂时今天我们不需要定下来。但是都是组员,那就要不惜一切代价,协助好周市长和刘书记做好先前的工作。”

    王浩一锤定音,语气不容置否。刘乐槐绝没有想到,自己一下就成了副总指挥。

    可是刚乐了不到半秒钟,下一句主管麋鹿山的土地回征问题,就把他给惊得死死的!

    让自己主管麋鹿山的土地回征工作,这一招太狠了!刘乐槐是气的差一点当场喷血,脸都绿了。

    但是他又不能发作,王浩说的明白,不能挑轻捡重,更不能撂挑子不干事。

    人家身为槐花市的市委书记,把调子定下来了,难道你还能反驳不成!他现在真是有些后悔,自己会议开始时替何孔琪出的什么头啊。

    要是那时候自己不出头,还能在私下里稍微运作一番。可现在明着是不行了,不要说私下运作,恐怕就是明里做绝了,还会被有些人指着后脊梁说三道四!

    不去管刘乐槐心中现在究竟在想什么,王浩干脆趁热打铁,及时的抛出了市中心街的改造工程。

    市中心街的路,实在是到了非要修不可以的地步了。

    这一议题也没用怎么讨论,常委们都同意了,市财政勒紧裤腰带抽出五百万专项资金,其他不够的,王浩和周峰自己想办法。

    这方案很好,书记和市长一肩挑过去了,就省得各大常委们再出工出力了不是。又捞了政绩,还乐得个实惠清闲,哪有不同意的。

    不过惶惶然的刘乐槐却是在心中暗想,又启动一处项目,忙不死你,钱不够你还得自己想办法!

    哼,最好干个半拉子工程,弄得市里人人怨声载道的。我看建到一半你建不下去了你能怎么办。

    到时候丢脸又丢人,还想搞什么高速高铁的!恐怕上面到时候追究责任,你那官帽子都成问题!

    麻痹的,竟挑好的干,破事全留给老子。

    议题全部结束,王浩看了一眼周峰,默然的说道“周市长,当时我上任的时候说过,中心区街道的拆迁工作我会负责。

    从现在起,中心街区所有的建设规划以及土地审批这一块的工作,我希望暂停,等我详细的看过以后再定。”

    周峰点头同意,马上对常务副市长周长胜说道“周副市长,请你认真的落实王书记的指示。

    特别叮嘱一下城建的李永昌同志,要抓好土地审批和违规建房这一块,联合城管局和请我们的柳书记帮忙,组成特别联合执法队伍。

    对非法扩建,违规建房以及占道经营的,马上进行清理。一切都为了城中心街的改造,一切都要给城中心街的改造让路。”

    周长胜认真的答应着,并作出表示

    一定不会允许任何人再违规占道经营,违规建房。没有准建证的立刻叫停,依法强行拆除。

    柳明生也表示公安部门一定努力配合城建局,联合城管执法大队。秉公执法,文明执法,绝不使用暴力态度,认真配合王浩的工作。

    王浩这才满意的说道“既然要重建,我们就不妨步子迈大一点。规划图纸我也看过,是省设计院制定的。

    总的来说还可以,街道拉伸拉宽近28米,双向八车道,预留出人行道和自行车道。

    中间绿化带以后还可以机动拆除,这样的话就可以适应我们城市未来的发展,能够为高峰交通打下良好的基础,适合改为公交车专用道路。”

    王浩刚讲到这里,不想刘乐槐立刻反驳的说道“王书记,一步到位,这个恐怕难度极大。城中心西街属于老街区,街面宽度仅有不到五米。

    你一来就是二十八米,再加上人行道和中间绿化隔离带,这总宽度恐怕直破三十米。

    这样一来,不仅要拆迁大量的民房,需要我们补偿大量的拆迁款,还有可能要给居民大量的安置房。

    安置房这个我想不会太困难,但是街面上的门面房呢,那可是接近三里地的门面。有史以来就是我们城中心区的商业老街。

    那段地方,可以说是寸土寸金,你就这么一个命令拆了,我想恐怕办不到。”

    “是啊王书记,如此大的商业街,居民们得到拆迁的消息,我想一时他们肯定让不出来。

    此一时彼一时,要是不说拆迁,也许还有点办法。原来那里的地皮和街面,我想一平米也就一万块钱。

    如果他们得到了拆迁的消息,恐怕在一夜之间就会长到一倍的价格还不止!如此大的诱惑,对他们来说,简直不亚于做梦捡到了大元宝,不现实,绝不现实!”常务副市长周长胜担心的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虽然王浩力主拆迁,并且拆迁工作由王浩牵头。但是周长胜却是心里明白,恐怕真要落实下去,这具体工作只能是自己挑头。

    所以担责任和最终主事的就是自己。

    整个市中心街不下三千户居民,总人口除了本地居民,再加上经商人员,估算下来将近五万人。

    为什么这么多人,这也源于中心街的历史情况。中心街自古以来就是槐花市的商业街区。

    所以虽然住户只有三千户,其实每户都是在自家的老房子上面又重新修建了好几层,更有甚者,一直修了五层楼的高度。

    原本的民房,现在就成了一栋简单的单元楼。真要说起来,一户变成几十户那太稀松平常了。

    都是居住的临租户。

    这要是拆迁,恐怕弄不好,就得出大乱子。

    在如此大的诱惑下谁也不可能让出自己的土地来。要想让,除非给人家合适的补偿款。其实补偿款还在其次,关键是那近三里的门面房。

    门面房这个东西,在老百姓的眼里那就是钱生钱的法门。一个门面,特别是在这种绝好的位置上,不仅仅可以供养一家人的吃喝问题,甚至是休闲玩乐都绰绰有余。

    简单地说,一个二百平米的门面房,按照现在槐花市的中心街的情况,租出去就是小十万块钱。

    十万块钱,对于一个普通的家庭来说,就是一笔巨大的收入。槐花市现在最好的单位,普通工人的工资是四千多块钱。

    就算是双职工家庭,一年下来也不过是十万。但是干活赚钱,和有房出租,这个差距可就大了,甚至是大到无边的地步。

    人家房子租出去,那是现成的买卖。人还可以去上班赚钱。所以一来二去,那一年就是二十万的收入。

    以这样的算法,你怎么去补偿人家这个拆迁款!

    现在的房屋使用期限都是七十年产权,哪怕算一半或是再少点,按照三十年算,一年二十万,三十年需要多少钱。

    周长胜把这一笔账往大伙的面前一摆,顿时所有的常委们全哑了。中心街以前不是没人提出过要进行道路改造的问题,原因就卡在这里。

    王浩初来乍到,根本就没有人和他说过这个事情。

    表面上看只需要拆除简单的临街住房就可以了,其实中心街那一块基本上都是把自己住房的一部分改造成了临街的店面。

    如此下来,只要想拓宽街面,势必就要连住房一起拆除!

    真到了这一天,恐怕老百姓们才不管你究竟是为了什么目的,动了人家的利益就不行,势必要和政府算清每一笔帐。

    见王浩喳巴了几下嘴,终究是没能说出什么,这下可把刘乐槐给乐的不轻。其实在中心街区,刘乐槐自己就有五间店面。

    那是因为这家伙来槐花以后点背,正赶上市委没房安置他这个大神。当时的马吉昌也是为了排挤他,竟然把市委在城中心区的一个办事点给了刘乐槐,让他自己改造。

    刘乐槐有个大舅哥,这家伙就一小市民出身。不过却是比刘乐槐大上能有十五六岁,还天生小儿麻痹。

    所以只能跟着自己的妹妹,让妹妹照顾。

    本来该分了个办事点,一个老早就不用了的破屋,对刘乐槐来说,这根本上就是排挤的表现。

    但是在他大舅哥眼中却成了宝,这家伙是怂恿着她妹妹直接让刘乐槐把这房子给买了下来,又怂恿着她妹妹拿出了多年的积蓄,把房子和人家一样完全的改造了。

    这一改造不要紧,一座拔地而起的五层商住楼顿时就耸立在了大家的眼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