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邪王嗜宠:惊世弃妃太嚣张 第九百四十二章 秋明月出战
    第九百四十二章 秋明月出战

    清晨。Ω Δ看书 阁.ΩkanΩshu.la

    天方鱼肚白。

    秋明月穿着披风,便立于城墙上。

    于秋德则紧紧地跟在她的身边。

    于秋德记得太子殿下交给自己的两个任务,一个是保护好平西,一个是保护好军师。

    而且,后来,太子殿下又交待过自己,若是两者不可兼得,那便以军师为重!

    虽然,于秋德怎么也想不通,一个人的命怎么会比一座城还重要。

    但是,那是太子的命令,他必须臣服,就算他死了,军师也不能出事!

    所以,于秋德寸步不离地跟着秋明月的身边。

    “军师,您这一大早就在城楼上作甚?”于秋德忍不住问道。

    这天寒地冻的,军师大人怎么突发奇想呢?

    于秋德心里是有一点点怨念的。

    他觉得军师大人该待在府里,这样自己就能去安心布兵了。

    他其实心底是觉得军师是个累赘的。

    “时间差不多了。”秋明月低声道。

    于秋德更加糊涂了:“什么时间差不多了……”

    “拔都要来攻城了。”

    “太子殿下此时到了上都,这消息该传到拔都的耳里,拔都估计会很快回蒙古吧。”于秋德不以为然。

    秋明月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看着远方。

    当太阳初升的时候,远处突然出现了人影。

    那些人影越来越近,可见是蒙古的军队!

    于秋德的脸色猛地变了。

    军师居然说对了!

    他不由得对军师竖起了大拇指!

    这时,他隐隐察觉到了太子殿下那般命令的原因了。

    蒙古人越来越近,最前方的便是拔都。

    这时,拔都和秋明月,隔着遥远的距离,就仿佛这般注视着对方。

    拔都首先笑了起来。

    于秋德理解敲响了应战的鼓声,顿时,鼓声喧天。

    城楼上,一下是满满当当的将士。

    而蒙古骑兵已经近在眼前了。

    蒙古人在城楼下发起了挑衅。

    “来啊,没人敢应战吗?”

    “你们都是废物吗?只敢缩在里面!”

    “用你们的话,就是缩头乌龟!”

    而后,他们甚至挑着尹德的人头来挑衅。

    有几个副将忍不住,想下去应战,但是于秋德拦住了他们。

    “不可中计!”

    很明显,他们这里的人不是蒙古的对手,只能死守着平西。

    于秋德是武将,其实也忍得很辛苦,真想他娘的什么都不管,直接冲下去,将那些狗杂种给砍了,看他们还怎么嚣张!

    这时,秋明月突然道:“于将军,你应战吧。”

    于秋德愣了一下:“军师,您什么意思?”

    “士气太弱了,若是这士气不上来,平西坚持不过一日。”秋明月道。

    不能再忍下去了。

    于秋德猛然回神。

    是啊,这时不能再忍,只能拿出威慑力!

    城门打开,于秋德冲了出去。

    刚刚嚣张着大吼的人,这时正面对着于秋德。

    于秋德轻蔑地笑了一声:“一大早的,就听到一条疯狗在城门外大吼大叫,是在扰人清梦,我就来好好教训一顿这狗!”

    于秋德话音落,城门上的人都笑了起来。

    实在太爽了!

    那蒙古将士脸色猛地变了,抡着大锤,就朝着于秋德砍来。

    于秋德应战。

    两人的实力相当,这一战,便是难解难分!

    城楼上面士兵都十分紧张。

    于将军现在就是他们的精神支柱,所以,于将军一定要赢!

    蒙古将士的力气十分大,巨大的锤子被他抡得很轻松。

    砰!

    那锤子直接砸在了于秋德的身上。

    于秋德的脑袋晕乎乎的,吐出一口鲜血。

    城楼上的将士,心都提了起来。

    “于将军一定要赢啊。”

    “于将军加油。”

    要是于秋德连这人都赢不了,还有拔都,那他们平西是真的美希望了。

    秋明月的面色却十分镇定,紧紧地盯着于秋德。

    她总觉得于秋德不该如此笨拙。

    就在又一锤要抡在于秋德的身上的时候,于秋德突然暴起,躲过了那一锤,直接一跃而起,落在那人身后,一脚过去,便将那人从马上落了下去。

    而于秋德则一脚踹在锤子上,那锤子落在刚刚那人的脑袋上,将他的脑袋砸扁了!

    这一战,可谓惊心动魄!

    还好,于秋德赢了!

    “于将军!”

    “于将军!”

    汉军纷纷呼喊着于秋德的名字。

    蒙古军这边。

    “将军。”

    拔都倒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于秋德居然有几分本事,居然杀了他的蒙古勇士。

    “蒙古勇士……”拔都微微一笑,“我们还有蒙古第一勇士!让猛上!”

    于秋德拿着枪,刚准备回城,这时,突然有人叫住了他。

    那是一个蒙古人,在一众蒙古人里,他算不得雄壮。

    “于将军,我们比一场吧。”那人道。

    当那人出来的时候,秋明月的脸色微微变了。

    她刚刚之所以让于秋德出战,便是知道,和那人比,于秋德有胜算。

    但是这人,于秋德是一点胜算也没有!

    这人很强,或许只有展酝是他的对手!

    于秋德没有立即应了,而是用谨慎的目光盯着那人。

    那人突然哈哈大笑:“于将军莫非怕了?那我不用武器便好!”

    他说着,便将手里的软剑扔到了地上!

    这是何等的蔑视!

    这般情况下,于秋德再不应战,那将变成一个笑话!

    于秋德的唇抿了抿,刚想答应,这时,一声清脆的声音,突然响起:“我来吧。”

    猛不由得看向来人。

    只见那是个少年,身姿瘦削,雌雄莫辨。

    他太弱小了,在猛的眼里,就如同小鸡一般。

    猛对弱者没有兴趣,而是盯着来人,不言。

    秋明月哈哈大笑。

    “我是觉得我们于将军对付你实在太才小用,不如让我来。”

    秋明月手里拿着剑,像是突然恍然大悟:“莫非你是怕了,那我便不用武器。”

    秋明月说着,就将手里的剑扔在地上。

    这一幕,似曾相识!

    城楼里的将士,都忍不住发出了笑声。

    顿时,猛的脸色很难看,狠狠地瞪着秋明月。

    “有什么不敢的?等下就看我把你撕成碎片!”猛大声道。

    秋明月微微一笑:“话可不能说得这么早哦,谁把谁撕成碎片还不一定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