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菜市口上来一刀】
    李云看他憋得辛苦,无奈只能出声提点,循循善诱道:“世间万事,都是因人成事,只要身边聚集有了人,干什么都不会太困难,而流民是什么,流民就是可以聚集起来的人……你仔细琢磨琢磨,如果咱们把这些流民收拢起来,挣钱的事情很难么?”

    “对啊!”程处默眼睛一亮,咧嘴笑道:“有了人,还愁挣不到钱吗?”

    李云欣慰点了点头,再次循循善诱问道:“那我考考你,你认为这世上什么行当最赚钱?”

    “什么行当最赚钱?”

    程处默喃喃重复一句,明显陷入沉思。

    李云适时给他思考空间,意图让他变成一个会动脑子的人。

    事实证明,程处默不合适动脑子。

    只见这货想了半天之后,突然哈哈大笑一拍脑门,大叫道:“我想到了!”

    李云有些惊奇,连忙道:“你想到了?竟然这么快?快点说说,世上最赚钱的行当是什么?”

    程处默满脸骄傲,得意道:“世上最赚钱的行当,是抢……”

    “抢?”

    李云顿时傻眼!

    “对,抢!”

    程处默很是兴奋,裂开大嘴开始恭维李云,道:“师傅果然是有本事的人,一下子就想到了最好的办法。流民没有钱,那么就去抢。咱们可以组织这些人占山为王,然后做那拦路收钱的无本买卖,嘿嘿嘿,几万流民聚在一起,这可不是一股小势力……”

    这货越说越兴奋,眼看已经开始手舞足蹈,神情亢奋又道:“徒儿早就想尝一尝山大王的味道,想不到终于有机会实现了。啊哈哈,师傅,咱们把这几万流民都组织起来,然后找个山头建山寨,你来做军师,我做大寨主,咱们手底下的喽啰可以派去山下拦路盯梢,只要有人经过,徒儿就亲自出马!”

    李云两眼有些发直,好半天才愣愣问道:“你亲自出马干什么?”

    程处默嘿嘿一笑,咧嘴道:“我把大斧头往地上一竖,先是仰天哈哈狂笑,然后突然厉喝一声,怒眼圆睁,宛如厉鬼,大叫道:‘呔,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打此路过,留下买路财’,嘿嘿嘿,保管过路之人吓得屁滚尿流,乖乖给咱把钱交一份。从此以后,咱徒儿俩大口吃肉,大秤分金,这日子想起来爽利,美滴很……”

    李云深深吸了一口气,仍旧感觉脑门有些眩晕。

    偏偏程处默还处在幻想之中不自知,乐呵呵憧憬又道:“以前我老爹他们也是做响马的出身,啸傲山林,劫道为匪,后来群雄聚义瓦岗寨,在山东地界打下了响当当好大一片名头。徒儿我身为卢国公府传人,怎么说也不能弱了我老爹的名头,他做过混世老魔王,我就做混世小魔王……”

    李云无奈叹息,忽然在一旁幽幽开口,故意道:“然后咱们再招兵买马,掀起一股揭竿起义的风潮,横扫天下,马踏黄河,兵锋所指,剑指长安,你带着兵马铁蹄长驱直入,和你老爹还有那些长辈们厮杀放对,我负责在后面出谋划策搅乱乾坤,调动几万大军围攻长安,咱们推翻了这大唐朝廷,师徒俩个一起当皇帝,对不对?”

    程处默‘嘎’的一声憋住,一张兴奋毛脸憋得很辛苦。

    这货性子耿直,他没听出李云刚才那番嘲讽的话,他之所以憋住是因为想到了别的事,只见这货愁眉苦脸道:“跟我老爹他们厮杀放对肯定不行的。师傅你不知道,我老爹他们这一代人太猛了。将军能打能杀,军师运筹帷幄,还有那种又能打又能杀,又能运筹帷幄的老家伙,比如李靖伯伯,还有李勣伯伯……不行不行,咱们打不过他们,就算召集几万流民在手,对上他们也是送菜……”

    “是啊!”

    李云叹了口气,再次故意道:“真要走到那一步,咱师徒俩当皇帝肯定是没机会的,倒是很有可能被拉到菜市口上一刀枭首,师徒两个共赴黄泉,也算留下了一段人间佳话。”

    第7章 -->>(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李云叹了口气,再次故意道:“真要走到那一步,咱师徒俩当皇帝肯定是没机会的,倒是很有可能被拉到菜市口上一刀枭首,师徒两个共赴黄泉,也算留下了一段人间佳话。”

    程处默打个哆嗦,讪讪笑道:“我是陛下女婿,砍头肯定不会的。”

    李云哼了一声,道:“你都要占山为王了,凭什么陛下不能砍你头?”

    程处默这时也琢磨过来,他刚才的主意纯粹不靠谱,这货再次讪讪发笑,抓着脑门道:“既然不能占山为王,又不能烂路劫道去抢掠,徒儿真不知道世上还有什么行当能挣钱,要不还是师傅您出出主意。”

    “主意我早就有了,只是我缺少号召力!”

    李云没好气看他一眼,这才整理心思开口解说,悠悠道:“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自古至今,民以食为天,这世上什么行当最赚钱,这世上涉及衣食住行的买卖最赚钱……”

    说到这里停了一停,看着程处默又道:“眼下长安城里有几万流民,咱们刚开始的时候肯定用不了这么多人,但是可以先组织一两千人,带着他们搞生产,做货郎,走街串户,先做点小买卖赚点钱。”

    “搞生产?”

    程处默愣了一愣,满脸迷糊道:“搞啥生产?莫非让那些流民结成夫妻生孩子,然后拿着孩子去发卖?这也不行啊,生娃一次最少十个月,时间拖的太长啊师傅。”

    李云瞪他一眼,同时也想明白是自己说话有口误,生产这个词汇古人应该不太明白,在古代说生产一般会联想到妇人生孩子上面。

    但他也不愿给程处默认错,只是简单解释道:“我说的生产,是指产业劳作的生产。为师已经想好了,我们先组织一两千个流民,然后找几个大商户举债借贷,买来绳索丝线,教会流民们结织渔网……”

    “织渔网?”

    程处默又愣了一愣,愕然道:“织渔网干啥?”

    李云伸手遥遥一指城外方向,悠悠道:“都说八水绕长安,意思就是长安周边全是河,咱们让流民结网捕鱼,岂不正是一项毫无成本的好买卖。”

    “这,这……”

    程处默呐呐半天,忽然大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般,道:“师傅你虽然有本事,但是这个行当不可行。长安有河不假,河里有鱼也不假,可是长安人不喜欢吃鱼啊,尤其是鲤鱼,朝廷专门下令不准吃。”

    说到这里停了一停,抓抓脑门又道:“而且鱼肉很腥,吃起来很腻味。”

    李云呵呵一笑,道:“鱼肉发腥,那是因为不会做,再说我让人捕鱼并非想卖给你们这种勋贵大富之家,我是要把渔业对准长安周边的普通人。有一个办法你可能不知道,腌制咸鱼,用锅一煎,那种香味飘荡三里的劲头,不是你这种锦衣玉食的小公爷能懂的。”

    “锅煎咸鱼?”程处默愣了一愣,好奇道:“做熟了再卖?”

    “对!做熟了再卖,而且很好卖!”

    李云郑重点头,忽然神秘一笑,望着长安城里皇宫方向,喃喃又道:“也许不用多久,连陛下也会来找咱们买咸鱼……”

    程处默明显不信!

    ……

    ……两章同发,有票的兄弟能给山水来一张么,我最近挺可怜的,谁看我都不顺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