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皇宫中,神秘老内侍
    “让朕去买咸鱼”

    大唐皇宫之中,李世民独坐书房之内,这位大唐新一代天子眉头微皱,手里捏着一张纸片愣愣发呆。

    好半天过去之后,李世民才把目光投向房间(阴yin)影之处,语带好奇道“这话是程处默说的还是那少年说的”

    房间之中并不见人,但却有个恭敬声音轻轻响起,低声答道“回禀陛下,此言非是出自程小公爷之口。不过程小公爷当时也很兴奋,说不准他心里是赞成还是反对”

    李世民哼了一声,忽然重重将纸片放下,满脸恨铁不成钢道“程处默这小子,从来不让人省心,以前章台走马也就罢了,惹是生非朕也忍了,朕只当他是没及冠的孩子不懂事,现在倒好,竟然堕落到去跟一群流民厮混”

    说到这里重重一拍桌子,恨铁不成钢又道“堂堂卢国公府的嫡长子,竟然拜一个逃荒乞食的流民做师傅,此事传出去像什么话,程知节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当皇帝的脾气都大,而且脾气说来就来,李世民突然雷霆暴怒,房间里顿时鸦雀无声。

    诺大一个帝王书房,只有皇帝自己恨恨的喘气声。

    如此过了良久之后,李世民怒火似乎才稍微平静,皇帝忽然又捡起那张纸片,一边阅读一边冷哼道“他拜流民为师也就罢了,朕也只当他是小孩子不懂事,可这小子难道就真没有一点脑子吗朕的大唐律法他也敢当街品评。还说要进谏找朕说道说道,好得很,朕等着他有资格上朝的那一天,哼。”

    房间(阴yin)影处走出一个苍老内侍,手里端着一盏白雾丝丝的冰水,小声道“陛下,天气炎(热re),喝杯冰水消消火,小程儿尚未成年,(性xing)格又一贯直爽,他还小,您犯不着因他生气。”

    “再小也是朕的女婿”

    李世民眼睛一瞪,冷哼道“从小观大,可知一生,都说树大自直,可朕就没信心看到他有直的那一天。”

    说着恨恨又拿起纸片,忽然自己也气笑了,道“你看看这叫什么事,堂堂一个国公嫡子,拜一个来历不明的流民为师,他拜师也就罢了,朕只当他是贪图玩闹,可你看看这小子想干的都是什么事他,他竟然想让朕去找他们买,买”

    “买咸鱼”

    苍老内侍咳嗽一下,轻声帮皇帝补充一句

    “对,买咸鱼”

    李世民重重一拍桌子,震的那杯冰水砰一下颠覆,皇帝似乎又觉得自己后槽牙正在发痒,恨恨骂道“朕平(日ri)里虽然崇尚节俭,长孙那边也以节省治宫,但是朕的一(日ri)三餐膳食并不差,我岂会脑子犯抽去找小儿辈们买咸鱼”

    说着看了一眼苍老内侍,又道“鲜鱼朕尚且不吃,何况还是咸鱼,程处默这个小混账,他得楞到什么程度才能说出这种话朕只要一想想他的愚笨嘴脸,朕就觉得(胸xiong)口直冒火,这臭小子,得揍”

    苍老内侍脸上似乎也憋着笑,强忍道“程知节装了一辈子二愣子,每每恨得大家牙根直痒痒,偏偏咱们又不能拿他怎么样,所以只能恨恨憋在心里直窝火,现在报应终于来了,他的嫡子真成了天生的二愣子。”

    李世民突然眼睛一瞪,不悦冷哼道“程处默再怎么说也是朕的女婿,有你这么诋毁朕之女婿的吗”

    苍老内侍连忙拱手告饶,不过神色之间并不见多少畏惧,反而低笑道“陛下待臣如有手足,所以臣才会斗胆多嘴。”

    说到这里慢慢上前,仔细帮李世民擦拭桌子上颠覆的冰水,呵呵笑着又道“现在看来,陛下还是很疼(爱ai)小程儿的,既然如此,那您发的什么火”

    “哼”

    李世民轻哼一声,扭过头装作没听见。

    苍老内侍呵呵再笑,又道“还有啊陛下,让您买咸鱼这话可不是小程儿说的,是那个来历不明的小少年说的,自古明君不议非罪,您可不能把小程儿没做过的事(情qing)怪到他头上。”

    李世民再次哼了一声,忽然抬手指着苍老内侍,无奈苦笑道“你啊你啊,一直总是这样,每次只要有事涉及瓦岗寨旧人,你这家伙就会偷偷摸摸的换概念朕知道,你是担心他们惹了朕,朕明白,你是未雨绸缪想保人。但是朕也跟你说过很多次,朕不是那种无(情qing)帝王,朕还做不出那种飞鸟尽良弓藏的龌龊事,以后你这些未雨绸缪的鬼心思,朕劝你还是趁早都扔了”

    “是,陛下指摘的对”苍老内侍点头答应,不过看脸色分明不以为然。

    李世民是何等人物,岂会看不出他心底所想,皇帝忽然起(身shen)而立,语带感慨道“老翟啊,朕知道你早年受了重伤,因伤差点便导致(身shen)死,你此生注定无有子嗣,所以把瓦岗寨旧人的孩子都视为己出,不管那些小混账有事没事,递到朕这里的时候你都要保,这是你的长辈慈(爱ai)之心,按说朕应该予以嘉许鼓励,但朕还是要仔细叮嘱你两句,免得你的慈(爱ai)害了那些孩子们。”

    苍老内侍连忙拱手,郑重道“陛下请讲。”

    李世民微微一叹,目光悠悠望着窗外,轻声道“自古纨绔无忠良,棍棒才能出孝子,你如果太溺(爱ai)那些娃娃,其实是害了那些娃娃。要说此事程知节就做的很好,他有事没事就把程处默吊起来抽一顿。一回犯错,抽一回,两回犯错,抽两回,打的那个小混账两股颤颤,听到程知节的声音都恐慌。”

    苍老内侍不以为然,反而有些护犊子的辩解,道“程知节自己就不靠谱,还能指望他的孩子多靠谱天天打孩子,臣一直想抽他”

    说到这里停了一停,忽然语气有些伤感,又道“可惜臣的(身shen)份已经是个死人,瓦岗寨大龙头这个(身shen)份是万万不能再出现在世上的,所以臣也只能默默藏在暗地里生气,每次听说哪家的小儿辈又挨了打,臣都有种冲出宫门去揍他们老爹的怒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