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 你比起我们老板差远了!
    负责拉最后一车货的是侯主管。

    他是属于缝合怪一部的第一组主管。

    他退伍出来之后,一直待业,从队伍出来之后,他一度不知道自己能干嘛,除了会两下子,就算想做生意也没本钱,本以为是当保安保镖算了。

    但是史大逵找上他,说有一个机会,做一番事业。

    他来了,然后也留下来了。

    完全是因为那个李老板的魅力,年轻,但是魄力和财力惊人,而且他极其热忱激情,有理想,他在均瑶外贸公司,这些天老板屡次和他们说着改革开放未来的前景。

    他说了一些别人不敢干的事情他会干,他承诺给他们实现财富自由,让家人过上好日子,他说的话,不知道为什么他都信了,他仿佛有一股奇特的魔力,让他想跟随着他做一番事业。

    他不知道这天下竟然还有他那样优秀的人或者说疯子。

    因为他经常在公司里面跟他们讲着那些时而高深莫测,时而朴素又可能发生的事情和东西,还有那些荒诞的未来神器什么手机人人有,还会是智能的……

    他高深莫测地言论,他说华夏民营经济的萌芽其实是一场意外,或者说是预料中的意外事件。当市场的大闸被小心翼翼地打开的时候,自由的水流就开始渗透了进来,一切都变得无法逆转,那些自由的水流是那么的弱小,却又是那么的肆意,它随风而行,遇石则弯,集涓为流,轰然成势,它是善于妥协的力量,但任何妥协都必须依照它浩荡前行的规律,它是建设和破坏者的集大成者,当一切旧商业秩序被溃然推倒的时候,新的天地却也呈现出混乱无度的面貌。

    这就是是如今温洲的现状。

    他说华夏公司未来将一直是在非规范化的市场氛围中成长起来的,数以百万计的民营企业在体制外壮大,在资源、市场、人才、政策、资金甚至地理区位都毫无优势的前提下实现高速的成长,这种成长特征,未来将决定很多华夏企业的草莽性和灰色性。

    因为所有的改革是从违规开始。

    接下来的时代将是一个人们用激情创造出无法想象的巨大财富,无数的人将会创造财富改变这个国家贫穷落后的面貌。

    不过这场财富之路是惊心动魄的,你们会看到数以千万计的国企工人下岗。

    投机倒把的人会成为先富者……

    因为说到底还是那一句话改革就是从违规开始。

    谁先违规,谁先在政策补漏洞之前,谁就能赚到钱。

    ……

    当商业秩序重组,形成万众创业的场景,后世再入局的人,又再次变得艰难无比,因为阶层开始陷入新的固化,普通人会一套房奋斗终身,病不起,那样时代来临之前,我们要完成我的财富积累,这样我们的后半生才无恙,可以安然养老享受生活。

    当时谁都听得出老板说的一些话语里所挥散着的清醒、无奈和绝然,你可以反驳他,反击他,蔑视他的话,但是你却无法让他停止说,似乎仿佛,他几乎是在代替历史一字一句地讲出上述那句话似的。

    而那些话正是对众人魔力的源泉。

    思想指导行动,老板有那样前瞻的思想,他一定能干出事情来。

    准备跟着老板干一番事业的他今天带着几个工人装完最后一车羽绒服,但是却被天鹅牌羽绒服的人给拦住了车子。

    现在他们正被一些羽绒厂的工人包围,他们要强收回已经装车的羽绒服,他第一时间通过寻呼机对着金部长发了救急信号。

    现在他操着卡车上的扳手,阻止羽绒厂的人抢货,这些货自己的老板都已经给过钱了,这些货现在就都是均瑶外贸的,可不是他们天鹅羽绒厂的!

    老板的货就是自己的货。

    因为跟着史大逵加入均瑶外贸公司,见识了老板的本事,他觉得他以后是一个能干大事的人,所以干活很是卖力,希望有遭一日能走入老板的视线,早日脱颖而出。

    现在自己手上的货要出问题了?

    不!他绝不允许在自己的手上失去这些货,他带着几个工人挥舞着扳手,阻止天鹅牌厂的人强卸货。

    其他工人其实都吓得豆大的汗水不停地从额头掉落下来。

    可是侯军不仅不害怕,还骂着这个羽绒厂一大群黑压压的人。

    “我看你们他娘的谁敢上来,我砸不死他!”

    “这些货已经是我们的了,我们老板已经付过钱了,你们现在的行为是抢劫,是打劫!”

    侯军怒斥着。

    这个均瑶外贸的侯军,对自己人脾气好,但是对外人容易冲动,重义气,他此刻站在最前面,对峙着这个厂子的保安和工人们。

    扳手在手,他一点不怵对方乌压压的保安和工人。

    他这个人没什么出众的优点,也没什么特别的缺点,非要说有点的话,侯军这个人就是很狠,当年自卫反击战,也就是国际上称之为第三次印度支那战争的一部分,越楠打败美国,使美军撤离了越楠,赢得胜利,他开始膨胀了,仗着有苏老大哥的支持,装备有苏式、美式、中式武器的越楠开始自称“世界第三军事强国”,在东南亚地区走上了扩张的道路。

    打着解放被红高棉奴役的东圃赛人旗号,向东圃赛发动了入侵,并迅速占领了东圃赛全境同时越楠在国内大规模排华;越楠单方面对中越边境的陆地、海洋提出主权要求,宣布将西群岛、南群岛等岛屿纳入其版图范围,出兵对华夏南群岛部分岛屿的占领。

    华夏决策发起惩越作战,以多击少,用牛刀杀鸡,速战速决,震摄越楠侵扰华夏边境及在东南亚进行扩张的气焰。

    侯军就曾是其中的一员,当年他进入被越军占领的东圃赛,发现一伙二十人左右的团伙对一个村庄进行了烧杀抢强掠,那些女人流了一地的血,惨被……他把那一伙作恶的越军全部砍头,砍断手脚,而没有使用一颗子弹,这种杀敌凶狠残忍的方法让他的战友都对他露出恐惧的感觉。

    因为杀敌的手段太过残忍,他这人心太狠,他后来也就到顶了,一直没有晋升的机会,在百万大裁军的政策下,他这个不得宠的心太狠的人,光荣地退伍了。

    现在侯军狰狞地看着围着他的许多人。

    像是一只被惹怒的豹子。

    又像是一头露出牙齿发狠地狼。

    其他的人被他的气势所震慑,不敢第一时间上前而去。

    羽绒厂的侯老板被侯军狠狠地瞪着,心里也是整得毛毛的,那个人的眼神真是犀利,他的眼神绝对不是普通人所能拥有的。

    而且这是个横得不要命的家伙。

    于是他怀柔道:“同志,我已经说过了,我的货不卖,你们老板的钱我会如数奉还。”

    “晚了!货已经是我们老板的了,就是我们公司的了。”侯军对工厂这个老板丝毫不客气地道。

    “同志,你叫什么?”

    “我行不改名,坐不改性,我叫侯军。”

    “侯同志我们真是缘分,我们居然同名同姓!我看你这个人很不错,来我们天鹅羽绒厂上班如何,我给你高薪工资,做我的二把手,到时候我们就是大小侯军了!”

    这时候均瑶外贸公司的人看到侯主管对着那个老板撇了撇嘴蔑视地道:“你就是给我十倍工资,我也不会成为你的员工,至于你说的二把手,我不屑,你是一个出尔反尔的人,不如我们老板一个手指头!”

    天鹅牌羽绒服装厂的侯老板那个气哟!

    “我不如你们那个小李老板,他有什么好?我竟然不如他的一根手指头?哼!”

    “我们老板是一个干大事的人,跟着他我觉得能做一番事业,而你,不要脸地居然想赖我们的货。”

    “你说谁赖,我这是不卖了,不卖了!”

    “就你这样,还说不是赖,我看你以后也就这样了,生意做到现在这样已经是到头了,跟我们老板那号人物你差远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