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章 毋庸置疑的学霸!
    “你们是要考大学的人!你们不能让你们的后半辈子遗憾了!”

    “你们大家知道吗?现在本科以上学历,随随便便能进政府机关的,至少是留市一级,学校或者专业较好的话,你们都是可以有机会留在中央首都的,就是考取了普通的学校,拿到毕业指标的事业单位和国企,那也是非常不错,那可是国家给你们提供的铁饭碗,你们这些学生正处一个最好的时代,你们怎么就不知道珍惜呢!”

    穿着这个年代没有彩色,只是灰白相间的横条纹t恤的数学老师老何歇斯底了一会。

    他嘴巴都快嗓哑了。

    虽然这么一通地喷学生喊着口号又骂又励志着。

    但是他还是抑制不住地很愤怒,不仅是因为这一次班级的成绩很差,还是因为学校有一股社会上传来的不好风气。

    他是立志终生为人民教师的,有朝一日,他蜡炬成灰之时,能够上人民日报头版头条的。

    他这样一个想为教育事业奉献终身的人,面对的是一群什么样子的学生啊!

    “不好好念书也没关系,不考大学也没关系。”

    他们纷纷蠢蠢欲动,要辍学,去闯荡做生意,对知识的渴求之心一点也没有。

    这些孩子让他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动荡的年代,以张铁生交白卷上大学为**,那些年我是华夏人,何必学外语,不学abc,照样干革命,成为广大青年的口头禅,学校停课,学生停课,知识分子是“臭老九,”以大老粗为时尚,越穷越无知越无畏地光荣,在那样一种社会氛围里,知识成了一种罪恶,知识本身似乎的确没用,因为没有使用的地方。

    那一场“读书无用论”之后引发了一场自上而下所引发的思潮,邓公恢复高考,在广大老百姓心中,知识依旧是神圣的,不然也不会在高考恢复那一年,有1160万人涌入考场,随后一些年内高考和中考成为广大社会底层百姓,尤其是农村青年改变命运的唯一一条公平竞争之路。即使它是一根独木桥,千军万马都去过。

    现在读书无用论,又出现了,搞得温洲校园里这些学生们人心浮躁,一个个不是想着怎么把功课做好,而是讨论准备辍学做生意。

    甚至温洲民间夸张地说着什么造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由于现在政策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许多没有读过多少书的,又没有进入国营事业集体等等所谓单位的人,首先进入了个体户的行列,进而也成为大众羡慕的先富起来的人,由于体制等原因,教授、医生、教师、公务员、工程师等等,依然在单位拿着难得涨一下的固定工资。于是就泛起了“读书无用论“,“知识无用论”。

    这对于一个国家绝对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不过何老师不知道的是,除了温洲这种氛围,华夏其他的地方依旧还是高考是王道,很多人在把握住这个最好的个人事业发展时代,因为现在有着如火如荼的政策“干部年轻化”政策为他们保驾护航,很多人考取大学是为了选择从政,而且现在这个“学历第一”的时代的确在为他们送上一程,这一八十年代大学生,在未来会纷纷成为华夏的话事人,他们成长为一颗颗参天大树。

    不过温洲人那些不念书的也不差,虽然读书无用论盛行,那些早期从商的学生,也有着市场经济的大门为他们敞开。

    教室里,和老师骂哑了嗓子之后。

    老何无意之中扫到了李均。

    “李均回来了,班级的第一名,这下,他可以出口气了。在下次考试的时候。李均在夺回数学第一,就是班级的平均分最低那也没关系,因为他们班级有一个年纪第一!”

    然后,老何不再骂人了,而是打开试卷,开始分析。

    不过,他心里隐隐约约还是有些担心,这李均一个月没上课,再拿年级第一,好像不太可能,那孩子听说生了很大的病,看看之前,跟现在的模样,好像很是大不一样了,因为生病变得那么黑了吗?他还会是那个帮他拿年级第一的那个李均吗?

    老何心里有点打鼓。

    不过,他还是对昔日的学霸有那么一点“信心”的。

    何老师训斥完人之后。

    开始分析这次考试的试卷。

    这一次考试,对于现在的高中生而言,试卷难度是大了一些,甚至偶尔老师还超出了这个年代的考试大纲一些。不过这个年代的高考难度可是比后世低得太多了一些,后世随便一个只要用了点心读书的,在这年代随随便便考个重点大学不是问题,这些题目大多太容易了,那有后世那些脑筋急转弯,那些坑爹的特技教师在题目之中设计一个又一个小陷阱,简直无所不用其极地坑脑瓜子不喜欢转弯的孩子。

    这年代学生的基础比后世的学生基础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因为很多教课的老师,都是在十年前搞运动,或者被动的搞运动,对于高考,他们也是摸着石头过河,而不是像是后世,啧啧,题目abvd各个等级,各种难度,考核转几个弯,那是死了多少未来时代学生的脑细胞啊。

    最可怕的是,那些道道绕绕考完了,上了个大学,基本还回去给老师了。

    李均现在很爽,因为他在和漂亮女同桌共一张试卷,小姑娘偶尔喷出的热气,李均还能闻道,玉米的清香。

    感觉挺好闻的,他突然感觉到一丝负疚感,这算不算对小王瑶出轨了啦!

    这次考试。

    老实说同桌钟灵考得还很不错,她考了87分,若是以前的学霸李均考的话,差不都能拿到95分,成为年级第一的高分。

    但是以如今的李均来考的话,那就是——满分!

    毋庸置疑的满分!

    为什么李均那么自信,开玩笑,怎么能不自信,他上一世猝死之前可是妥妥的大学副教授,曾经有一段时间,老父生病,他还带过培训机构高考辅导冲刺班的课,对高考的东西也是梳理过几遍,这年代的高考难题,用后世一句话说,那都不是难题儿,这些题目都不叫事儿。

    听了一会老何题目的讲解,感觉老何的水平好像后世半篓子的老师。

    特别是老何有些题目用死板的方法解答出来,耗时耗稿纸,他只要用后世总结出来的一个口诀,口算都能算出答案。

    这种感觉,什么感觉,无敌寂寞,一个大师对阵高中生的感觉。

    “接下来的一题,比较难,全年级没有一个人做出来,我们也意料到了,不过我们批阅卷子的时候,有老师说若是我们班的李均在,或许他会做出这个题目。”

    “刷!”

    全部所有学生的目光落在李均的身上。

    “他能解答出来?他是学霸,可是他一个月生病没来上课啊,这个是最近在学的。他还能做出”

    “老何真是的,这是对好学生盲目自信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