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一百万的激动!!!
    

    赌博的结果,有人一夜暴富,有人一夜破产跳楼。

    赌博的过程,有时候一念天堂,有时候是直接下地狱。

    那种感觉就像是你很喜欢很喜欢的女孩,一会答应说做你女朋友,一会又说其实是逗你的。

    男人的一生都会经历赌博这件事,只不过看你是小赌还是大赌,有的人能玩玩就过去了,而有的人则是深陷其中,家破人亡。

    男人赌博大概就这几个原因。

    一是生理上,每个人对赌博的刺激点有点不一样,刺激大的管不住自己的就容易深陷其中,而自制力比较强的人只要控制自己,也不会陷入其中。

    二是性格上,有的人性格好斗好强,脾气执拗,听不见别人的意见这种人,容易深陷赌博的泥潭,赌博起来他嗓门大,豪气干云,非要到只剩裤衩的时候才有那么一丝觉悟。

    第三点是人生观问题上,很多人喜欢不劳而获,爱耍小聪明,自以为是地显示自己的与众不同……

    所谓赌博和牌桌,就是一个人显现人性的地方,你想赢,不断地赢,其他的人输得剩下裤衩,你能体会自己的贪婪和自私。

    赌博的时候很多人还很享受别人的奉承,然后很快就不知不觉地掏空腰包。

    厂二代陈小桥中了上面多个点,本来做国库券搞外快成为了一个小富翁,但是最终的结局却是变成了一个大负翁!

    现在他有点红眼睛了。

    他老爸不久出差就要回来了,那天文数字的赌债怎么办?

    陈小桥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他不仅双腿有些发软,精神也十分的颓废。

    自己这个月跟人做国库券生意赚了五六万块,现在又一下子输掉了十几万。

    那个人在厂子里反复交易了两百万出头的国库券。

    厂子里的国库券被收购得也差不多了。

    还剩下三十多万的国库券没有交易。三十万国库券和那个人交易大概是十八万左右,刚好能够自己还了赌债,但是那三十万国库券都是工人们的,他若是交易,那的钱只能零头。

    贪污下三十万的国库券?

    这肯定不行,那些工人还不得闹翻天。

    那个人每次交易都神神秘秘的……

    他在交易的时候撒谎,说自己这边还有很多的国库券,那个人最后一次交易了六十万,那么再来,他的自己将超过六十万。

    “咕咚”。

    “咕咚”。

    陈小桥的喉结滚动。

    ……

    金陵到沪海的火车上,李均一手行李箱,一手尼龙布的袋子,里面全都是国库券,各种各样的面值都有,这一次他居然买到了卧铺,运气真好。

    这时候买票不用身份证,李均直接买了两张连在一起的卧铺,一个是上铺,一个是下铺。

    李均上车之后,把行李箱和尼龙袋放在上铺上,并盖上被子。

    躺在下铺的感觉很舒服,舒服得李均忍不住地想睡觉,可是李均依旧是不敢睡觉,万一……

    他比较害怕那个万一。

    其他卧铺的乘客都睡得死死的,李均睁着眼躺了一夜,不过这比硬座舒服多了,至少自己是可以躺着到沪海的。

    而且他很激动,因为这一次这些国库券价值有百万,所以一下火车,虽然他顶着黑眼圈,但是精神是十分饱满。

    有什么比这个年代让人赚一百万更让人兴奋的呢!

    好像没有!

    这一次李均兑换国库券,避免造成上一次那种银行职员的惊讶和别人轰动,李均将国库券分了三家沪海的银行兑换完。

    不过那个量还是很大,每个银行窗口营业女职员对自己都是瞪大眼睛不可置信。

    因为他们看到李均那么年轻,却是能一下子拿出那么多的国库券,那家伙好像比自己的年纪还要小,她们哀叹那家伙挣钱怎么那么厉害。

    难道真有一种妖孽天才,是不需要年龄撑腰的,年纪轻轻就发大财。

    现在魔都沪海国库券面值一百的行情是111元了!

    李均九十万出头一点的国库券现在换成了1001220元!

    一百万!

    一百万!

    重生后的第一个百万到手,李均也是十分地激动。

    这种激动就像是少年初恋一般,当暗恋许久的女生终于接受了你一样。

    这个一百万,哪怕是有先知的情况下,李均也是不轻松,屡次涉险,硬着头皮去借的高利贷不说,在公园被人追抢,在火车上差点遭劫,在工厂差点被汹涌的人群踩死,在火车上吃了那么多苦头,觉都没有睡好,担惊受怕……

    但是他很幸运地完成这惊险而丰厚的一百万原始积累。

    以前他看到的所谓企业家的成功经验,在他实践过一回后,他知道成功并没有那些报道,自传里写得那么容易轻松,正如曾经有一个边老师说“鸳鸯绣了从教看,莫把金针度与人”,那些都是逗人玩的。

    自己有一百万了,不管自己付出了多少心血,皮肤晒黑了多少,为了请病假吃烟头……一切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因为上一世,李均深刻地体会到了没钱的苦楚,辛酸,艰难,哪怕自己有体面的教师职称,但是因为自己没有钱,仍旧是没有地位,温洲那些大学里的富二代学生指着自己的鼻子说穷教匠,有体面的教师职称又如何,还不是因为没有钱,而没有尊严。

    在后世,那段金钱为主流价值的时间里,李均深感一个男人没有钱,就不会有安全感,就不会有财务自由,更不会有人生自由。

    父亲治病整个老房子都卖了,他也破产了,后来他工作终于付了首付,可是儿子又患病,需要六十万的治疗费用,妻子和幼女就没跟他过上一天好日子。

    行李箱里的钱因为不全是百元大钞,现在有几十斤重,很是沉甸甸的。

    后世人民币贬值一百倍,他也没有一次性赚到过一百万,这也是他前世今生第一次赚到过的一百万,这可以算自己两世的第一勺金了,对于这种第一桶金,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第一次总是具有特别意义的。

    ……

    “自己赚到了一百万!”

    人一辈子,最难赚的大约就是第一桶金了,为了第一桶金,后世那些成功的大咖很多隐瞒,因为很多人的第一桶金,不太见光,但是世人也理解,第一勺金难,人为了第一桶金,即使用些不太见光的手段有人认为也无可厚非,

    倒卖国库券,对于这个时代而言是见不得光的,甚至很多人认为不耻的,但是既然是市场经济,这并无不妥,这也是后世杨百万能成为沪海改革开放十大人物之一,要知道他只是仓库管理员,却能成为第一个靠资本市场发财的普通人。

    时代潮流,浩浩荡荡,唯有弄潮儿能勇立潮头;

    历史车轮,滚滚向前,唯有奋斗者能乘势而上!

    这个时代正在走向巨变,它会打碎曾经的一切,不管人接受不接受,都无法抗拒。

    现在,李均再次马不停蹄地踏上金陵之路,那个南钢厂他得搜刮干净,一百万并不能让他满足,因为钱当然是越多越好了。

    而且他进入了一种着魔状态,有一种根本停不下来这种疯狂赚钱的节奏。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