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0章 李均的黑马杀出!
    赛马才进入半程。

    为什么说比赛已经进入了紧要关头呢。

    因为在一千米赛里,五百米是马儿的关键时期,所有的马在骑手驾驭下开始最大的加速。

    因为在这里再不加速就晚了,就像人类千米跑步啥的,有人说九百米开始加速,再冲刺那完全是坑人,因为五百米的地方跑得慢了,在后面提速也很难在追上了!

    马跟人一样。

    千米距离的速度赛马比赛,比的是马,不是骑手,但是骑手的驾驶能力,与马配合的默契程度,这时候开始会显现一些了。

    因为要获得冠军,跑赢,马的成分,马的速度,耐力,足力,以及父母辈的血统占六七成,人的成分也是占三四成。

    此时各个骑手开始催促马匹加速了。

    有人拍马马背。

    有人发出喊马的声音。

    赛马接受到骑手的讯息,然后瞬间是加速。

    所以,场上的方阵立即开始了扭曲变形!

    一些马匹真实的实力开始显现。

    比如李均原本看中的六号马匹,在倒数第三阵倒数第二的位置,迅速超越倒数第三,第四……越过第三方阵,冲进第二方阵,仿若神马在世,又冲进第二方阵的前列。

    “看那,那匹马!”

    “六号马怎么了,打鸡血了!”

    现在都在加速,但是它的加速度太恐怖了。

    “好一匹黑马要杀出了!”

    李均也仿佛看到了六号活力火花马匹变成了一个后世参加百米赛跑的飞人博古特似的,博尔特在起步的速度都是远远慢于华夏苏炳琨,五十米他都是将博尔特甩在身后,但是五十米后加速的博尔特,仿佛神力加持,从落后之中迅速越过所有的选手,然后一骑绝尘地冲向终点。

    六号马匹似乎也在上演这样的奇迹。

    “咴咴!”

    六号马匹活力火花实力大开后,迅速闯进了第一方阵。

    当然也只是堪堪挤了进去。

    因为第一方阵的骑手此时也是让马儿加到了最大的加速度。

    它们实力可是不容小觑的。

    “咴咴!”

    “咴咴!”

    第一方阵的马儿全部发出嘶鸣,仿佛是在发出人类运动员冲刺阶段“啊”地怒吼一般的声音。

    此时场内的呐喊声也到了又一个高度。

    马赛的热闹不亚于人类足球,篮球运动的热闹。

    在华夏马赛并不太被人所知,但是港岛,英伦,法国,德国,意大利,澳大利亚,岛国,都是社会各阶层,男女老少,全民参与的文明娱乐大众社会活动,不再是昔日贵族传统活动,但是其保留了昔日贵族们绅士风范,高雅特征,在英伦文化中是不可缺少的部分。

    在美国,赛马比赛不亚于篮球比赛,美国每年要举行十万场赛马,观众达到九千万人,要知道美国人也就两三亿,在美国马票的售出金额可以高达到120亿美元,仅仅是门票,其中参与的赌马,以及各种衍生消费,更是无以计数。

    在迪拜,迪拜每年都有一次迪拜赛马比赛,其奖金高达1525万美元,比赛使用的赛马都是从美国,英国,南非,岛国等国家空运过来,对于迪拜而言,这个比赛几乎没有什么收入,除了电视转播和一些观众的吃住行费用外,就没有什么大头的收入,一般的国际赛马比赛最主要的收入来源是赌博,但迪拜是禁赌的国家,所以迪拜的比赛只出不进。

    大部分费用是有迪拜的皇室支付,皇室自己也有一个豪华的赛马饲养场,并会参加全部7个项目的比赛。估计全球大约有10亿人会观看这个地球上最昂贵的赛事,观众以欧美人为主。

    在华夏,古代十分盛行赛马,比如田忌赛马,汗马功劳,有关马的成语,诗句也是非常之多,说明马在华夏古人生活中扮演重要角色,未来华夏也会有赛马活动,不过因为涉及赌博大部分被关停,存在的赛马运动一般以俱乐部的形式活动。

    第610章 李均的黑马杀出!-->>(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在华夏,古代十分盛行赛马,比如田忌赛马,汗马功劳,有关马的成语,诗句也是非常之多,说明马在华夏古人生活中扮演重要角色,未来华夏也会有赛马活动,不过因为涉及赌博大部分被关停,存在的赛马运动一般以俱乐部的形式活动。

    所以,赛马这项列入奥运会的项目,在华夏普通人之中现在已经将来都普及得不是很大。

    华夏人想看赛马得到港岛或者欧美国家去。

    最后三百米了,所有的马匹像是飞起来了,整个赛马场也陷入了近乎疯狂的状态。

    此时,田北俊用火炬一般的眸子死死地盯着赛马场自己的神速武士,连一个细节都不肯放过。

    其他的大佬则是神色如常地坐在那里,不过一个个也都是全神贯注地关注着赛场上马匹疾驰的矫健身影,整个贵宾区陷入一场无声的比试一般似的,虽然赛马场震耳欲聋的呐喊声不断传来。

    最后两百米了。

    自由武士依旧是强大无比,在第二的位置,第一的位置是英伦纯血马,第三是神速武士,第四已经是李均的六号活力火花赛马。

    其他马匹已经开始第一方阵拉开了很大的距离。

    但是他们仍旧没有放弃,所有的马匹都在奋蹄向最后的终点冲刺起来。

    此时李嘉诚也终于不再是老神一般坐在那里。

    最后关头了。

    自己支持的英伦纯血马现在是第一的位置,几乎快要胜利了。

    自己的眼光果然不差!

    终点不远处,赛马场的一位股东让一只母马出来了。

    她发出的“咴咴”声音。

    落在某一匹马耳朵里,那仿佛是人类一个漂亮姑娘在终点对自己曾表白失败过的小伙子说道:“我在这里,等着你,加油哦,人家等不及了”。

    正在冲刺的六号赛马这下又是吃药了一番,浑身充满了力量。

    此时,其他几匹马也发力了。

    那个李嘉诚看中的纯血马,被自由武士超过,被神速武士超过,然后也被再次打鸡血的六号活力火花超过。

    最后一百米,自由武士,和神速武士两匹马仿佛是并驾而驱,当然李均支持的活力火花只差半个马头的位置!

    “咴咴!”

    “咴咴!”

    终点处母马仿佛在呼唤自己的情郎。

    五十米的时候,神武武士打败了自由武士,眼见神武武士就要夺冠了,但是闻听母马呼唤的六号马匹,越过自由武士。

    李月华现在是狠狠地咬牙。

    然后娇叱胯下的马匹。

    “驾!”

    她使劲地催促自由武士,快到终点的时候被神速武士超过了,还被一个先前一直不在第一方阵的马儿给超过了。

    十米,神速武士和六号活力火花几乎是并驾而驱地冲刺终点。

    九米!

    八米!

    五米!

    三米!

    一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