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0年 富二代们的索罗斯恐惧症!
    “滑头?”

    “说自己不踏踏实实?!”

    “自己没有啊!”

    “这个郭炳湘到底是哪看自己不顺眼了,好像那都看自己不顺眼似的!”

    重生之后李均不是一个容易满足的人,在取得许多投机生意之后,一鼓作气地向诸多领域进军,走上了自己多元化的发展之路,但是其每一步都是走的踏实和稳定的。

    他都是以稳为主。

    绝不会贪婪半分。

    所以,李均在此很有底气地说道:

    “郭先生,我做生意向来是踏踏实实,没有把握的事情我很少做。”

    “年轻人,没把握的事情很少做,你年轻轻轻,能做什么事情,啊,在港岛我们也没看到你的事业,你只是在港岛购置了豪宅,我们可从来都不知道你这个人。”

    郭炳湘对自己的事业提出了质疑,确实李均在港岛除了一个还没火起来的影视公司参与了投资,基本没有在港岛做出什么让人眼球一亮的事情来。

    “呵呵,郭先生,我的生意在大陆,俄罗斯和中东,美国,不入大家的法眼,所以我就很少被大家知道了。”

    李均淡淡地谦虚说道。

    不卑不亢。

    这个郭炳湘对自己真是傲气得很,但是李均还是表现自己的教养。

    前世的沉淀让其富有涵养。

    什么时候怒,什么时候争,和什么人怒,和什么人争,要用头脑去想一下。

    如果自己和这个郭炳湘撕开来对着干了,那本来是对方不对,反而是自己不对了,因为对方是长者,虽然自己心理年龄已经和对方差不多了。

    他可以说是李均溶于这群港岛虎狼后世的试金石。

    这个郭炳湘经商这样雷厉风行火爆,傲气的性格使得公司做事情会是非常的有效率,这也是其能在短短时间战胜诸多港岛老前辈,成为港岛四大富豪家族之一。

    不过这样的人遇到同样横傲气的人,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世纪悍匪用写进刑法里的抢劫对郭炳湘实行抢劫,但是其认为对方不敢真伤害自己,备受虐待,以至于留下后遗症,性格也是大变,最后六十三岁的时候早早离开人世,要知道大多数港岛富豪可都是九十岁,一百岁的也不少。

    人是由一口气所成,无论是做事业,还是人的身体,都是一股气。

    做生意有如逆水行舟,必须不断向前划,否则,一停下来便可能倒退。因此,我们不能停下来,必须不断向前、不断寻找机会。

    这是一股气。

    但郭炳湘事业上,寻常生活上都是极其意气,按照中医的说法,这是较为伤害身体的。

    看古今中外富豪,或者其他行业成功人士,在其生意或者事业上极其意气,但是很多大富豪在生活却是极其朴素,比如包玉刚,比如李嘉诚,诸多都是非常简朴朴素,所以他们平衡很好,然后活到九十多甚至一百岁,但是一些暴发户,或者拥有财富后,放纵自己生活气的人,不败光家产或者进监狱,一般都是疾病缠身,不长寿或者进监狱,他们就是没有平衡之住气。

    想上一世世纪悍匪张子强,本来干了李家一票,其身价数亿,一世无忧,但是其平衡不住气,于是去澳门赌博,很快挥霍,又去干郭家一票,虽然成功,但是还是不能平衡住自己的气,最后又是赌博败光,要知道国家一票分到他手上有三亿啊!败光再去作案,最终被大陆警方逮住,执行死刑。

    郭,张,都是傲气之人,可是李均不是,他能忍耐一些言语上的“可以视为言语上的挑衅的东西”。

    郭炳湘几次言语傲气,但是都是打到了棉花糖上。

    “哼!”

    对方还是一副低调的模样,郭炳湘只能冷哼熄火。

    第620年 富二代们的索罗斯恐惧症!-->>(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对方还是一副低调的模样,郭炳湘只能冷哼熄火。

    对方不跟自己争强好斗好没趣。

    现场有些尬。

    此时,有人出来打圆场了。

    “李兄弟,我们郭老大是这个脾气,以后你就知道了。”说话的是年轻的李家诚,这是李兆基的第二个儿子。

    港岛两个李家都是大豪门,但是李兆基这个大富豪的风头永远都盖不住李嘉诚,李嘉诚永远是老大,他就只能是老二的位置,所以,不服气啊,他儿子取名李家诚,在家里就可以在他之上了。

    那个老头也真是够了,李嘉诚当时听到也是无语。

    今年25岁的李泽楷,李嘉诚的第二子,意气风发,因为他将父亲旗下一个卫视转让给传媒大王梅铎,获利超过投资时候的七倍之说,获利了八亿美元。

    “李均兄弟,李家诚老弟,我们都是港岛李姓本家,看来我们港岛又要增加一个港岛李姓豪门了,来来来,大家举杯,喝一杯。”

    喝酒完了之后。

    郭老大对李均上来就怂,但是对方荣辱不惊,云淡风轻,这让何家众姐妹花更进一步有了好影响,人如其表,涵养很好。

    包家姐妹也对李均甚是好感。

    李月华在郭炳湘和李均开场的时候,一直没有说话,她也想继续看看那个李均的表现,对方是不是和在场的是一路人,其秉性如何,现在也是看得七七八八了。

    “是啊,我也又多了一位本家,嘻嘻。”

    李月华天生自带活泼基因,接下来几个俏皮的话语就是让众人其乐融融,气氛迅速活络开来。

    “李均呀,我们这么多姐妹,有没有一下子来电的?”

    “啊哈哈,你脸红了。”

    “我,我没有。”

    ……

    “查到没有!”

    “还有,他们去了哪里!”

    林富豪的儿子林建岳质问自己的狗腿道。

    “林总,对方,对方来历不明。”

    “我去你的!”

    林建岳一脚踹翻狗腿几个小时过去,给了自己这么一句屁话,本来就十分窝火的他,就直接一脚踹上去。

    “林总,再给我一点事情,我一定会挖出对方的!”

    “滚!还不快去!”

    九龙俱乐部,尊樂厅,众人开始说到了港岛股市。

    “港岛在回归大陆还是要涨很多的,我们可以全部压上去!”

    李均摇头。

    这些港岛富豪二代对港岛未来充满着希冀,须不知很多人因为这种期待,大量购买香港股票,当索罗斯在港岛回归时做空港岛股市,一个个患上索罗斯恐惧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