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3章 劫机狂潮!
    去湾岛!

    静待台股升浪!

    当李均在前往湾岛的飞机上的时候,此时湾岛爆发离1993年一月份的全面违约交割事件有段时间了。Δ』看Δ书』Δ阁ww w. kanshu.la

    但是湾岛股市持续低迷在谷底2000,随时回到1000点,买涨不买跌的心理作为同宗同源的湾岛人也是一样的。

    湾岛人在牛市的时候炒起来和内地华夏人一样,非常的疯狂。八十年代末湾岛经济进入脱胎换骨地阶段,湾岛外汇有着巨量存底,由于湾岛处于外汇管制型的金融体系中,台币估值长期在低位运行,在这种体系下,迅速累积的外汇便引发台币升值。

    金钱向来从来都是往逐利的方向奔跑。

    所以,从各种不同渠道涌入湾岛的热情不但又推高台币,同时导致本地货币大幅泛滥,人们的资金汹涌地涌向股市,房地产,从一九八五年起,湾岛的股市从低位开始了长达五年大井喷,全民炒股。

    那个时候无数涌进的股民根本不关心股票的基本面,也不做分析,也不懂啊!所以他们只是靠着所谓的小道内幕消息,将垃圾股炒上天。

    湾岛一家本土公司在泡沫最高峰总市值等同于包括****,美洲银行等美国五大美国银行市值的综合,而净利润却仅仅是五大银行其中一家的5%,股市的疯狂无数人发财,然后无数人在1990年倾家荡产,股市狂跌,从高位下跌了六倍,三年过去了。

    1993年湾岛更是开局不利,爆发了全面违约交割。

    正是绝佳抄底时间。

    飞机头等舱。

    “先生,需要饮料吗?”

    一个漂亮的空姐走到李均的身边问道。

    空姐五感很是标致,双目含春,特别是身材苗条堪比模特。

    空姐一般都是八十五分以上的美女,所以造成空姐是一个很容易被搭讪的行业人群,

    经济舱。

    经常会有乘客对空姐诚恳地道:“你好,请问能留一下联系方式吗?”

    一般空姐在上岗前会被灌输对于搭讪的乘客要面带微笑式样的思维模式解决问题。

    所以,空姐是笑得春光明媚地拒绝道:“下次吧,如果有缘再见。”

    男人只能在甜蜜的笑容中遗憾,并祈祷真的能在下次遇到适,与她四目交汇出电光火花,然后上演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

    有不要脸的男人,或者真是非空姐她不娶的男人,面对这样的回答,则是放弃此次行程的目的地,飞机去哪我买哪,就只为你给我联系方式。

    跟飞了几趟,空姐对这种牛皮糖无赖自然只能给自己的联系方式,然后好的结果是经过男生不懈追求,修成正果,不好的结果当然就是白花了很多钱坐飞机。

    此时,经济舱有乘客正在搭讪一位空姐。

    一个带眼镜的男人在岛国留学归来,中途中转在了港岛。

    男人跟友人曾一度探讨解决单身问题,对方说爱情这堂课学成很简单,一定要学会甜言蜜语,而当男人讲甜言蜜语的时候,最大的敌人不是女人的耳朵,而是男人的胃,如果你能当众讲出任何阿玉奉承谄媚八戒的恶心言语不让自己的胃抽筋的时候,你就可以出师了。

    如今他学成归国。

    他觉得可以出师了,那个空姐很对他的口味,甚至是一见钟情的感觉有点。

    “美女空姐,你温柔娴熟端庄,如果谁是你的男友,他一定是被天上的馅饼砸得满眼睛是星星,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你,我的眼睛里满是星星。”

    经济舱乘客吐糟:“好恶心的搭讪。”

    “……”

    当然,有人搭讪空姐,也自然有空姐主动去搭讪人。

    在飞机的头等舱内,几乎都是一些上流社会的成功人士,或者是有钱人,不然贵十倍,甚至更多倍的头等舱一般人是不愿意购买的。

    一些拜金主义的空姐最大愿望就是能够在头等舱钓到金龟婿,遇到自己的缘分,然后少奋斗一生活着二十年,若对方是已婚富豪,那就捞一笔就走。

    “给我来杯温开水就好。”

    李均朝着空姐露出微笑说道。

    空姐扭动着那性感的不可描述的部位,然后倩影悄然去为他倒水。

    李均随机朝着飞机舷窗外望去,飞机下面满是漂浮的白云,飞机的上面是广阔的蓝天,他心中对于小姨王宝宝对自己说其偶像的不好,而对自己攻击的郁闷郁结一扫而去。

    空姐朱羽馨为李均端来温开水。

    “先生,您的温开水,还有需要为您服务的吗?”

    朱羽馨笑的依旧还是那么甜,不知道是职业性的微笑,还是她向来就是笑得这样甜美。

    突然,飞机一阵晃动,纸水杯更是洒在了李均的身上。

    空姐更是扑在李均的怀里。

    “这是……”

    “飞机怎么了,不会事故要坠机吧,这是在大海上,有降落伞自己也不会游泳啊!

    此时李均丝毫没发现自己的手因为心头一紧,一只左手扶着扑在自己怀里的空姐,另一只手背其压着然后抓到了……

    很柔软的不可描述的部位。

    飞机那阵晃动来得快,去得也快,只是二十秒的时间。

    空姐,满脸通红。

    李均见飞机不再晃了,手这才放松。

    第一次飞机遇险,表现得这么淡定,李均觉得自己表现很是不错。

    空姐从李均身上起来。李均的裤子已经被一杯温开水洒湿了,他很庆幸自己没找空姐要开水,而不是温开水,看着裤子湿了的地方,那是心有余悸。

    不然完蛋了。

    空姐站起来之后,李均刚才碰到……空姐红着脸,等着对方道歉。

    但是乘客似乎没有半点觉悟。

    然后,他看来李均的裤子,自己这被欺负了,看来还得向对方道歉。

    “先生,刚才,我不是有意将水洒了你裤子的。”

    “我知道,没事。”

    “哦!”

    空姐怏怏不乐地,因为自己向对方道歉了,对方刚才,刚才,他好像一副没有要道歉的样子,心里不快。

    “嗯,顾客是上帝。”

    “先生,你的裤子被我不小心洒湿透了,要不要换掉……”

    “嗯,要换掉。”

    李均在飞机卫生间,这时候飞机上一片惊呼。

    飞机驾驶舱被人控制了。

    也就是发送劫机事件了。

    刚才飞机晃动也是劫匪劫机时控制飞行员时发生的。

    李均作为经济老师知道1993年台股升浪,但是不是刑警老师,不知道1993年也是湾岛劫机狂潮的一年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