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6章 激斗!
    “都把钱给我拿出来,拿出来!”

    野狼把黑洞洞的猎枪指着乘客。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kan.shu..la

    对面无情的猎枪,没有人敢有反抗的心思。

    “快点,金银手饰一个也别落下,谁要是敢藏一点,老子就把他从飞机上扔下去!”

    野狼用猎枪柄时不时敲打对方的的肩膀。

    被敲打的乘客发出哀嚎的声音。

    “啊!”

    野狼可一点都不在乎对方的哀嚎。

    “快点!”

    飞机上一百五十多号人被劫匪的刀和猎枪压制得不敢反抗。

    劫匪们有说有笑地打劫,并斗嘴着,看来他们是老手,也不是一次两次这么干了。

    所以,十分地游刃有余。

    “我靠,癞八可以,这次没有三分钟!”山狗哈哈大笑地说道。

    “这都过去十五分钟了。”狍子看了看上次抢来的金表说道。

    那只金表现在可是他的宝贝。

    ……

    “嚯嚯嚯,真是真是威风见涨啊!”

    “看,癞八出来了,接着谁上?”野狼眯眯着眼睛问道。

    看来这是劫财和劫色两不耽误。

    “我来!”

    “我来!”

    狍子,山狗争先恐后地说道。

    两人开始争执谁接着上,野狼倒是无所谓,他对女人没有什么特别的兴趣,在他眼里只有钱实在。

    这时候关鹏假装的癞八慢慢地靠近了那群劫匪。

    野狼嘿嘿着道:“癞八,感觉怎么样?”

    关鹏扮着的癞八嘿嘿地笑,然后一副享受的模样,丝袜套在头上,声音和模样都是变形,这些人倒也是没有识别出异样来。

    因为癞八和关鹏的个头也是差不多。

    “看癞八那一副爽到出窍的模样,自然是爽成了神仙了,只会傻笑不会说话,狍子,你要让我,上次是你先得,这次轮到我了!”

    说完山狗是迫不及待地朝着“癞八”的方向奔去,关鹏为了避免对看出,而是朝着一个乘客的座位狠狠地拍去,一副不爽那位乘客的模样。

    从旁边路过的山狗对着癞八的背说道:“我去了。”

    山狗离去。

    干掉了癞八,经济舱内就只剩下两位劫匪了。

    拿下那个拿着猎枪的劫匪,那么两个劫匪对于关鹏,他不感觉丝毫压力。

    关鹏扮做的癞八已经快走到拿着猎枪的劫匪旁边。

    这时候,山狗也快到李均等人所在的方向。

    史二逵也在安排起接下来的战斗了。

    自然,他肯定是想不出什么好招数,而是照搬刚才关鹏那一套。

    依葫芦画瓢。

    “老板,你死劲地捂住对方嘴巴就行,我会钳制……”

    李均刚才见了两人打斗的方式。

    点头表示自己没问题。

    癞八走过去没有和野狼打招呼,而是背对着。

    野狼很诧异,然后伸手搭在癞八肩膀,询问什么事情,怎么闷声不吭。

    但是刚搭过去,他就感觉猛然一股大力,他一下子被掀翻。

    “轰!”

    野狼的身体重重地砸在飞机地板上。

    “砰!”

    紧接着猎枪也是脱手而去。

    在地上发出金属碰撞砰的声响。

    电光火花之间。

    “他不是癞八!”

    刚才狍子和野狼都反应了过来,这是遇到了不一般的人,他们知道了不妙。

    但是野狼已经被摔出去了,那个人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

    此时狍子和关鹏目光都落在地上的猎枪上。

    “刷!”

    “刷!”

    野狼刚才被关鹏的背肩摔,是摔得较远。

    可是猎枪刚才被摔得更远。

    猎枪离狍子更近。

    两人都是朝着猎枪抢去。

    显然关鹏离的距离要比狍子远。

    但是他全力提速。

    只听见“啊”的一生惨叫。

    是劫匪狍子抢到了猎枪,但是刚拿起猎枪,关鹏一只大脚狠狠地踩在对方的手上,所以对方发出了惨绝人寰的痛苦嚎叫声。

    对方惨叫之后,另一只手上的水果刀朝着关鹏挥过来。

    关鹏冷哼一声,直接抓住对方的手腕。

    只听见“咔嚓”一声,对方手腕被折断。

    关鹏下手极狠。

    在旁边的乘客都是一阵毛骨悚然。

    怎么劫匪内讧了。

    关鹏扯开头罩。

    野狼质问道:“你不是癞八,你是谁?癞八呢!”

    此时,卫生间门口也是发送了激斗。

    空姐朱羽馨装作哭哭啼啼自己被欺负了的模样。

    山狗听得那哭声越发的兴奋。

    然后目光心神全部在空姐朱羽馨身上,完全没有意识到身边的危险。

    他急不可耐地朝着空姐奔去,李均本以为从后面捂住对方口鼻,但是一激动,脚迈得快了,一只脚猛地伸出来,山狗摔了一个狗爬式。

    接着史二逵愣了一下,这跟之前规划的不一样啊。

    见史二逵愣着,李均呵道“上啊,你个二货!”

    史二逵轰地如同大山一样骑在山狗的身上,捂住对方的口,然后,脖子一扭,史二逵将对方脖子拧了。

    李均头皮发麻。

    不是把对方捂昏迷,扔进卫生间吗,怎么就……杀人了。

    这个史二当真是下手不知道轻重。

    此时,猎枪已经被关鹏踹到了乘客座位底下。

    关鹏开始面对两个劫匪,一个没了武器,一个手腕断了,另一只手被关鹏踩得现在还在发抖。

    但就是这样,上百多号乘客居然没有人出手帮忙的。

    随即给了野狼时间再次掏出他身上备用的水果刀。

    空姐这次真是吓傻了。

    对方虽然是劫匪,但是现在他们杀人了。

    死人了。

    她吓得再次抱上了李均,空姐要不是身材苗条,不然将再次将其虎扑倒下。

    李均安抚着对方的背。

    史二逵已经杀出。

    迅速帮助关鹏搞定了两个劫匪。

    史二逵自己都没有动手,而是在经济舱怒骂了一句:“你们这些乘客都是死人吗,他们才两个人,都没有枪了,你们这些怂包蛋!”

    华夏人向来做事情喜欢中庸,中庸是为人处世的法则,但是过于中庸,在有些事情上就是不能中庸,该出头的时候需要出头,比如违法犯罪的时候,才能杜绝一些不必要的伤害。

    恶人一般都需要恶人磨。

    一味地妥协只能助涨对方的嚣张气焰。

    华夏有句姑息养奸的人来形容。

    史二逵的漫骂激起了一些男乘客的血性了。

    几个男人不堪忍受自己是没蛋的人。

    有人起身了,然后更多的人,涌了上去,两个劫匪很快被控制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