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谁更有可能成为头狼?!
    空手套白狼?

    借!

    这个年代,李均暂时只想到了高利贷。

    不过借高利贷有点麻烦的是自己年纪小,哪个放高利贷的会借给自己?

    自己实在还是太小了,又没有收入来源。

    这不像后世金融发展到上就可以借贷,有些奸商瞄上校园贷,以学生的身份信息作为抵押,以果条果照威胁,贷给学生一笔钱,然后使劲地敲。

    虽然自己现在还是一个高中生身份。

    不过,李均还是想找私人高利贷试一试。

    这个年代,成为李百万,那个诱惑对他那是相当的大。

    百万啊,对比物价房价,这可相当于后世的几千万,上亿都不止。

    而借私人高利贷嘛。

    他不怕利息高,哪怕是“大耳窿”,借钱一万元,只能得到九千元,但还款时却要致富一万三,又或是驴打滚,利息翻番,利息逐月成倍增长,再或是羊羔息,翻倍的又如何,几倍又如何,因为只要他做成了国库券这事,那是五十几倍的回报率!

    所以,这事情他一定会做,因为这是他重生之后的第一桶金。

    在温洲,民间借贷现在是热闹非凡,温洲全民经商,人人都需要借钱。

    而现在温洲商业现在也很盛行借贷,民间的融资都是在地下,要么是通过地下钱庄,要么是私人老高。

    现在不管是地下钱庄还是老高那里都是存钱的少了,借钱的多了,华夏的1987年,也就是去年全国人民烧起了一把大火,愤怒地把温洲皮鞋给烧了,劣质的温洲皮鞋装了几天就成了破烂,消费者怨念随火势蔓延到了温洲的其他商品上,温洲柳区的劣质低压电器,苍南的假商标,永嘉的假广告和残次手表纷纷暴露在镁光灯下,假冒伪劣问题纷纷见报。

    站在未来看,那年夏天的那把火焰对温洲来说不是坏事,成为众矢之的温洲人低头藏起籍贯,一部分企业决心洗刷质量之耻,另外还有大批温洲人转而代理或经营外地商品,温洲人从此走商隐姓埋名走遍世界,乘了后来南方谈话后的东方,将积累下来的资本转化为各地雨后春笋般崛起的温姓公司以及市场的启动资金。

    但是现在温洲商人不太好过,产品卖不出去,只得到处拆借度日,火了地下钱庄,火了老高们。

    火了高利贷们。

    他们现在都是大爷。

    你要借钱你还得先找门道。

    再说1987年去年温洲的那场大火,纸皮鞋传说,对温洲打击深远。

    借贷变得真的很难。

    直到九十年代末,十年之后,温洲人的民间资本才再次变成借钱的都是大爷,他们恐怖的聚集资金涌向房地产,买房如买菜,成为令人闻风丧胆的炒房客。

    温洲的发展史其实也是一副借贷史。

    如今特别时期,有关系才能借到钱。

    那么那里找关系,李均只是隔壁班的王雄快要辍学去经商了,他的两个大哥都是做生意,自然是认识放高利贷的人。

    李均不认识王雄,后来只是通过报纸和温洲的新闻还有一些其他地方知道他,因为他就是当年“胆大包天”承包飞机的三兄弟之一,他的两个哥哥带着他后来混出惊人的事业,他们被誉为温洲人的骄傲

    三兄弟中那个王耀是最厉害的。

    不仅是年龄最大,而且其闯荡社会也最久,形形色色的人他都认识,才有了他后来“胆大包天”的资本。

    所以李均想通过王耀找到放贷人。

    而找王耀,先要认识王雄。

    班级里的王枭好像是他们一个村的。

    在后世的同学聚会里,李均曾听到过王枭吹牛拉过身价过。

    王枭,在班级里不是一个好学生,成绩很烂,他是家里花钱买的名额读的这个学校这个班级,现在的他也不是太想念书,一直想着出去闯荡,他觉得自己再怎么用功都不行,他感觉他丫的就不是读书的材料。

    所以王枭基本在班级是一个混世魔王,不学好的代名词。

    那抽烟,打架,喝酒样样在行,不在话下。

    李均记得当年的王枭是被学校开除的,当时他在课堂上做不出数学题,数学老师非要他做出来,早就准备大闹一场的他把放在书包里的爆竹引燃,然后他就被学校勒令开除,从此之后再也没有踏进学校的大门,学历那一栏从此停留在高一那一栏。

    他这家伙就整个一个不听话的孩子,而李均就完全是一个听话的孩子。

    不过,最后的结局是王枭混出了一个大老板,李均成为了一名大学教师,儿子生病,李均就想找他借钱

    现在想来李均都觉得是无限唏嘘。

    正如后世一个研究,说不听话的孩子,可能会有更大的成就。

    华夏式的听话教育历史相当悠久,很多父母自诩比孩子多出几十年的人生经验,于是执着于规划出一条成功的路线,只希望让孩子早些走上正轨,其用心之良苦,可歌可泣。

    一群心理学研究人员对七百个五年级的孩子进行追踪研究,他们把这些平均年龄在12左右的孩子们的智商,性格,日常行为以及家庭经济进行统计和汇总,作为数据保留了下来。

    40年后,这个研究团段找到之前那些孩子,对他们的现状做了一个基本的访问和调查,最终得出结论,那些最不听话,最叛逆的孩子,最后可能比其他同龄人更富有。

    因为这些孩子有着超强的意志力,那些孩子他们不会乖乖听别人的安排去做某件事,而是要自己去理解这件事是否正确,是否值得去做。

    “穿这件外套吧,今天有点冷。”

    “不,我要穿我喜欢的那件衣服。”

    “青菜对身体好,要多吃青菜。”

    “我不吃,我不喜欢吃青菜,我就要吃肉。“

    “我是为你好,你怎么就这么不听我的话呢!”

    每每出现这样的对话,父母都头疼,怎么就那么不听话呢!”

    这类孩子不想受到别人的影响,他们争取自己想要的。

    听话的孩子会习惯于服从他人的安排,服从权威,他们往往位于金字塔的中下层。

    熊孩子们往往他们就会勇于挑战权威。

    因为在大多数人幼年时期,父母和老师就是我们眼中的权威,进入社会之后,更是有许多无形的权威在约束着我们,听话的人选择体面而平庸地活着,不听话的人则是带着一往无前的勇气和魄力,敢于说“不”,敢于向这个世界证明自己,挑战一把,自己未必会赢,但不挑战的人,一定会输。

    所以研究报告说不听话的孩子,更有可能成为“头狼”。

    报告肯定是带着一些片面的观点。

    但是李均觉得那个报告映衬在他和王枭的身上,是那么的应景。

    王枭成为了头狼,而他是选择体面的老师职业平庸地活着。

    这个时代,好学生是不屑于和差学生玩在一起的。

    当李均在下课时间找王枭的时候。

    很多人很诧异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