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重生之胆大包天

    李均有一米七八的个头,而王枭则是一米六五的个头,但是王枭很壮硕。

    李均过来,站在王枭的课桌前,他在玩游戏机,这年头任天堂的游戏机卖得很火热,王枭玩的是《超级马里奥兄弟3》,这是任天堂最新发售的一款游戏。

    超级马里奥是这个时代永远的经典,这个时代拥有一代红白机是每个孩子们的最大梦想,可是梦想就是梦想,很多人是买不起的,包括现在的李均。

    说王枭会闯,后来成为大老板,其实他家里的底子也很不错。

    因为班级里有的人也有游戏机,只不过是要次很多的小霸王游戏机,而小霸王游戏机是仿制品。

    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华夏很火的小霸王公司所推出的一系列游戏学习机产品,皆是侵犯知识产权的产物,其仿制对象都是任天堂公司所销售的游戏机,由于当时知识产权观念淡薄,小霸王产品系列一直是被当作合法产品进行宣传的,再怎么合法小霸王都是仿制品,所以任天堂的红白机是土豪游戏机,比霸王机也贵很多。

    玩得很爽的王枭虽然知道李均到自己跟前,可是他和李均从来没有玩到一块过,所以他继续将游戏通关下去。

    李均在王枭的面前就直接站了十分钟,直到上课铃声再次响起,他不得不再次回到桌位上。

    好吧无论哪个时代,沉迷游戏的孩子都这么没礼貌。

    你要干嘛,管你干嘛,先等我这把游戏玩完。

    此时数学老师进来了。

    王枭在最后一排还在玩着游戏机。

    突然。

    游戏显示通关失败。

    “尼玛,我又死了。”

    这时候数学何老师在找人上黑板做课本的习题。

    王枭发出不合时宜的声响。

    “王枭,你上来。”

    数学老师陆续叫了三位同学上去。

    很快其他两个同学解完了习题。

    而王枭只是看黑板上写了“答:”。

    见此,何老师非常恼火。

    一个劲地数落道“王枭,你看看你,你看看你,就你没出息,做不出来这道题,你个白痴,上课玩游戏,你个不省油的灯,带坏我们班级的风气。”

    “高考才是你们改变人生的机会!你们只有考了好大学,你们才会成为社会栋梁,你们才能享受国家分配的权利,你们才是精英!”

    “高考是我们改变命运轨迹的重要途径,你们只要有一点条件,就应该去拼命去挤高考这道独木桥,不辜负你们人生上场的机会!”

    “叫你们读书读书,你们不是给我读,不是给你爸妈读,是给你你自己读!”

    “但是你,王枭!”

    “居然刚才在课堂上玩游戏机!”

    “你还真是来学校除了读书什么都做!就不知道读书!”

    “你给我站在讲台这里面对全班同学说一百遍,我没有出息!”何老师眉宇间尽是戾气。

    何老师逼着王枭说一百声我没出息。

    李均感叹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王枭在今天受到了屈辱。

    那不是明天就要爆仗报复,那他不就被开除了,那怎么让他介绍自己认识王雄?

    所以,李均站起来了。

    现在高考和学习在学校还是看得非常的重,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李均知道再过八年左右的时光,大学生在国家不包分配的情况下失去了一定的神圣光环,已经不像现在这样高不可攀了,但是现在这仍旧是大多数考生改变命运轨迹的重要途径。

    “老师,我觉得不会做数学题就是代表没出息,您这样是在人格上侮辱人,您这样不太符合教师的形象。”

    李均的话在教室顿时安静得像是一个针落地都仿佛能听见。

    老师懵逼了。

    死党赵涛涌傻眼了!

    胖丫林纪颖傻眼了!

    同桌钟灵也傻眼了!

    全班同学简直无不傻眼!

    就连当事人王枭也是抬起眼深深地看了一眼李均。

    好学生李均为差生王枭出头顶撞老师?!!!!

    像是十二级台风,又像是伽马射线爆!

    李均这是要和王枭站在一起,至少这可以和他成为朋友,不是吗?

    “李均,你这是干什么,你是一个好学生,你有机会考好的大学,你不要被那些坏学生带坏了,而且刚才你说老师什么,老师在侮辱人?老师哪里有侮辱人,老师则是在教育你们要学好,只有好好念书才有出息,只要考取了好大学,你们才是国家的栋梁之材!老师我这是为你们呕心沥血,全心全意奉献!”

    “可是老师,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不一定非得考上大学才能有出息,您看我们温洲人很会做生意,他们不就是很有出息嘛”

    “做生意那是投机取巧,那是资本主义的倒买倒卖,那也叫出息?”

    “老师现在都改革开放了,那不叫投机取巧,那叫经商。”

    李均的话让班级的同学阵阵骚动,这李均是书呆子,一心只念书,成绩也好,今天跟老师这抬杠,让他们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刮目相看得不少。

    同时幸灾乐祸的也不少了。

    李均成绩太好了,总是被老师拿来和他们比,重伤他们。

    “李均,你是老师还是我是老师,是你要我教,还是我让你教?”何老师很是生气地质问道。

    “老师,我只是描述事实,诚然对于我们现在而言,高考很重要,但是我觉得老师教学的艺术不是传授的本领,而是在于激励,唤醒和鼓舞学生。”

    “呵呵,你真还在教老师了,你这是要教我怎么教书是吗?”

    “不是的,老师,我只是认为老师是天底下最为特殊的职业,今日的师德水准就是明天的国民素质。”

    “你这话是说我没师德了!”

    “啪!”

    何老师将课本重重地摔在了讲台上。

    “学生不是说老师没有师德,只是我认为师德应该是对学生充满爱心,用高尚的情操去感染学生,让学生沐浴阳光。”

    何老师被李均的话猛地刺得头皮发麻。

    这观点是二十一世纪的,现在的老师都在追求学生考高分,考大学,完全是把学生当考试的机器来训练的……

    何老师从李均的话语里,对他一直迷茫的问题仿佛有了答案,追求分的考试很像是古代的封建八股文,可是那真的就是教育吗?

    这让何老师走上了思考教育方式的路,他后来成为华夏推动素质教育的先驱之一,这是后话了。

    此刻他成为思考“教育”的行者。

    “李均,你坐下。”

    “王枭你回到座位上去。”

    “现在我们开始上课,我来讲解这道题。”

    课堂一下子寂静了下来,只听到老何讲解题目的声音。

    老何居然特么偃旗息鼓了!

    全班都很懵逼,一个个感觉不可思议,那可是喜欢歇斯底地老何。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